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再加场吻戏吧 作者:一月青芜(下)【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0 作者:一月青芜        都市情缘       

  ☆、蔡琴的故事

  更衣间面积不大,周迦宁绕着孙静彤走了一圈,也挺赞叹,不枉费她费那么大功夫,孙静彤这扮相就是要奔着红的,红了好啊,以后她多个摇钱树能不好吗?这一好,周迦宁张嘴先夸了几句。

  听她一夸奖,孙静彤脸红直笑:“周小姐,我就怕给你演砸了。”

  “砸也不要紧,我再投第二部戏给你。就你这资质,怎么说也比景甜强。”周迦宁对自己的女主真是千般满意万般宠,怎么说也是百里挑一捡来的。就指望口碑票房双丰收。

  黎筱雨都惊。

  震惊。

  她现任床搭子一脸垂涎把她情敌逗的前仰后合是个什么情况?

  黎筱雨咽口唾沫,瞧这情况,都想跪求周迦宁别勾搭自己,赶紧把卫莱三儿了。

  “你饿不饿,等会工作完我带你们去吃饭。有劳你辛苦一天试装。”周迦宁对孙静彤答应签约的事儿还挺感谢的:“我一直没谢谢你支持我的剧。”

  “你和筱雨姐去吃吧,我听说你连夜回来的,你们在一块吧。”孙静彤还挺懂事儿:“卫莱她晚上有夜班,我想去医院陪她。”

  女医生也是忙,周迦宁跟她开玩笑道:“医院那么挤,你俩能睡好吗?”

  孙静彤摇摇头:“她值班也睡不了。”

  “那你大晚上一个人在医院睡?”周迦宁惊讶,这是痴了还是颠了大冬天遭这个罪。

  “也不算。”孙静彤笑笑,心里挺热乎道:“她在办公室写报告,我在她旁边的沙发上睡一会儿,她在我跟前我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就像是一个恋爱低能学渣活活被满分学霸虐死,黎筱雨噗通,想给她跪下,大神,你这么感人至深,我怎么办啊?那我岂不是得比你出招还坑自个儿,我才能把卫莱感化了。

  周迦宁眼睛瞟着黎筱雨,看看,看看人家的女友,就你这点道行,你还是别指望能把卫莱追回来。

  黎筱雨捂着心口,心绞痛都要吐血了。

  再一次被白莲花衬成渣渣,渣渣都不剩。

  周迦宁还神补刀道:“我要是卫莱,我明天就飞机拉你去加拿大,十级暴风雪在天上,我也得租最大的教堂把你娶了,感动死我了。”

  说的孙静彤一脸向往,对她甜笑,周迦宁话锋一转,还是给黎筱雨开解道:“不过就算你对我痴情一片,打死我也不能让你大冬天办公室睡一沙发,怎么也干脆辞职,不干这陪不了你的工作,天天回家哄你睡踏实。”

  这话黎筱雨爱听,迦宁,么么哒,快帮我挑起这俩鸳鸯的矛盾。快让孙静彤知道,卫莱压根也没什么好。

  俩合伙欺负人一小姑娘不害臊,谁知道人小姑娘也实在,跟她们这些满脑子俗念的人就不是一小头的,一脸清纯道:“也不能那样说……”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道:“卫莱工作是治病救人,我应该好好支持她,她对我很好了,帮了基金会很多忙,那些孩子看病都是卫莱照料,我给她增加了那么多工作负担,弄得她就算回家也得工作到很晚,我还能一个人先睡,她经常睡眠不足。”

  周迦宁听了更惊讶。

  这什么年代?怎么会有人格这么崇高的人?白求恩还是柯隶华,要不要拍个个人传记铭记一下啊。

  周迦宁回头看看黎筱雨,大狸子还一脸不愧是我暗恋的人的表情,听情敌忽悠纯真爱情还能陶醉,也是跪了。周迦宁实在听不下去也看不下去了,赶紧敲打孙静彤道:“你是说,她每天都工作,晚上也不陪你睡?”

  “她太辛苦,我也老劝她早点休息。”孙静彤完全跟黎筱雨一样的陶醉表情。卫莱长得好看,说话温柔,对人无微不至,感情又专一,工作能力又一流,家世也数一数二,最难得人格还那么完美,不稀罕她稀罕谁。

  “你俩是不是没上过床啊?”周迦宁不能忍,她眼瞅着孙静彤也是尖尖的美人啊,面对这么个漂亮小姑娘死心塌地扑,怎么能忍住去写狗屁报告,不陪吃陪聊陪睡,重点是,人都在床上了,你丫不睡了她,还是人吗!

  ……

  这个问题特别突兀,孙静彤刷就脸红了,一直红到耳根子,还愣了一下,然后特别不好意思看着周迦宁,估计听卫莱说过,周迦宁这个人天性放浪不是啥正经人。看在也算自己制片人的份上,孙静彤没有怪她无礼,只是奇怪又尴尬笑:“卫莱和我交往时间也不长,还没……”

  正要说,外头服装进来了。

  周迦宁环着四周道:“哎哎,我说你们怎么搞的,孙小姐是女主演,你们给她的换衣间就找了这么个地儿吗?你俩快把她领到前面那个条件好点的房子,好歹有个坐的地方,让她歇一下。”

  金主发话,助手赶紧围着孙静彤一边道歉一边收拾东西把她接走。

  孙静彤还挺感谢周迦宁发话,笑着说了谢谢。

  人一走,周迦宁锁了门,转身看着黎筱雨,表情头一次跟侏罗纪公园里看见恐龙一样惊呆了。

  黎筱雨心想,你这是颠了?

  “干嘛啊,你干嘛那么看我。”黎筱雨还没反应过来。

  周迦宁半伸手敲她的头,凶了吧唧道:“你傻啊,你没听出来吗?卫莱是一性、冷、淡。”

  “你才|性|冷|淡!”黎筱雨脱口而出,见不得别人说卫莱不好道:“卫莱好好的,你别瞎说。”

  周迦宁道:“她不亲你,是她不喜欢你。她既然都跟孙静彤在一起了,干嘛也不亲也不睡?她没生理需求?见女人没想法,她还是不是同性恋?”

  说的黎筱雨一愣一愣,但维护卫莱还是第一位道:“人纯洁点不行吗?你以为都跟你一样,除了哄人上床,一点精神需求都没有。”说完还脸红,内心都踏入罪恶的深渊,她们卫莱还是纯洁的,她就叫周迦宁糟蹋了,再说她就后悔得要哭了。

  周迦宁从来没把纯洁这两个字当做什么人性的优点,看了一眼黎筱雨,手指头敲打她的头道:“卫莱都给你俩下了什么迷魂汤了,你清醒点面对现实好吗?”顿了顿道:“你知道唱歌那个蔡琴吗?杨德昌娶蔡琴的时候成天鼓吹柏拉图精神恋爱,夫妻俩十年不上床,然后怎么招了?”

  “怎么了?”黎筱雨不理解。

  “杨德昌早都在外有三儿,跟一个小他19岁的女的生了俩个孩子。”周迦宁树立典型教育黎筱雨,下结论道:“卫医师要不是心里有人,不在乎你俩,就绝对是生理有毛病。”

  黎筱雨被这个忧伤的故事教育后,智商也终于上线了。从卫莱的脑残粉变回智慧的大狸子。眯着眼睛,琢磨琢磨,一拍手道:“她不是吧,难道想着大学时候的女友?”

  “初恋?”周迦宁疑问。

  “初恋。”黎筱雨沉迷这个侦探游戏,卫莱大学被发现的那个女友,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感觉卫莱那时候很喜欢她。为她被家里赶出来了。卫莱那么痴心的一个人,估计可能忘不了人家。

  “怪不得,她可能既不喜欢你,对孙静彤也一般般,就是你俩吃错药死命扑人家,她推辞不了随便捡了一个答应了。”周迦宁总结。

  黎筱雨给说的还挺绝望的,比知道孙静彤成了卫莱女友还绝望。孙静彤好歹还在眼跟前,她这么好,卫莱还不冷不热。人都说初恋难忘,卫莱不也是自己初恋吗?自己惦记了多少年,为这个事儿也谈不成恋爱,顶多也就是伤心难过之余失了身。卫莱大概也跟她一样……最重要,黎筱雨最想不通也最难过的地方:“那她既然一个不爱,就是没辙了才选一个,选我就好了啊!选孙静彤干嘛!”

  周迦宁听得能给气死,恨不得打她两巴掌,你丫寻摸着是哪儿有火坑你往哪儿跳,谁不爱你就愣往人跟前扑。

  黎筱雨一脸发愁:“我感觉前路茫茫,自己已经快爬不动这座珠穆朗玛峰了,特别想放弃。”这是实话,一来是不知廉耻都有床搭子了,根本没脸再爬了,二来爬也爬不上去。

  周迦宁咬着嘴唇,心想,你TM终于觉悟了:“你爬不动就别爬了,你山腰上滚下来,我接着你。”

  这见缝插针,啥时候啥地点也能把情调起来,黎筱雨也是服。

  哪儿有心情跟她调,赶紧双手合十求她:“凯文马上就要喊我了,你千万别接,让我滚去做我的杂活儿,我怕自己太重把你砸伤,我可赔不起你的胳膊腿。”

  “走哪儿啊,急什么啊。”周迦宁伸手把她抓住了,手劲也不小,箍在自己怀里,既然你都不打算爬了,咱俩好好聊聊帮你解脱暗恋苦海,俗话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红嘴唇嫣然一笑道:“急着工作啊?那你求我。”

  “求你了。”黎筱雨恨平时不锻炼,没她力气大。

  周迦宁心想你现在悔悟还来得及,好心哄道:“别想那些烦心事儿了。”顿了顿也挺想她道:“黎黎,过来让我亲一下,咱不想那些了。”

  ……

  黎筱雨皱着眉头,不愿意得罪她,害怕她又弄出什么狗血。勉勉强强,愧疚,罪恶,一副吃毒药的表情,一字一句:“能不这样吗?我哪儿有心|调|情啊,刚聊完那么大一事儿,我有点担心卫莱……”

  她哭丧着脸,周迦宁盯着她看了半天,本来只是开玩笑,但听见那个名字对她笑笑,她当然可以陪她聊,那是她心情好。万一,比如现在,她心情瞬间又不好了,就别提这个事儿。

  黎筱雨别扭道:“你先放开我……”

  周迦宁按死死不让她动,张嘴先咬她耳朵,热热的鼻息都喷在她耳蜗。

  黎筱雨鸡皮疙瘩,心想,湖南卫视一年放三百集偶像剧,两百集的制片人都是周迦宁!台词怎么恶俗怎么来,剧情怎么突兀怎么来,演技怎么浮夸怎么演。

  “迦宁,你先放开我,我这会儿真的没心情。”黎筱雨说了个实话。

  周迦宁还不让她说了,一只手扳着她的下巴,抵着她在化妆台前张嘴就啃她的嘴唇,啃的心心念念,从里到外,亲的黎筱雨直喘气。周迦宁尝够了才松开她一点,捏着她的手在她身后不让她扑腾,在她耳边忽而冷了声音道:“你的心给她,尽管想,我不介意。”顿了顿稍微向下,啃上黎筱雨的脖颈:“你的身体我要了,它是我的。”

  ……这是正经人能说的话吗?

  “迦宁你别闹了……”黎筱雨手都给她捏疼了,又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换衣间外头全是人。

  伸出舌尖,舔在黎筱雨最敏感的颈部皮肤,她是一寸一寸试过黎筱雨的滋味,那些亲上去,她就有直接反应的点儿都在心里记着。牙齿轻咬,条件反射一般,黎筱雨缩了脖子,喉咙里出声:“别,别在这儿……有人……”

  周迦宁喉咙微微动着,身体再向前压一点,淡淡道:“导演记错了,我们说过了,戏里只有我们俩。”

  “周迦宁,我喊卡了。”黎筱雨急了,哪能在这儿啊,她既没心也没胆儿。

  周迦宁抬头,目光森森,那模样等于是黎筱雨敢喊卡,她就要把黎筱雨活剥吃了。

  黎筱雨吓个半死,又急又气,胆战心惊。周迦宁刚刚还不这样啊,挺温柔,挺顺气的啊,哪儿是现在这样,自己不顺她的意,就直接上嘴咬啊:“周迦宁,你是不是真的心理变态啊!”

  “你再喊叫,我动手打你了。”周迦宁冷着脸半演半真,谁不想好好对你?好好对你有用吗?是不是我好好对你,你就好好对我?

作者有话要说:打分留言跪安吧,下章开奸,本君睡了。88

  ☆、……

  整个工作间忙忙碌碌,跟着火的似得,其实也就是着火了,张颖菲没事儿找事儿,大发脾气冲到了导演和美术指导的眼跟前,张嘴就来:“我是太子妃,从头到尾就只有一身戏服,寒碜吗?多加几件衣服,组里是没预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