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化春风(穿越 第二部)下——玉兔大将军【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玉兔大将军       

第46章

事实上关铭也确实气得不轻。

从沈烟离开他身旁开始,一直到现在他都被怒火煎熬着。

先是那个岳炅青坐到了他的身边,看二人的样子似乎还真是相熟的!难怪他当初要帮着自己找钟落鸿了!而且更叫他气

的是,那个董君荣竟然也坐在了那里!这不等于是自己把人拱手送到了他的身边么!

可没等他气完,就发现沈烟说话的对象换了。

他疑惑地去看,结果发现竟然又是一个陌生男子!那人明明是坐在了董君荣的身旁,偏偏还不罢休地伸头同沈烟说着话

!看那样子又是一个颇为相熟的人!

好你个沈烟!勾三搭四朝秦暮楚!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他究竟有几个老相好?!难道一个沈清两个沈杰同他抢人

还不够吗?!竟然现在又跑出来了三个!开什么玩笑!

关铭在那里看得两眼直冒火,可他笨得还就只会坐在了那里看了。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要去抢人的时候自己的皇帝哥哥就

出来了!这人倒霉起来还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哥哥你什么时候不好出来偏要拣了这时候!于是心下一恨目光又狠狠地瞪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皇帝好几眼。不过别人有没

有看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不过还好,沈烟后来就很自觉地缩回去了。这才叫他一直忍到了现在。

可方才——他又看到了什么?!

竟然敢同那个岳炅青当着自己的面含情脉脉地对视良久!他当我是死人呐!

关铭心头大怒。

这人一怒吧,就会不由自主地干些什么了。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手此时正好握在了木质案几的两侧扶手上——这

原本是为了便于宫人收拾才特意设计成这样的,材料用的还是上好的最结实的红木。没想到此时被他大力一握就干脆地

断做了两截从那案几脱了下来……如若只是干脆地脱下来便也罢了,可关铭手上的功夫多厉害啊,眨眼间,两根木条就

化作了木粉,从他手缝里洒了一地……

而这眨眼的时间确实很短不错,可也得看是谁正好在眨眼了。

正巧一个宫娥上来为他呈菜,恭顺的低着头的时候就十分之清楚的看见了眼前这堪称恐怖的一幕……她心里一慌,手里

端着的银盘子就全部敲到了地上。

于是,这声响就吸引了对面二人的目光。然后,就把沈烟给吓回去了。

关铭见他终于老老实实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心绪这才稍稍平覆了一些。不过,他决定回去以后还是要同沈烟好好地“

谈上一谈”了。

虽然这也不全都是他的错。他的眼光狠狠瞪向了坐在沈烟旁边的人,那人也正好回望着他。

两相对视,火星迸出。

这个该死的岳炅青……他一定要想个办法处理掉他。只要他一日不除他就一日不得安生。

沈清沈杰已经被自己赶走了,这个人也同样休想分得沈烟的一丝一毫。

关铭的双眸在黑暗中微眯,危险与噬血让他的周身都散发出了浓烈的危险气息。

而这,也被别人捕捉到了。

尔苏炎的神经敏锐地感受到来自对面的浓烈杀意——这让他的神经忽然紧绷起来。但是举杯的手依然没有停下动作。

他的眼睛机警地扫向四周。

随后他就发现了杀气的来源。不过,那似乎不是朝着自己来的。而是——

朝着他。他瞥了眼自己身边的少年。

不对,应该是“沈烟”。而他也似乎已经发觉到了对面不善的目光,光看他侧面的身子倏地绷紧就知道他是有多紧张了

这让尔苏炎有些疑惑。

对面坐着的那个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皇帝唯一的弟弟静王关铭罢。而他身旁的沈烟则是皇帝的义弟。这两个

人有什么好结怨的?难道……是静王怪罪他夺了自己哥哥的宠爱?可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像。这个静王光看样貌就

知他定是个冷情冷性的人,而这样的人偏生又是生在了皇家。光这两点就足以叫他断定他不会是那种依恋兄长的人了。

无情最是帝王家。手足不相残就已经很好了。依恋?那是只有在不侵犯自己利益的前提下才会萌生的想法。尤其是皇家

的兄弟身上,就更不可能有这种东西了。

尔苏炎的眼中骤然发冷。转瞬却又有如来时无影般,去得亦是无踪。

那么,他究竟是为何瞪沈烟瞪得那样凶呢?

他思索良久,过了一会儿才暗骂自己一句无聊后便不多想了。反正,这同他是没有关系的。

“二殿下……”耳后忽得一男声悄声唤着。

他不作声却是转了下眸。而身后的人也似是知道他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呼唤一般继续说道:“是不是,该说那件事情了?

眼光一闪,尔苏炎向后挺直了身子。

身后,某人的气息又离开了自己的背。

“陛下。”他朗声唤到,随之人又是站了起来。

“二皇子有何事?”皇帝似乎整晚上情绪都不是太好,此时见他似是有话要说竟然心中微觉不悦了。

这个二皇子似乎也太招摇了些。先是说得一口惹人怀疑的流利本语,后又送上不怎么讨人欢喜的肉食,惹得一干大臣连

同自己的皇后都是不太高兴了。现在,他又想说些什么?

“我有一个不请之请。”尔苏炎对着他微微低首恭敬到。

身为一个自诩为礼仪之邦的国家的皇帝,最不方便的就是你明明不想听别人说话却还是得装做很想听的样子听下去。现

在,关齐的心里就是这么埋怨的。

“二皇子但说无妨。”

尔苏炎抬起头来缓缓说道:“我国与贵国素来无甚交往。而今天下太平盛世,各国往来也比起以往要密了不少。陛下有

没有想过,同我国联邦呢?”

他这话一出,场上原本都是已然有了些醉意的大臣们顷刻间俱是清醒了过来,随即一个个的皆是暗暗竖起了耳朵生怕漏

掉了一个字眼儿。

皇帝不说话,尔苏炎继续道:“我国虽与贵国距离甚远,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据我所知……北境西厦口的数国近期频

频动作,似是异样了。我以为,应当对此警觉。不知陛下又是做何感想?”

皇帝沉默半晌,这才沉声回道:“朕略有耳闻。”

其实岂止是耳闻,他手下的将军们早已是派了探子混进西厦口了。只是这话当然是不可能告诉给别人听了。尤其,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