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化春风(穿越 第二部)上——玉兔大将军【完结】

分类:耽美小说 时间:2019-01-18 作者:玉兔大将军       

第1章

当沈烟同沈杰以及沈清解开了心结,把话都说明白了以后,三个人又恢复如常的亲亲热热起来。当然,在众人面前他们

自然是不能太过亲近的了,但私底下时和从前的相比,却是大不一样了。

沈杰和沈清比起以前来,可以更加理所当然地对沈烟表露自己的爱意了。他们对着沈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

心里怕摔了,甚至有时直把沈烟给羞得红到耳根子去了,二人却还觉着不够。看那样子,只怕是掏心挖肺才方休。

而沈烟,虽然对他们的爱意也是逐日增长,但面对着这二人不时地密切注视与亲近,还是有些不大习惯。偶尔被他们逗

得急了,只是一个眼神丢过去,就叫二人慌了手脚立马做小媳妇样儿,结果惹得沈烟反倒是哭笑不得了起来。而面对着

二人这般可以说是纵容无度的态度,他的心里也总是甜得不行。

原来,互相喜爱的感觉是这么的好。沈烟叹然。

朵善和朵月儿做客几日,沈杰和沈清已不像初来时那般敌意丛生。饶是像朵月儿这般不懂世事也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平日里多少有些横眉冷对的人忽然之间变得笑口常开了,这无论如何都是有些奇怪的吧?

而像朵善这般精于人情世故者,又怎会不知这其中有古怪呢?

那几日里,沈烟明显的消瘦以及强打的笑颜叫他担心。可是没过多久,又见他在沈杰和沈清两人的陪伴下笑颜如常。而

流连于他们三人之间的那种若有似无的淡淡暧昧,更是叫他心生疑惑。只是,他怎么想也没想到,事实竟会是那般。

他仔细地观察,然后,他发现了什么。

他看到,沈杰总是会和沈烟一起出来用早膳。

——啊,他们的厢房确实离得很近。

他看到,沈清总是要等着沈烟过来才开始用膳。

——呵,他们兄弟的感情确实不错。

他看到,沈杰和沈清总是一左一右地陪在沈烟身旁,无论何时与何地。

——嗯,他们兄弟俩确实很关心他。

他看到,沈杰在月儿要沈烟陪她再去后山桃花林时,脸上不大好看的表情。

——难道……他喜欢上月儿了?

他看到,沈清在月儿拉着沈烟的手时,明显皱着的眉头。

——唔……月儿的魅力还真大。

他看到,就在那后山的桃花林旁,就在月儿害羞地说:如果未来的夫婿能有沈哥哥一半好就好了的时候,沈清和沈杰明

显阴郁下来的神色。

晚上,当他来沈烟的房门口时,却见一抹光亮从门缝里头透了出来。他向前一步才抬手想要敲门,却让他看见,沈烟被

沈清抱着站在桌前。高个的沈清搂着他的腰,两个人的脑袋靠在了一起。那么近的距离,那么……

朵善旋即扭头转身。此刻的他,心中只愿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第二日,朵善一夜未眠地起了个大早去找沈烟。来到门外,听见里面又有说话声传来。

是谁会这么早就来找沈烟?他鬼迷了心壳又是静静地上前一步。然后他看到,沈烟人还躺在床上,另一人坐在了床畔,

两手亲密地撑在沈烟的脑袋两旁,似乎是在同他说着什么,沈烟闻言轻轻地笑了。而他也这才看清,原来那人是沈杰。

只见沈杰低下了头,二人的距离又和昨夜一样,那么近,那么近……

这次朵善没有扭头就走。他只是站在门外,心中似是想着什么头脑里却只有一片空白。随后苦笑弥漫了嘴角,不知是为

了自己的妹妹,还是为了谁。

起身洗漱完的沈烟“呼啦”一声打开房门,见到站在外面听到声响后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的人,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与尴

尬,心中同时亦在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等他刚要开口同他打声招呼,慢了一步的沈杰却已是跟了出来,边走边对他道:“今儿个天有些冷,你衣裳多穿一件

。”手里拿着的,是他从沈烟柜中翻出来的薄衫。

沈杰见沈烟停在了门口,下意识地朝门口抬眼看去,和正好特抬眼望见了他的朵善目光交汇。后者的眼中刹那间似乎是

闪过了什么。然而,他掩藏得实在太快,快得叫沈杰觉得,也许,那只是自己的幻觉。

不过,他这么一大早的,站在烟儿门前做甚?

“朵善你怎么来了?月儿呢?”沈烟清了清喉咙,笑着问他。

“月儿昨夜里不知怎地睡得晚了些,现下还没起来呢。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今日还去哪里玩儿的。”朵善见他也是笑颜如

常。

沈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其实这苍山里已经没啥好玩儿的了……”

没错,所以你们还是早日回去得好。沈杰在旁默默想着。

“喔?那……不如尝尝你的手艺如何?”朵善忽然想起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来。

“呵呵……你还记着呐!”沈烟闻言也似是这才想起般地轻笑起来。

沈杰听罢,笑着凑了过去对他道:“烟儿,我也要尝。”

沈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却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他们。

“既然你不嫌弃,那我就来露两手好了!”他说罢作势夸张地撸起了自己的袖子,看得另外二人俱是笑了起来。

原本这庄里头,由得残瑞做主是请了一个厨子的,沈烟偶尔来了兴趣便会跑去讨教一番。而这一讨教,往往就是大半天

的功夫。

他混在这充满了油烟的灶间,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这里的下人,帮忙打杂洗碗拣菜,无所不做。这一来二去的,厨子李念

想不同他熟络都不行了。看着沈烟平日里即便是对着庄里最次的下人时,也是客客气气的,这叫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师

傅对着这个讨喜少年也是打心底里的欢喜起来。李念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人活到他这个岁数天南地北地闯过来,见过

的世面也不能算少了。而人情的寡淡,那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想他李念只是个平凡的厨子,得不到别人的尊重那

是应该,得到了,那才叫人意外。而沈烟,就是他的“意外”。

所以,当今日里沈烟向他借厨房一用时,他二话没有便答应了下来——本来这事儿是要请示正主子残瑞去的。然,多日

以来他一来已是充分地了解到,沈烟在这苍门里也是个说得上话的主。若是提起沈烟来,其他几个正主必也不会责怪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