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歪记 作者:十四的马甲(上)【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0 作者:十四的马甲        清穿        江湖恩怨        平步青云        甜文       

文案

小白领阴差阳错穿越到鹿鼎记世界,顶替韦小宝经历江湖宫廷爱恨情仇,最后携美归隐江湖

原著总框架没动,原创部分都是在原文基础上修改,所以有些段落会比较琐碎

GL不骗人!but NP,不喜慎入,谢谢><

内容标签:清穿 江湖恩怨 平步青云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乐 ┃ 配角:沐剑屏,双儿,康熙等 ┃ 其它:鹿鼎记,穿越,GL

  ☆、其实只是引子

  “好,郑总!马上就送过去!这就送去!一定赶到!”满脸阴郁的马经理恨恨地挂了电话,急火火地冲齐乐走去。

  昨晚一个不注意就看电视到凌晨两点多的齐乐此刻正顶着两只熊猫眼,无精打采地盯着自己的屏幕昏昏欲睡。稍稍侧头,一眼瞥见了桌上的镜子,百无聊赖地拿了起来,看着里面那副不人不鬼的样子自己都嫌弃起来。“齐乐啊齐乐,你说你自制力这么差怎么就不能改改呢!都说不作不死,这都是第几次了!看那一脸黑气的,简直……”“齐乐!!!”“啊!”一声低吼打断了齐乐的自我腹诽,吓得她一个激灵把镜子掉到了桌上。毕竟是办公室,吼叫声是压低了嗓子的,但是其中的滚滚怒气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分析报告呢?!!!”“啊?”看着怒气冲冲的马经理大步跨到了自己面前,一时没反应过来,齐乐一脑袋浆糊,盯着马经理的双眼中充满了无知。“报告!分析报告!!市场数据分析报告!!!”“不是给郑总了吗,我今早过来就跟合同一起都整理好夹在那个蓝色大文件夹里放郑总桌上了啊。呐,郑总走的时候不是一边吃一边在翻看嘛,就是那个。”齐乐回了回神,嗯,没错,上午郑总匆匆忙忙的,就是那么没形象地走的!当时他看的就是自己一早放过去的那个文件夹也没错!“你确定你把分析报告放进去了吗?!”“是啊,昨天我晚了点点下班,按照郑总之前交待的把细节都修订好了,然后就锁进抽屉啦,今早过来整合好了就都归到一个文件夹里去了,不信你看嘛……”掏出小钥匙打开抽屉的齐乐忽然呆在了那里,咦……抽屉里面……怎么还有几张纸,那是……什么……“齐乐!!!”忽地一个激灵,这一下齐乐终于完全清醒!“诶?!马,马经理,这,我……”“齐乐,你!……快收拾起来给郑总送去啊!!他一会马上要用!!”“是,是。”齐乐慌慌张张地关了电脑,把几张报告往包里一揣,抓起包就赶紧往外赶,后面马经理赶忙叮嘱:“总公司!总公司那边!直接去小会议室!!!”看着一溜烟跑掉的齐乐马经理又恨又无奈:“等回来收拾你!刚说你长进了准备让你自己带个小项目组……真是!……”

  等不及公司的车辆调配,出了门的齐乐招了一辆出租就直奔目的地,车上仔细翻看着几张报告,确认报告内容无误,紧紧攥着就等到达后百米冲刺了,总公司开会时间她隐约记得郑总提过。咦,今天居然不用排队等电梯!天助我也!没细想今天的大堂怎么这么冷清,齐乐直奔电梯间,等伸手去按按钮时才发现居然都没亮着!这是坏了??别啊!忙去看里面的电梯,也没亮??再转身,“我……!”粗口差些脱口而出,居然八部电梯全都坏了?!!!淑女,淑女不爆粗!深呼吸,冷静下来,踩着小碎步去了大堂前台。大堂保安队长一听,什么?!八部电梯都坏了??不会吧!之前还上去好多人呢!忙跟着去看,看傻了眼,不死心地又按了几部的按钮,果真毫无反应!这可真是邪了……眼神微妙地看了看齐乐,齐乐一脸茫然,电梯坏了,你看我做什么!又想起自己过来是送文件的,连忙又催那保安:“麻烦,你快联系人看看这电梯怎么回事,能不能好啊,我有急事!!”“哦,哦,好!”那保安晃过神,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掏出对讲机开始联系电梯维护,一边的齐乐急得快跺脚,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脸有点发白,习惯性地做了次深呼吸,去了楼梯间,拉开楼梯间的门,看着长而曲折的台阶,脸更白了,26层楼啊……

  不甘心的齐乐抱着一线希望又蹭回了电梯间,那名保安也不知道哪去了,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人。齐乐眯着眼睛,偷偷往最近的电梯瞄了一眼,然后又失望地睁开,果然还是坏的……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死心,恨恨地直接走到最里面,暗自嘀咕:“什么情况啊,这么大一栋大厦,电梯平时不维护的吗!那么多人要上上下下,都爬楼梯不得累死!”咦?……诶诶?!那,那部是不是好了!!是不是?是不是!齐乐揉了揉眼睛,两步跑过去,仔细一看,果然最里面的一部电梯显示板亮了,齐乐不敢相信地伸手按了按按钮,电梯门如常开了。“唉呀!还好我过来又看一下,这个大厦的维修工太效率了!!!”赶紧进电梯,齐乐喜滋滋地按了26,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又掏出了手机,确认了时间,放心地长出一口气,总算能赶上了!

  还没等齐乐想好怎么给郑总解释,她便感觉到了电梯不寻常的震动了一下,这时她才发现这电梯竟然并没上升,反是一直在下降的样子!她强自镇定地又细细感觉了一下,没错,电梯真的是一直在下降!坑爹啊!就说电梯怎么会那么快修好!!根本就是没修好骗人的吧!齐乐慌忙去按电梯对讲,可是任她怎么按通讯器都没有半点声响,连电波的“滋滋”声都没,这下她是真的慌了,就在这时电梯偏还死命“哐”的晃了一下,齐乐一下被摔在了地上,就像骆驼被最后一根稻草给压了,齐乐终于泛了泪花。也就两只熊猫眼嘛,怎么能黑成这样!电梯持续下降着,并且还有愈来愈快的趋势,齐乐已经蜷在角落完全不敢动弹了,这并不单单只是电梯坏了那么轻松,而是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了,不然谁家建楼会往地下建几十层那么深!若这还想不明白齐乐简直就是猪了!电梯所处的空间简直就像无底洞,不断地加速,不断地下降,过快的速度已经使得齐乐心跳有些无法自制,甚至有些恶心,头上也早已布满冷汗,浑浑噩噩中齐乐看到了电梯镜子中映照的自己,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尼玛,这拓麻哪是什么一脸黑气,简直就是满脸死气。……老爸老妈,这次我要是大难不死啊,就马上回你们身边,再也不出来说什么自己闯荡了!让我去相亲我也是认了!……最多我……终于受不了电梯的加速度,齐乐就那么昏死过去,而电梯仍在无底的空间中继续下降……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人很懒,她没什么话想说o(╯□╰)o

  ☆、无奈误入他世中 十之□□非如意

  不知过得多久,本月明星稀,无风无雨,忽地平地里却听得空中“噼啪”炸雷,一串巨响,整个院里的气氛似乎都变得凝重,谁也没注意其时一声短暂的□□。不知怎么出现的齐乐被摔得七荤八素地躺着,满脸是血,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只是有些艰难地呼吸着。

  半晌,齐乐终是回复了些气力,也略微回了神,挣扎着尝试起身,哪知身下软塌塌的,她下意识看去,这好不容易恢复地神智又差些丧失!虽是夜晚,可月光亮得紧,她明明白白看得身下是一个人!

  “啊!”惊慌的齐乐连滚带爬地从那人身上下来,下意识地捂住了嘴,止住了后面的惊呼,这,这可不是自己干的吧!冷静!冷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齐乐牙齿打着颤,颤颤巍巍地把那人翻了个身,也是一脸血,看不清长什么样,但是看上去不大。顿了顿,齐乐伸出手,去推了推那人,没动。又探了鼻息,一些也无。不死心的又探了脉搏心跳,最后只得承认眼前这人实在是生机全无,这一事实只吓得齐乐又差些哭出来,这到底什么鬼地方,这,到底是不是自己干的啊?正这时,远处忽地传来的笃的笃铛,的笃的笃铛的打更之声,吓得齐乐一下跳起。“啊!唔……”这可是死了人!这事怎么也说不清,怕被人发现的齐乐忙死死咬住了自己的拳头,不敢再出声。便这时,又从屋中传来一个老人声:“小……小桂子。”

  这时打更之声已远去,是以这一声叫喊齐乐听的分明,只是这一阵的经历让她很是混乱,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见没人回话,那老人又唤道::“小……小桂子,你……在这么?”“什么?!小桂子?!”这下齐乐终于有了反应!跟想起什么似的,忽然扭头看了一眼地上那具尸体,果然吗!这,这人穿的可是古代的衣裳!如果这不是演戏,我也没做梦的话……那,那我现在这情况可就特殊了!!!这……虽是一时很难接受,可齐乐脑筋转得快,目前这情况简直是特殊中的特殊,搞不好不要说回去了,连活命都是问题!这情况是激得齐乐一身冷汗,于是强打起精神,拖着还有些笨重的步子,往屋子那边挪了几步,试探性地开口道:“海……海大……海,海公公。”

  “你去点蜡烛,怎地到屋外去了?”海大富!居,居然真是海公公!那,那刚才那人?!这……这是鹿鼎记?!齐乐正混乱着,屋内的海大富忽地又咳嗽起来,一阵轻,一阵响,一下把齐乐的神绪拉了回来,逼她面对现实。“小……小桂子!”这声唤得有些大,屋内的海大富也不知是身体不适没控制好力道还是久久等不到“小桂子”的答应有些恼火,喀啦一声捏下了一块桌角,屋外的齐乐虽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可这一下让她想起了海大富的可怕!可毕竟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鹿鼎记,就算是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折了,她走也不是,过去也不是,再细一想走往哪走?要真是鹿鼎记那海大富,那飞出来两巴掌,不!一巴掌就呼死自己了!干脆死马当活马医,过去看看再说!

  打定了主意,齐乐有些踉跄地走了过去,一进屋,就先见着地上还有一具尸体,再打量打量服饰,心中大概有了个判定,紧张地过去倒了杯茶水,哆嗦着递给海大富端着。海大富平息了下咳嗽,道:“小桂子,你方才出去做什么?不就是几声响雷吗,怎地怕成这样?”“公……公公,这……死,死人了!”“这是皇宫,杀死个人,你就算跑能跑到哪去?”“不……”虽说鼓起勇气与这海大富对上了话,可至此齐乐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压死的,自己这会这么跟海大富搭话又对是不对,总之是一团乱麻!可眼下这局面已是如此,这既然活下来了,可就没有自己又找死的道理,深呼吸几次,先想明白了当下最基础的问题。

  心中有了计较,齐乐镇定许多,少了许多惧色,狠心道:“公公,小桂子可不是要跑,方才一开始确实是被那雷声惊着,可先前那两人居然趁这机会想跑,我怕他们跑了坏公公的事,就追了出去!那个小些的跑得慢些,我本来都撵上了,原本他跟我力气也不相上下,可他滑溜得很,缠着我放那茅十八先跑,我当时心急,两人推搡着无意中便把他刺死了,我,我怕得很……那茅十八本来跑远了,可看着我害了他兄弟,便要来拿我报仇,公公你眼睛又坏了,我怕他伤到你,自己也是害怕,胡乱间便跑了出去。本想着那茅十八虽然厉害,可是行动已经不甚方便,我跑快些,找个机会再捆了他就是,谁知道那厮单只用手也厉害得紧,我被他一下打在地上动弹不得,眼见他要害了我的性命,我怕得差些哭了出来,想着这以后可没有机会再伺候公公了!这时想是老天怜悯,怕公公眼睛坏了没人伺候,居然狠狠一道巨雷将那茅十八给震死啦!这我才侥幸活下来,得以继续伺候公公你……”

  一番瞎话编得齐乐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齐乐不是傻子,知道这海大富精得很,不论这说的是什么,只要他不揭穿,不害自己便行。偏巧,齐乐本就紧张得很,又确实害怕,怕海大富翻脸,也是就快哭出来,一番话说得带着哭腔,磕磕巴巴,海大富听完竟是半晌无声。又过得片刻,海大富终是开口道:“你……也倒是有心,要死也还知道惦记着我。”说完叹了口气,又道,“我这眼睛啊,确实是好不了啦。公公现下……眼睛瞎了,这世上就只有你一人照顾我,你会不会离开公公,不……不理我了?”齐乐犹豫了会,道:“我……当然不会。”海大富道:“这话半点不假啊?”“半点不假。公,公公,这会还有两具尸首呢。”齐乐摸不准这海大富到底是什么意思,看起来似乎是已经准备放过自己,可这会这问话又模棱两可的,她担心这海大富随时翻脸,弃了自己这颗棋子,那可就小命不保,便忙将话题引开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