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绝缘百合(露玖GL)+番外 作者:i许多【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1-26 作者:i许多        海贼王        少年漫        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我仔细保存好她的尸体,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复活了那个女人。

——我觉得我很幸福,而且,我会幸福。

时境变迁,她爱的那个男人早已被斩于刀下,而此刻的露玖也应该只有我。可惜,这好日子并不长久。直到那日,报纸的头条令她哭得颤抖。

她恳求我:让她去救自己的儿子。

我没有言语,因为我不会将她置于危险的战场之中。于是,我向她保证:

“我会把他带回来,露玖。”

内容标签:海贼王 少年漫 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波特卡斯·D·露玖,亚历山德拉·赫尔加 ┃ 配角:波特卡斯·D·艾斯,哥尔·D·罗杰,雷利 ┃ 其它:海贼王,onepiece,百合

  ☆、Chapter 1

  我是在“死”后来到这里的。

  准确一点来说,我其实也并不清楚自己正处于怎样的一个状态之下。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敌人的使魔把我的脑袋砍下的那一刻。

  ——的确,我甚至还记得自己的脑袋在飞起时看到了那具残破的躯干。

  断了头,颈部的切口还可以看到颈椎;喷出的血液还染湿了我的纱裙。

  那时候,我想,这回死掉的应该是我的本体没错。以我作为人偶师的才能,无论怎样也不可能制出如此逼真的人形,哪怕是把最熟悉的自己的身体作为原件也不可能。所以,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也就此结束了。就此,在这个中庸的世界中。

  然而当意识再度清晰时,已身在这座岛屿上。

  岛的名字是巴苔里拉。随后,我又打听到了更大的区域叫做南海。

  ——这显然不在我的认知范围之内,兴许是遥远的极东或极西之地也说不定。

  可这里的人却说着西日耳曼语支的语言,在使得我可以和他们沟通的同时,也显示了这片我未知的土地离我的家乡并不远。

  这便产生了一组矛盾。我却宁愿天马行空地猜测这是世界的另一面。

  不过,这些看似重要的事情对我而言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我在岛上繁荣的集市中找到了自己研究需要用的所有材料,甚至……还发现了更多从未见过的东西。我决定在这里定居,继续着自己对“类人”的研究。

  对于我这种没什么大追求的人偶师而言,只要材料足够,身处何方都可以,也不知究竟是优势还是劣势。总之,我的决定平静得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仿佛……冥冥之中有根线在拉着我牵向她一般。

  为了生计,我也时常会做一些无害的人偶——通俗被叫做“洋娃娃”小物件——拿到集市上去买。也许它们太过精美逼真,在出手几个后竟被商人们盯上,甚至试图找我垄断技术,当然,我拒绝了他们、却在那之后受到了被雇佣海贼的威胁,我便让自己的使魔将他们杀得一干二净,整个世界顿时清净了下来。

  这件事给了我三个教训。一是这座岛屿与这个世界的人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安全可靠;二是海贼虽说非法但在这里是个常见的职业;三是……以后不要把娃娃做得那么好。

  于是,在我尽量把外卖的人偶做得粗糙的日子中,我山间的那栋工坊小屋也越来越大,以及,和当地的居民也渐渐熟络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过了那么几年。

  原谅我,我这个人实在没什么时间观念,三年也好三十年也好,差别仅仅在于数字不同。

  最终,牵引着我的红线让我遇到了另一端的她。

  ——波特卡斯D露玖。

  她挺着妊娠期的肚子,长卷的浅色秀发披在身后,在我租下的店铺中观看了许久。

  我想我大概是被她别在发上的那朵红色扶桑花所吸引。

  所以,我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走过去问道:“是在希望……得到一个女孩儿吗?”

  似是被我的话语惊到,她抬头转身看向我,随后捂住肚子别开了眼神。

  一段有些尴尬的沉默。

  我感到她似乎并不太想和陌生人聊这个话题。

  笑了一下,出于店主的礼仪,我说道:“不好意思,只是想到……我也曾有过一个女儿。”

  “那个!”在我打算转身坐回原位时,她开口叫住了我,“请问……‘曾’是指……?”

  她的神情带有初为人母的怜悯,闪烁的双眸探究着某个毫无意义的答案。

  我还是回答了她:“旧事罢了。现在她肯定比我要过得要好。”

  “是吗……”欣慰般地吐出一口气,她也轻轻地笑了出来,配上双颊的雀斑竟露出了少女的可爱,“抱歉,我刚刚只是在想……如果是男孩子的话,一定会和他爸爸一样帅气吧。”

  她在说腹中孩子的父亲吗?

  我眯了眯双眼,想到了那个家伙:“男人啊……”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忆过他了,以至于连我唯一记得的他的相貌都变得模糊不清。他是个信仰虔诚又私生活放荡的天主教骑士,然后……在征途中死了。嗯,没错,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可他却在我的腹中留下了我的女儿——这一点我是感谢他的,不然由谁来继承我会让我很苦恼。

  就在这时,店门被用力打开,几名持枪者冲了进来。

  “孕妇吗?上次的漏网之鱼!”他们举起那些火器,音量大到吵耳。

  是海军。

  我注意到她捂住肚子的手紧紧攥住了长裙的布料,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不堪。

  说到底……这些海军也算是男人的一类呀。我诡异地笑了笑,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发话,也没有乱动。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2

  我隐约记得,前一阵这座岛上确实来了一大帮海军,清查了每一个新生儿和每一位孕妇。但……他们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了。

  听说,我只是听说,一位世界级罪犯(他具体是谁都干了些什么我根本没记住)的后嗣可能存于这片大海上的某个角落,所以世界政♂府为此忙碌着。

  海军那边下发的通知是:一旦发现立即除掉。

  上次他们闹了那么久却无功而返,尔后还遭到了不少人的吐槽。任谁都不会以为他们还会卷土重来——“任谁”这两个字显然也包括正站在我店中的这位孕妇。

  只见她脸色在瞬时间变得难看,紧抓着自己那高隆腹部衣裙布料的手微微颤抖。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对冲进来的海军军官说道:“先生,我是在你们上次离开后才发现自己怀孕的……只是,嗯,可能是我个人的体质原因吧,所以显得很大。”

  “……”

  这理由还真够牵强的。不过能这么认真把它说出来的她……一定是个天然呆吧= =。

  再加上她先前的表现,我甚至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就是这群海军要找的那个人。

  更令我惊讶的是,这群海军竟然还信了。

  ——我说,这个世界要不要这么坑爹?

  好在他们的智商还留有那么一丁点儿在脑子的最里面,在尽数要走出我的店铺前一刻反应过来,又冲着围上来大叫道:“骗人的吧!跟我们走一趟!”

  她后退了半步,皱着眉没有言语。

  为什么没有向我求救呢?在这个时刻,我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个不找边际的问题。明明我就站在她身边的不远处,一般人都会向第三方求救的吧?

  但我还是向为首的军官走了过去,手中拿上了一只小巧的人偶。

  帮助她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我可以理解的母亲保护自己胎盘的本能、还是单单因为她这个人?

  很多年后我再度回想是,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后者吧。

  我一边说着“既然来了不买一个纪念品走吗”一边将手中的人偶举到了他的眼前。他似乎是想吼我一句什么,但是张开了嘴却没有吐出一个字,几秒钟后,便主动带着其他人离开了这里。

  冲着他们的背影啧了一声,我腹诽道想和我斗的你们真是太年轻了。

  “咦?你是怎么做到的?不对……那个,我应该先说的是,谢谢您。”她挺着大肚子想要鞠躬,被我推着肩膀站直了身子。

  我指着人偶那用黑玉做的双眼回答她:“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催眠暗示罢了,你不用在意。”

  “不过,真的没问题吗?对方可是海军……”

  “不是说了不用在意了么,”我打断她,伸手摘下了她发间的红色扶桑花,转身将它装饰到了一旁的一具真人等身人偶的头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它的花语是‘永保清新’。虽然只是个浪漫的说辞,但稍加处理真的会有那种效果也说不定。”

  专攻魔药学的人一定能够做到,但对于只擅长人偶制作的我来说,能否做到只能看运气了。

  “您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她拢了拢被我弄乱的脸侧的头发,笑道,“我的名字是露玖,波特卡斯?D?露玖,你呢?”

  这应该是想要做朋友的前奏。

  “按照你们的习俗姓氏应该放到前面吧,但是中间的要如何改顺序我就不清楚了。我的全名是亚历山德拉?西里西亚?路加?阿芙洛?尼奥比乌斯?拉?赫尔加,绰号‘尼德兰布偶’。”

  “什、什么?”

  “简单来说,我叫亚历山德拉?赫尔加。”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3

  我和露玖算是认识了。

  人与人的联系至多能停留在什么程度呢?这个社会学课题一定很有研究的价值,可惜我没那份闲情。

  之后的一个月过得很平静。

  住在山间个人工坊中的我,每周会到市中开上一两天的人偶店,然后把接下来几天要用的材料和要吃的食物买回去。当然,还会绕道去看望露玖。

  她依旧时而心事重重时而露出少女般的微笑,拉着我的手称赞那么漂亮的娃娃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只是笑笑,从未正面回答过她这个问题。

  她的家人似乎不太喜欢我,不,或许他们只是不喜欢露玖在外面结识的新朋友。而我,也从未在她家中见过她孩子的父亲。

  我送给了她两个人偶,大约和真人是1:8的比例,分别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样子。并真诚地跟她说:“我希望是女儿。”

  她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反问道:“赫尔加喜欢女孩儿吗?”

  其实并不是有多喜欢,而是我只有带女儿的经验。她一个人在日后肯定需要别人的帮忙,我乐意出力。

  但我还是对她点了头,说:“露玖,我会给你的女儿做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玩偶。”

  沉默了几秒,我注意到她笑得有些勉强。

  “呐,赫尔加,”她的双手抚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对我说,“你看,这个孩子也有受到祝福哦……”

  她的生命在流逝。

  不知为何,我仿佛看到露玖浅色的头发竟开始变得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