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秘密娃娃 作者:星仔【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6 作者:星仔       

女总裁的秘密娃娃by星仔

楔子

位于台北的某个地方,存在着一个黑帮龙头的组织,它叫”雷”,据说,”雷”的总部有一个足球场那样大,内里有一个很大的英式花园,宫廷般的大楼,先进的科技,它由股票,楼市,酒吧,甚至饮食业等正当生意都一一有很大的集团,在雷宇琛未接手前,”雷”一直都有地下生意,包括毒品等。

而现在掌管”雷”的人是雷宇琛,她主张不沾这样东西,在一年半前把”雷”旗下的毒品生意全放下,更严厉手下不能私下贩卖,现在”雷”更比从前更加庞大,势力不因放下毒品生意而下滑,反而让小帮头都怕了它们,这样子的”雷”,分别由雷宇琛的左右手管理。

可是,现在在”雷”总部雷宇琛的办公室里,她的左右手很合拍地一同把她们手中的资料夹”飞”回雷宇琛的台前,然后同时用四双怒目瞪着在椅子上一脸冷冻脸的宇琛。

「妳们这是甚么意思。」比房内的冷气更寒冷的温度,冷眼回瞪着一双圆眼和一双深绿的瞳孔。

「我不干!」那两双眼的主人同时地响应。

「为什么,给我一个我满意的理由,我就允许妳们不干。」湛蓝的双眼不因她们的反应而破坏优美。

「第一,为什么我要干这种不是帮会应做的事,第二,就算干,妳也给我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妳竟然要我干甚么贴身保镳和秘书!这是开现笑!我最不喜欢这种只看别人脸色做人的工作!我不干!」dark激动得拍起台来,手红了都不觉痛,她怒火顶到心口。

没有给她一丁点程度的怒气所吓到,宇琛转过头瞪着娃娃,要她也发表她的伟论。

「dark说得没错!我们为什么要干不是帮会的事,还有!我…不喜欢干这种无聊的寻人游戏!」被宇琛盯到有点心寒,但为了自己的假期着想,她也要拼出去。

而在一旁的颜菊一身清爽的装束,坐在沙发上正把水晶梨切开八小份,准备给正面对dark和娃的宇琛。

「喔…原来妳们都不喜欢工作的内容…嗯…」低头沉思了一会,目光锐利地转头看着她的可人儿。

受到讯号,颜菊捧着一碟梨子走到去宇琛的旁边放下,当想离开时,却被一只粗糙的手抓住。

宇琛把她拉向自己怀里,颜菊正正坐在自己的腿上,低头上演五分钟的湿吻。

「靠!雷宇琛!给我们一个答案!」真的看不过眼,至从上次她们救不到小菊的第一次后,宇琛更加对小菊荼毒了!

「唔…妳说,我要怎样做啦…」宇琛问着怀里红着脸的颜菊。

「我不知道…」把脸埋在她的怀中,不想给人看到她脸红的样子。

「shit!我们是问妳!不是要妳问小菊!」怒火指数快要迫爆了!

「好吧!妳们不喜欢自己的工作…那就交换来做!」想了想,最后给了个自己很满意的答复。

两人呆掉了!这就是答案!

当两人想开口反击时,宇琛己带着颜菊走出房间,最后还说了一句:「不干的,明天不用再来上班。」

她们互相对看了一眼,两人都发出认命的眼神,各自拿回自己的资料夹,可是她们真的不想干自己手中的工作…

「娃娃,和妳交换吧!这种只留在室内的工作应该比较适合妳…」把手中的数据夹交给隔壁同样没神气的娃娃。

「喔…我的就给妳吧…寻人…至少妳可以在外面走走动动…适合妳…唉…」叹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资料本,感到很无奈。

「唉…唉…」两人边离开边叹着气,把房里都塞满了怨气。

拿着资料本的娃娃垂头丧气地离开总部准备回家准备要做的事,却不知这样和dark一换转了工作的那剎那间,她的命叨奸_始有着微妙的改变了…

那我们就来看看她的爱情趣事吧!

第一章

回到自家大宅的娃娃正瞪着手中的文件看着,内容是写着左氏集团的董事长要求请一个有实力的保镳,可是不能爆露自己的身份,要担任秘书一职暗中保护他的孙女儿,直至找到要暗杀她孙女儿的人,顶金先附一千万美金,完成任务后可以多二千万美金。

「呃…这个好像很危险耶…唉…」娃娃又再叹了口气,手翻去下一页,继续看。

左氏集团的董事长是左伯恒,现在是左氏集团最高的股权拥有者,今年六十五岁,有两个儿子,长子和她的妻子在五年前因交通意外而逝世,留下一名女儿,即现今的左氏集团的总裁,左汶琪。

左汶琪

姓别:女

年龄:二十六

身高:168cm

性格:沉静、冷漠。

学历:英国牛津商科毕业,主修市场营销学,成绩是全班第一,以骄人的成绩毕业。

在去年左汶琪正式担任总裁一职,做事冷静决绝,创新独立,使左氏集团就去年己增加百份之二十的营业额,合作的公司增加二十多间,成为台湾商场界一时的话题,许多大企业的单身汉都想得到这美人儿,好让扩大自己公司的势力,可是每个都因她的冷酷而回家反醒,没有一个能得到她的芳心,让所有给她拒绝的男人都说她可能是同性恋的,可是这都是失败追求者的流言,不能作为属实。

而在上个月,左伯恒收到一封信,内容是说要杀掉左汶琪,紧张孙女的他就请以前和他很有交情的”雷”帮忙,他想找一个人来保护左汶琪,最迟要在下星期一给他一个保镳,而这事”雷”的话事人雷宇琛很爽地答应,这一定有内文的!要不然以雷宇琛的人!怎会答应这无聊的事干!

「左汶琪…满漂亮啊!但为什么性格像小琛一样啊!冷冷酷酷的,为什么做最高层的人都要冷着一副脸的呢!」娃娃看完整份数据,最后视线停在那张清秀的脸蛋上,可是脸蛋上的表情很冷酷,根本没有温度可言。

看着那张照片,有点出了神,相中的左汶琪有着刚好到肩带点倦的发,明亮的眼睛,秀气的眉毛,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是一张很吸引人的脸孔,可是给那张冷酷的脸挡住了很多狂风浪蝶。

「越看…越漂亮…可惜嘛…那张死酷脸我就不喜欢。」大大的圆眼收回过份注意的目光,再翻去最后一页,是写着联络地止和电话。

想了想,然后拿起房内的私人电话飞快地按下数据上的数字,电话那头响了很久,娃娃以为没月接人想挂线,可是终于有人接了。

「我是左伯恒,请问你是谁?」装了来电显示,刚刚见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竟然打进了自己房间,这有点让他头痛到底要不要接,但想到可能是”雷”的人打来,所以就接了。

「喔!你好!左先生,我是”雷”派来接你委托那份秘书工作的,我叫宋希琳。」听到那虽然苍老可是威严十足的声音,也让娃娃不禁紧张起来。

「是女的?」左伯恒有点奇怪,为什么”雷”会用女人来当保镳。

「虽然我是女的!可是我是帮内数一数二的高手!别看小我!」男童音因生气而高了八度,相当震荡着左伯恒的耳朵。

被人说自己没实力,娃娃相当生气,她最讨厌别人以性别来衡量一个人的工作能力,而且自己平时虽然把打打杀杀工作都交给dark,但这都是dark自己想的,她可是和宇琛一同训练的人,她的实力可是贴近宇琛。

「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更不是看小妳,只是妳的名字像女生,可是声音有点像男的…而且…声音很像很小的样子。」随便找了个借口,但他问的问题的确都让自己有点搞不清到底电话那边是男还是女。

「那左伯恒先生!你那句”是女的?”是甚么意思?」死到要追问到底,这可是关乎自己的能力与面子。

「我只是觉得这类工作男人来比较好。」起码力气大一点!

「我不见得!你要我保护妳孙女,如果是男的,万一色心起,妳的孙女就没有啦~你说对不对,而且如果妳孙女要上厕所甚么的!我都可以跟进去,以最贴近的方法保护,这才是安全!」一口气说出自己当保镳的好处,娃娃的声音同样更尖锐!

「妳说得对。」把话筒稍稍拿远一段距离,细心想了想娃娃的话,左伯恒都觉得有道理。

「对哩!你都说对哩!那我何时来贵公司当秘书哩?」心情很得意洋洋,语气回复平常的她。

「妳明天来我私人办公室,我要交代妳一些公司上的事情。」因为自家孙女很严厉,她前前后后己经赶走了十个秘书,现在没人有胆子去做这份差事。

「好的,那我明天十点钟去拜访你。」就这样挂掉电话,在自己记事本上写上明天的地点和时间,再看看时钟,还不到十二点,决定去洗个澡。

而另一边,挂掉电话的左伯恒耳边还响着刚刚名叫宋希琳的声音,是十分的剌耳,可是他很好奇到底她长得甚么样子,声音听起来很小,而且很像小男卜童,但她却是女生,”雷”派来的人真的很特别哩…

叩叩叩…

叩门声把左伯恒的思绪拉回平静,惯性地看看手上的名牌手表,十二点了…

「进来。」头开始有点痛,是老人病了。

「爷爷,我己经把下个月的洭率报告弄好了,你过一过目吧!」进来的是左汶琪,虽然己回到家,但她还是顾着工作,没有一刻可以停下来的样子。

左伯恒微微地笑了,这个孙女真的是个人材,可是她爸妈去得早,可怜这孩子了。

「不用那么急,汶琪啊!妳也要注意休息才行,回家就别工作了。」他这孙女真的像他以前那样,难怪自己会这么疼她。

「我会了。」虽然还是没情感的语气,但这可是比在公司好很多了,至少和爷爷对话是有温度可言的。

「对了,妳是不是又把秘书赶走了。」说到这个,他又再头痛起来,手下意识地按着太阳穴,试图把这痛楚赶走。

「不是赶走,是解雇他,因为他做错了事。」很简单的理由,做错了就应该付出代价。

「他犯了甚么错?」己经第十一个了,上一个是因为迟到了二分钟而给干掉,那这次又怎样了?

「他把两个很重要的商业上的约会约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推推脸上的无眶眼镜,视线还在看着手中的报告,想把它弄得更好。

噢!这次真的有点严重,难怪我的孙女儿会又历史性地干掉一个可怜虫。

「的确严重了点…」再次按着太阳穴,头痛着刚刚电话里的人可否突破孙女的严厉。

「怎么了,又头痛了吗?」终于放下手中的报告,走到左伯恒的后面,温柔地按摩着他的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