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 作者:细细时【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1-26 作者:细细时        婚恋        相爱相杀        民国旧影        青梅竹马       

备注:

小小,你看,我们争了那么久,到了最后你的继承权是我的,你的夫人是我的,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开心不起来……

内容标签:婚恋 相爱相杀 民国旧影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小小(贺韫予),贺大(贺韫祈),蓝玉 ┃ 配角:傅司年,裴伊尹 ┃ 其它:百合,纯爱,BG

==================

☆、Scene 1

  古色斑驳的青石板路上,满是坑坑洼洼大大小小的积水。暮春时节南方水乡的傍晚,水汽氤氲依然朦胧。仍有不大的细雨,水坑间可见如针尖大小的水滴漾开的圈圈涟漪。这样的雨季更纵容了各种各样青苔植被,在石砌的小路上肆意疯长,害人好像多走一步都要跌倒。

  一路尽是雨打芭蕉都是绿,风吹樱桃总是红的风景。绿意盎然和姹紫姻红之间,一派生机勃勃。恰恰是“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好季节。

  “小小,小小,你不是跑得很快么?看我俩儿谁跑得快?你来抓我呀?”

  “痛!我的头发——!贺韫祈你等着!”

  “祈小少爷、小小少爷欸!你们等等阿母啊!地上很滑,会跌倒的,你们悠着点跑啊!”

  “来呀,来抓我呀!”贺韫祈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过头来,对跟在她后面跑的弟弟挑衅道。

  “哼!”贺韫予不服气地哼了声,嘟着嘴抿了抿唇,一咬牙就发力奋起往前追。

  “再快一点嘛,跑那么慢的。”贺韫祈绝对是故意的。

  “啊!”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以及随之溅起的水声,贺韫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阿母一见小小少爷跌倒了就很紧张地跑了过去:“小小少爷,阿母不是叫了你不要跑了嘛,都摔伤了哪里,让阿母看看?”阿母一边拿出毛巾替小小擦掉身上的污迹,一边哄着他:“不哭了,不哭了,小小少爷我们不哭啊!哪里疼阿母帮你吹吹就好了……”

  “哈哈哈!贺小小你个爱哭鬼!你是不是男孩子啊?怎么那么娇气?!”贺韫祈折了回来,居高临下地双手叉腰,神气到不得了地取笑自己弟弟道。

  “呜呜……嗯、唔”小小一瘪嘴:“哇呜——~!”哭得更大声了。

  “小小少爷?小小少爷欸,”阿母无奈叹了口气:“祈小少爷,你再惹弟弟哭了。后头让你娘知道了,你就又该挨打了。”

  “哼!”贺韫祈一脸不可一世的拽样:“她才不是我亲娘!”

  “大小姐!快别说了!”阿母一急,也顾不上还是在路上了,马上就出言阻止了贺大的大言不惭:“以后都不能说!”阿母站了起来,紧张地握住贺大的手腕,言语间神情十分严肃。小小也跟着阿母站了起来,被阿母难得一见的严肃吓得忘记了哭。

  贺大冷了脸。一脸委屈的小倔强。但是却也自知失言。

  “算了,”阿母其实也很是心疼这姐弟俩,说话的语气不知不觉就缓和了下来:“回家吧。”

  夕阳西下的古镇小巷里,年轻的妇人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年轻的小少爷,背影渐没在朦胧暮春的雾气之间。

作者有话要说:  

  ☆、Scene 2

  又三年,夏。

  正是枇杷成熟时。

  桥边溪旁小屋外,枇杷树花开又花谢,再几日结出青青的果子。渐渐也,果子熟了,变成金黄黄地灿作一团,累满枝桠,煞是诱人的样子。

  有很皮的野孩子,摘了一怀的枇杷,互相扔着打仗玩,满地狼藉的果皮果肉,空气里去弥漫开来瓜果熟稔沁人的香气。

  小小馋虫犯了,路过的时候,轻轻地扯着贺大的袖子小声叫“阿姐,阿姐”。

  “什么?”

  “我们也去摘个来吃吧。”

  “你很想吃吗?”

  “嗯嗯!”小小拼命点头,眼睛盯着那黄黄的果子看,都要馋出精光来了。

  “……这么没规矩,像那些没家教的野孩子一样。要真的想吃你就去摘咯。我可不管你,万一弄伤了之类的,你可不要哭。”

  “姐,你这是算答应了?”

  “说了在外面别叫我姐,贺小小你耳朵长墙上去了吗?”

  “那叫什么嘛?你又不让我叫你做兄长,也不让我叫你名字,更不让我叫你大大……你到底想让我叫你什么嘛?”贺小小八岁,上学堂都三年了,讲话还那么软软腻腻地像是在撒娇似的:“不管咯,我先去摘个果子来吃。”

  贺大没好气地看着她那小笨弟弟,跑到桥边溪旁小屋外,靠近那棵枇杷树,去够最大的那团枇杷。五六个挨着长在一起的一团,小小摘了两个到手还不够,势必要“斩草除根”大小通杀,于是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弄流血了。

  贺大真的很不解这么低难度的动作,她弟怎么还会需要负伤完成?简直是令贺大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而且居然还流血了?!贺小小到底怎么做到的!?

  “姐,”贺小小完全不自觉的样子,见枇杷都摘到手了,就乐得屁颠屁颠地跑回贺大身边:“给,你也吃一个呗?”边说边拿衣袖擦了擦枇杷皮,递到贺大眼前。

  贺大:“……”没接。因为想不懂她弟为什么流血了,都还不觉痛呢?

  “姐,你也吃啊?”小小把一颗枇杷硬塞到自己姐姐手里,然后自己剥开枇杷皮,吃得可香了。

  “贺小小!”贺大抓过小小的手臂替他检查伤口:“你手受了伤,正流血你知道吧!”

  小小这才注意到自己真的弄伤了自己,然后呆住了。(小小可能有点晕血。)

  “枇杷你拿着。”贺大一副没好气地样子,蹲下身撩起小小的衣服下摆,然后发现小小的膝盖也擦破了:“怎么办咯,贺小小?你笨死了!看把膝盖也擦破皮了!”

  贺大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这样纵容弟弟,是犯下了多大的错误。这么明显的一身伤,回去真的没法善后了。有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真是——!

  “你说怎么办咯,贺小小?你——”贺大抬头一看,她弟虽然没哭出声来,但也哭花了那张原本因为爬树已经弄脏了的大花脸,样子可怜兮兮的。

  “你哭什么!”贺大心想:我还没哭呢!你哭什么?你出了事,哪次后果不是由我担着的?男孩子还这么爱哭!以前笑他每次都哭出来那么夸张,像个小姑娘。笑多了现在可好了,泪是继续留,什么声响都没有,哭起来就像不断线的链子那样总是没完没了。其实还不是像个姑娘,只不过看起来更可怜了,贺大也就懒得取笑他了。

  “我背着你走吧,赶紧回家让阿母帮着处理一下伤口,不然让娘看见了,我们……”贺大自觉失言,索性也不说了,拿起枇杷就懈气似地大咬了一口,发现还蛮甜地,于是转头冲小小说:“来啦,我背你回去!你别闹了,不然我们都得受罚了!快点!”

  “姐——~!”小小的语调委屈间依然带着撒娇的味道,一点点挪过去,爬到蹲在地上的贺大的背上:“我比较重。”

  “知道!”贺大一下子就背着小小站起来了,听到小小惊吓得倒抽口气的声音,又恶狠狠地凶了他一句:“抱紧我!别那么多废话!”

  “姐!你好厉害!”小小在贺大背上可乖了,生怕自己被摔下来,抱得死紧死紧的:

  “姐,你知道么,我从小就特佩服你……”

  (从小?请问你都大了,小小兄?八岁就开始学人家讲从小?)

  “姐如果不是你,那年我早就被隔壁XXX欺负了……”

  (隔壁XXX是什么玩意儿啊?!)

  “姐,对不起咯,下次我再也不敢啦……”

  贺小小叽叽喳喳吵了一路,贺大真的怒了:“贺小小你真的很重欸!所以别再吵啦!不然我真的把你摔下去,扔路边,不管你了!”

  “……!”贺小小瞬间被吓得禁了声,拿眼偷瞄贺大,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生气了,生怕贺大真的从此就把他扔一边再也不管他……

  好不容易回了家,马上就偷偷摸摸地找阿母帮忙。贺小小还特别没脑子地拿摘的枇杷出来,在阿母面前献宝,说是摘来想给阿母吃的,还阿母哭笑不得不知道是骂他好还是心疼他受伤了好。贺大在一边冷眼看着,自己在生闷气,一声儿都没吭。

  本来每日回家进屋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到娘亲跟前请安。今天特别,所以请阿母给帮忙瞒了瞒。处理完伤口之后,贺大冷着脸带着小小去主母屋里了。

  “娘,我们回来了。”贺大和小小默契到极点的童声二重奏。

  “嗯,”面容姣好的少妇躺在胭脂榻上抽鸦片,烟云吐雾之间一副慵懒的样子:“回来了。”尾音拖得很长,爱理不理的语气。

  “是的,娘。”贺大和小小齐声应道。

  “……”少妇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拿起烟枪,递到唇边,又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鸦片,缓缓地吐着白雾,幽幽地说:“没事先回你们屋里去。”

  “是,娘。”

  “晚饭不用等我。我今晚不想吃。”

  “太太,不如叫陆大夫来看看?”身边的侍女适时说道。

  “浅桃,”很明显侍女的建议正中其下怀,少妇嘴角一勾,露出一个足够“迷倒众生”的笑(此处贺大原话):“那你便去罢!”

  “娘,那我们便先退下了。”贺大不动声色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然后拉着小小的手,把他领出了屋。

  出了房门,走了好长一段距离,小小确信那位娘已经没办法听到他们讲话了,才开口问自己姐姐:“娘是怎么了?”

  “不用管。”贺大心里明白,她们娘这是鸦片烟瘾又犯了:“走吧,我们用晚饭去。”

  谁知道吃过晚饭出来,回房的路上,去碰到来给那位娘亲看病的陆大夫。贺大和小小与他礼貌地打过招呼,他便匆匆往贺太太房里去了。

  贺大看着他匆忙赶去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定在原地。直到小小叫她:“姐,”小小见贺大没反应,又在拉拉她的衣袖:“姐?姐,你怎么啦?”

  “没什么,”贺大牵起小小的手:“我们回房间做自己的功课吧。”

  她总是懂得的太早,亦懂得的太多。

作者有话要说:  

  ☆、Scene 3

  再三年。

  秋高气爽亦是放纸鸢的好季节。小小一早央着阿母帮忙弄好了纸鸢,要跟自己小姐姐一起出去放纸鸢玩。贺大画工很好,所以纸鸢上一笔一划都是贺大自己动手弄好的,小小一直在旁边看着姐姐画,偶尔也想参与制作的时候,就吵着闹着央贺大让他也来画几笔。贺大担心她弟胡闹,破坏了整体美感,所以都是握着小小的手来教他画。

  其实小小只是看着自己小姐姐都已经看呆了,哪里还来的什么心思学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