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尘 作者:不言语【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1-26 作者:不言语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乔装改扮        仙侠修真       

书名:落尘

作者:不言语

文案

落尘,落尘,落于尘世。

今日拥你入怀,明日又待如何?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乔装改扮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加奈,落尘 ┃ 配角: ┃ 其它:

==================

  ☆、天伽山

  天伽山,是一座神山。

  因为聚集了很多天神,所以被世人尊为神山。

  天神在天伽山,多如星斗,好在天伽山足够大,足够每位天神居于一所互不打扰,也幸亏天神素来喜静才不会生出许多是非来。

  其实几百年前,天伽山还没有这么多天神。

  是一场人间大战将逗留在人界的诸位参道人士逼到了天伽山附近,有几位偶然地撞进了天伽山内,感叹于天伽山内灵气充沛有益于他们的修行,便纷纷定居于此处。

  神光是最晚来到天伽山的,一路行来,碰到几位相熟的老友,只是他们都在各自修葺自己的住所,神光很是知趣的招呼了一声便离开了。神光希望能找到一处满意的地方安置自己的居所,毕竟这里灵气这么充盈,应该能助他冲破人道进入天神之境。那时,他便能与天地同寿,所以现在费点心多走走,免得以后悔恨这时的偷懒。

  行了四五个时辰,神光仍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地方,沮丧地停下脚步,太阳悬在半空,却没有炽灼的感觉,神光不禁感叹:天伽山不愧是众人所趋的地界啊。这里有神光修行所需的能量,却没有那些需要除去的杂质。

  神光再次朝前行去,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了。那里离太阳最近,在一处山坡处,四周清静无人打扰。神光坐下打坐感受了一下这里的灵气,和他的气息相合,才一个时辰的时间竟然比在人界修行一年还感觉有效果。

  神光找了建造屋子的木材,简单的修整出一座房子。这几日,神光迫不及待地打坐修行,终于进入了天神之境,欣喜的他去找昔日的老友,得知他们也早就进入了天神之境。

  神光提议,举行一次封神大典,众位附和。

  神光此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里灵气充沛,却丝毫未外泄,应是有‘神’在天伽山护持,不知道各位刚来此地时,可曾拜访过他?”

  众位互相看看,均摇摇头说没有见过。

  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上前道:“我来这里时,似乎听见过清溪边的竹林里传出过丝竹之声,不知是哪位小友在弹奏?”

  众人皆摇头,神光神色一动,问道:“不知老友说的可是那片青竹林里的声乐?”

  老者应“是”。

  神光颔首,说道:“那就先烦请各位回去想好自己的封神名号,十日之后我们再举行封神大典。那位青竹林里的‘神’,小友愿替各位走一遭探探虚实。”

  众位准天神三三两两离去,神光想着今日闲来无事,正好可以去竹林里会一会这位首尾不见的‘神’。

  神光闲步走着,竹林里果然又传出了丝竹之声。循着声音,神光来到一处更为僻静之处。

  一白衣女子盘膝坐于莲花台上,在她身周十几米远处有四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围坐一处下围棋。神光思忖片刻,走到那几位老者身前站定,深深地作了一个揖。“神光拜见上神。”

  其中一人摆摆手,不耐烦的道:“什么上神?不认识。”

  神光无奈的看着四位专注于棋盘的老者,再次出声。“不知道几位可是天伽山的护持神?神光在这里拜见上神。”

  “护持?”终于有人搭理神光了,鹤发童颜的老者仔细端详神光一会儿,才指着不远处打坐的女子说道:“你要找的应该是加奈吧,她在那处打坐呢。”

  神光道谢后,朝加奈走去。

  走近了才看清,打坐的女子只有凡间女孩豆蔻的年岁,只不知她在此处修行多久了,才能达到这无人之境。神光只觉得加奈的气息已与这天伽山融为一处,实在是看不破她的修为。

  神光上前作揖,像是怕惊扰了仙子似的轻声说:“神光见过加奈上神。”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神光仍没等到加奈抬眸一顾。神光无法,只能再次返回几位下棋的老者处,打探一番。

  “嘿,你这小友怎的这么聒噪?”刚才给神光指路的鹤发童颜的老者出声喝止了神光一个劲儿的请求,另外三位虽未出声,却也表现了不耐烦。

  神光连忙作揖道歉。“加奈上神似乎是在专注修行,小友不便打扰,还请前辈指教一二。”

  被扰了棋局,其中穿着青衫头戴布巾的青狮站起来,拂袖离去了,留下一句让神光颇为失脸面的话。“如此青口小儿,也敢在此放肆。”

  要知道,神光虽然在这几位看上去便道行颇深的老者面前称小,而且面皮白净,整日穿着一件飘逸的白衣,倒是一副风流才子的架势。但其实他已经年过耄耋,只是因为痴心修行,才能如此。但是被人直面骂小,饶是他修得一身静心之术,也忍不住心里生了厌烦之心。面上却没有什么表示,仍是作揖致歉翩翩君子的风范。

  余下的两位继续刚才的残局,鹤发童颜的老者拽着神光的衣袖,将他带到加奈的面前。

  “小神辟麟烦请加奈神一事,请加奈神赐予一见。”鹤发童颜的老者,也就是辟麟朗声说道。

  只见端坐于莲花台上的少女终于有了动静,手指虚空结了一个手印,长长的睫毛微动,悠然转醒间,神光恍若生了一场梦。

  头顶阳光挥洒,四周草木逢生,就连脚下的泥土都似有了生命。

  神光戚戚然便要下跪,加奈手臂微抬,便让他的动作停滞半空中。神光尊敬地道:“弟子神光拜见加奈神。”

  “我生平未出过天伽山,可从不知有过什么弟子。”声清如竹林丛丛作响,空谷绝唱。

  神光面上全无被拆穿的尴尬之色,接口道:“神光初来天伽山,愿做加奈神座下弟子。”

  加奈神色如炬,似是能将神光看透般。

  “我并无甚能耐教授于你。你今来此所为何事?”

  神光也知自己资质恐怕及不了加奈的青眼相加,心里思量着来日方长,以后勤来走动,必能精诚所至,便也不再多做纠缠。听加奈问询,连忙道出缘由。“弟子……”眼角余光瞥见加奈不愉的神情忙改了称呼。“神光次来,是想请加奈神前去主持封神大典。”

  加奈从莲座上下来,并未再详细询问神光封神大典的事由,这天伽山的一草一木她记在心里,看在眼里,早已与这里融为一体了。天伽山近来修行之人陡增的事情,她早已知晓。

  只是他们还算识相,没有扰了天伽山的清静,而且他们似乎修为都很高,大多已经进入了天神之境,以后有了他们的加入,也许天伽山会更强大,也省了那四只神兽老是对她抱怨巡游天伽山太无聊。

  “封神大典就让辟麟替我去一遭,它是万年神兽,在这天伽山主管清池地界。”

  辟麟上前道:“加奈神,那劳什子封神大典还没有下棋好玩,你还是让老三鹤舞去吧。”

  加奈瞅了一眼面露怒色的神光一眼,淡声道:“不如你们四兄弟一齐去吧,让他们不要扰了天伽山的清净。”

  辟麟闻言,幸灾乐祸地道:“是。”呵呵,这遭罪的事可不能我一个人做,好兄弟要同进同出啊。

  加奈不再言语,转身走开了,留下辟麟和神光两人对视。

  “嘿,小子啊,你们有多少人进入了天神之境啊?”辟麟道。

  “这,尚不足五十人。”神光谦虚道。

  “哦,这样啊。好吧,你回去吧,等我和哥几个商量一下,看看这个封神大典怎么弄再通知你。”辟麟说完,就跑到下棋的树下,同鹤舞和老四辛凰说了这件差事。

  神光在原地停留了片刻,见无人搭理自己,只能先行回去。

  过了三日,神光在自己新修的门棱上找到一道符光。“封神大典只需准备一处高台即可。辟麟留。”

  神光前往竹林,想要问个明白,谁知这次无论他怎么走,都找不到那片有一个莲台、一张棋盘的地方了,神光抑郁而返,只能根据符光中的指示修建了一座高台。

  封神之期到临,天伽山一处宽阔之处,聚集了数十位得道之人。四神兽青狮、辟麟、鹤舞、辛凰远远地便听到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辟麟侧耳细细辨听,再复述给另外三位,四神兽对那些人群里谈论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感到颇为有趣,不禁多听了一会儿,眼看便错过了时辰。

  辟麟都能听见神光那个焦虑的心跳,便吆喝三兄弟不要误了加奈神给予的任务,收起好奇心现身封神大典。

  四神兽身着各色衣衫,一个个俊逸非凡,倒是很能镇得住场面,也不枉神光对众人吹嘘请到了上神相助。

  屹立于高台之上,四神兽装模作样地动作着,将加奈临行前给他们的护持心咒施与众人,任务完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护持心咒加于身上时,神光等人只觉得心神一震,顿时犹如醍醐灌顶般,神智、神能、神识都飞跃了一个高度。只是身边的神兽都有如此能耐帮助他们突破天神之境的一层,众位对于神光口中的上神多了一份崇敬的尊重。

  接下来便是各种封号加身的仪式,名号是早就写好的,神光只是念出来,公示于众而已也方便以后相互称呼。

  从这一刻起,天伽山正式有了天神。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天神的数量只增不减,每位新到的天神都会被告知天伽山有无数天神,但是只有一个加奈神,她是天伽山的神。

  曾经有新加入的天神想要敬仰一下天伽山的神,只是在传说中的竹林里行了足足一年都没有看到那个端坐莲台,明眸皓齿的加奈神。

  天神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是非,神光更是担起了约束天神各司其职的责任。四神兽悠闲的时间多了起来,便躲在加奈的结界里,下棋顺便听辟麟讲从那些曾是凡人如今成神处听到的热闹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欢迎收藏。嗖!

  ☆、翠屏镇

  二

  加奈清修的地方,除了竹叶每日哗哗作响,那几只神兽每日为了一盘下不完的棋争个喋喋不休之外,其余的时刻是无丝毫异动的。

  加奈常做的事情是打坐,似乎她在莲花台上度过了她的大半生,虽然她不知道她的寿命将会在哪一刻终止,但是可以预见她的生活将会永远这样周而复始下去。

  打坐时,要全身倾注,不能有一丝分神。

  无奈那四只神兽总是为了一棋半子发出声响,加奈却也不会出言喝止他们。在太过专注的修行时,她需要外界的声响告诉她要记得醒来,不然她真怕有一天她会在神识全开时忘记回来。

  青绿色的竹叶,悠然飘落。加奈眉头微皱,辟麟似乎察觉到加奈心绪有波动,向她的方向望了一眼,只是他正讲给小伙伴听那些天神的风流韵事,讲得正起劲,所以对加奈的变化没有放在心上。见加奈并没有什么不适,在鹤舞期待的眼神中接着刚才的话头讲了下去。

  “原来这些个天神在凡界都是有过妻儿的,只是人类的寿命太短,能够陪伴他们的大概也只有这些青灯古佛了吧。”辟麟唏嘘道。

  辛凰撇撇嘴,讽刺道:“他们这是只顾自己得道,如果真的不舍心爱之人,为何不和她一道轮回或者助她也修得天道。”

  鹤舞解释道:“修道哪是那么容易的,而且要舍弃所有,只为了陪伴一个人恐怕鲜少有人能做到吧。”

  三个人各执一词,都不肯退步想让,最后不约而同的看向青狮,青狮是他们的老大,就看他站在哪一方了。

  青狮拍了拍三位弟弟的肩膀,说道:“舍不舍得向来由心,他们既然选择了修道这条路便是舍了尘世的情。我们四兄弟永远都不用舍弃什么,只要一齐伴着加奈神守着这天伽山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