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驸马 作者:苦竹【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15 作者:苦竹        灵魂转换        乔装改扮       

文案

华夏国建文九年,湖州节度使楚复及夫人被刺身亡,其膝下一双胞胎儿女失踪,生死不明。建文十年琼林宴上,状元郎面圣时跪拜不起,请求主持公道。第二日,世人皆知,状元郎是顶替他人名入的考场,状元郎真名楚云熙,便是失踪的楚节度使之子。那年十六岁的楚云熙名动天下,也入了长公主的眼...世人都说驸马和长公主天作之合,只是世人都不知的是:他其实是她。或许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缕幽魂...

喜欢请收藏文章,此文虽更新不定,但一定会写完的。同时请大家多多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朝代架空,里面礼仪和称呼勿考究,一切以通俗易懂为主。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云熙(楚雨烟),皇甫明月 ┃ 配角:皇甫承乾,华夫人,史则,宋启文,秦珏,萧逸臣,浅浅,小唯 ┃ 其它:长公主,状元,女驸马

==================

☆、第1章 前序楔子

此为开篇第一章,作者便啰嗦几句,作个说明。苦竹下笔无文,只想为大家述写一个故事,也许故事并不精彩,也许苦竹文笔拙劣,但也会尽心尽力写出来,能搏得个读者闲暇时打发时间,便已足矣,若是文中故事能引起读者的开心或者小小触动,那便是苦竹之幸。

闲言不多述,为文中五位红颜作得五首卜命诗,才疏学浅,诸位莫笑。卜命诗卜其从前未来命运,是否灵验,卜的何人,读者看完书后自知。

第一首:

天生富贵欲占春,权势滔天胜似君。

待到云伴月明日,谨防烟消火灭时。

第二首:

名花倾城曲断魂,多情公子梦不成。

红颜薄命空叹惜,雪夜飘零卿辞尘。

第三首:

无父无母无姓氏,恩师授医能济世。

何辜偶得储君顾,远避天涯归何处。

第四首:

玉质冰清聪慧生,治国安邦惜女身。

偶遇楚江彩云来,一心痴付误终生。

第五首:

一缕幽魂异世来,奇缘惊情齐聚怀。

文谋医术传天下,千载功名浮大白。

正文:

华夏国建文九年,湖州节度使楚风及其夫人刘氏双双遇刺身亡,其膝下一对16岁双胞胎下落不明。消息传至皇都,帝王遣钦差彻查,另下令各地寻找其子女。然钦差路途暴毙,帝震怒,另派刑部尚书亲自去湖州查理此案。

十一月,刑部尚书李耿回京,禀告圣上,言:歹徒行凶后纵火,节度使府内五十三具尸首俱成焦炭,人证物证皆无,没有线索难往下查。此案就此不了了之。

建文十年春,夜雨零铃。破庙内一十六七的瘦弱少年静坐火堆旁望着门外,眼睛漆黑如墨,五官秀丽悦目,只是脸色苍白,身上粗衣麻布。

“楚兄弟,你身子好些了吗?”门外进来一青年男子边甩着伞上雨水走进来边道:“我在外面就听到你咳了,你这样就是到了京城怕也没精力能参加三天会考了,要不到下个镇了咱就歇歇,给找个大夫看看?”青年高高瘦瘦,一袭青色长袍,浓眉大眼,国字形脸上带着关切。

“我这是老毛病,看了也无用。李大哥和我萍水相逢,当初说是结伴同行互相照看,如今却都是李大哥一路照顾,此情此恩云熙感激不尽。咳咳...只是如今囹圄,不敢空许如何报答,但更不能因我而耽误行程,若是万一误了会试更是要再等三年。”少年说完又闷咳起来。

李默倒了些水递了过去,看了那瘦瘦小小咳的全身颤抖的人一眼,在他身旁坐下,又从怀中掏出二个馒头分了一个过去,才缓缓说道:“云熙,咱俩虽认识才半个月,但我真把你当兄弟看的。今你给大哥我句实话,你真的是为圆父遗愿入京会试?你说你是鄂州人,又是姓楚,那你与那个湖州节度使楚风楚大人可有关系?我看你怎么都不像有二十。”

“李大哥,我确是为父遗愿进京,因先天不足,幼时体弱多病,故看着瘦小些。而那节度使血案我也知道,只是天下姓楚的也非一家。纵算我与那节度使有关,但这半月来我可曾害过大哥?若真想做兄弟,大哥以后还是别再问这些问题了。”话语隐有不满和伤感。

李默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二声,看楚云熙仍静静看着自己,才不好意思道:“楚兄弟别生气,大哥我是有啥说啥,也许是我误会你了,只是因你这半月来多走小道,还以为你躲着什么人呢,看来是大哥我想多了,若是不当的地方楚兄弟多多包含。”

“李大哥客气,原来是因这啊,是云熙未向大哥说明白,其实原因也很简单,皆因这身体拖累,官道易走只是绕的太远了些。云熙想着,你我二人皆无马无车又无财,走小路近道省时省力些,也许还能看些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不想竟让大哥误会,也怪我未早些说明。”楚云熙慢慢说着,吃着手中冷馒头,馒头冷硬又无味,楚云熙却细细咀嚼着,似吃着山珍海味般满足。

李默笑着看着楚云熙,道:“没事没事,你说的也对,其实现在大路小路不一样走嘛!”又笑笑道:“楚兄弟,以后等咱俩高中之后,我一定请你去京城最有名的‘天然居’中吃上一顿。听人说啊,那‘天然居’的酒菜是整个华夏国最好吃的,不知道能有多美味呢?”

“好,那就先祝李大哥能高中,我就等着吃那‘天然居’的美酒佳肴了。”楚云熙笑着回道。

“哈哈,楚兄弟放心,只要高中贡士,美酒佳肴都会有!”李默说着开心了起来,眉飞色舞的似已看到会试之后又入殿试,自己的名字就在皇榜之上。他一脸憧憬,又说道:“等咱们高中后光宗耀祖衣锦还乡,那是何等风光?或许咱们还能一处为官,一起为国尽忠为民谋福,不求流芳百世,但一定会做个好官。楚兄弟,你说是不是?”楚云熙这次是真笑了,笑的咳了起来,平静一会然后才对李默道:“高中就能做官,做官有权有势名利双收确实不错,但云熙此次路途迢迢千里而来,说是为会试高中,倒不如说是为了让自己得个心安睡个好觉而已!”

“楚兄弟什么意思?”李默半懂未懂,皱眉问道。

“自古有言‘伴君如伴虎’,云熙惜命也不爱受拘束,最想的还是做个闲云野鹤。”楚云熙看李默眉头更紧,也不再多说,又笑笑道:“当然,人各有志,怎么活都是自己的选择。正所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嘛。”

李默张嘴欲说些什么又没说出,过会手中馒头吃尽才站起来语气平和道:“楚兄弟说的有理,我李默信的就是‘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又看了看外面漆黑雨夜道:“再走不过五日,就能到京城了,云熙兄弟吃完早点休息,这雨瞧着下得小却密,明路怕是不好走,我先去睡了。”

“嗯,李大哥先睡吧。”楚云熙将手中还剩的半个馒头包上纸放入怀中,他看了看在火堆照耀下的更显荒废寂静的破庙,眼神幽幽,思绪又回到了半个月前刚醒的时候,那时他还是她,楚云熙更不是她的名字.........

☆、第2章 往事如梦

半个月前,正是建文十年,正月十五上元节。

华夏国习俗,上元佳节之夜,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们赏灯,猜灯谜,吃元宵,那时万家灯火,热闹非凡。人群中有二男一女却行色匆匆直奔医馆而去。

“几位是看病还是抓药?”医馆药童也就是医馆徒弟,看着三人有几分惊诧的说道,眼睛也是在这三人中一男一女的脸上打量了来回。

这三人中其中一对男女模样极相似,而且身高体态也差不离,只是一着广袖锦衣,外披灰色带帽长袍,一着石青绣兰罗裙,二人十五六模样,后还跟着个拿剑的紧袖皂衣男子,身高体健,剑眉入鬓,不似普通护卫。

“抓药”那十五六的少年开口又递过来一纸单方,道:“按这上面的药配上五副,另拿些止血的创伤药。”少年说完就咳了几下。

药馆药童接单过去细看起来,只听少年旁一女子说道:“弟弟,既然到了医馆,要不就请大夫看看吧?”声音轻柔动人如同珠落玉盘。

少年却不为所动的道:“不用了,我身体我知道的,抓好药我们快些赶路吧。”

“雨烟,云熙既然坚持,那就算了吧,我们抓紧时间,到下个地方再请大夫好好诊断。”身后另个男子开口说道,语气温和,和那冷峻的外表完全不同。“那好吧,到下个地方再说,这些时日义大哥受累了,到时咱们歇歇再走吧。”

三人出医馆时刚走不远,便感觉到了有人跟踪,三人不动声色,向人多的地方继续前行。

“对方人不少,甩不了了,分头行动吧,我引开他们,你们往河边去,能上船就上船先走”章义低声说道,语气低沉听入耳中带着英雄末路的悲凉。

“义大哥,我们都去船头,然后你找机会先带云熙走吧,只要弟弟好好活着我死了才有颜去见父母”雨烟知这次怕是难再逃了,已做好拼命护弟弟的打算。

“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云熙语气坚定认真看着二人说道。最后三人都向船头靠近,可那些歹人也已包围着靠近,就在正月十五的上元佳节夜,那个小镇的河边,一群匪徒众目睽睽下持刀杀人,另二人受伤跳河,生死不明。

小镇府衙当夜沿河打捞搜寻,却活不见人死未见尸,成为小镇奇案。后来经人辩认证实,跳河的一男一女是去年秋被刺杀的节度使失踪的子女,死的那个是前段时间被灭门的湖州震威镖局镖头之子。消息传开,华夏国无不惊讶,议论纷纷各种猜测,那二人生死再度成谜。

楚雨烟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中的她是她也不是她,好似另一个叫做楚雨烟的人,生活在中国,出身中医世家,祖上传下一本针灸术的医书,又经几辈人的钻研,也出过不少名医。不过后来西医传入中国,中医又深奥庞杂难学,楚家族人因各种原因也大多转行他业,便渐渐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