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笑一个GL》作者:南宫凡水【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1-26 作者:南宫凡水        年下        强强        仙侠修真        天作之和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文案:

小时候初见,她稚气未脱,她眉目清冷。

“师姐,你会永远陪着小雅么?”

“……会的。”

单纯小师妹蜕变成妖孽攻,冷情别扭的师姐还不乖乖就范?

第一卷是小时候,第二卷是长大后,不喜小时候的可以大致了解一下直接看长大,影响不大。

内容标签:年下 强强 仙侠修真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盏唯,修名楚(辛雅)┃ 配角:~ ┃ 其它:年下,强强,仙侠



第1章 序

上古时期,曾有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于不周山大战,共工大败,故而怒撞山体,一时间天塌地陷,灾难无尽。

正神女娲不忍看世间因此生灵涂炭,于是便收集天地之间有灵之石,冶炼五彩石用以补天。然而冶炼之时,有一对灵石却因为灵气太强,而无论如何也不服于炼制,始终忠于己貌。

女娲惊叹于其之顽韧,便放弃冶炼,将其收于身边。而后发现,两石合二为一之时,乃灵力最强,清气最盛之际,便用于族中灵封设防。并因其一正一邪,一清一浊,赐名萦清与荆浊。

岁月悠长,天地变迁,女娲一族世代相承,灵力愈发壮大。两颗灵石也在潜移默化中,吸食世间浩荡之气,日夜升华。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妖魔横行之际,女娲一族殊死抵抗,灵石也在混战之中彼此分离,流失人间。

荆浊属邪,须得萦清的正气镇压,两者如若分离,荆浊便会失去压制,彻底沦为妖邪之物。女娲一族因此长久不安,待平定妖魔之后屡次派弟子去往三界寻找,却始终无果,不得归位。

第001章

时逢七月,烈阳高照,挥汗如雨,持续的高温引起怨声载道。然而陡然间大雨倾盆,连下了两个昼夜,潮湿阴郁的天气让整个榆郡的天空笼上黑压压的一片,灰沉到令人窒息。尽管是白天,街道上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正逢这天气阴晴不定的档口,城外却陆陆续续的来了些听到风声的江湖人士,迎客楼的生意一时好到极点,就连临边平时门口罗雀的小客栈,也难得挂出了客满的字牌。

大雨没有停止的趋势,温度也是一降再降,甚至七月半那晚,家家户户点起火炉,早早睡在了暖和的炕上。

窗外风大雨大,枝叶摇晃的倩影倒映在院墙上看起了就如那妖魔的幻影,伴随着凄厉的风声,听起来着实渗人。平日里谈不上奇特的一个雨夜,此时却似乎在酝酿一出血色的大戏。

辛家的隔壁前些日子死了一房小妾,传言是深宅内斗,被姨太害死,多日来闹得不得安宁,又频频出现些怪事。家主怕那女人阴魂不散,阻挠家族运数,便匆匆搬了家,封了那大院。于是周边便只剩下辛家这一门大户。

辛家老爷也有心事,愁的却不是隔壁人家的流言。榆郡突然来访这么多江湖人士并非偶然,他心中有不安的猜测,几次派人暗中打听,了解到情况后,便更加忧心忡忡,整日不得安寝。辛夫人心疼丈夫,便一直陪伴左右出谋划策,终于决定在这一夜将女儿悄悄送往山上去,望能避过一劫难。

也不知是哪里泄露的消息,这些江湖人皆是为了他辛家的‘凝香石’而来。这‘凝香石’是辛家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宝物,听说是可以助人清气强身,辟邪化险,亦或是修道成仙,助长修为。但辛家早已没了习武练气之人,对此种作用并不得而知。但作为家族传承的信物,自当是不能落入他人之手的。

年方三岁的女娃娃那会正在睡梦中,却被突然进屋的奶娘匆匆抱起,裹在怀里,一路小跑送到后门口的马车上,辛家老爷已经等在了那里。

“老爷,一定要这样吗?”辛夫人不曾体会过骨肉分离的痛处,此时此刻只觉得心头之肉被人生生剜去一块,不禁潸然泪下。

辛老爷暗叹一声,未多言语,只低头将手里的包裹着青石的囊袋藏好在女娃娃的身上,最后方才抬头看了一眼伤心欲绝的辛夫人,“夫人,我这便去了。”

马车在飘雨的夜幕中渐行渐远,车轮溅起地上水花,让眺望的视线变得模糊。又是一阵阴寒的风吹过,奶娘擦着泪帮辛夫人拢了拢披风,这才劝着进了屋去。

辛老爷难得驾驭马车,此番也是秘密行事逼不得已。然而在拐过第二个巷口的时候,马儿忽然便发狂似的直立嘶鸣起来,车轮也好像受到了阻碍,陡然停滞便再也动不了了。

辛老爷正一脸惊慌,不知发生了何事,更来不及去哄车内因惊吓而放声大哭的女娃,便见前方的路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女子的身影。夜色低沉,烟雨迷蒙,看不清那女子的脸孔,但见她不着蓑笠亦或雨伞,淋着雨便向马车的方向缓缓飘来。

辛老爷看的不错,那女子身体并无任何起伏,不像在走路,反而像是在乘舟飘浮,可是现下却是在结实的地面上,这景象就未免有些让人惊悚了。

马车无论如何也无法驶动,也不管辛老爷如何拍打马屁股,马儿撩蹄子长啸,这车身都始终一动不动。明明是个寒夜,辛老爷却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来,冷汗热汗夹杂,那滋味实在不好受。

便在那电闪雷鸣之际,那女子陡然间临近了好许,蓦地,一张惨白的脸便无比放大的出现在辛老爷的面前,七窍带着血,乌发凌乱却完全不沾雨水,却还要诡异的冲他笑,好像极尽了她生前妩媚妖娆的本事,其结果不过是平添了可怖而已。

辛老爷惊吓之余尚不及昏厥,拥有着细长尖锐指甲的阴凉手指便猛然伸出掐上他的脖颈。下意识的要往马车内躲去,胡乱挥动着手臂要挡开女鬼伸来的白爪,不料他尚未碰到女鬼的手臂,马车外便凭空忽然多出一道青色透明的屏障,将女鬼整个人弹飞了出去。

车内的女娃啼哭声始终没有一个了断,烦躁着辛老爷的心,更是刺激了女鬼再一次的袭上。辛老爷像是意料到了什么,在女鬼涌上之前便脚下麻溜的躲进了车里,结果更猛烈地撞击只换来女鬼更惨重的被震飞出去。

辛老爷侥幸之余,心中也有疑惑,只是看到女娃身上他亲手给藏好的锦囊正发出强烈的青蓝光亮时,心下便有了答案。看来关于凝香石的传闻并不假,也怪不得那么多江湖人要千里迢迢赶来争抢。

女鬼受伤在地,但恶狠的眼神却表明着她的仍不罢休。三两下从地上站起,她嗜血的眸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马车,马儿不安的嘶鸣,她便长袖一挥,尖锐的指甲隔空甩出几道血红的鬼气,在马儿的脖颈上抓出几道血痕,入骨三分,血溅一地。

然而鲜血的迸溅只是越发刺激了她的残忍本性,女鬼低吼一声,生前或许娟秀的面目此刻狰狞不堪,眼看着便要再次袭来。辛老爷只能躲在车里抱着女娃,心中不断地祈祷,希望这凝香石能够保他父女二人逃过一难。

女鬼的怨气高涨,周边的气息便顿时又阴冷了几分,本就寒冷的雨夜,一时间似乎便能结出冰霜来。辛老爷虽然是堂堂男儿,但是并无任何修为武功,鬼怪之事,遇上了,又怎么可能不害怕?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直到一股蓬勃的剑气破空而来,将阴气立时打散。

“啊——!”凄厉的鬼叫声在车外荡漾开来,听得人不由的汗毛耸立。辛老爷却胆敢掀开车帘一脚,偷偷的看了看外面的境况。

伴随着青蓝剑气而来的是一个执剑挺立的中年女子,身着蓝白色的长袍。辛老爷仔细的看了看,才发现这长袍竟是山上紫崇门的门派服饰。

紫崇门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修仙大派,恰巧便在这榆郡外的浮渺山上,他们偶尔下山办事,辛老爷见过几次,便熟记在心了。原本此次他正是打算前往那里,将女儿与灵石托付出去,不料却在这里直接遇到了高人。

“哪里的小鬼,成形几日便敢出来害人!”中年女子体型虽不如男子壮实,但说话的声音却雄浑有力,像是活了很久的仙人,成竹在胸。

“你休要坏老娘好事!”胜负已分,女鬼却仍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道,可能是修行甚浅,空凭着一腔怨气,便以为自己胜人一筹。

中年女子眉眼一沉,“井底之蛙,不知深浅!”

青蓝色的剑气再次高涨,中年女子手执剑柄,口中默念着什么。下一秒,剑光飞闪,周边灵气汹涌,中年女子的身形若隐若现,几个来回便轻易将那女鬼斩于剑下。速度之快,惊煞旁人。

女鬼知道要害怕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青色的灵气像要变化成灼热的火焰将她似有若无的身躯焚烧。眼睁睁的,她看着自己的身躯从下至上,慢慢的灰飞成残灵。这时中年女子再次念出咒语,双手比划出渡魂之阵,眨眼间,那飘荡于半空中的残灵便渐渐地消失而尽。中年女子这才收了手,平复了一丝体内的气息。

辛老爷听车外没了动静,伸手掀开半面帘子,偷偷的瞧了瞧。却正好看到往这个方向走来的中年女子,心下松了一口气。

“此鬼已入轮回,你无须再害怕。”

“谢女侠相助,辛某感激不尽!”辛老爷惊魂未定,但听闻对方这般将,还是跌跌撞撞走出车外,道了声谢。风依旧大,但是雨却小了些许,辛老爷左右看一圈,果真连半点鬼影子都看不到了。

“不必,斩妖除魔本是修仙之人本分。”女子微微摇头,神色淡然道。正值七月半,鬼怪狂欢夜,弟子下山来看看也算是例行公事,正巧让她碰上了这不愿轮回的小鬼,帮上一把而已。

“修仙 ……”听闻这二字,辛老爷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女侠可是山上紫崇门的仙人?”

“修仙并非就是仙,本身还算不上仙人。”

辛老爷当即便欣喜不已,不论是仙与否,看女子的身手便知是位高人,在紫崇门的地位也不会低。他不顾地面潮湿,忽然双膝跪地,恳请道:“求女侠相帮!”

女子紧忙将他扶起,眉目不解,“何事?”

辛老爷面露难色,朝车中暂且停止了啼哭的女娃娃看了一眼,而后慢慢道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女子边听边思量,心念斗转,料想,此次下山怕是天意既定。

第002章

法力驱动下的凝香石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比往日更为亮眼的青蓝色光芒,原本昏暗的屋子一时间便明亮如白昼,更引发着周边灵力汇聚而来,空气中弥漫着活跃的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