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是刺客GL+番外 作者:雨搁草【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1-26 作者:雨搁草        因缘邂逅        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书名:驸马是刺客GL

作者:雨搁草

文案

嗯?莫名的穿越了而且看情况这身体是被饿死的?

楚央然:驸马妳要去哪儿?

榟言:我要去杀..没事

楚央然:驸马妳要..

榟言:我要去宰了今天偷看妳的家伙!!

她一步步靠近 她却不得不躲开

既然妳想躲开 那我就把妳揽在怀中

这样妳就躲不开了!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榟言|楚央然 ┃ 配角:|沉鱼|落雁|墨研|陈央|湛堂|心儿 ┃ 其它:穿越GL生子

==================

  ☆、穿越了

  “哈哈…回去后我一定要锻炼下臂力!”漆黑的夜里,某大企业本部的高楼上,一个黑影正攀在上头缓缓上升。

  “好啦好啦,这已经是妳說的第一千两百二十三次了,赶快拿到东西就回来吧!榟言”

  “可恶!再爬的又不是妳!回去后我要吃大餐厅道没!周思思!”榟言愤恨的骂着在耳机另一头的周思思,年纪相仿两人从最开始执行偷…不对,执行借东西的任务时就是好搭档。没错!榟言和周思思就是目前X市最让警察头疼的的人物。

  “好好好~赶快回来吃妳的生日大餐~”

  “啧啧!妳等着”榟言在玻璃墙上切开个够自己进入的口,进入室内后开始四处翻找,找了好一会后,总算在柜子里找到保险箱,瞧了瞧似乎没什么机关后俐落的打开,里头放着一个文件夹。

  正好奇着里头是什么时,周思思催处的声音又传进耳里。

  算了!任务完成就好,管他是什么!

  在平安回到一楼地面后,深吸一口气“天啊!我总算回来啦!”

  “妳在嚷嚷什么啊!赶紧回来啊!附近可是有警察的。”

  “知道了~”迈开脚步离开,刚踏出没几步就听到后头由小到大的煞车声,转头一看士线早已被刺眼的光线占据,接着而来的是全身的疼痛,眼前一黑意识全无。

  睁眼,在闭眼…

  …好怪啊…再睁开眼,天空还是一样黑,月亮还是一样亮,但是…为什么四周一切感觉起来都那么怪异…?榟言试着移动身体,可是四肢就像被灌铅一样沉重不堪,动了动唯一可移动的眼球和脖子。

  嗯…树木、和一栋古代式的建筑…

  古代! ?不是吧!被车撞了下穿了! ?而且看这个身体又瘦又矮简直就是小孩子,该不会是饿死的吧! ?

  不行不行!在这样下去自己会再度被饿死,所以必须找个东西填饱肚子!使出全身所剩的力量一步步向前爬。

  “哈…哈…”

  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虚弱的举起自己瘦小左手,不过“啪”的一声又摔回地面。

  都已经努力成这样了以该快到了吧!回头看了下…

  “……”这连十公分都没到的距离…自己在这里趴了这么久都没人注意到自己…这里简直跟没人似的!唉…

  榟言放弃的转个身看着夜空,跟现代的夜空好像不一样星星特别多。不知道思思看的星空跟自己所看到的一不一样,肯定不一样的吧!

  不知道她知道自己死了之后会怎么样…会不会跟自己现在一样,很难过…

  为什么自己就这样死了?

  “呜…”想着想着一滴…两滴,眼泪流下来滴在身下的草地,其实榟言不是一个爱哭的人难过顶多就心情不好哭倒是很少,但是独身在异世最好朋友没了…这小孩子的身体就经不住的哭了。

  一阵风吹过就像被榟言现在的心情影响般,既孤单又难过。

  一个高大的人影在月色中走进草地上的娇小身影。

  “不要哭!”

  男人的声音扯回榟言漂走的意识,勉强抬起头定眼看了看,高大的男子身穿夜行衣露出的眼睛透露出精光。

  不过被他这么一说榟言停止了哭泣,愣愣的看着男子。

  男子赞许的点了头,毕竟这个看似四五岁的小女孩能说不哭就不哭的还挺厉害的。男子蹲在榟言身边,抱起她已经无力的身体,而榟言也由著他抱着自己。

  “妳就当我的孩子吧。”男子沉稳的嗓音,让现在脆弱的榟言有奇特的安全感,点了点头后竟睡在男子的怀里。

  夜色中,一抹身影消失在月色中,他怀中抱着的正是沉睡的榟言。

  大氏458年,三公主闭月出生,皇上集三千宠爱于她。隔年皇后仙去封三公主之母黄氏为皇后。

  大氏466年,此时的三公主已拥有倾城的美貌和过人的智慧,这让皇上对她更为宠爱。

  隔年民间传年仅十二的大公主琀月因皇上对三公主的百般宠爱心生忌妒而派刺客行刺最后失败,皇上大怒拍案而起把大公主罚至重伤,禁足于自己寝宫。

作者有话要说:  嗯..文笔不好 再练!

  第一次写古代文 哪里错了求指点..

  修改一些怪怪的地方

  ☆、然

  而在一个月前,刚满十三岁的榟言正在镇上用轻功玩的不亦悦乎。自从八年前被自己现在的父亲湛堂带回去他家后才发现,嗯!自己的老爹是现在大氏国上最大的刺客集团暗影楼的楼主,啧啧!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在那里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而暗影楼的人都对自己非常好就像亲兄弟姊妹般,这对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榟言感觉到家庭的温暖。

  榟言則对那种飞上飞下的轻功感到非常向往!没办法…谁让她在现代时都是靠马桶吸…不对!强力吸盘来爬楼呢…

  而湛堂也不吝啬的把自己的绝学交给自己,过程湛堂所表现的严厉是平常完全没有的。也因此榟言现在年仅十三就练成一身好武功。练武之余还研究了这里的历史,历史经过几百年的大氏百姓安居乐业鲜少发生战争,但现在的皇帝上任後各地些许贪官出现,而皇帝则贪玩无度流连后宫。

  直到左相出头当朝痛斥皇帝,皇帝才有所收敛而出头的左相得到皇帝赞赏,大权在手。

  這不存在于榟言所知道的朝代,那么就是架空了…这样就回不去了吧…

  思此难免有些难过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搞不好哪天被马车撞一下就回去了,就是不知道那儿还有没有自己的容身处。

  “唔…肚子有点饿了呢…”榟言摸着自己没有起伏的肚子低咕,双眼眯成一条线,锁定!随即脚一个使力,在次看到人影时榟言手里已经多了个包子。而小贩只感觉一阵风飘过打了个冷颤。

  “哈哈哈!我得意的笑!”摸着自己到肩膀的黑发榟言心中愉悦感大升。其实榟言的头发原本很长但是在自己用现代理论“唉呀!老爹你不懂!头发多头皮削会大增!”“你看看短发善发出老爹你身上的男子气概了!”最终说服自己老爹后光荣的剪短了!

  刚开始走上街引来诸多视线着实让榟言有一点点后悔最后忍受不了大叫了声:“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虽然很想讲美女的…但看看身上为了习武方便而穿的男装…还是算了!

  不知不觉走到城外附近的河边,揉了揉眼睛…嗯…看着正蹲在河边的女孩,好生漂亮啊…看的榟言有点发愣,看年纪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吧。

  摸了摸自己清秀的小脸,怎么有点自卑呢…

  不管了!小美女友不勾搭的理由吗?

  榟言一展轻功后缓缓落在她身旁:“妳好啊!”咧嘴露出一个微笑。哇…现在仔细看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和大眼,吞口水…

  “……”

  看女孩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湖面,曲着膝盖把半脸埋在里头,眼神似是没有焦距。

  啊……好生糟蹋啊…

  “那个…我叫榟言!如果有难过的事说出来会比较好喔!”愣愣的看着女孩,貌似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可是我是女的啊!榟言在心里呐喊着。

  “那个啊~妳别看我这样我其实是个女孩子喔!”

  这下…女孩有了反应。抬头,上下看了榟言几眼,似是不信的眯起眼。

  “……没礼貌!~别不信啊!我说…”

  “然”

  “然?哇~妳的名字好特别!”嗯…榟言第一次听见一个字的名字,暗影楼道是有些人的代号是一个字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然′特别好听特别顺耳!

  “等有机会再告诉妳名字。”

  “咦~~那在那之前我就叫妳小然吧!”夕阳西下,榟颜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伸出右手。

  小然看着榟言的微笑和那无杂质的黑色眼眸,心不自觉得漏了一拍,手抚上胸口。

  榟言看着小然迟迟没有伸出手,这才想起这里不是现代,正要缩回手时右手就被一种柔软的触感所包覆。

  “好,榟言!”小然露出浅笑,夕光照着小然微红的脸配着她被风吹起的墨色长发,似是乘风的仙子…美丽动人。

  “小姐!”这女声扯回沉浸于梦中的榟言,看着小然姗姗的收回手。看着一个朝这走来的丫鬟

  “小然,我明天去找妳!再见”说完,也不等她回应一个轻功飞离,摸着发烫的脸颊,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我该不会! …

  看着那匆匆离开的身影,小然没来由的傻笑。

  “小姐,沉鱼有件事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嗯?”

  沉鱼是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的丫鬟,什么是该说不该说她最清楚,也是因为这样才把她带在身边;才把她从那里带出来。

  “小姐好久没笑了,现在笑起来格外好看。”

  “……是吗…。”不过那家伙,连我在哪都不知道要怎么来找我…。

作者有话要说:  练文笔 练字数

  ☆、吉他

  

  “糟糕了啊……”榟言在各屋顶上穿越着,自己怎么也不问问小然住哪在逃跑呢…啊啊!!~

  在城内上下都被自己找过一遍后,榟言有些放弃的走在街上。

  “对了!”既然城内都没有那就到那里去碰碰运气吧!想着,脚就加快速度移向城外。

  不过一下子,昨天和小然初识的河边就多出了个人影,那就是榟言。没理会两颊滴下的汗滴只顾着寻找那让自己心跳加速的女孩。

  但是左看看右看看,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榟言真想抽死自己,只顾着害羞逃跑,以前在现代也没见自己这样过…唉~

  整理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抬起开始泛虚的双脚漫无目的的走在河边。记得前面好像有个小亭子呢…反正现在累得很就去休息吧。

  “榟言。”

  嗯?抬头,睁大双眼。自己思来思去的人正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什么比这还令人高兴的?

  此刻的小然坐在亭子边,前后晃着自己的双腿轻碰水面激起涟漪慢慢扩大。

  榟言愣愣的伸出右手案着胸口,咚咚…咚咚…越跳越快的心脏。不自觉间榟言的双腿开始朝小然跑去,就在快要到时

  “咦?”双脚在这一天不断奔跑最终承受不了,榟言双腿一软顺着向前的速度扑向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