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骑士 作者:咕咕的小宠【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5-15 作者:咕咕的小宠        公主        骑士        作者        咕咕        小宠       

文案

闲来无事码字,萌强攻弱受,其他的待定……

简单来说这就是公主与侍女之间的爱情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菲奥娜,伊洛蒂

第1章 Chapter1

  阿德莱德王城是塞西莉亚王国的首都,它坐落在王国最北的位置,那一带群山环绕,地势险峻,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虽然与邻国克洛蒂亚比起来,塞西莉亚王国的面积只有它的二分之一,但整个国家政治清廉,民风淳朴,自上而下都非常团结,因此国家实力也不容小觑。

  伊洛蒂就在这座王城之中长大,她是王城中众多的侍女之一,这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伊洛蒂不是普通的侍女,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她是公主菲奥娜唯一的贴身侍女,还有一个就是她与众不同的美貌。

  伊洛蒂有着一头微卷的金棕色长发,以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皮肤也并没有白得耀眼,整个轮廓看上去显得很柔和,与周围金发蓝眼雪白皮肤且长相硬朗的人截然不同。虽然她并不算矮,但由于骨架纤细,与周围人比起来可就显得娇小多了。

  整个王城之中,没有人不知道伊洛蒂的美名。当然,嫉妒她的人也不少。奥斯顿亲王的女儿奥德莉就是之一。奥德莉的父亲是国王的亲哥哥,她的出身比伊洛蒂高贵,容貌也很出色,但是她喜欢的人却偏偏对伊洛蒂青睐有加,这让她很嫉妒。可以说身份尊贵的她是整个王城之中最嫉妒伊洛蒂的人,并且她常常利用她的地位来向她示威。不过好在伊洛蒂身后有菲奥娜公主,因此她虽然时常捉弄伊洛蒂,却不敢太过分。但这也让她的嫉妒心与日俱增。

  奥德莉经常给伊洛蒂难堪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她是菲奥娜的侍女。

  菲奥娜是国家唯一的公主,也是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她的哥哥,伯特,也就是奥德莉的心上人,是个- xing -格温和,品德优秀,备受瞩目的王子。这样尊贵的人偏偏对一个小小的侍女另眼相看,让奥德莉一想到就气得咬牙切齿。而菲奥娜平时也和她格格不入,她看不惯菲奥娜的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但是菲奥娜在民众中的呼声也很高。奥德莉嫉妒菲奥娜,又不敢对她怎么样,因此常常把怒气一并发泄到了柔弱的伊洛蒂身上。

  伊洛蒂正在山坡上采着花,这个山坡上长着许多的野玫瑰,她很喜欢这里。菲奥娜公主带兵出征已经一个月了,今天她终于要回来了。伊洛蒂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一大早就从城堡里出来,打算摘一捧新鲜的玫瑰献给凯旋归来的公主。

  她正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挑选着含苞待放的玫瑰,这样她就能把它们插在公主卧室的花瓶里,用水养着,让它们在公主回来之后才盛开。伊洛蒂聚精会神地挑选着玫瑰,殊不知在她身后的不远处,有两个人正用十分挑剔的目光打量她。

  奥德莉的侍女芭芭拉用刻薄的口吻对奥德莉说着:“这个乡下来的姑娘,也只会做一些不合礼仪的事。要知道王宫的花园里开着的玫瑰比这里高贵了一百倍不止,她居然会选择摘些不入流的野花献给公主殿下。”

  奥德莉高高抬着的下巴朝着芭芭拉转了个方向:“你又知道什么?”芭芭拉有些畏惧地低下头去:“不,小姐。公主的- xing -子那么野,她就适合这些野花。王宫花园里高贵的花,只有您才配得上。”奥德莉这才满意地把头转回去:“我要成为这个国家最高贵的女人,把菲奥娜狠狠踩在脚下。”芭芭拉恭维地说道:“您一定会如愿以偿地嫁给伯特王子的。”

  奥德莉看着置身玫瑰花海中,正捧着鲜艳的红玫瑰轻嗅的伊洛蒂,向她忠实的侍女使了个眼色,芭芭拉立刻欠身下去不见了。

  奥德莉看着那张如同带着露珠的玫瑰花一样娇艳欲滴的面孔,眼神里透露出深深的嫉妒。

  作者有话要说:

  名字啥的都是百度搜索看见顺眼的就采用了……

第2章 Chapter2

  菲奥娜远远地就看见了那个让她魂萦梦绕了一个月的身影。金棕色的长发富有光泽,佩戴着她赠与的缎带发卡。菲奥娜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笑意,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将这个人拥入怀中,她就觉得兴奋。

  伊洛蒂并不知道她日夜思念的公主已经回来了,还在继续寻找着更美的玫瑰。突然她的手被玫瑰枝上尖利的刺划伤了,流出了鲜血。伊洛蒂皱起了眉头,想用手帕把手指包起来,就在这时,有两条凶恶的狼狗窜了出来,狂吠着朝她迎面扑来。

  “啊!”

  伊洛蒂大惊失色,她把手中的花尽数向狼狗扔了过去。柔软的花枝打在狼狗的皮毛上,对它们一点攻击- xing -也没有,眼看着狼狗就要扑过来了,伊洛蒂只好双手掩面,绝望地等待着它扑上来撕咬自己。

  然而随着一声马啼,一个人迅速地挡在了她的面前,随后一件披风将她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伊洛蒂惊讶地睁开眼睛,看到菲奥娜公主吃痛的表情——狼狗咬在了她的肩膀上!

  “公主殿下!”

  伊洛蒂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嘴唇,她想要伸出手去,却被菲奥娜制止了。“别动,洛蒂。”

  菲奥娜从腰间拔出了长剑,瞄准狼狗的肚子用力地刺进去,狼狗哀叫着躺倒在地。接着她迅速把剑□□,又朝向她扑来的另一条狼狗刺过去,正刺在它的胸前,一剑毙命。做完这一切,菲奥娜才把剑□□了泥土,单腿跪地,不住地抽气。

  伊洛蒂连忙去查看公主的伤势,发现她左边的肩膀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染透了她的白衣。伊洛蒂的眼泪如同泉涌一般:“公主殿下!”

  跟随公主的侍卫靠近过来,菲奥娜伸出手放在伊洛蒂的脸上擦拭她的眼泪:“我没事,洛蒂。”“胡说,您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流了这么多的血。”伊洛蒂哭得楚楚可怜,让菲奥娜更加心生怜惜:“我只是无法看见你受伤,那会让我更痛。”伊洛蒂握着公主的手:“公主殿下……您,您为什么……”菲奥娜摇摇头,“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觉得头好昏……”说罢就晕了过去。伊洛蒂连忙和侍卫一起将公主扶到马背上,快马加鞭地赶回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