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的日子+番外 作者:吠物【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5 作者:吠物        都市生活       

「耶加雪菲是偏酸的咖啡,但仔细品尝时,会体会到它柠檬或莱姆的柑橘酸香,还有…那种活泼清亮的特质…咖啡入口,会有百花盛开的感受…」

就好像长笛按在两个八度的高音Fa,那种穿透、但不尖锐的高亢...

...李辰不懂自己,怎麽老是冲煮不出那种百花盛开的季节。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未定/正剧

关键字:李辰  配角  其他

  ☆、?1

  

  李辰在早晨鱼肚白的天空下,开门进店内。

  用她一贯悠閒的步调擦拭每张桌面,她不喜欢一早听古典音乐,所以现在播放的歌是Solo Monk的爵士。

  轻快的早晨。

  在时针微微碰到数字八的鼻梢时,李辰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抹布、穿上围裙,走进厨房。

  布朗尼烤不用到半小时,否则太乾了不好。

  巧克力豆饼乾的面糊先从冷冻库退冰,不然不好塑形。

  小甜饼大家都爱,所以即使自己不喜欢,还是得认真地多做一些。

  泡芙面糊如果发得不好,那麽就只能当做失败的厨馀。卡士达酱烹煮的过程必须寸步不离地紧紧盯著,否则有点焦味就必须整锅丢掉。

  …

  「喂!阿辰!我要来点醒神的。」

  程幼玮一推门进店内,就放开嗓子大叫。李辰这才知道已经快要九点了…或是已经九点多了。她把最後一批香蕉蛋糕送进烤箱里头,以180℃预设四十分钟烘烤,从厨房踱步出来,看到那家伙完全把店当作自己家一样,瘫坐在吧台前面。

  「幼玮,这是咖啡店,不是酒吧。」

  李辰轻轻地说,声音不高不低的,像急流中沉在底部的小石子,那种闷哼似的碰撞声。

  「哎!罗唆啊你!」程幼玮指节叩在木头桌面上,不耐烦地叫著,「我知道啦!所以才说要来杯让人清醒的啊!」

  李辰耸了耸肩,烧起热开水,找到哥伦比亚的咖啡豆,把磨豆机的刻度调到5.5,一阵机械的喧闹声过後,咖啡豆刚磨好的香气慢慢飘散开来。拿起那装了褐色粉末的容器,李辰把咖啡粉凑到鼻前,闭上眼让香气冲进鼻腔。

  …咖啡总是带有些可可粉的香气,有时候有些菸草的熏香,咖啡乾燥的粉末总是神秘的东西,还没冲煮前居然有种近似肉松的气味…

  「欸!少在那里心灵探索了!快点把我的咖啡送上来!」

  因为那人是程幼玮,是认识快十年的老朋友,所以李辰隐忍住扼著她的脖子把整包咖啡豆喂进她嘴里的冲动,转过身折起滤纸。

  「要吃点什麽吗?」李辰问,把咖啡粉倒进滤纸里头,在咖啡壶上搭上滤杯,八十八度的水温,在褐色的粉末平面划起圆圈。

  「有什麽?我想吃蛋糕。」

  「香蕉。布朗尼再等20分钟。」

  李辰说著,边把上一批烤好放凉的蛋糕切块排进托盘里头。

  「就这两种?」程幼玮不满的大叫,「明明就有超好吃的起士蛋糕,为什麽只有这两种?」

  李辰叹了口气,她已经尽量告诉自己要轻描淡写了。

  「小米又迟到了,所以现有的甜点只有我会做的那几样。」

  边说著,边把程幼玮的咖啡送上桌。

  程幼玮眯起眼睛,居然没有冲动地多说其它,打量起李辰。

  店门打开,李辰几乎抱持著期待的转头去看,看到一抹修长优雅的身影滑进店内。

  「李辰。」那是一种轻轻柔柔的声音,听著会从後背酥麻上来。

  程幼玮下巴都要掉到桌上了,凑到嘴边的咖啡杯「喀」的放回盘里,坐正身子,用质问的眼神看李辰。

  「早安,书妘。」李辰静静地打招呼,想掩饰那种期待心情碎裂的失落。

  张书妘轻轻地靠到吧台上,像是思索般缓慢的开口,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飘散。程幼玮花了点力气挺直背脊,并且抑制住冲动,千万不要凑过去嗅闻。

  「有什麽新东西吗?」

  「喝喝看这个。」李辰倒了一杯咖啡递给张书妘,看到对方小心地捧著咖啡杯,闻著那香气,然後朱唇微启,小小的啜饮了一口。

  程幼玮著迷的看著,李辰皱著眉头瞪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八成在呐喊什麽「美女喝咖啡就是不一样!」,或是什麽「真希望我也是那只咖啡杯」。

  「怎麽样?」

  「嗯,很深层。」张书妘说著,喉头轻轻地颤动,像在品味那咖啡的馀韵,「我也喜欢这个醇厚度。」

  李辰看到程幼玮马上端起咖啡杯喝了起来,八成很想体会美女喜欢的味道,然後那笨家伙马上被苦得呛到,随即难看的乾咳起来。

  「这不是曼特宁吧?有点像,但感觉不大一样。」

  「是布卡拉曼加。」李辰问著,边低下头翻出一包豆子,「昨天刚送到,是很新鲜的。」

  张书妘没有多想,从皮夹里头直接抽出一张千元大钞,交给李辰,并接过豆子。

  问价都没问呢。李辰总是没办法适应张书妘的习惯,感觉此刻再报价有点次序上的荒唐,其实没什麽大不了,但李辰就是很容易纠结在这种尴尬的细节。程幼玮那家伙一向多嘴的,此刻像稻草人一样轻轻晃动著,没有什麽人气的死盯著张书妘看,一点都没有要帮李辰解套的意思。

  「嗯…我现在没有钱找…」李辰最後这麽说。

  「那可以麻烦帮我记著吗?下次买豆子直接扣掉就好了。」张书妘说著,但那态度不像斤斤计较,反倒像是不在乎那找零的几百块似的,她一向对钱都很轻描淡写的。

  李辰点了点头,翻开账本仔细地记了上去。

  「等一下要上课吗?」李辰抬头,问著正在喝咖啡的张书妘。

  「没有,实习很早就结束,已经拿到教师证了。」张书妘轻轻摇晃著咖啡杯,「…现在在准备教师甄试。」

  「哦。」李辰淡淡的应了一声,听到程幼玮发出了类似齿轮没上油的微弱「嘎嘎」声。

  程幼玮这家伙完全是个美女探测器,衡量的方式端看眼前人的质——外貌、身材、气质,三位一体——有多好。遇到越好的,程幼玮的智商就会降低越多。李辰不止为这叹息过一次,程幼玮就是个爱美女可是同时也是碰不得美女的悲剧性人物。

  「李辰,谢谢你的咖啡。」张书妘把咖啡杯推到吧台上,对李辰淡淡一笑,「那我先走了。」

  「考试顺利。」李辰对著张书妘的背影说。

  看到对方回眸一笑,程幼玮马上又只剩下三岁小孩的语言能力。

  「阿辰!这种好东西你怎麽都自己藏著,不跟老朋友分享?」

  程幼玮指著李辰,用指控万恶不赦的语气大叫。

  「书妘是老客人了,常常来买豆子。」

  完完全全地答非所问。

  「妈的这种气质型的冰山美人啊!」程幼玮几乎要抱头嘶吼,「为什麽是你这种闷鬼随随便便就可以遇上的?太不公平了。」

  李辰正专心一意地把饼乾漂亮地排到托盘上,看都不看程幼玮。

  「…因为她有很好的咖啡品味。」

  程幼玮才要破口大骂,店门打开的声音倏地攫去李辰的注意力。

  小米,女孩总是带著一股清新的氛围,老是像要赶场似的、风一般的来去。

  「嗨,阿玮。」小米率先跟吧台前的程幼玮打招呼,才转头对李辰说,「哎,辰,对不起我又迟到了。」

  说著露出一个淘气的笑,这句话并不带歉意。

  「嗯,没关系。」李辰说著,即使小米的不出现让自己负担很重、很辛苦,并不是字面上的没关系那样轻描淡写,但面对女孩时,李辰永远都只有宽容,即使知道身为店长的自己该骂人,但她从来不骂小米。

  程幼玮始终不发一语,直到小米穿上围裙走进厨房後,才跳起身、半个身子越过吧台,揪著李辰的领子,对著她的耳朵低吼。

  「我就不懂你这白痴!」程幼玮低声叫著,「最让我不懂的就是,明明周遭美女这麽多,你就只看得到这个女人。」

  李辰别过头要逃避程幼玮现实的语句,但对方抓著自己的衣领,越抓越紧。

  「小米根本一丁点都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李辰不想听,抓起刚刚放下的手冲壶,往程幼玮的手上烫。

  已经退到45℃了,并且隔著壶身应该不会烫,只有热而已。不过程幼玮还是被吓了好大一跳,「干」了一声,弹回吧台的座位。

  「阿辰,你有什麽毛病?」

  程幼玮大叫著。

  「嗯,你说的,我都知道。」李辰淡淡的回应。

  她一直都知道,小米一点都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但自己就是不可自拔的为她著迷,李辰一直都知道的。

  真要讲,这是最大的毛病才对。

作家的话:

关於故事的时间上,短篇的《犯冲人生》是晚於现在这篇的

其实犯冲那篇是接续著苦等的日子,所以其实在短篇并没有交待很多细节

虽然说可能也没什麽人care

不过之後会再慢慢讲些我先前设定的小东西

关於程幼玮之後的恋情一点都不影响这篇的阅读,所以其实也不太重要就是了

虽然发文是发了

可是还是很不踏实的感觉啊呜呜

感觉是就是淡到像开水的文呜呜呜

对音乐感兴趣的话可以在会客室看到联结

  ☆、?2

  

  「噢!我真的好想要一个Chanel包哦!」韩诏杰一边翻著杂志一边说,「2.55这款真的很让人心痒难耐呢。」

  韩诏杰是除了程幼玮外少数会在吧台前坐整天的人,此刻正兴奋地把杂志推到李辰面前,想要分享。

  「很贵气。」李辰单纯地下结论,「我觉得不适合你。」

  程幼玮翻了个白眼。

  老实讲,韩诏杰虽然身材瘦了点,行为举止跟说话相当阴柔,并且——不知道是不是gay都普遍如此——穿搭非常出色,但他的穿著打扮还是偏男性化的,并不适合背这麽女性化的名牌包。

  李辰的个性并不特别能交朋友,一般而言没有程幼玮在中间,她也没什麽机会能够走进人群。她忘记自己是怎麽跟韩诏杰热络起来的,但从某刻开始这男孩在吧台前的身影就太熟悉的无法被遗落,位置久了就有独属於他的氛围。

  「哎!虽然不能背很可惜,不过经典也可以收藏的。」韩诏杰说著,一边兴奋地比划著,那手势有点秀气了,看了让人忍俊不禁。

  「花了这麽一大笔钱,只能摆著看很可惜吧?」李辰淡淡的问,送上韩诏杰的英式鲜奶茶。

  Bitter&Sweet能吸引各式各样的客群,这是让李辰最宽心的部分。譬如张书妘这种,从来只进门买咖啡豆,却不曾翻过menu,甚至连桌椅都没触摸过的人;又或是像韩诏杰这种,即使并不喜欢咖啡,仍然会为了气氛跟食物饮料坐上一整天的人。

  韩诏杰不喜欢可可跟咖啡味,爱吃薰衣草饼乾配奶茶,但如果小米有做轻乳酪蛋糕,那麽他就一定不会错过。

  「你不也买了很多很贵的咖啡豆,最後磨一磨、冲一冲,到头来也是丢进垃圾桶啊!」程幼玮吐槽,标准的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在你的『坦尚尼亚』上也花了不少钱。呵,一百步笑五十步。」

  小米一边冲洗著虹吸式咖啡壶的上杯,一边清脆爽朗的笑著。李辰本来面无表情的,却因为小米对自己的文字有反应,而神情柔和起来。

  坦尚尼亚是个咖啡的产区,李辰用来泛称这个地区生产的咖啡豆。她前一阵子养成的习惯,用不同咖啡豆的风味来对应程幼玮的女朋友,这「坦尚尼亚」可真是风味独特但不平易近人的…

  就咖啡而言,带有一种水果过熟的甜腻香气;而「坦尚尼亚」本人,是过度骄纵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