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雪苍茫 作者:夭与折【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4-15 作者:夭与折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文案

一切的隐忍只为今日的相逢。

高冷腹黑攻安凉,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以爱之名感化傲娇炸毛受牧倾雪,来看凉凉如何挽救雪妈基本不在线的情商!

本文主讲安牧历经磨难修成正果,在这篇文里,会看到一个更像孩子的天侑,更鲜活真实的师傅,当然,某妈二货本性也该显露了……嗯……

————————————————————————————

第一次尝试写百合文,应该是篇小……清……新……吧……

这篇真的是百合文了啊,没有挂羊头卖狗肉了啊,可以放心跳坑!

本文暂定每日一更,13:00准时更新,跪求大家收藏评论提建议!!

本文是前文的后续,前文——倾城雪,有兴趣的可以戳倾城雪亲情文,母女情,非百合哈!

——————————————————————————————————————

亲们新年快乐~~~~~

过年难得回家,陪家人要紧,本文不断更,依旧每天一更,就在那摆着,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来看,谢谢支持~~爱你们~~

小小红包聊表心意,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评论,新年讨个好彩头~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凉,牧倾雪 ┃ 配角:牧天侑,文曲 ┃ 其它:洛紫依,洛雪

  第一章 慈母心性(一)

  寒冬未至,可这深秋的冷风已然凛冽刺骨。

  皇宫之内,基本上各殿都是紧闭着大门来抵御寒风,可偏偏有这么一间寝殿,不时蹦出一个小家伙开门向外张望着。

  “啊啾!”洛雪打了个喷嚏,忙将身上的披风又裹紧了些。

  “天侑啊,你别老开门,我都快冻死了!”

  刚把门关上返回屋里的天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可是……”

  “你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皇奶奶的寝殿门口候着了,牧姨娘一出来,就会过来找你的。”洛雪说着,端起桌上的热茶捧在手里。

  “好吧……”天侑闻言,这才不情愿的坐在洛雪对面,然而却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你来我这这么半天了也不说话,就只在那开门关门的,这不过才半日不见,你就这么想牧姨娘了?”

  洛雪捂嘴偷笑一声,今日一大早,这天侑便跑来自己这里,说是皇奶奶召了牧姨娘进宫,却没召她,要来这等她一起回去,然而此刻看着天侑这副样子,怎么也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天侑闻言,撅了撅嘴没答话,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看天侑这么闷闷不乐,洛雪蹙着小眉头想了想。

  “那要不,我陪你去皇奶奶的寝殿?”

  “不行不行!”天侑忙出声制止。

  “为什么?”

  一听洛雪问为什么,天侑便是一脸的难为情……

  “天侑,你是不是闯什么祸了?”洛雪眨眨眼,突然灵光一现。

  天侑脸一红,低头不语。

  “不会……不会是你惹安师傅生气,不敢回家了吧!”

  “……快了……”天侑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啊?”

  “师傅今日要考问功课……可我……”

  “忘了背书?”

  “嗯……前两日随娘亲去军营玩来着,把这茬给忘了……”天侑尴尬的开了口。

  “今早师傅正说此事,可娘被皇奶奶召进宫了,若是被师傅发现,我怕是……又免不了一顿责罚了……所以找了个由头便跑了出来,想等娘一起回去,起码师傅若是发火,娘还能帮我挡上一挡……”

  “哈哈哈,你啊你,还老说我没记性,你看看你自己这破记性!”洛雪哈哈一笑,一脸的幸灾乐祸。

  天侑撅了撅嘴,却也不好反驳。

  “我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就别笑我了……”

  “好吧,可你为什么不直接去皇奶奶的寝殿啊?”

  “皇奶奶……皇奶奶定会询问我近期的功课情况,我又不会撒谎,闹不好,师傅还没发火,先要被皇奶奶数落一通了……”

  “那倒也是。”洛雪也点了点头。

  “哎天侑,你说你,牧姨娘都回来了,你怎么还被安师傅吃的死死的?”

  “洛雪,话不能这么说,师傅对我有教养之恩,就算娘亲回来了,我也不能把教养我的师傅抛于脑后啊。”

  看天侑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洛雪吐了吐舌头,反正她对安凉一直没什么太好的印象。

  “你这臭丫头,大冷天不在家呆着,到处乱跑什么?”

  二人正聊着天,突然从门口传来一声斥责,一听这声音,天侑一喜,忙扭头看去。

  且说牧倾雪这些日子潜心在家带孩子,整日深入浅出,再加上她脱下了一身戎装,换上了素衣长裙,越发显得灵动飘逸。

  如今就是连天侑乍一看到她,也要沉醉半晌,感叹一下自己的娘亲又漂亮了……

  眼见着牧倾雪一身白色长裙,外搭一件深色大氅,正一脸微笑,背着手信步向自己二人走来,天侑不由得砸了咂嘴。

  “娘!”

  “牧姨娘。”

  “嗯。”牧倾雪走到近前,摸了摸洛雪的小脑袋,而后又揪着天侑的小耳朵。

  “哎哟,娘,我这不是,想等您一起回家吗……”

  牧倾雪闻言,轻笑一声,打量了一眼天侑的着装,微一蹙眉。

  “这么冷的天,出门怎么也不知道多披件衣服?”说着,将自己的大氅解下,给天侑围上。

  天侑嘿嘿一笑,“出来的太急,忘记了。”

  洛雪在一旁大翻白眼,这二人简直是拿自己当空气啊!

  “好了,时候不早了,回家吧。”

  “嗯。”

  牧倾雪领着天侑往外走,刚走到门口,突然回头。

  “对了,小雪儿。”

  “在,姨娘,怎么啦?”

  “你近日来功课可是有懈怠?我才与你皇奶奶闲聊,看她似乎有意要寻位严师来教导你了,你自己可小心着点。”

  “啊……”洛雪一声哀嚎。

  ……

  马车上,牧倾雪正闭目小憩。

  天侑坐在一旁,稍显局促不安,看看牧倾雪,皱皱眉头,不忍心叫醒她。

  “唉,你这家伙,是不是又闯祸了。”

  哪成想牧倾雪并未睡着,偷眼一瞧天侑这副模样,便知没有好事。

  “呃……嘿嘿……娘……”

  天侑心下一虚,忙挪到牧倾雪身旁,靠着她套近乎。

  牧倾雪无奈,撇嘴一笑,张开手臂,将孩子揽入怀中。

  “说吧,又干了什么好事惹你师傅生气。”

  “娘怎么知道我又惹师傅生气了?”

  “哼,我不在,你连家都不敢呆了,不是因为怕安凉,又是为了什么?”

  “呃……娘英明……”天侑尴尬的挠了挠头。

  “嗯,说吧。”牧倾雪一手搂着天侑,摆弄着女儿的小耳朵。

  天侑一脸难为情,想了想,简明扼要的报告了一下。

  “哎哟哎哟,娘别拧了!”

  果然,不出意外,天侑话还没说完,耳朵就被牧倾雪一把揪住,拧了个小半圈……

  “娘……”

  听天侑撒娇讨饶,牧倾雪白了她好几眼,才松手。

  “你说说你,因为这种事情被安凉教训多少次了,怎么就不长点记性!别说是安凉了,就连我都要生气了!”

  “娘……”

  “娘,天侑这次是真的忘记了,也不求娘能护天侑无恙,只求娘帮天侑多拖一日,让师傅明日再考问,天侑今晚连夜也要将功课背完!”

  听了天侑此言,牧倾雪眉头一皱,气的直瞪眼。

  天侑自知有错,低着头撇撇嘴,见牧倾雪半晌也未应允,更是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模样。

  “娘,师傅打人可疼了……”

  伸手扯了扯牧倾雪衣袖,抿着嘴,眼巴巴的瞅着她。

  牧倾雪当即扶额直呼头痛。

  “罢了罢了,依你便是。”

  第二章 慈母心性(二)

  马车颠腾不一会便到家了,二人刚一下车,正好碰上安凉外出,天侑忙对着安凉躬身一礼。

  “师傅,您要出门?”

  “这一上午你跑哪去了?”安凉不满出声。

  天侑一愣,敢情师傅出门是为了寻自己啊……

  “我见她整天闷在家里,甚少外出,便让她去找雪儿玩了。”牧倾雪撒谎都撒的理直气壮,瞥了安凉一眼,牵着天侑便往院内走去。

  安凉眉头一皱,不等她再次开口,那母女二人已然是进了内厅。

  无奈摇头苦笑一声,转身跟上。

  “娘,您饿了吗?我去给您做饭。”

  “不必了,饭菜我已经做好了。”安凉跟在二人身后进了厅。

  “哦?太好了!好些日子没尝过师傅的手艺了!”天侑大喜。

  安凉见她这么开心,也是难得的露了笑颜。

  ……

  饭桌之上,三人闷头吃饭,少有交流。

  “天侑,前几日让你背的……”

  “天侑,娘昨天教你的穿云枪法可还记得?”牧倾雪出声打断了安凉的话。

  “呃,娘教的枪法都还记得。”天侑答了一句,忙又低头吃饭。

  安凉一愣,皱了皱眉。

  “天侑,下午没什么事就来书房,师傅要……”

  “天侑,下午陪娘练枪。”

  “哎,好……”天侑心虚,没敢抬头。

  “将军……”安凉面露不悦,“习武练枪固然重要,可这功课……”

  “安凉,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不止带兵带得好,手艺也不错。”

  牧倾雪难得对安凉露出一丝笑颜,这突如其来的夸赞,反倒让安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