涅槃 作者:怀愫【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4-01 作者:怀愫        重生       

  《涅槃》作者:怀愫【完结】

  文案:

  跌入谷底 浴火重生

  世界以痛吻我 要我报之以歌

  洁党免入,男女主非处,女主不会只有一个情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只是狗血,老坑重填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雪 ┃ 配角: ┃ 其它:

  【作品评价】

  因年轻时丑闻被爆,影后苏柏雪事业家庭双双停摆,jīng神崩溃的她还要和导演丈夫争夺儿子的抚养权,一朝身体记忆回到十八岁,以全新的jīng神状态来面对整件事,在暗恋她多年的天使投资人帮助下重新起步,客串剧集收视长虹,主演电影征战国际电影节,丑闻影后浴火重生,一飞冲天……本文行文流畅,不同于大多数的娱乐圈文的模式,作者视角独特,人物设定真实鲜活,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m.wenkuu.com/】

  第1章 最佳新人奖

  “下面宣布1999年金像奖最佳新人奖得主”

  主持人刚刚已经报过提名人,大屏幕在滚动播放着每个提名人的演出画面,然而这个奖项几乎没有悬念,当画面定格在白色花蕾下露出的青chūn面庞时,主持人配合着报出了姓名“柏雪!”

  柏雪人生第一次当了主角的戏,小导演小制作小成本,所有的演员全是三流,只有男主角早她一年出道,算是有些名气,有的人连名字她都叫不出来,别人也一样叫不出她的名字,可是只要一看她的脸,就知道她是女主角。

  三流的演员却撑起了一流的文艺戏,靠着柏雪无法阻挡的青chūn美丽黯然神伤,这部片子竟然杀出重围,一路杀到了电影颁奖台。

  放片花的时候,柏雪坐在软椅上发抖,她从没想过自己会真的得这个奖,导演男主角全都在为她欢呼,镜头前的她,头发乌黑,眼睛碧清,脸庞绒绒的好像会发光。

  前排坐着的人纷纷带着笑意回过头来,柏雪如梦初醒似的看着大屏幕,陈姐告诉过她万一得奖要装作不知所措,要微笑要落泪,要哭的美,她在这一瞬间全然忘怀了,可她这么美,哭也是美,笑也是美,耳朵上挂着的大颗珍珠轻轻晃动,珠光也比不上她面孔上的光彩。

  再严苛的评委也没能抵住她的一颗眼泪,当主持人念出她的名字,她全身僵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耳朵里嗡嗡全是人声,轻飘飘的好像站在云上,她大概是第一个在走向奖台时摔跤的女明星,主持人笑着拿她开玩笑,说她除了头版,连第二版也想占去。

  柏雪站在奖台上的时候,终于回过神来,托着奖杯,像片子里的女主角那样哭起来,这种哭她练习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脸能维持最漂亮的表情,而眼泪可以一颗接一颗的砸下来,她手抖的差点抱不住奖杯,这是她十八年来最最辉煌的一夜,而这一夜等着她的不止是奖杯。

  柏雪一直在笑也一直在哭,抱着奖杯摩挲,拿在手里怎么也不肯放,她的经济人陈姐笑她没见过大世面,拍着她的肩:“好好做事,今年拿最佳新人,明年拿最佳女主角啦!”不是没有这样的宠儿,可那少之又少,拿了新人奖一辈子都没能再开工,只能回去摆地摊的也不是没有。

  陈姐看她一眼,可这样的事绝少会发生在美貌的女孩子身上,她美且她听话,就会得到许多许多,那会是她曾经不敢想,也不会去想的东西,而这些一旦得到了,就再也没办法戒掉,譬如毒瘾,只见人死哪见人戒。

  陈姐手头光新人就有十几个,美的那么多,穿三点式送去拍杂志的有,穿紧身衣送去拍枪战演肉弹花瓶的也有,柏雪满脑子就只想拍电影,美人那么多,演艺班里想挑一挑一大把,只要能出镜,gān什么不肯?

  陈姐不愿意费心打造她,又舍不得那一点抽成佣金,闲着也是闲着,把她推到个三流导演面前,不意导演一眼相中她,给她演这么一部女主角,抽成之后的钱吃一顿海鲜都嫌少,谁都没想到这部片竟然会爆冷,在楼市狂跌经济低迷的时候,这样的纯爱片竟然能狂收一千万票房。

  柏雪人气急升,她的照片卡带招贴画火遍夜市,女学生跟她梳一样的发型,学她穿蓝白棉布的裙子,她还有一个新外号,外号是新的,叫的却没多少新意,“少男杀手”,清纯里带一点娇艳。

  陈姐入行十多年,在她手底下也有不少二三线,似柏雪这样十八线小艺人靠着一部电影火翻天的,还从来没有过,可她知道怎么让柏雪更火,出唱片拍写真,趁着她现在势头好,把能赚的钱先捞一把,至于后面火不火看她的运势好不好,陈姐看着她微笑,好像她是一只会下金蛋的jī。

  柏雪这时候哪会想到这么远,她抱着奖杯退到后台,等一会还有庆功宴,后台已经有许多最佳电影配乐最佳影视画面奖的得主,这些人对她微微笑,后台的电视机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她拿到最佳新人奖时的画面,美目之中闪烁着泪光,身后的屏幕投映着电影里她缩身在花蕾下,跟年轻男主角那个细雨中的轻吻。

  连导演都没想到这部电影会这么火,他拍这部片的时候,人人都骂他痴线,明明火的是枪战僵尸古惑仔,他偏偏学日本电影去拍什么纯情片,笑他今日拍爱情片,明日就去拍爱情动作片。

  直到这部电影的插曲每条巷子都在播放;直到那花雨下的一吻入选经典镜头;直到那忧伤的电影主题曲萦绕不去,响在耳边,响在心上;直到这一部片拿下金像奖五个提名。

  助理带着柏雪去休息室换她晚宴要穿的裙子,赞助商打电话过来祝贺她,告诉她这条好不容易借到的,价值不菲的裙子不必还回去,鞋子包包一身配套的名品全都属于她。

  柏雪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跑龙套的时候她一向是捡别人挑下的,在片场连化妆品都分好几个档次,女主用的跟别人用的不一样,还得注意不能跟女主角同框,因她太美,不施脂粉更吸睛,摄影机不知不觉就在她脸上流连。

  到她终于当女主角了,小成本片的拍摄在别的地方根本投入不了多少,服装有一半还是她自己带去的,她跟所有的工作人员一样,从来没有特殊待遇,末坐末等末班车。

  没想到今天她当了第一!

  晚宴上原来轮不她去认识的投资人,导演,演员都冲她点头微笑,只是一夜,她就不再是那个徘徊在门外找不到路进来的女孩子,这个她向往的世界,对她敞开了大门,这座奖杯就是她的红舞鞋,她从此跻身进了最繁华也最迷离的圈子。

  香槟也会醉人,她雪白丝绸礼服上翻上了香槟,可她再也不必担心gān洗费,再也不用担心要赔钱,这些一件不落通通全都属于她。

  这个夜晚,她简直就是世界上拥有最到多的人了。

  第2章 一梦十四年

  演员在走位对词,这一场换男主角和女配角上场,两个人有一段暧昧对手戏,暧昧之后又有一场打戏,整个场景大约四十秒钟,台词连贯节奏紧凑,武替已经准备就位,年纪尚轻的男人坐在小屏幕后,手里拿着对讲机,墨镜盖住了半张脸,他这段时间脾气bào躁,无人敢惹。

  助理举着电话上前去,目光有些小心翼翼,男人抬头看一看他,从助理的口型中辨认出来电的是妻子的经济人,问道:“怎么?她同意签协议了?”伸手从助理手里接过电话,拿过来第一句就是这个。

  这件事是目前唯一能让他觉得“好”的好消息,离婚的事已经拖得太久了,把他最后一点耐性也给耗尽,他不懂到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柏雪还是不肯答应,因为爱吗?

  男人原本的不耐烦在一分钟之后全然不见,脸上换了冷笑,眉间尽是怒色,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抬手取下墨镜揉揉眉心,一字一句都在克制自己:“怎么,这是她的新把戏?”

  柏雪十多年的经济人陈姐叹了口气:“她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里,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家好聚好散,给她留一条活路,你一定要bī死她才甘心?”

  男人这回脸色凝重起来,他把电话递给助理:“让副导演上,给我定最近一班回去的机票。”说着喊了一声“卡”,和正对着镜头一双美目滚出泪珠的女演员说:“给你放三天假,想想该怎么演。”

  说着把墨镜架在脸上,一路锁着眉头往前,那个漂亮的女明星跟了上来,娇滴滴的蹭上去:“导演,我哪里还需要改进?”

  男人扫了她一眼,她整个身体都快贴过来了,大开v字领的贴身红裙勾勒出诱人曲线,可美有什么用?他见过太多美人了,美貌只是她们的基本配置,怎么让观众入戏才最重要,连骚首弄姿的花瓶角色都演不好,美还有什么用!

  他瞥过眼去,一路走一路套上皮衣,两只手一抖,反罩在身上,背影有些不羁,连一个眼神都没留给这个女配角,声线冷酷:“你哪里都需要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