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GL)恶魔领主红皮书 作者:崇致(上)【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5-16 作者:崇致        奇幻魔幻        虐恋情深        恋爱合约        西幻       

文案:

在主都的法律里,罪人必须服役来偿还罪孽。她身犯重罪,绝无可能再获自由之身。但是服役期间她却被带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

“你是我所豢养的狗。”

那个女人是传说中的人物。

……本来应该早已消失的她,却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说出了这样的话。以作为宠物来服役——这样的生活展开了。

但是,

被真的当作犬类在饲养的同时,路不得不怀疑起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

——呃,旅行用犬?

又或者……携带式抱枕?

关于此文:

①这是一篇由于相差了五年从而文风变得奇妙的文。

②本文含有:99%的恶魔、0.02%的巧克力玛奇朵、0.12%的异- xing -恋、0.05%的旧情、0.01%的死人(本品包括僵尸)、0.53%的幼女、0.03%的黑皮、E%的罩杯,以及一点点的霓。

③看起来大概是固定隔一天的晚上20点更新了呢。

④不是传统西幻,不是霸道总裁娇妻,也不是干柴烈火啪啪啪,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虐恋,更没有常规展开

⑤本品并不是如何正确饲养路的教学。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虐恋情深 恋爱合约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霓 ┃ 配角:季 ┃ 其它:恶魔,奇幻

第1章 ch.1恶魔

  在她轻轻地将头发拨到脑后的时候,门发出咔一声,缓缓打开,于是从里漏出暖黄色的灯光。路稍有疑惑地注视着毫不符合设想的灯光,以及灯光所带来的温馨气氛。

  但事已至此,担心这种事情是无用的。

  路这么想着……然后伸出手将门完全拉开,随即步入光源之中。

  背景传来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她的脚确实地踩在了地板上,感觉却是地毯。一定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进门的时候放着的那种带花纹的地毯,很有居家的风格。

  路的心头有一分说不清的凝重感。她不知为何对这偏差的气氛本能的感到不适应。大概是因为她是被购买的东西。无用的,罪犯。罪犯是可以被随意处置的,特别是她这样的。

  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身份,也不配再受到什么正当的待遇。她非常确认这点。非常。

  犹豫再三,她还是光脚踩上了地板,张望着周围——这是书房。四周用巨大的红木书柜铺满了墙壁,遍布书籍和仪器。看不见桌子和凳子,只有顶上和脚边的灯熠熠发光。格格不入啊,她想。

  随后那个女人就好像完全不在乎这理应是一次会面一样,也可能是她完全不在乎任何别的事情……总之,她突然从书柜的某一头走出来。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霓。

  ————

  霓走路的时候风格非常独特。仿佛从来不注视别的东西也不会正视道路,只是专心地注视远方,以能感受得到军人风姿的步伐大步流星的向前。总而言之,看起来确实不会让人觉得好接触。

  不过,不仅仅是她这种独有的姿态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本身就是一个传闻丰厚,名声恶劣的女人。

  对于所有人来说,这名字其实更应该存在于历史典籍之中——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了。久到像路这样的人生都可以过上几十代的时间。但是古怪的是,路注视了她足足有三秒之后,这个传说之人——霓仿佛完全没注视到她,自顾自地潜入的书柜之间的- yin -影中了。

  一时间路沉浸在了震惊之中。

  路在静默了几分钟之后,不由得转过头去观察对方的收藏。常言说看一个人看的什么书,就能看出这是个什么人。但看了许久排放的整整齐齐,恨不得按照颜色摆放的书之后,路只能得出这人兴许是个高智商犯罪者的结论。

  她再回过头去。毫无声息的,对方怀抱着肩站立于她面前,仿佛教官站在新兵面前,面上只有一丝气定神闲的微笑。路朝她点了点头,说不出话。

  她很久都没有说话了,有点不知道如何说话。

  对方皱起在过长的刘海下看不清的眉头,打量她一番后,有些指代不明的说:“你这个表情真他妈像她。”

  但是路猜她说的是姐姐。那个毫无表情,永远冰冷的姐姐。她不知作何反应,只是闭了闭眼,权作听见。霓倒是好像很开心那样笑了起来,笑得脸像被剪子剪开一样诡异,十分恶劣。

  真是配合的笑容,路想。

  然后霓转身就走,一句话也不说。路紧跟其后,穿过书柜,来到一片稍显亮堂的地方。大概是霓平常看书之类的地方,虽然有书桌,但从散落的书籍所摆放的位置来看,她大概是习惯坐在地毯上靠着垫子看书的那一类。

  稍微有些反差,因此路不禁多看了一眼。

  霓的身高很高。不是属于高挑,而是有些健壮的身材,大约有185,对于她的身高来说几乎是天差地别。即使在家里也不知为何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西裤类似的裤子,显出非常适合的好看曲线。相比而言,路只能到她的腰间以上一点点,显得十分娇小。

  路抬起头来,发现对方正用若有所思的神情注视她。她不得不费劲的抬起脑袋,以稍有疑惑的神情注视高大的霓。下一刻,对方伸出手,把她抓了起来。

  ——啊。被抓住了。她只能思考到如此地步了。

  在那一刻,路不由得猛地收紧了脖颈,然而还是被毫无抗拒的两手逮了起来,抬得腋下生疼。她才发现对方的手上戴着类似铁手套一般的手套,黑色,不太明显。但是硬的咯人。

  在被抬起来的两三秒内,路身子都缩紧了,脑子里却十分不争气的转过在哪被狠狠羞辱和虐待的场景。夜夜如此,不尽如此。但是对方只是将她扔到一堆垫子里,她晕头转脑地坐在一堆垫子里,正要抬头,霓又走了出去,毫无留声。

  路窝在一堆垫子里,想了半天没头绪,倒是有点困了,有一点没一点的想在垫子里偷偷睡一会的时候,声音突然平白无故地响起,两个人又从- yin -影里出来。路的眼睛猛地睁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