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作者:Twentine【上部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4-01 作者:

  《打火机与公主裙/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作者:Twentine

  文案

  我有我的国王

  我是他不二之臣

  我愿为他摇旗呐喊

  也愿为他战死沙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圣骑士·朱;杀马特·峋 ┃ 配角:丁丙乙甲 ┃ 其它:(&#…#&%(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m.wenkuu.com/】

  第一章

  “再检查一遍行李。”

  朱韵一语不发地听从母亲的话,将行李箱再次打开核对物品。

  “带齐了吧。”

  “齐了。”

  母亲满意地点头。

  终于进行到下一步。朱韵被母亲拉到身边,一下一下地顺着肩膀,像是在撸羊毛。

  “到学校要马上联系家里,知道吗?”

  “嗯。”

  “妈妈真想直接给你送到学校。”

  “不用了,开学了你跟我爸那边也忙,我自己去就行了。”

  母亲一脸担心。

  朱韵:“反正也不远,都在一个省。”

  母亲叮嘱:“跟老师同学好好处。”

  “嗯。”

  “我再谈几点需要注意的地方。第一,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搞特殊化,以免被欺负。第二,一定要和室友处好关系,你们是要在一起住四年的。第三——”

  “我知道的,知道的。”

  趁着母亲还没展开论点,朱韵频频应声。

  检票口只剩她们母女俩了,母亲眼眶发红,摸了摸朱韵的头发,“要乖乖的,你是妈妈的骄傲。”

  挥手告别。

  拉着行李进站台,朱韵深吸气,心情平复之后,一身轻松。

  她扛着两个大箱子上车。四个小时后,又扛着两个大箱子下车。

  朱韵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学校。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又离家不远,这里很早就被朱韵父母列为高考第一志愿。

  学校还有一位教授是父亲的好友,听说年前脑溢血死了。

  报到日,学校格外热闹。

  不愧是名校,新生一个个英姿勃发。不管唇线再如何抿得保守矜持,眼神里的热烈还是无法抑制。

  与之相比,学长学姐们就淡定多了,研究生院的老油条们更是行动迟缓,目无高光。

  他们耷拉着眼皮看着眼前的菜jī们扑棱翅膀东奔西走,无动于衷。

  朱韵将行李搬到寝室时,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

  朱韵以前有个朋友喜欢化妆,拜她所赐,在朱韵浅薄的意识里,所有会化妆的女孩都被归类为美女。

  按这个标准,里面拿镜子这位该是个绝世美女,她的妆面浓得就像生日蛋糕。

  蛋糕女听见有人进来,转头看。四目相对,朱韵露出善意的笑容。

  “你好,我叫朱韵。”

  蛋糕女上下打量她。

  烟熏妆并没有把白眼仁涂上,被这么直晃晃地看着,朱韵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住。

  “我叫任迪。”

  蛋糕女终于自我介绍。

  然而……到底是多少年的老烟枪才能造就这样沙哑的嗓音?

  朱韵脑袋混沌,不知所措。

  “那个……”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声音。

  朱韵回头,一个戴眼镜的女生看着她与任迪,说:“我们应该是室友吧,你们好,我叫方舒苗!”

  又是一轮自我介绍。

  任迪话很少,浓妆之下的脸显得非常冷淡。

  情有可原。

  你指望一块蛋糕能有什么表情。

  朱韵想尽一切办法才勉qiáng维持场面不冷,好在方舒苗很活泼,她一边聊一边从箱子里掏出gān果。

  “家乡特产,你们尝尝吧。”

  朱韵道谢,把母亲事先准备的肉gān分了。

  可能是班里女生比较少的缘故,她们没有等到第四个室友。客客气气地聊了半个小时后,朱韵提议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领军训服吧。”

  方舒苗也想起来:“对啊!下午还有班会。”

  大学第一次班会,见班主任和其他同学,还是很重要的。

  夏日的午后,燥热难耐。

  排队排了十几分钟,前面还没有要动的趋势。一条长龙直直伸到体育馆里面。

  朱韵准备齐全,从包里掏出伞。

  “你们也来打吧。”

  “谢谢。”

  方舒苗钻进来。

  “任迪?”

  “我不用了。”任迪本来站在后面听歌,被朱韵打断后gān脆扣上手机,冲前面大喊:“到底发不发了!”

  朱韵和方舒苗同时被吓了一跳。

  名校学子们素质普遍良好,大多数时间里都轻声细语,规规矩矩。但此时小jī崽们初出茅庐,激动的心情无法抑制,被任迪这么一嚷,队伍也跟着躁动起来。

  “就是啊!”

  “还发不发?中暑了要!”

  “晒晕了!”

  群jī咆哮。

  喊了一会,体育馆里面终于出来个满头大汗的负责人。

  “别急!叫到名字进来领!都能记住自己学号吧!”

  大家纷纷低头翻刚拿到手的学生证。

  负责人手持一张破烂单,仰脖吼:“先是计算机系!应用技术一班!一号李峋!”

  朱韵欣慰,能少晒一会了。

  “一班一号!李峋!”

  没人应。

  负责人声嘶力竭:“李峋!李峋在不在!?有没有这个人?李——”

  “到。”

  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道走马灯似的应答。

  朱韵一愣,觉得这声音好gān净。

  这种清澈的,底蕴十足的,又因长时间日晒而松散发软的声音,在午后的校园里辨识度非常高。

  果然学校好苗子也好。

  朱韵欣慰地想着,慢慢回头,然后被震得五内俱焚。

  其他人也被吓住了。随着那人走上前来,队伍从中劈开两半,犹如摩西分海。

  等他消失在体育馆尽头,jī群又炸开了锅。

  “我操,这么拽?”

  “谁啊那是……”

  “学校让这么染?”

  ……

  “哎,看见没有?”方舒苗推了推朱韵,“一头金毛啊。”

  看见了。

  怎么可能看不见,晃得像电灯泡一样。

  朱韵的父母都是老师,她从小就跟各种各样的学生打jiāo道。但就算是再破的学校里,她也不曾见过顶着这种纯度发色的学生。

  朱韵环顾四周。

  比起高中,大学自由很多,染发学生也不少。但毕竟理工学校偏保守,普遍染棕色栗色,最多漂个闷青。

  像这种在阳光下金到发白的头发,绝无仅有。

  叫什么来着?

  李峋。

  染这么金gān嘛,装太阳啊,全校独他一份,也不嫌丢人……朱韵有点尴尬地想着。

  在朱韵思绪翻飞的时候,李峋领完军训服出来了。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闭嘴看风景,余光扫视。

  他穿着普通的棉质灰色短袖,因为热,袖子被撸到肩膀上,露出臂膀流畅的线条,有着年轻人独有的消瘦感。

  他步子很大,出来之后没跟任何同学一路,径直离开。

  与朱韵擦肩而过。

  个很高,脸很窄,人很困。这是留给朱韵的第一印象。

  “哼。”

  一声轻哼打断思绪。

  朱韵侧头,看见任蛋糕手臂抱在胸前,正眯起眼睛盯着李峋离去的方向,脸色不善。

  这是她出场后第一次露出表情——挑左眉毛,撇右嘴角,眼珠子斜靠——暂且先算是冷笑吧,一直持续到李峋身影消失于视野,然后沉吟数秒,淡而清晰地吐出两字:“嚣张。”

  “……”朱韵心说你们真是棋逢对手。

  领完军训服,学生陆陆续续往教学楼走。

  “哎,图书馆!”方舒苗拉住朱韵,指着不远处一座建筑。

  通常来讲,学校图书馆基本可以反映整所学校的学术氛围。方舒苗往里望,黑压压的一片,她兴奋地说:“好多人!真棒!”

  是在发新书吧。

  教学楼的楼道里挤满了新生,菜市场一样。

  朱韵三人顺利找到自己的班级,偏角坐下。过了一阵,同学慢慢到齐,大家都跟自己的室友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然后,某一刻,屋里静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