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主仆 作者:晓暴【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4 作者:晓暴        强强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恩怨情仇       

无比正经的文案

收了这根阿尔卑斯,你就是我的了:

宫苑汐:你是精灵?

宫洛依:是。

宫苑汐:所以,你愿意为我所用,永世不弃吗?你的人包括你的命,都是我的。

宫洛依:如您所愿

一百块钱不给我,摸我亲我:

宫苑汐:那个女人是谁?

宫洛依:女朋友啊。

宫苑汐:胡说,前几天明明不是这个…

宫洛依:因为那个腻了嘛。

宫苑汐:你不要太过分!

约吗?约!那就约一辈子好了:

宫苑汐:以后不可以和任何人亲密,你是我的。

宫洛依:主人的意思,属下不太明白。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有点忠犬,又妖孽得不要不要的精灵被一个心机颇深,表里不一,却又别扭得不要不要的主人养,从而互相吸引,勾引,最终决定一生只和对方在一起的故事...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洛依.宫苑汐 ┃ 配角:童夜臻.婉 ┃ 其它:主仆,圈养,双妖孽,互相勾引,互相吸引

第1章 楔子

雨滴不留情面的冲刷着街道,将夜幕下的柏油路照射出一层露水斑斓的微光。风从窗的缝隙中钻过,如偷袭的猛兽将蜡烛之火食尽。闪电照出表皮下的黑暗,终而潜藏在无人探寻之地,化为腐朽。

手指沿着身下人玲珑的曲线慢慢游移,从额头到脖颈,再到锁骨,胸脯,越过小腹,来到那处充斥着*的密地。故意粗鲁的穿透而入,却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应。那人的笑容依旧令自己厌恶,想要毁去。手上的动作越发粗鲁,而嘴上的啃噬亦是无情。鲜血顺着指缝间流过,染透身下洁白的床单,也迷离了对方的双眸。

喘息回荡在房间里,屋子弥漫着□□的味道。许是太过兴奋,她终是暴露了她隐藏的所有秘密。宫苑汐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准确的说,那并不是人类。她银灰色的长发在黑夜里闪烁着淡白的光晕,晶莹剔透的紫眸犹如上好的水晶,外面经过细致的打磨,内里雕琢着犹如璀璨星空一样的钻石,斑斓炫目。

那双腿间的长尾渐渐伸展出来,毛发柔软纤细,干净纯粹,白中又透着淡淡的银色,亦是像头发一样散发着微光。明明是很美的画面,却让宫苑汐觉得恶心无比。精灵族人,不同与人类的另个种族。她憎恨它们,也憎恨此刻无能的自己。因为她必须要靠她所憎恨的物种来获得力量,想想,真是可笑又可怜。

“你可知道,我厌恶着你的一切。”伸手掐住精灵的脖子,看着她因沉浸欢愉而茫然的双眸渐渐变得清澈起来,宫苑汐低声问道。

“主人的心情,属下又怎么敢随意揣测呢?”

“我没有让你猜,而是我在告诉你,你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恶心。所以,不要在我面前露出任何你那个种族的习性,否则我会杀了你。”

“主人还真是下了床就不认人呢,刚刚还一次又一次的要我,现在倒说起这种话了。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这么不诚实可…”精灵的话被脸部突如其来的刺痛所终结,看着宫苑汐手中染着血的刀刃,感受着左眼前的满目猩红。聪明的精灵意识到,自己话已经惹怒了身上人。这伤口从额头到耳际,连带着她的左眼也没有放过。虽然她是精灵可以愈合,但…

“既已签订契约,你就是我的所有物。宫洛依,你记住,我说的一切你都要服从,就算我要杀你,你也不得反抗。自此以后,汝之力将唯吾所用,如有违背,必毁。”

“如您所愿,我的...主人。”

第1章

“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从刚刚进来的第一眼,我就注意到你了。”劲爆的音乐回响在耳膜旁边,霓虹灯繁乱而复杂的错综闪烁,照过一张张或快乐或迷惑的脸。在酒吧的角落里,两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极其暧昧的站在一起。

其中一个用手拄着墙,将另一个女人钳制在其中,可后者却丝毫没有紧张或处于弱势的感觉,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拦住她的陌生人。仔细去看,两个女人的长相都是十分突出优秀。看似强势的的那个便是这夜临市魅爱酒吧的常客,蕾丝圈子里的名人,姜柳扬。

不少女顾客每天光顾魅爱酒吧,就是为了和她来一次美妙的邂逅。不论是外形还是气质,姜柳扬都是圈子里的佼佼者。然而,此刻她站在另外那个女人身边,却生生有了几分黯然失色的感觉。

找不出合适的词去形容,唯一能想到的字符便是美。被姜柳扬看中的女子此刻正倚靠在墙上,她身着一袭黑色的连体紧身短裙,外面披着亮红色的短款皮衣,脚下则踩着一双高跟长靴。她环抱着双臂,颇有兴趣的看着姜柳扬,如镶嵌了钻石一样的紫眸隐隐闪动着勾引的信号。

“你这样的搭讪方式老套了点,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倒是有耐心和你继续下去。”过了许久,女人才缓缓开口。她勾起唇角浅笑着,将头微微扬起。那斜斜的刘海靠拢在一旁,银灰色的长发全数被她收拢在头部左侧,露出右边的大半张脸。这时,姜柳扬注意到,她的右耳上带着一只形状特殊的钻石耳钉,像是树叶,却又像是翅膀。

只不过,就算这款耳钉很少见,她现在的注意力也并不在这上面,而是都被面前的女人吸引了去。身在情场多年,姜柳扬太熟悉并了解一场一夜情所需的必要条件。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双方你情我愿,并且王八对绿豆能看上眼。

此刻,女人狭长的凤眼微眯着,犹如看中了食物却又懒得动弹的猫咪,性感诱人。她□□的鼻梁微微触动,似乎是在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而最为勾人的,莫过于她涂着口红的双唇。那色泽亮丽通透,火红而*,多一份则多,少一分则少。眼睁睁的看着女人轻啜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将口红印在杯子上。

盯着玻璃上的红色印记,姜柳扬咽了咽口水,企图去滋润干燥的喉咙,只是,女人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她的身体更加燥热。“喂,我现在很累,如果你能让我舒服一下,就别再耽搁下去,我的耐心从来都不多呢。”

女人将身体靠在姜柳扬肩膀上,吻着她身上那股虽然带着酒气却很清新的味道,心里已经有了判断。这应该是个干净的女人,情场高手,技术也会不错。宫洛依这样想着,满意的舔了舔唇瓣。她才刚执行任务回来,明明很累却还是想要喝酒,没想到才刚进来就有食物主动送上门来。想来好像也有很久没做过了,轻松一下再回去见那个凶巴巴的家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订好了酒店,今晚我们可以进行一场深入交谈。”抱着宫洛依软若无骨的身子,闻着她身上不同于外表的那份淡淡清香。姜柳扬知道,自己是捡到了一个宝贝。虽然是在酒吧引来的艳遇,可像宫洛依这样完美的女人还是她第一次见。在灯光下,看着她那头与众不同的银发,姜柳扬总觉得这头发染得太过完美,不见一丝纰漏,就好像这人天生就是银色的头发一样。

与宫洛依对视,看着她过分美丽而璀璨的紫眸。那里散发出的*太过诱惑,也太漂亮。姜柳扬把人抱得死紧,生怕这个到嘴边的尤物会跑掉。才刚上车,她就迫不及待的吻住宫洛依的脖颈,在上面落下一个不浅的痕迹。她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久,却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个让她心动却又捉摸不透的女人。

“嗯…你似乎很急。”不同于说话时的缓慢与撩人,宫洛依的□□很轻,却又格外的低沉魅惑。好像复古的欧美歌曲,带着让人无比回味的味道。姜柳扬急匆匆的替宫洛依系好安全带,她知道自己就要按耐不住了,甚至现在就想把这个女人吃干抹净。

然而,就在她即将发动车子的时候,宫洛依发现她兜里的手机发出震动。看着上面熟悉的号码,哪怕再不想接,也心不甘情不愿的接了起来。

“喂,是我。”

“洛小姐,大小姐有急事找你,命令你不管在做什么事,都要在十分钟之内赶回来。”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宫洛依向姜柳扬说了自己临时不能去的消息,眼见对方十分不满的模样,她笑着摸了摸后者那张不错的脸蛋,便转身下了车。走在夜间的路上,宫洛依并没有忘记十分钟之内的约定,看着周围没了人,她缓缓闭上眼,再睁开时,她之前站的位置已经没了人影。如果有人在这时候抬头,就会看到空中闪烁着一颗美丽的飞星。它炫彩夺目,周身散发着白色而耀眼的光晕,仿佛要把整个城市照亮。纵然只是眨眼而过,却让人难忘。

夜临市的夜,深邃而漆黑,不是深蓝,不是暗紫,而是真正的黑。犹如一块硕大的黑色幕布笼罩着整个城市,再在其上点缀了无数颗假的星星,蒙蔽着的假象。

虽然称之为市,夜临却是一个独立而不受管辖的地界。它位于中俄之间的交界处,靠近中国,却并不属于中国管辖。没人知道夜临市是谁发现又是谁创造并发扬的,现在的夜临市人只知道,这个城市的王者是宫家,任何与宫家为敌的家族,迎接他们的,唯有一死。

“苑汐,你来了。”“抱歉,等很久吗?”富丽堂皇的大厅华贵的犹如婚礼教堂,就连走路都会发出回响,现在却只有两个人存在于这里。不知不觉的,佣人似乎都养成了一种习惯,在汪毅来到宫家的时候,他们就会自动退下,让宫苑汐和汪毅相处。

作为宫家现任的家主,宫苑汐今年28岁,到了适婚的年龄,可宫家却没有谁催促她,更没人敢催她。宫家是历史悠久的家族,似乎从有了夜临市的那天,就有了宫家。宫家神秘而强大,而这种强大在宫苑汐身上更是展露无疑。

没人知道宫苑汐到底有什么能耐,却从没有暗杀者能够偷袭成功。她笑的很温柔,待人更是有礼,从不曾有任何污点,从哪一个方面来看,宫苑汐都是十足的大家闺秀。所以谁都不懂,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无害的女人,到底是如何成了宫家的家主。

而作为一个28岁的女人,之所以没人催促宫苑汐结婚,除了不敢之外,亦是因为她早已经有了交往整整三年的未婚夫。便是夜临市众所周知的汪家继承人,汪毅。两个人男才女貌,不论是身高和家室都极其相配。在出席一些大场面时都是出双入对,让人羡慕称赞。

从楼上下来,宫苑汐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汪毅。许是才刚去过运动馆,他没有穿平时的正装,而是身着一袭休闲的运动套装。干净而利落的寸头带着沐浴之后的淡香,身上也没有大多数男人的烟草味,而是透着洗衣液干净的味道。发现他朝自己伸出双手,宫苑汐亦是回给对方一个拥抱。

“这么久没抱你,感觉你好像又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东西?”摸着宫苑汐有些消瘦的肩膀,汪毅关心道,眼神之中透着宠溺和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