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浪+番外 作者:川時【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4 作者:川時        年下        都市情缘        强强       

文案

程礼洋像往常一样执行她的日常任务,但由于任务目标的缘故出了点意料之外的事情,她不得不与那些她不想亲近的普通人关在一个未知的房间里,其中甚至还有她的前女友,放弃任务和几十条她不喜欢的生命,自己平安无事地离开当然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这样似乎有点没良心,她明明可以救这些人,况且自己一直很喜欢的作家也在其中,之前一直以来都没能有机会和她产生交集,这次正好可以和她说说话。

想试试看写狼X犬的CP模式,强势杀手年下攻X温柔忠犬健气受,HE。

内容标签:年下 女强 都市情缘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礼洋,于苒 ┃ 配角:莫语秋,徐曼烟,罗琪,易禾 ┃ 其它:HE

  ☆、第一章

  

  1

  程礼洋又做了那个梦。

  自己站在血泊中央,周围的人都在退后,希望能尽量离她远些,只是这一次那些人中间又多了几张新面孔。四周的人群将她围在中间,不离开,也不靠近,好像都在等她做点什么,可无论她做什么,那些人都会说这一切若是搞砸了,全部都是她的缘故。

  所以她一直站在那里,什么都不敢做。

  ——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程礼洋眼睁睁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脑子里在快速回忆着最近的大小事宜,用视线在天花板上画了张表格,按照时间和地点的规划出最快捷的行程安排。把几项可能会出意外的安排特地单独放出来,又想起Chad说过这一阵给她放个假,不去做那些任务做训练可以。

  从旁边的角度看过去,她就只是躺在床上发呆而已。

  旁边煮着的水烧开了的时候,程礼洋缓缓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吃了两颗清热的药,又泡了杯茶。

  这套房子现在只剩她一个人住了,她的哥哥程诺前阵子跑去了国外,他们兄妹俩感情一向不浓厚也没有血缘带来的特殊的亲近感,一下子回到了独身一人的状态,让她想起了以前的时候。

  程礼洋拉开椅子,在餐桌前坐下来,抿了一口热茶,沿着喉部往下身体慢慢温热起来,只是到了腹部那紧贴在她身侧冰凉的刀刃,无论如何都不能跟着升温,向程礼洋传达着寒意。

  Chad给她发了新的任务,一边喝着,一边拆开桌上的文件袋。快速扫了几眼,内容几乎都是让她与其他几个人一起执行某事,皱着眉把它们都撕开方便一会儿烧掉,只留下了唯一一张,上面的内容是让她去找一个叫徐曼烟的人,附了一些简单的资料,不过没有说明为什么要找这个人。

  准备完东西,绕路去新买了一些尼龙绳和锁扣,便往机场去了。她打算今天到明天先去另一个城市找这叫徐曼烟的人,顺便去把莫语秋上次要她帮忙带回来的那份资料拿回来,然后她程诺那边还有些事情要料理。

  飞机落地以后还只是下午,程礼洋深深的吸了口气,想驱走心口的一股苦闷,这个地方对她而言有的都是些不太好的回忆,也记得任务资料上的任务对象所在的区域正好是她曾经常去的地方,心情更加有些沉闷,带上耳机用音乐隔绝城市的声音才让她感觉稍微好了些,但是掩不住这个城市特有的混杂空气。程礼洋一向讨厌空气的差别,毕竟不想看可以闭上眼,不想听可以堵住耳朵,但人只要活着就难以抗拒气息。

  她不打算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逗留太久,买了点东西,就径直到了地址所在地附近一处酒店入住。这之后,她就一直呆在那,没再出过房门。

  晚上,程礼洋坐在酒店房间的阳台里的沙发上,吃着刚刚路上随便买的快餐当做晚饭,俯视着阳台外灯火通明的城市,城市看上去好似蒙了一层雾,她的目光好像涣散在这一层雾里,又好像能从这一片薄雾里找到什么重要的东西注视着。

  良久她放下手中吃完的餐点,里面剩了许多。

  然后从旁边的一个精致的袋子里掏出了一个甜点盒,从盒子里拿出了一个小份的蛋糕,缓缓吃起来。

  她皱着眉,瞳孔有些泛水汽,随便地嚼上两口,困难地咽下。最终叹了口气。

  ——礼洋也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吗?好像这点很像Richard呢,是吧!他也不喜欢,没办法,那我只好一个人吃喽。

  ——礼洋,你看我们去过的那些城市,它们破败是有原因的,无法发展起来也是有原因的,Richard觉得他们这些人没有希望了,你也这么觉得?礼洋,人们会犯错,可不代表他们会永远错下去,我们是可以从垃圾堆里找到宝藏的,就像我从废墟里捡到你一样。

  ——礼洋,别学Richard那种粗鲁的打法,花点时间制止他们就是了,这个也是有技巧的,实在不行了再硬干一架嘛。

  ——礼洋,这个世界和我们是有关系的。

  程礼洋把最后一口蛋糕塞进嘴里,胡乱嚼了两口就咽下。那个松软的口感和黏腻的奶油在嘴里发甜,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喜欢这种味道。

  可这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里遇见的味道。程礼洋靠在沙发椅背上,打开手机里的一张相片,里面是年纪尚小时的她和另外两个青年男子。

  “老师……”程礼洋望着屏幕上那位面容和蔼的男子轻轻地唤了一声。

  2

  程礼洋和哥哥程诺并不是在一起长大的,都是在年幼时被人捡回去,可程礼洋却是被送到另一个特殊机构培训的,和程诺那些以格斗技巧和技能培训为主的生活不同,她经历的除了正常的严苦训练之外,还有人对人的真枪实战,没有规则,没有暂停,活着的一方活着。

  对训练室外面的世界,程礼洋不知道也不了解。每天需要计算的事情,是整个训练场还活着几个人,她隐约地能感觉这个地下机构真正的规模很庞大,似乎不归国也不归某政劝,从孩童阶段就开始训练的他们,是为了被培养成特殊的一支队伍,去完成难度高而精巧的工作,不能胜任的,便是死在了这些暗无天日的时光里。

  在里面呆了五年,染了一身的血腥味,和周围那些多多少少有些思想的人不一样,她的思想简单,心智没能有半点进长,反而更像是原始的依靠本能一味求生的动物。后来有一天,里面的人们得知会举办一场竞技,规则简单,能杀掉最多对手的那一个人,可以离开这,从此跟这已定的人生和命运再没有关联。只要放走一个人,其余的人都会在这个条件面前突破自己原有的极限到达新的高度,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何乐而不为?

  第六年开春,寒意还没有消退的时候,程礼洋身着一件单薄的实验用的短衫,被蒙着眼睛,浑身绑着绳索固定着,被从直升机上推了下去。扔在一个战后城市的废墟中央,浑身是血地和瓦砾碎片以及其他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一起,听着飞机的声音远去,她才用手指从衣服内侧夹出一片短小的刀片,一点一点磨着手腕上的绳子。

  她看到周围的惨况时,倒不觉得满地陈尸值得在意,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里,该怎么办。一个单薄的孩子在这样的地方,恐怕很难找到食物,甚至很难活下来。难怪那些人会放人出来,即使出来了,作为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也很难生存。

  就是在饥寒交迫的时候,走了一整天终于见到人烟的程礼洋上前袭击了路过的川上,然后被他身边的Richard拦了下来,那个时候程礼洋还听不懂其他语言,川上用中文和她交流,才能稍微和她沟通上一点。川上是个温和的人,笑容向阳光一样和煦温暖,他身旁的Richard倒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

  川上和Richard一路带着程礼洋离开那个被荒废掉的城市,路上程礼洋一直很不安,她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每一次程礼洋攻击川上,或是想抢他手中的东西时,都能被Richard截住,然后反手就熟练地将她摔在地上,每一次都是川上一边没好气地叫停Richard一边去把程礼洋从地上扶起来。程礼洋期初甚至都不能意识到谁在对她好,她只能记住别人给她带来的伤害,并且对此多加防范着,同时没有一点友善的意思。

  因此她做了不少伤害其他生命的事情,尽管川上一直在教她文明的内容,教她同情和怜惜,教她爱和付出。有的错误严重到她至今想起来都会呼吸一滞,仍然是不能释怀。

  川上和Richard对程礼洋而言,比起老师,更像是一对优秀的监护人。

  “……”程礼洋叹了口气。

  一阵风吹来,她把手机收回去,起身走到围栏边上,往眼下的万家灯火。

  入夜以后,城市变得安静了下来。

  整座楼只有程礼洋一人站在阳台吹着冷风,她由西至东扫视城市上那层薄雾,记得曾经住过的城市也像现在这般安静淡然。

  3

  罗绮一大早就被徐曼烟叫出来,到附近一个城市广场里买东西。

  徐曼烟这几日趁父亲不在家,拿着父亲给的信用卡,出来买那些曾经苦于零花不足而没能买的衣服,而罗绮睡意还没有退去,没心思帮她,干脆打电话给自己男友来帮忙拿东西。

  结果又正好撞见了什么特殊活动,门口一小群人围在那里,吵吵嚷嚷着排队。罗绮的心情很不好,工作日难道不应该少点人吗?陪徐曼烟走到一半就继续不下去了,让自己男朋友跟着她去拎东西,自己回头去找了家餐厅坐下来,黑着脸在那里等。

  正发闷,见到餐厅门口路过了一个短发的青年,身影有些眼熟,只是似乎比自己认识的人都要高一些。那人很快便走了过去,没太在意,就是一晃眼觉得长得似乎挺好看的。感到有些无聊了,她便拿出手机登陆各个社交网络的账号,挨个查看别人的新状态和回复别人的消息,特地去看了程礼洋的社交账号,在她们分手前几天,就停止更新了,至今都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她试过再联系程礼洋,但对方好像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在和她有瓜葛。

  对此罗绮虽然知道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但程礼洋才是有问题的那个,有大问题的那个。

  等到罗绮把午饭都吃完了,自己男友才跟着徐曼烟姗姗到来。徐曼烟把身边的大袋小袋放好坐下,双掌一合,跟罗绮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谢谢小绮把诏杰借给我!我没忍住就买了太多东西,你等很久了吧,请你吃饭好不好?”

  罗绮哼了一声,其实不大在意,摆摆手,她就是今天睡眠不足才嫌外面人多吵闹,被人的吵杂声弄得有些烦躁。但从刚刚开始周围似乎渐渐安静了下,没先前人那么多了,她的睡意也渐渐褪去,精神便好了许多。汪诏杰从后面赶来,在罗绮身边坐下。

  徐曼烟招呼服务员来加点东西,她和汪诏杰从早上开始到现在都几乎没有吃过东西,刚刚一直在买东西注意力都在其他地方还不觉得,现在坐下来了突然才发觉自己饿得很。而汪诏杰则一直望着罗绮表示自己好辛苦,罗绮拉着他的手,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以作奖励的样子。

  服务员很快就把他们点的餐端过来了,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正好撞上了端菜的服务员,所幸服务员还不至于摔倒,只是被对方撞得失了中心手中的餐盘里的菜已经潵了大半,那人见自己撞上了端菜的服务员,拖着一条有点跛的腿往前,先一步扶住了那位服务员:“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先生你没事儿吧。”

  徐曼烟刚想说菜终于来了,她胃里本就因为空太久而有些隐隐作痛,眨眼就见这样一幕,不由得心声不满。但看到对方是个穿着朴素的女人,似乎还有些腿脚不方便的样子,也就只能作罢,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招呼服务员快些重新上一份。

  那人好像也发觉徐曼烟的不悦,上来给他们一桌三人大大方方地道歉:“太抱歉了,我不太舒服没怎么留意就撞上了,刚刚那是你们那一份吧,这下可能要重做了挺可惜的,那算我的就好。”她说着便伸手去摸口袋里的钱包。

  “算了算了,没事。”徐曼烟只是在意那份本来已经能吃上的菜,摆手示意她不用理了,然后拿起手机继续玩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不去在意胃部的不适。

  那人摸了摸脸,也不介意徐曼烟有些轻浮的态度和不耐烦的语气,道了谢便缓缓走到旁边一个椅子上做下,招呼服务员来点餐。

  罗绮倒对这件事儿没说什么,只是在旁边安慰了一下徐曼烟,让她再等等呗反正也不慢。说完她望向餐厅窗外,旁边那一家店的还热闹一些有些人声,而其他地方则安安静静地几乎没有见到有人走,早上那吵闹的状态好像完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