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山下那对人 作者:不开心的老鼠【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5-15 作者:不开心的老鼠        那座        山下        对人        作者        开心        老鼠       

文案:

郭青青:萍儿,你真好看!......萍儿,你做的饭真好吃!......萍儿,你......

郑萍:撩而不娶,渣。

郭青青:萍儿,我...我想亲你.......

郑萍转身偎进郭青青怀里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怎么才说出来啊,我早想亲你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青青,郑萍 ┃ 配角:其他人 ┃ 其它:gl

第1章 青梅

  “萍儿,接着!”

  声音清亮悦耳,郑萍不看也知道又是郭青青。

  郑萍抬起头来就看见有东西朝自己抛过来,赶紧抬手接住,这个动作已经做了无数遍,小包袱准确的到达郑萍手中。

  打开一看,是一包枣子!红亮亮的枣子,一颗颗都很大。

  郭青青跟好几个小伙子结伴站在郑萍家的门口,那几个小伙子探头探脑的,正透过大门往里看。

  自然是看郑萍的。

  郑萍在郭家岭算是长的好看的姑娘,白白净净的,看着就让人舒服。

  可是,好看是好看的,可是却这郭家岭和附近的村,知根知底的人家是不愿意让自己家儿子娶这样的姑娘的。

  孤儿寡母,生活本就艰难,穷不说,现在谁家娶了郑萍,那负累可就太大了。

  看郑萍接住了小包袱,郭青青笑的露出一口白牙,然后就转身扯着那几个人走开了。

  郭青青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却是个细心的人,若是没有跟那几个人一起,郭青青肯定会进了院子跟郑萍说会儿话,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儿要帮着干干才离开。

  郑萍一直觉得郭青青笑起来特别好看,不扭捏也不粗俗,郑萍收下了小包袱,露出一个笑容也转身回屋了。

  闷热,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药味,郑萍早已习惯了,并不觉得怎样。

  “娘,郭青青送来了枣子,我去洗洗。”

  “好...好...青青是个好孩子,去吧。”

  “嗯,娘您好好躺着,我这就去。”

  郑萍洗好了枣子,仔细的去了核儿,给床上的人喂到了嘴里。

  “好吃吗?”

  “好吃,可甜了,萍儿也吃。”

  “嗯。”

  母女二人吃了几个枣子,小屋里流淌着温馨。

  可是这温馨并没有坚持再长一点儿的世界,床上的人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娘,您怎么样啊,啊?要喝点儿水吗?”

  郑萍脸上着急,但动作却是很熟练迅速的帮床上的人抚着胸口,然后等平复下来些赶紧去倒了杯水来。

  喝了水,床上的人咳嗽渐渐的弱了。

  “我,我是个拖累....害的你....”

  “娘,您说什么呢,萍儿的命是您给的,这辈子要好好孝顺娘,其他的,萍儿也不在乎。”

  “唉....”

  床上的人闻言叹了一口气,转了个身闭上了眼。

  郑萍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转身去院子里洗衣服去了,眼里也是一片黯然。

  卧病在床的女人是郑春花,郑萍的娘。

  十五年前,郑春花的男人去山里打猎的时候摔死了,郑春花的天塌了。

  郑春花是原是离郭家岭不太远的郑家村的人,家里穷,又是个女娃,别人眼里的赔钱货,在郭家岭的孤儿郭喜生上门提亲的时候,出了三两银子的彩礼就娶走了郑春花。

  郭喜生也不富,但是好在有一把好力气,家里有了- cao -持的女人,日子渐渐的过的有滋有味了起来。

  郭喜生有力气,也愿意出力气,勤快不说,对郑春花也很实在,重活儿是不让郑春花干的。

  郑春花打心眼里觉得幸福,只是身体不好,到十九岁的时候才怀了身子,生出来的是个大胖小子,郭喜生和郑春花两人心里乐开了花。

  郭喜生更加卖力的为这个小家进进出出,日子过的踏实。可是老天爷没有让这对儿苦命的夫妻高兴太长时间。

  那孩子还不到周岁就因为一场病夭折了。

  郑春花哭的昏天暗地,郭喜生这个孤身一人过了十几年的汉子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短短几天就生了白发。

  郑春花心疼孩子,也心疼自己的男人,在心里发誓要为男人再生孩子,不止一个孩子,自己的男人想要几个就生几个。

  可是到底是没有,郑春花后来一个也没生。

  因为郑春花还没来得及再怀一个,郭喜生也没了。

  郑春花办了男人的后事,自己在屋里一夜没合眼。郑春花对郭喜生有感情,现在什么都没了,回娘家免不了被再嫁,郑春花是不愿的。

  郭喜生死了,可是郑春花要为他守着自己的身子。第二天一早,郑春花起身去了经常洗衣服的地方打算沿着那条河往下走,那里的景色很不错,郑春花知道那下面有一条瀑布,很深,刚成亲的时候,郭喜生悄悄的带郑春花去那里散过心。

  跳下去也不必担心脏了村里的水,不如清清白白的去了好。

  然后郑春花就在那路上看到了被扔在路边的郑萍。

  郭家岭的人也都知道郑萍是被捡来的孩子。

  郑春花捡到了郑萍,那颗死了的心不知怎么的又动摇了。

  犹豫了一阵子,郑春花抱起那个乖乖的孩子走向了村长家。

  “这孩子被你捡到也算是跟你有缘分,便随了你的姓吧,断梗浮萍,也是可怜,便取个萍字吧。”

  就这样,郑萍有了名字,郑春花收留了这个孩子,又有了一点儿理由活下来。

  村长是个有德的,这些年对郑春花和郑萍母女两颇为照顾,村子里的人也并不去欺负这家的孤儿寡母,郑萍慢慢的长大,能跟着郑春花一起下田了,一个人再累,看一看田埂上玩耍的郑萍,郑春花捶捶背坚持了一天又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