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赖上你(GL) 作者:小白NO1(上)【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1-25 作者:小白NO1(上)       

备注:

一个不婚单身御姐遇上一个没钱没貌的穷学生,阴错阳差的与穷学生发生了419,引发了两人间的特殊关系。也因为这场意外。后来,这穷学生又误打误撞的进了她的公司,于是乎一个腹黑的御姐,一个纯情的学生,展开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

宋乐,二十二岁,刚大学毕业的穷学生,家里为了供她念大学背了一身债,而她的脑袋里除了学习学习还是学习。情商为0,性格懦弱自卑,暗恋徐珊儿四年,最终在大学毕业时表白遭拒,而自暴自弃,在损友汪清的怂恿下与陌生女人发生了419。而419对象正是她一直以来的偶像,李婉冰。

李婉冰,三十岁,冷面冰山,宏达集团的总经理,八年前因家族联姻错失爱人而不婚不嫁。八年以来一直保持单身,守身如玉,却在庆祝三十岁生日的当晚,被闺蜜林溪出卖,与比她小八岁的宋乐发生了419。

徐珊儿,二十一岁,徐家千金大小姐,家境优渥,大小姐脾气,乐意和宋乐呆在一起却一直不知道是喜欢,四年来两人长期保持着暧昧很近,爱情很远的关系,直到李婉冰的出现,让她感觉到危机感。

宋乐,李婉冰两人的错乱姻缘也从那晚419开始。同时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损友勿交的道理。

宋乐:(扶眼镜)李总,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你干嘛老针对我啊?

李婉冰:(在心中暗想)小鬼,吃干抹净就装不认识,针对的就是你。

徐珊儿:乐乐,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婉冰姐什么关系?

宋乐:(掩面扶额)事实上,我也想弄清我和她究竟神马关系。

本文走轻松路线,怕虐的看客可以尽情享用。

==================

☆、穷学生的艳遇(一)

  酒吧的喧嚣欢愉丝毫不能掩盖吧台角落的怨气,角落的阴暗处,宋乐勾着背趴在吧台的桌子上,满脸惆怅。不知喝了多少杯之后,她的脑袋变得有些晕眩。从小到大宋乐唯一的优点就是继承了祖父的遗传,千杯不醉,可如今看来连这个优点也即将离她而去了。

  “小乐,别喝了,振作起来,不就是个妞儿么,”一个亢奋的声音从她耳边传出,她微眯着醉眼看着身旁的女子,汪清,是她从小到大的好友,用现代比较流行的词汇形容就是帅T。个子高高瘦瘦,长相俊秀,衣衫华丽,家里条件富足,让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用来游戏人生。

  透过扎啤的玻璃杯宋清朦胧的看清楚自己,一个倒霉的穷学生,用如今最潮的词汇形容便是女屌丝,八百度的厚底子眼镜遮住了她整张脸,头发不长不短,如鸟巢一般凌乱,一沉不变的白T恤,牛仔裤,只因为高昂的学费已经让她喘不过气,何谈负担穿衣打扮的花费。一富一贫的差距让她俩就算是坐在一起也极不协调。

  “小乐,今天可是大学毕业的散伙饭,当真不去?”汪清扶起宋乐的肩膀,眸子认真的看着宋乐,两人打小就相识,算起来是从泥堆里滚到大的发小,一起念的小学,中学,高中,最后是大学,两人建立的情比金坚的深厚友情。在好友失恋的时候,她理所应当的陪在宋乐身边。

  “不去,我怕到时候和珊儿见面会尴尬,”宋乐皱了皱眉,如一滩烂泥般斜靠到吧台的桌子上。

  “不就是表白失了败,人家都放得开说还可以继续做朋友,你倒好,却在这里独自买醉,何苦啊,”汪清无法理解宋乐这种生物,模样呆板,个性懦弱,成天就把自己封闭在只有自我的小世界里,任谁也走不进她的心。

  “四年了,从始至终都只有我一厢情愿而已,”宋乐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端起酒杯把杯中的酒都喝光了,抹掉嘴边的啤酒泡,仰着脸乐呵呵的看着汪清,汪清皱着眉看着她,她知道宋乐酒量一向很好,不容易醉。

  此刻宋乐放在吧台上的手机欢快的发出震动,宋乐和汪清二人同时瞄向手机屏幕上,“是珊儿。”

  “别接,”汪清从宋乐手中抢过手机,用力摁下关机键。宋乐歪着脑袋看着手机的屏幕渐渐变为黑色,心情复杂。

  “徐珊儿是什么人,你根本玩不过她,当初你就不该把感情全投在她身上,你把她当女神,她把你当忠狗,”汪清支着脑袋抬眼看着宋乐,面对自己多年来

  的好友如今彻底失恋(单恋失败),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忠什么?”酒吧音乐吵杂,宋乐没听清汪清的话语。

  “狗啊,吐舌头的那种,还是哈巴狗,”汪清伸出舌头,双手搭在胸前对着宋乐做小狗状。

  “你,你才是狗,你家全家都是狗,”宋乐急了,倔脾气上来了,指着汪清舌头打结的说道。

  “小乐,这二十多年来你太压抑了,应该放松放松,”汪清眸子里闪过狡黠,一把抓住了宋乐的手,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道。

  “怎么放松?”

  “就是放纵一回啊。”

  “啊?”宋乐醉眼朦胧的抬起头,看到汪清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她隐约感觉到不祥的预感在她身边升起。

  “我说的是419啊,”汪清勾住宋乐的脖子,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语气暧昧。

  “我和你才不一样呢,”宋乐皱了皱眉,不停的摇头,酒醒了一半,虽是拉拉,可是她一直秉承着洁身自好的原则,从小到大除了暗恋过几个女生之外一直都没有过恋爱经验,纯洁的跟张白纸似的,二十岁的人了,连初吻都还留着在呢。不像汪清是个十足的palyer。

  “人生总得放纵一回,不然活着多没意思啊,”汪清手臂一挥没控制住力道,打在宋乐脸上,把她的厚重眼镜打飞到地上,她赶紧狼狈的趴到地上去找眼镜,她可是八百度重度近视,没了眼镜跟瞎子无异。

  当她从地上找回眼镜重新带好,身旁却已然没了汪清的身影。她伸着脑袋四处望了望,却在舞池中找寻到了汪清,她正与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打得火热,她刚想要聚焦看清女子的长相可这时汪清已经一路滑步潇洒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搞定,”汪清响指一打,冲着宋乐眨了眨眼睛。

  “搞定什么了?”宋乐满脸不解,便被汪清拽着拉出了酒吧。

  *****************************************************

  “汪子,我,我认真考虑一下,我,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关,”宋乐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在酒店的回廊上来回度着步子,面色焦躁。

  “为什么?”汪清挤着眼愣愣的看着宋乐。

  “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会受到社会谴责

  ,”宋乐缩着脑袋四处看了看,用尽可能小的声音对汪清说道,生怕有其他人听见。可是偌大幽静的回廊上除了她们两人再无其他人。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宋乐内心也在挣扎,她俩现在脚下踩着的位置是处于A市最繁华的地段,这里是A市最奢华的酒店,而在宋乐面前的这间房住一晚的价格,是她需要起早贪黑打三份工一月赚的工钱。若是不进去那白花花的银子岂不是平白给糟蹋了,就为了这四位数的钞票她也应该进去睡一晚。

  “来都来的了,现在想反悔会不会太晚了?”汪清眯着眸,语气冷漠。

  “可是,我,我也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是谁。”宋乐纠结的拧着眉,悠悠的说道。

  “放心吧,对方是个熟女,很开放的,”汪清拍了拍宋乐肩膀,嘴角勾着坏笑的说道。“就你刚才在酒吧见到的那个,身材很不错的。”

  “可是我连长相都没看清,”宋乐撇着嘴,苦着脸。

  “进去不就看清楚了,”汪清门开门把手,使劲全力,一把把宋乐给推进了房间。一个踉跄宋乐鼻子上的眼镜滑落在地上,她趴下身子想要把眼镜捡起来,可无奈房间昏暗,她的眼镜已经消失在一片漆黑中。

  “卡擦,”宋乐听见房门上锁的声音,她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酒精开始让她的神智涣散,如今的她唯有硬着头皮往房间深处走去。暧昧的暖色橘光洒在洁白的大床上,她眯着眼睛朦朦胧胧中她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女子,直觉告诉她,眼前的不单单是个女子,还是个很美的女子。

  此时宋乐贴着墙壁缓缓的靠近床边,她嗅到了从女人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浓郁的酒味。她心想着,这女人一定喝了很多酒。

  见自己进来女人也没什么反应,宋乐尽可能轻的动作小心的坐到了大床的边沿,房间里虽开着空调,可是她依然满头大汗,此时她抹掉额头上的汗珠,紧张的拽着衣角,她侧身斜躺在床上,背对着女子闭上了眼睛,心想着既然女子醉的厉害,两人之间肯定不会发生什么,于是长舒了口气,尽量平复着心情,她从小有个习惯,就是沾床就睡,这五星级大酒店的床本就舒适柔软,可是她此刻却毫无困意,鼻息一直萦绕着女人身上的淡淡体香,这种香味是她这辈子都没有闻到过的,邪恶的念头在她脑海里产生,于是她闭上眼开始数绵羊,强迫自己快些睡着。

  突然,身旁的女人动了动,吓得睡在床沿边的宋乐险些滚落到地

  上。

  “水,水,”女子口里呢喃着话语。让宋乐一个激灵翻坐了起来,拿起床头的水杯转手递到女人面前,宋乐眼睛本就不好使,如今看不清女人的手在哪,一股脑一塞,水杯不但没塞到女人手里,反倒是泼了女人一身水。

  见水洒了女人一身,宋乐更加记得满头大汗,扑到女人身上就拿起被单帮她擦拭身体,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她唯有埋下脑袋贴近女人,嘴里还不停的道歉,“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穿着薄纱的雪白衬衫,洒上水后布料变得透明,深黑色的蕾丝文胸在宋乐若隐若现,她感觉鼻子一酸,鼻血喷涌而出,滴在女人雪白的衬衣上,沁出一朵血色的莲花。

  

☆、穷学生的艳遇(二)

  “皓然,是你吗?”李婉冰红唇微动着,眸子确是紧闭着,她感觉到有人正伏在她的身上,那人身体的热度带动了自己,头脑昏昏沉沉的她以为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梦境,再次与苏皓然重逢。那种舍不得放手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她的眼眶湿润了,她不愿意睁开眼睛,怕这只是一场梦。

  “小姐,我不是,”宋乐摆着手,慌乱的摇着头。心想这女人一定认错人了。

  她正欲起身却被修长的手臂勾住,宋乐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李婉冰的身上,李婉冰身上好闻的香味让她的心脏狂乱的跳动,她这辈子还没与哪个女人这么亲密的接触,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如烧着般的火辣,手掌满是汗水,身体的热度不断提醒着她,这样抱久了一定会犯错误的,于是她挣扎着想要从李婉冰怀中起来。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人,”李婉冰的语气轻柔,带着哭腔,深深击中了宋乐的心,她感觉到肩膀上一阵湿润,凉意瞬间从她的肩膀蔓延至她的内心。原本还想要挣扎的她,此刻改为双手环抱住李婉冰。不知为何,此刻,她竟然在这个陌生女人身上嗅到了同病相怜的悲伤。母亲去世时,她也曾握着她的手呼喊着不要走,可是,泪顺宋乐眼角滑落,她被李婉冰身上的忧伤给感染了。

  “我抱着你睡,我不走。”宋乐的语气变得笃定了,她希望能够给女人温暖,她感受到女人抱着她的手越来越紧,勒的她喘不过气。

  为了防止李婉冰认出自己不是她口中的人,她关掉了房间内唯一的灯,瞬间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任谁也看不见谁。她是怕李婉冰失望,也是怕自己失望。

  正当她左思右想的时候,她感觉到女人在动,双手紧搂着她的肩膀,柔软的红唇贴着她的脸颊,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不安的情绪在她身体里跳动,她原本只是想要抱着女人单纯的睡觉,可好像事宜愿为。

  “唔,”宋乐发出轻哼声,女人的红唇贴近自己唇,粉舌如水蛇般探入她的嘴里,宋乐脑袋里一下子闪出汪清的话语,对方是个熟女,很奔放。她脸一红想要推开李婉冰,可是却终究没这么做,女人的吻让宋乐觉得很舒服,是青涩,是生疏,却又像是要燃尽自己的生命,就只为这一吻。渐渐的宋乐闭上眼睛,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她纤细的蛮腰,开始试探性的回吻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