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离桑 作者:小柳子【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4 作者:小柳子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桑姐姐”

“还姐姐,我这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怪,按年纪来说,不知道是你的哪一辈的祖母了”

醒来发现过去了三百年的离桑,遇到了一个不过八岁,但是乖巧聪明的丫头,从此相依为命

“丫头愿意随我姓么?我叫离桑,你便叫离素,英骨秀气,洒落毫素。”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桑,离素(丫头) ┃ 配角: ┃ 其它:姐妹,师徒,萝莉控

  一:妖女离桑

  西边,火光冲天,士兵的喊杀声掺合大火燃烧树木的噼啪声,在深夜中震慑了民众,纷纷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不敢出来

  还没燃烧起来的树林,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的闪过,一头白发犹如黑夜中另类的火光。

  “我白沙城绝不会容忍一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怪!”城主的声音通过深厚的内力传遍整个树林:“我已调动护城卫燃烧整个树林,这次你插翅难飞!”

  那个鬼魅的身影没有片刻停顿,只是听到这话之后,树林里便四面八方的响起了一道愤怒而略带沙哑的女声:“我不过是活了三百年,何来妖怪之言!”

  “哼!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妖法,竟然活了三百年,这种事情,传出我们白沙城,也是种耻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白沙城是什么妖魔鬼怪之地,现在弄得人心惶惶,你不死,我拿什么去平定百姓?!”

  “那也不过是你这个城主无能!”

  “谅你舌绽莲花,也免不了一死!放箭!”

  火箭又开始新的一轮扫射,原本就已经是大火焚烧的树林,此刻更添了一把火,而树林的另一边,一大批的官兵正拿着长\枪缓缓往里推进,寻找着白发女的痕迹

  白发女正打算往一边冲出去,却看到了那边火把晃动,原来是那官兵搜索来了,她停下,纵身一跳,便一把跳上了树枝上面,她用衣袖一裹包住了自己的白发,透过茂密的树叶往下看

  只见得士兵举着火把仔仔细细的搜索着可疑的痕迹,一些心细的士兵还会往上看

  火光打在了白发女的脸上,才看清白发女的模样

  一张过分白皙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惨白,一道血痕在脸上更添了一分诡异,没有血色的唇紧紧的抿着,她目光凌厉的盯着树下那些士兵,整个身子犹如一只猛虎扑羊般紧绷着

  有惊无险的避过这一批士兵,前面不远便是村子,白发女纵身一跳,然后便再一次的展现如同鬼魅的轻功,往村子里冲去

  然而一头白发在黑夜中实在是太过耀眼,在白发女快要冲出去了的时候,一个士兵蓦然回首,便发现了那头白发,放声叫道:“妖女在那边!”

  与此同时,一道强弩便从另一个方向射来!

  危险的感觉在心底萌生,白发女眼睛猛然瞪大,身体几乎是一个下意识便停顿了下来,两袖带起一阵狂风,只见得一道弓\弩从她胳膊上“刷”的一下子,擦了过去,带起了一道血迹飘起

  鼻息处便是自己的血的味道,白发女同时发出一声痛闷声,她被这一下子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更不敢停留,如果她胆敢有丝毫的停顿,那么下一瞬间估计就被射成了谷筛!

  她捂着自己受伤了的胳膊,纵身一跳,白发被风刮起,宛若一道迷人的风景,下一瞬间,她消失在小村庄里

  “妖女躲进了村庄里面!快!”

  “追!绝对不能让她逃了!”

  白发女冲进了村庄之后,连在茅屋之外的草棚里穿梭而过,她不敢躲在草堆里面,因为士兵肯定会用长矛刺进去,到时候便插翅难飞了,她捂着自己的伤口,飞快的移动着自己的位置

  村庄的那一头,又有火把闪动,看来士兵已经把村庄给包围了

  白发女紧紧皱着眉头,只得从一家茅屋的窗户闯了进去,她把门关上,转过头竟然和一个小女孩对上了目光

  别的房子,普通老百姓们估计便躲在了被褥里面不敢抬头,或者是一家子抱在一起,这间茅屋里面,竟然只有一个女孩在

  白发女已经从袖口里面抽出了匕首,只要小女孩有一点儿想要叫出来的模样便打算上前先把她打晕

  虽然被叫是妖女,但是白发女依旧不想滥杀无辜

  只是令白发女意外的是,小女孩站在那儿竟然没有尖叫出来,她虽然瘦骨嶙峋,但是眼神十分的清澈有神,浑身脏兮兮的也只有一双眼睛干净得有些令人喜爱,此刻她的眼神除了恐惧之外,还带了些好奇

  白发女担心她会叫出来,还是上前一把掐住了女孩的脖子,低声威胁:“别叫,否则我就杀了你!”

  女孩感受到掐住自己脖子冰冷的手,这下有些慌了,她连连点头,白发女便松开了手,走到窗边偷看出外面

  士兵开始了逐家搜索,百姓被破门而入,传来惊慌的喧哗声

  女孩在后面好奇的看着这个被大人们说成是妖怪的白发女子,她看见她精致美丽的容颜,脸上虽然有血痕,但是却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可怕,又有些想让人接近,在女孩眼里,眼前的这个妖怪一点都不恐怖,相反,她觉得很美,大人嘴里说的仙女,也不过如此

  “那个……”女孩胆怯的开口,声音清脆得像铃儿在响,他看见白发女的胳膊上在流血,便有些担心:“你流血了”

  白发女看了自己胳膊一眼,轻轻摇头:“不碍事”她警惕的看向外面,果不其然,有士兵往这边来了

  小女孩明显也看到了火把闪耀着往这边来,白发女此时已经走到了窗边,准备跳出去

  “外面好多人!”女孩也知道外面的人是抓白发女的,可是她觉得白发女不是坏人,于是便想帮她,她连忙上前抓住白发女的衣袖:“我家里有个地窖,不要出去!”

  女孩的表情很是紧张,她慌忙的蹲在地上艰苦的想要把地窖口给拉起来,可是她的力气怎么都不够。

  白发女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想要帮助自己的人,而且这还是个年纪不过七八岁的女孩,她犹豫了一下,蹲下去一把把那地窖口拉了起来

  果真是有个能够容纳两个人的地窖,白发女来不及犹豫,便一把跳了下去,把那口子给拉了回来

  门刚拉上,女孩还没来的及站起来,茅屋的门便被推开了,一个士兵举着火把走了进来,女孩吓得跌倒在了地上

  士兵厉声喝道:“有没有见到那个白发妖女进来?!”

  女孩下意识看看地窖的口子,只是那士兵在四处寻找着,所以并没有发现女孩的目光,女孩艰难的咽了咽,摇头:“没有……”

  这家茅屋不是一般的简陋,室内的一切士兵一览无遗,他只是奇怪为什么女孩在地上,不由得问多了一句:“为什么你在地上坐着?!”

  在地窖里面的白发女已经准备好了一有意外,立刻从里面突破出来,决不能被围起来

  女孩有些慌了,但是她也知道不能照实说,她一紧张,就不知道想说什么了,干脆嘴一扁,顺势哭了出来:“我……我害怕……呜呜……我想找我娘……我娘前几天的时候说去找爹爹,就出门了,可是还是没有回来……”

  这几年兵荒马乱,壮丁都拉去打仗了,再加上饥荒,抛弃孩子的父母也不是没有,士兵一听就知道了情况,他没耐心去听女孩的哭哭啼啼,转身就走了

  可是女孩却想起了自己的娘亲,一个人坐在地上真的是哭得我见犹怜,白发女呆在地窖里面不敢出来,担心外面的士兵来了个回马枪

  白发女经过一夜的逃亡,累到脚步沉重,由于一直都是紧绷着,此刻脱离了危险之后,便觉得阵阵晕厥袭来,她不得不靠着墙,勉强支撑着

  女孩一个人哭了好一会儿,直到外面都没有声音了,她才突然想起地窖里面还有人,她急了,一抹泪水,连忙想要把那地窖口拉出来

  里面的白发女听到声音,便用力把那口子推了开来,这一下,差点晕倒了下来

  “他们走了……”女孩的声音还带着颤抖

  白发女吃力的跳了出来,再也撑不住跌倒在地,失血过多的她终于晕了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有余晖透过缝隙撒了进来,白发女怔忪了一下,蓦然想起昨晚的事情,立刻跳了起来,胳膊上的伤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意,她闷哼一声,才发现自己的伤口被包扎好了

  女孩这时候推门而入,手里还端着碗东西,估计是因为烫手,她鼓着两腮一直在吹气,她抬头看见白发女已经醒来了,惊喜的笑了出来:“你醒了啊?”

  白发女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什么表情,说感谢,似乎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太过隆重,不说什么,似乎又显得很不应该,她僵硬着表情点了点头

  沉睡了三百年,似乎连礼节都忘记了,白发女自嘲的笑了笑

  “家里没米了……”小女孩窘迫的笑了笑,把那晚稀饭递给白发女:“就剩下最后一点了,你快喝了吧”说着,眼神却紧紧的追着那碗,给到了白发女手里之后,才强迫自己转移了目光

  女孩很瘦,虽然在灾荒的时候,像她这样的人并不少,但是在她那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之下,这样的一个身体,却格外的让人怜惜。

  白发女并没有胃口吃东西,她重新坐了下来,哑着声音问:“官兵都走了吗?”

  “嗯,都撤回城里了”女孩执意要让白发女把那碗稀饭给喝了:“你受伤了,要吃东西,我爹每次受伤的时候都要吃好多东西才能补回来呢”

  白发女闭上眼睛,有些疲惫的问:“那你爹娘呢?”

  提到爹娘的时候,女孩那双大眼睛便失去了原有的色彩:“爹爹去打仗了,娘前几天说要去找爹爹,然后就没有回来了”

  白发女怔了怔,怜悯的看了女孩一眼,她默不作声的喝了两口稀饭,然后递给女孩,道:“我喝不下了,你喝吧”

  女孩咽了咽,看了看白发女,又看了看碗,还是没忍住接过来三两下把稀饭给喝光了

  白发女看了看这茅屋里面,才发现这家人到底是贫穷到什么地步,除了自己坐着的床,就再无一件像样的东西了

  女孩喝完了稀饭之后,眼巴巴的看着这个漂亮的白发女子,眨巴着眼睛道:“我叫丫头,姐姐你叫什么?”

  白发女没想到女孩会问自己,想起自己的名字,似乎想了很久很久,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想起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一切,轻声道:“我叫离桑”

  离桑,莫为分离黯然,莫为桑葚折腰。

  丫头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但是她却觉得这个名字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名字了,她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次离桑,然后甜甜的叫道:“桑姐姐”

  离桑自嘲似的笑了笑:“还姐姐,我这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怪,按年纪来说,不知道是你的哪一辈的祖母了”

  说着,离桑目光移到了窗边,似乎透过了简陋的窗子看到了外面阴沉的天空,她喃喃自语般的道:“我原以为不过是一宿之间,青丝变白发,然而天竟戏我,时间已过三百年”

  二:孩童离素

  丫头所在的村庄,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面,能跑的都跑了,留下一些老残病幼无法离开,离桑便听到那些人临走之前让丫头跟着一起走,丫头摇了头

  莫名的似乎就有了不该有的牵挂,离桑看着这个努力维护着自己的女孩,一直淡漠的表情,也微有软化

  因为离桑的再次逃脱,整个白沙城似乎都陷入了一种恐慌中,士兵几乎是不分白天黑夜的巡逻,离桑一直不能出去,几天来一直是丫头想办法照顾她

  看着丫头满身伤的抱着药草回来,离桑目光越来越变得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