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骄之孤星+番外 作者:饮酒醉余生【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5-15 作者:饮酒醉余生        边缘恋歌        重生        甜文       

文案:

伴你而生,因你而亡。这次,我就不再靠近你啦。_(:з)∠)_原著党的小天使可以只看丹青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怜星、邀月 ┃ 配角: ┃ 其它:

  ☆、惊起

  是夜,红烛残尽。

  湖蓝帐幔中但见一人惊起,惶惶不可终,冷汗淋漓。

  怜星自梦中挣扎而起,她做了一个噩梦,梦到邀月,竟亲手杀了她。她捂住额头,无助的低声抽泣,那梦,实在太过真实。痛苦,悲伤,无奈,愤恨,此刻都充斥着她的内心。那是她一生的主君啊,视若神明,高高在上从不曾忤逆过的姐姐,竟会为了二十年来的仇恨,执念成魔,最后亲手杀了她唯一的妹妹。

  怜星又抽泣了一阵,这才惊异于身处之境。

  这是哪里?为什么,一景一物都如此熟悉...

  正当怜星惊讶疑惑之时,有人轻扣门扉,低声唤道:“二少宫主?”怜星大惊,这声音,不正是荷露,自幼服侍在侧,后来抱养回了无缺才派去照顾无缺。

  “不必进来,不过做了个噩梦,下去吧。”话一出口,她便觉得不对,可她此刻实在太过疑惑,并未能察觉到。怜星却还是蹙眉轻声道。稚嫩童音带着不该被轻易发现的失落彷徨。

  “是,二少宫主早些歇息吧,若是有何吩咐,唤婢子一声便是。”荷露带着一如记忆中的冷漠娇俏说道。

  怜星听着脚步声渐渐离去,她的心也慢慢的沉下去,现下她可以好好地思量思量如今的情况了。实在太过奇怪了不是么?她不该已经死去了么,为什么还会醒来,为何醒来,又会在年少的寢殿,又为何,荷露唤她,还是多年前的称呼...

  这一切,都实在令她太过不解,仔细打量四周,幛幔是她多年所钟爱的湖蓝,坠着浅色流苏。朝东临窗的是她儿时的紫檀书案,放着几本书。今晚星疏月朗,月色皎洁透过窗流曳一地,使她看清这一切。

  她转头,另一边是她的清黄花梨镜台,她自精心打磨的铜镜中清晰的看见了自己....

  呵,难怪,难怪一切都是多年前的模样,难怪荷露唤她年少时的称呼,原来自己,还是孩子模样,所以,她这是回到了过去吗?

  但这一切实在太过离奇,而那梦中的一切,真的就是个梦吗,明明,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亲手杀了她阿...梦中一世,落得如此结局,想到邀月,心中涌出无限心酸痛楚,对于邀月,她的情感实在复杂至极。

  纠缠了一世,还是不够吗。可她实在是太累了,梦也好,怪力乱神之事也罢,她只能静观其变,她从来就无法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

  

  ☆、再见

  到底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最后竟望了一夜的月光。

  望着月光,渐渐到了三更,怜星却依然难以成眠,只要一闭上眼,她便能看到邀月,冷漠的邀月,高傲的邀月,愤怒的邀月,到最后...疯狂的,杀掉了她的邀月。可是比起这些,她能想到的更多的是,那个如冰一般的姐姐,不悲不喜,永远漠然的邀月,仿佛这世间再没有值得她动容的东西。怜星觉得十分可笑,哪怕到了这个地步,她却依然在想的是,邀月会寂寞吗,如同万年不曾融化的坚冰一样的她,还是恋上江枫的她,二十年执念成魔的她,这些年,真的不寂寞吗?纵有自己陪着,可说到底,邀月不在乎吧,自己亦不是那个能让她动容的人,否则自己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怜星想到这里,就真的笑出声来,那笑声苦涩异常,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懂。

  渐渐的,月光退去,夜将尽,天将明,怜星此刻却不愿天明了,只因她不愿看到,未知的前路明天,不若一缕似绸月华,叫她来得安心。她觉得她像一只幽魂,天将破晓,可她却茫茫无处归。

  已到卯时,有婢女迈着整齐的步伐轻悄的推门而入,怜星阖上双眼,只静待她们唤自己起床。不消片刻,果然有一人走到床前,柔声唤道:“二少宫主,醒醒,已到卯时啦,该起来做早课了。”

  怜星装作懵懂初醒的样子,任由她们服侍自己穿衣洗漱。

  待到洗漱完毕,睁眼一看,才知这是谁。

  茯苓见怜星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一双眼略微红肿,眉眼却比昨日添了几分清愁,见着小小人儿不知怎地竟作一副沧桑之态,心里有些心疼又觉着好笑,于是轻笑道:“二少宫主怎地这样看着奴婢,天可怜见,可是真心生了大少宫主的气,瞧这眼睛红的,不知哭了多少场呢。”

  怜星低声微弱地唤道:“茯苓......竟真的是你......”怜星不敢相信,眼睛依然不住的望着她,一眨也不肯眨。

  茯苓见势不好,只听得唤她的一句,怜星后面的声音实在太轻,未曾听清,又见得这小冤家红了眼眶,望着她的眼神实在叫人心肝欲碎。只得叹道:“二少宫主怎么啦,还在生气么,可是你先毁去了大少宫主的功课呀,还气大少宫主这几日都不理你么,只要你肯好好跟她说话,大少宫主不会不理你的,何必自己置气如此呢?”

  怜星这回听清了茯苓说的什么,可她旁的什么都不愿想了,她只知道,茯苓还在。她平生所得温暖不多,自她去了,这一生都再无人似她真心在乎自己过。

  心间雷霆汹涌,最后也只是轻声道:“你在......真好.......”

  茯苓听得这小冤家说的什么,轻笑道:“婢子不在这儿能在哪儿呢,二少宫主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了,该去练功了。”

  怜星也本不欲再多言,起身先行了出去,照着记忆里的练功的方向而去。路上半阖着眼睛仿佛漫不经心,心中却思索到,既然茯苓都还在,那她这一世,是不是能够改变些什么......

  绣玉谷一年四季如春,莫说盛夏,哪怕是数九凛冬,一片花海依然盛放如初,烂漫如星。怜星练功的地方,正在这花海之中。

  花海深处,筑有一高台,平时打坐练功,皆可在此,且风景实在悦目,此间种种,不必细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