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我爱你 作者:小孩你过来【完结+番外】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4-01 作者:小孩你过来       

  《我恨我爱你》作者:小孩你过来【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十七岁时,他郑重地告诉她,她是他后半辈子的幸福;

  她躺在他的臂弯里,笑得伤人自尊。

  二十七岁时,他索性说,爱嫁不嫁,先生孩子;

  她表示赞同,却怀不上。

  三十岁时他终于怒了……

  “我TM只恨我自己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你!”

  ……

  以上:有关一个童养媳“折磨”外jiāo部副司长的爱情故事。

  阅读提示:

  1、原定名为:《邢家的童养媳》但是……

  2、本人初次尝试偏向写实风的题材,稍带京味儿。

  3、其实我就是一个码搞笑文的……结局一定是HE。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m.wenkuu.com/】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豪门世家

  关键字:邢育,邢凯┃邓扬明,安瑶,付嘉豪,陈雅静

  【正文】

  第01章:1995年3月20日

  当一位妇人领着身怀有孕的女儿来到陆军上将邢复国的面前时,邢复国就明白,他管不了过于顽劣的儿子。

  出生在军人家庭的孩子,且是单亲家庭的男孩,叛逆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儿子十一岁的时候:嬉戏玩耍时故意扯掉女同学的裙子,气得女孩家长大闹陆军总院;

  儿子十二岁的时候:在邢复国换好军装准备出门时,却发现红旗车被削笔刀刮得惨不忍睹;

  儿子十三岁的时候:拉帮结伙打群架,将三十几岁的中年人打倒骨折兼脑震dàng;

  儿子十四岁的时候:在家抽烟喝酒,引起火灾,惊动火警部队及造成邻里之间的恐慌。

  儿子十五岁的时候:对女性身体开始好奇,卧室chuáng下的纸箱里装满各国色情片光碟,枕旁摞着成人杂志。

  而今时今日,年仅十六的儿子,竟然弄大一个十八岁女孩的肚子!

  ——号令三军的最高指挥官邢复国邢上将,却管不了他唯一的儿子。

  钱可以摆平很多问题,却无法矫正儿子的心理问题。

  于是,邢复国考虑再三之后,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用命令的口吻告诉邢凯,这女孩是孤儿,女孩父母都是军人,但不幸双双死于抢险救灾。女孩今年十五岁,邢复国给她起了新名字,叫邢育。邢育以养女的形式住进邢家,也是邢凯未来的老婆。

  家中多个女人照料儿子,邢复国才可以放心工作。

  别看邢育岁数不大,但自小接受良好的军事化教育,生活有规律,学习成绩优良,家务活更是没有她不会的。

  邢复国认定邢育有能力引领儿子回归正途,当然,具体为什么,他也说不清。也许只因为这女孩说的一句话,她说——当她见到父母的尸体时,这世界上再没任何事会令她感到害怕。

  ∞∞∞∞∞∞∞∞∞∞∞∞∞∞∞∞∞∞∞∞∞∞∞∞∞∞∞∞∞∞

  邢凯没胆量反抗父命,只能选择沉默。

  就自从那一天起,邢复国将邢育安排在邢凯所在的班级里就读。而这位所谓的未婚妻,对未来公公邢复国言听计从。邢复国甚至将家中的经济大权jiāo于邢育掌管。邢育话不多,每天的工作就是监视邢凯上下学,照顾邢凯的饮食起居,如跟屁虫一样与她的“丈夫”形影不离。

  也就是那一天,往日挥霍无度的高gān子弟邢凯,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了。

  不得不说,邢育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非常漂亮,清秀的脸庞上镶着一双大眼睛。但眼中透着淡淡的忧愁,她几乎不会笑,小巧的嘴唇常常抿成一线,沉稳的神态仿佛早已失去花季少女的活力。她总是穿着一双刷得雪白的老式球鞋,穿着土得掉渣的军绿裤,默默跟在邢凯身后,无论邢凯用多少不堪入耳的字眼rǔ骂她,她只是低着头,亦步亦趋。

  邢凯很讨厌邢育,准确地说,极为反感。

  ∞∞∞∞∞∞∞∞∞∞∞∞∞∞∞∞∞∞∞∞∞∞∞∞∞∞∞∞∞∞

  一如既往,放学之后,邢凯与铁哥们兼同学邓扬明,蹲在胡同口抽烟侃大山。

  邢育抱着他们三个人的书包,站在胡同口等待。

  “滚!”

  “七点半之前必须回家。”

  “听不懂人话?我叫你滚啊!”

  “邢叔叔今天会回家吃饭。如果你不想挨揍,马上回家。”邢育保持一贯的平静态度。

  邢凯最烦邢育用父亲的名号压制他,他将手中的打火机狠狠砍向邢育。邢育敏捷地抬起书包挡在脸前,似乎已摸清了他的爆发套路。

  “邢凯,一起回去吧,你爸发起火可不是闹着玩的。”邓扬明踩灭烟蒂,上前一步接过邢育肩头的书包,手提三个人的书包朝军区大院方向走去。

  邓扬明的父亲是陆军后勤部部长,军衔与上将相差三级。邢复国身兼国务委员一职,而邓扬明的父亲是省级纪委副书记,两位长辈属于上下级的关系。俗称“高gān”。

  邓扬明比邢凯早出生几天,两人自小住在一个军区大院里。院中是一栋栋独立的小别墅,外观古色古香,内部则拥有最现代化的家电设备。篮球场,室内游泳馆,健身房等设施无一不缺。堪称北京huáng金地段中的高档别墅区。士兵二十四小时站岗巡逻。高gān子弟们自从出生之后,就知道自己与一般孩子有区别。他们在上小学之前,基本不能离开军区大院。自从上小学期起,高gān子弟由军人军车护送,除了上大学,升学不必填志愿,直接进入陆军部隶属学校。一日三餐也由军队炊事班打理。如果想见家长一面,还得向他们身边的秘书长申请。

  邢凯时常惹是生非,就是憋得太难受。

  不过,要说邢凯这小子,确实是淘气得出圈,邢复国脾气又不好,一语不合抬手就打,三五不时打得邢凯抱头鼠窜。话说邢凯从三岁起就成了本大院“津津乐道”的负面教材。

  如果谁家儿女不听话,家长们都会拿邢凯说事——儿子女儿啊,知道邢凯为什么天天被他爸追着满院子抽么?就是因为他不好好吃饭;就是因为他考试不及格;就是因为他作业没做完……如果你也不听话,邢叔叔这个陆军队最高领导可不是白当的,教训你没商量!

  所以,院里的孩子们见到邢复国就跟遇上大灰láng似地。也不愿跟邢凯一起玩,生怕邢叔叔一巴掌抽错对象。

  邓扬明是唯一一个愿意与邢凯做朋友的人,也许是脾气相投吧,说不好。两家长辈经常外出公gān,虽然炊事班会定点送饭,定时打扫卫生,但两个大男孩看腻了一张张板绿脸,不按时起chuáng,也不按时吃饭,打电动打得太晚了躺倒就睡,也不分你家我家,跟亲兄弟差不多。

  不过,自从邢育住进邢家之后,邓扬明与邢凯上学几乎不再迟到。邢育叫醒邢凯的同时,也会顺便喊醒邓扬明,当他俩洗漱完了,油条米粥早已摆在餐桌上。许多人误认为高gān子弟过着皇太子般的生活,说句实话,零用钱是多那么一点。但比起普通家庭的孩子,他们几乎得不到父母的关爱,更缺少一顿热腾腾的,带有人情味儿的早饭。

  邓扬明大概清楚邢育的身份,他有时也挺同情这小女孩,在同龄女孩逛商场泡网吧追韩星的年代,邢育却要钻进炊事班里挑菜选肉,再按邢凯列出的菜单准备三餐。不仅如此,还要帮邢凯洗衣叠被,总之,所有家务活一肩包揽。负责照顾邢凯的勤务兵们反而落得轻松。

  这时,邢凯一把勾住邓扬明的脖子,打断了邓扬明的思路。

  “想什么呢你?”邢凯朝他chuī了声口哨。

  “对你老婆好点。”邓扬明鲜少一本正经的说点什么。

  邢凯一阵恶寒:“你少恶心,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她充其量是我的保姆。”

  “那你敢违背你爸的意思不娶她吗?”邓扬明挑起眉。

  “这……”邢凯转身瞪了邢育一眼,用邢育可以听清楚的音量,说:“我查过了,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二岁,我至少还有六年时间bī走她!”

  邢凯又回头补上一句:“喂!离我们远点,瞧你那土包子的死德行!”

  邢育稍稍放慢脚步,捋了捋垂在肩前的麻花辫。

  邓扬明喟叹一声,越来越同情这女孩。

  第02章:1995年9月26日

  邢复国每每回家都是声势浩大,军车前后护送,进院之后,士兵们夹道欢迎,齐刷刷行军礼,弄得跟会见某国领导人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