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撩火自焚 作者:封梓【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5-16 作者:封梓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快穿       

  文案

  林夏总结了自己的一生:人善,命短,桃花多。

  命短不是问题,多走几个世界,就当免费旅行。

  可这桃花泛滥,显得她多人渣似的。

  桃花A深情:林林,可否与我白头?

  桃花B高冷:小奴隶,我允许我的床边睡你。

  所幸,桃花千姿百态,其实只是同一朵。

  阅读指南:1.随- xing -开朗受vs病态精分攻,快穿攻略文,主受,攻一直是同一个人

  2.第一个世界略复杂,但绝不脱离无脑恋爱文,其他世界都明媚而荡漾~

  3.我们的口号是:为了世界和平献出节- cao -!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夏,白秦 ┃ 配角: ┃ 其它:蛇精病

第1章

  林夏感觉有些头痛,闷闷的钝痛感挑衅着她的脑部神经,她恍惚觉得自己在烈日下暴晒了数天,干渴,还有挥之不去的灼烧感。

  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花香,也许是兰花,她漫无边际地猜测着,但很快又被身体的不适感拉回了现实。

  “水……”

  她艰难地诉说着自己的需求,从嗓子里挤出的干哑无比。

  有温润的东西落在她的脸庞,下一秒,她感觉到自己被人轻柔地托起了后脑,又体贴地等到她适应后,将水杯抵在她的唇边。

  她渴极了,从没有像此刻这般渴求过,也因此她所有的防范意识被本能所支配。她没有犹豫地接受了陌生人的救助。

  她大口地吞咽着水,原本脱力的手也抬了起来,紧紧抱着水杯。

  这显得有些粗暴的举动差点打翻了杯子,尽管挽救及时,依然有水流顺着她的下巴流入了她的脖颈。

  一只手伸过来,替她擦去了她嘴角的水渍。

  她一顿,艰难地掀开眼皮。

  四周很黑,却不像是夜晚,而是被厚厚的窗帘挡住了光线。只有一缕光闯进了屋子,刚好汇于一条线,落在了一个人身上。林夏在那道光线里看到了一只栖息在脖颈处的黑色蝴蝶。

  那是一只美丽到妖异的蝴蝶,折了一只翅膀,呈现出濒临死态的怪异美感,仿佛甘愿自断双翅沉沦于黑暗。

  她承认她被它吸引了。

  她睁大了眼想要看得更清,然而下一秒,那人连带着蝴蝶一起隐匿进了黑暗里。

  她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失落。

  “我昏倒了吗?”她努力忽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哑着嗓子问。

  “不,你喝醉了。”黑暗中响起了女人的声音,就像小提琴一样动听,语速有点慢,带着怪异的诱惑感。

  “是吗?”

  “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事先考虑到你的酒量。”女人顿了顿,又接着建议道,“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林夏却没有依言睡下,她就像每一个醉鬼一样,精力旺盛又无理取闹。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

  适应了黑暗后,她能模糊看清一点东西了。她看到了黑暗里的人影轮廓。

  “你到我身边来好吗?”她朝着那道影子说道,从她现在的表现来看,她口齿清晰逻辑正常,仿佛已经从醉酒的状态中走出来了。

  然而,只是好像。

  当黑暗里的女人应声走到她身边时,她蓦地一把搂住了对方,并把后者扑倒在床上,像只小狗一样压着对方嗅来嗅去。

  她固执地去扒对方的脖子,想要去看清那只文在脖颈处的怪异蝴蝶文身。

  然而还是太黑了,她什么也没看到。

  黑暗中,那个女人纵容着她胡闹,不呵斥也不推拒。

  林夏是像抱住了一只心仪的玩偶熊,一阵乱摸乱蹭,等玩够了也累了,她瘫软成一团,嘴里还咯咯咯地笑,像只聒噪的小母鸡。

  “我累了。”她皱着眉自言自语,然后一翻身睡到旁边,这个时候她倒乖巧起来,直挺挺地摆着睡觉的姿势。

  “帮我盖被子。”她完全不知道客气这俩字怎么写了,要求道。

  薄被轻轻落在她身上。

  她满意地呼了一口气,乖巧地道了句:“谢谢你。”

  这时女人终于再次开口了:“不客气,你再睡会儿,我先出去了。”

  林夏适时精准地拉住对方的一只手,可怜兮兮地朝着对方道:“你不给我个晚安吻吗?”

  ……

  林夏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这时她已经完全忘记了昨晚的行为,也亏得她忘记了,不然她该窘迫得掘地三尺躲进去了。

  房间里没有人,床边放置着一套衣物,是她的尺寸,林夏一边为自己大意懊恼不已,一边麻利地穿上。她身处的房间很大,地上铺着昂贵的地毯,她赤裸着脚走到窗边,“唰”地一声拉开窗帘——

  目光所及之处犹如绿色的海洋,偌大的庭院错落有致地种植着四季灌木,它们被修剪成了各种海洋生物。由此可见,著名园林设计杂志《乌瑟园林》曾称赞这座园林为“陆上的海洋乐园”也是有原因的。

  林夏不敢贪念美景,匆忙离开了房间。

  幽静的长廊空荡荡的,走廊一侧挂着数幅蝴蝶油画,皆出自名家之手。林夏被挂画吸引,不自觉地慢下了脚步。

  “睡得好吗?”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语速有点慢,就像某种名贵乐器发出来的。

  林夏一惊,回头间看到一名美得有些令人心惊的女人。

  白秦。

  脑海里闪现过这个名字,随后她的视线微微下移,落在对方细白脖颈处的黑色蝴蝶上。

  黑色的单翅蝴蝶栖落在白瓷一样透明的皮肤上,格外引人注目。

  她不敢多看,匆忙转移开视线。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白秦小姐,不好意思,我竟然醉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