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华+番外 作者:付笑百【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5-15 作者:付笑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阴差阳错        东方玄幻       

文案:

凰兮凰兮,归去来兮。

年少时相遇相知,到之后将她忘却。记恨她用明珠为殿将自己关在笼中,其后才发现一切是为了保护自己,在一场将来的风雨面前。

簧山的幻境,蛮屠的秘密,中原之国的人心,同她相伴屡次共同冒险勇闯险境。当前尘往事逐步被揭开,面临在彼此身边的,是更为凶险的难关。

故事从西境展开,一步步,伸向中原核心,与她步步为营,助她从王称帝,一统整座大陆,这片土地上,终究没有什么能再将她们阻拦。

简而言之这是一部霸道女王和傲娇公主的宫斗剧和历险记。

公主说,我人就算最后跟了你,心还不一定向着你。于是女王多了黑化属- xing -。

1v1

女帝Tx公主P

深爱与猜疑共存,到最后她们终究携手,她是赐福苍生的凰鸟,她终究助她走上这片大陆的至高帝位。

万世江山,百年相伴。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 yin -差阳错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银泷、明树 ┃ 配角:冰绡、司耀、星轮 ┃ 其它:

第1章 明

  夜明城。

  繁星当空,银耀辉映。放目而望,万家灯火,光芒万丈,纵使在夜中,也如白天一般通透,配上头顶盘踞的银河,另有一番辉煌。这座城的主人,也是这方国土的统领。以夜明为据,向西延伸的数百万里,莫非王土。

  在夜明城的中部,宫室巍峨,明珠筑殿,十里未央,囚禁着一片凰羽。

  “殿下,夜深了。”思桃自我后方轻声唤来,她年龄不大,为人却是十分温顺体贴,那人看中她这点,将她分配来我身旁。

  “无妨,再等一会,她快来了。”我回身略微轻笑,思桃向来明白懂事,知晓若不在此好好侯着,那人回来生了怒火,会是怎样的后果,自此不再多言,恭谨低着头不再说话。

  我亦不再开口,被囚在这殿中已是两千多个日夜,我早将那人的喜好摸得通透,亦对此觉得厌恶嫌乏。她倒不在意这些,凤凰盘羽,驻留夜明对她而言已是足够,她不会伤害我,却是以折磨我身边的人为乐。好似我越不顺心,她越发开心。但又偏偏要给我最细致的招待安排,不落一点口舌。

  思绪间,前殿忽然传来一阵动静声,不肖半刻,便是宫婢启声呼应。

  “恭迎王。”

  王,呵。

  不远处,那人正背向星河,俯受万人恭迎而来。她一身银甲,素辉流冷,眉如墨眼似夜,黑发高束无多缀饰,星辉下迎风招展。她身姿挺拔修长,唇畔时常带笑,然而这笑给人的,只有压迫和由心而生的冷意。

  与她的臣民不同,我微低首以应,算作相迎。

  她眸中光色闪亮,笑的爽朗,快步到我面前来。下一刻我便已然置于她的怀抱之中。

  “何须在这久候,夜都这般重了。”她的声音从发顶传来,她声音素来低且清冷,即使是说着这般温柔言语,我却能从她的语气中感受到,她已被取悦。

  我且笑,不应声。她的怀抱并未让人感觉到温暖,一身银质的盔甲贴着身体,透过丝薄的衣料,冷意直通骨髓。

  “请王先入内宫更衣,再与殿下叙旧不迟。”思桃适时的从后方出声,银泷闻言便轻手将我放开,在宫婢的围拥中往内宫去了。

  我面上依旧挂着浅而不真的笑意,随着人群往前去。

  思桃心思灵活多巧,总能适当迎合,我不爱同银泷讲话,即便是她主动同我讲话,我也只是惫懒应声,很多时候,我们之间便是靠思桃转话,她是个伶俐丫头,懂得察颜观色,我面上情绪极少,她也能将我要说的话猜的八九不离十,转给银泷,我也借此懒得开口。银泷默许了这种交流方式,倒是对思桃放的宽容,纵使有时候她的话有了冒犯之嫌,银泷也全当是我的意思,鲜少怪罪这个小小宫婢。

  银泷在宫婢的围簇下去了内宫更衣,我便在前殿候着。

  她久战归来,自然是要拉上我说上一通的,这人强势又蛮横,纵使我不爱听,也需得听她念上个大半夜。否则她便要动怒,倒是不会伤及与我,只是我周遭的那群宫婢由此哭嚎声太过凄惨,不想再听第二回 ,便只是这小半夜,忍一忍就过去了。

  “明儿。”银泷的唤声从不远处传来,她现下一身玄色暗袍,身姿颈朗挺拔,丝锦的衣料勾勒出几分曲线,墨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有几缕散搭在领口,锁骨若隐若现。她肤白如玉,眉眼似皓月,清冷又深沉。单这般看,着实迷人。

  我亦且笑不答,起身微微屈身示意相应。照往常惯例,她会拉上我自顾自的讲上许久,讲她的疆场见闻,或许她对天下的期许,又或是她手下臣子的各自居心。无论巨细紧要,全说给我,哪怕前朝秘辛。

  “你大概不能明了,我有多么信任你。”银泷曾这般对我说过。

  是了,信任。言及此我亦忍不住面上讥嘲,我被囚禁两千多个日夜,寸步不能步出垂明宫,在凡界亦是举目不识亲朋。这样的人,失了自由,没有外援,自可放心。

  “这次出征,我已拿下西地蛮屠边境向内五十里,不日便可一统西境。”银泷上前来轻执起我手,这样说着二人一同落了座。

  “恭喜。”轻声利落二字,丝毫不带感情。

  银泷倒是不在乎这样的敷衍,犹自兴奋说着,她眸光明亮,说到兴起时面上笑容也无限放大,那样子,像极一个前来邀功的单纯孩子。

  可我亦知这副极具欺骗- xing -的美丽皮相之下,并无一颗单纯赤子之心。

  她心机深邃,手段残忍,喜怒无常。

  从我来到垂明宫,亲眼所见到因她情绪发作而惨死的宫婢已是数不胜数。

  她喜皓白清辉,垂明宫外便砌满明珠,即使在夜间,其光辉明亮亦如白昼,照耀整座夜明城。

  这般奢华,曾引来她手下臣民不满,银泷便将为首数十人捉拿,缚于国境西部高温荒漠之上,受炙烤风干而死,每每运回来一具干尸,银泷便会取来一颗明珠,装饰于王座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