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燃情 作者:淅川【完结】

分类:GL百合 时间:2019-03-15 作者:淅川        都市生活       

一对好友的同居奇异燃情记~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未定/正剧

关键字:程悦  无  其他

  ☆、第一章

  程悦打开门便发现客厅没开灯。

  按说这麽晚了白晓晓应该在家,她赶紧打开灯,看见白晓晓侧坐在沙发上,程悦松了一口气。

  她随手把挎包放在鞋柜上,一边拿出拖鞋换上。然後向白晓晓走去。

  “怎麽了啊。”程悦有点担心的问道。然而白晓晓还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垂头发神,完全没有转头看她的打算。程悦著急了,白晓晓一直性子挺开朗温和的,绝不会无端端地不理她,难道她出了什麽事吗?她也在旁边坐下了,伸手把住白晓晓的肩膀道:“晓晓,你没事吧,出了什麽事你可以跟我说啊,你这样不说话我真的很担心!”

  谁知道白晓晓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整个人就扑进了程悦怀里。她两只手八爪鱼似地紧紧环住程悦的腰,脑袋埋在程悦的胸口,不停地呜咽,泪水像是关不掉的水龙头似的,将程悦胸口的衬衣打湿了一大片。程悦只能一手环著她,一手一下下地抚摸她略微有点瘦的脊背,默默地安抚白晓晓的情绪。

  白晓晓的眼泪来得很汹涌,去得也挺快。她渐渐地只是抽泣,整个人在程悦怀里一耸一耸地,还拿程悦的衣襟蹭眼泪。

  程悦感到胸口的肌肤一阵凉意,无奈地默许了她的行为。她一边安抚白晓晓一边想,让伤心的人吃点豆腐没什麽关系,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大不了明天笑话死她……想著想著她突然感到不对,白晓晓将头更紧地埋进了她的胸口,环在腰部的手也不知什麽时候移到了背後,正在解她衬衣下的内衣扣!

  她呆滞了!脑袋完全转不过来。晓晓在干嘛,她在解我的内衣扣?!程悦如何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她呆滞的一会时间,白晓晓已经摸索著打开了她胸衣背後的所有扣子。程悦感到胸部的束缚一下子松了,空荡荡的,总算回过神来,她连忙捉住了白晓晓的两只手腕。

  程悦脸微微有些发红,强自镇定地问道:“晓晓,为什麽这样对我?”

  “阿悦……你,你给我吧!”像是终於突破了那层界限,在犹豫著说出那句话之後,白晓晓突然就坚定了起来。她抬起头,定定地望著程悦,重复道:“阿悦,我们做吧!”

  经过了刚才的事,饶是程悦再有心理准备,听到她的话还是惊呆了。她感到脑中有根弦“铮”地一声断掉了。眼前人白皙的脸上还带著泪痕,那双猫儿似的大眼睛仿佛带著哀求,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帮助她;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轻轻地颤抖著,模样楚楚可怜至极。程悦的脸简直要烧起来了,红得越来越厉害。

  她别过头去,有点不敢看白晓晓,艰难地说道:“晓晓,你怎麽了,为什麽突然想这样……我们……”

  “阿悦!”程悦还没说完就被白晓晓一下子打断,“我不知道为什麽,他们和我在一起,都只是因为想有一个萝莉女朋友,他们根本不是认真的!他们……”白晓晓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他们根本不碰我。阿悦,帮我做好吗,我知道我是可以的……”

  程悦轻轻地转过头来,蹙眉看著白晓晓。她一直知道她想要恋爱,但因为外表看上去比较幼齿,所以在爱情上总是有点自卑,因而每一次恋爱,她都很开心,也很认真投入……她完全没想到那些男生竟然这样,而白晓晓开朗温和的外表下竟如此执著,她有些心疼。

  白晓晓看她不说话,表情有些严肃,於是紧张地靠过来,用手轻轻地揉搓程悦的胸,祈求道:“阿悦,求你了。”

  二十年来,乳房第一次被人如此触碰,一阵麻痒的感觉从胸部传来,灯光下只能看见程悦的耳尖红得都要滴血了。她这是在取悦我吗?程悦看著如此的白晓晓心里很是痛惜,又有股无名怒火在窜烧,也不知道是怎麽一种复杂感觉,有种冲动让她答应道:“晓晓,我帮你就是。”

  白晓晓看见她答应了,眼睛里都放射出希望的光来,伸手又要摸程悦。

  程悦赶紧拂开她的手,有点尬尴地说道:“不用这样,我帮你就好。我……下楼去买避孕套,免得弄疼你。”

  “恩……那个,你先换件衣服吧。”

  程悦看了看自己的衬衣,胸前打湿了一大片,里面的胸衣清晰可见,确实不能穿出去。她背对著白晓晓,扣好胸衣,换上了一件宽松的T恤下楼。

  ─────────────────────────分割线─────────────────────────────────

  程悦很快就回来了。

  白晓晓已经躺在了两人平时睡的那张床上。她换了一件蕾丝吊带的裸色背心,下半身只穿了内裤,两条光裸白皙的长腿就暴露在空气里。

  程悦想了想,免得弄疼了她,也脱掉了自己的牛仔裤。她爬上床去,撑在白晓晓上方。

  这时候就显出了两人身材的不同。两个人的身体都很白皙,也都很瘦,但程悦的身形颀长,双腿匀称有点肌肉,看上去更为结实健美。而且程悦要比白晓晓高一个头,她跪撑在床上脚刚好挨著白晓晓的脚。

  “晓晓,我开始了?”

  “恩……”

  程悦一只手滑进了白晓晓丝滑的背心里,里面松松的套著胸罩,扣子已经解掉了,她轻松地就摸到了白晓晓的乳房。她身材比较瘦小,但胸部却很丰满,肌肤细腻柔滑。程悦修长的手指只能大概地包著它。

  白晓晓感到左胸被程悦有规律地揉弄著,而且力道适中,胸部酥酥麻麻地,很快就感到了快感。而且程悦将头埋在她的肩窝处,伸出湿热的舌头舔舐她敏感的脖子。白晓晓只觉得颈部传来阵阵瘙痒的感觉,那种痒仿佛来自心里,外面的舔舐根本无法缓解,反而让她更加难耐了。

  “啊……啊……恩──”白晓晓心痒难耐,全身都烧了起来,程悦把她的背心和胸衣推到脖子下面,白晓晓已经泛著粉色的躯体就出现在她眼前。

  程悦吞了吞口水,沿著她的锁骨继续向下舔吻。湿漉漉又温热的物体扫过白晓晓的秀美的肩胛,滑到了右乳处,那莹白的雪峰上,一颗嫣红的茱萸颤颤巍巍地挺立著,仿佛在邀请她的品尝。程悦眼神一暗,张口含了上去。

  “呜……”太刺激了,白晓晓的眼角泌出些许生理性的泪水。右乳被湿热的口腔温柔地包裹著,一条灵活的舌头舔过乳房的每个部分,不时还划过那茱萸的顶端,轻轻地来回弹弄。程悦忍不住吸了一下。

  “啊!”一瞬间,白晓晓简直舒服得找不到北,神智瞬间都被情欲焚烧殆尽了:“呜呜,吸我,阿悦,吸我……摸我!”

  她扭动著身躯,口中溢出难耐的呻吟。程悦不语,只是卖力地做来回应她。

  左乳已经被揉搓得硬挺起来,程悦将手换到右乳上抚摸,含弄起左边的乳房,剩下的一只手向下滑到了她的大腿处。她加大了揉搓的力道,仿佛在捏一个白白的大面团,甚至用指甲轻轻地搔刮那颗红肿的樱桃,又引起白晓晓的一阵轻颤。另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来回抚摸,渐渐探进大腿内侧,在那秘密花园外游走,就是不进去。

  白晓晓扭得更厉害了,她呜呜地呻吟著,声音软软地,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

  “阿悦!我湿了,快进来啊,用力地做我!”

  程悦将避孕套套在在右手的两根手指上,摸到了白晓晓的下体处。白晓晓自动地抬起臀部,程悦将她的内裤褪到腿弯处,并且把她的双腿微微打开。

  从没被开拓过的花园湿漉漉的,一些透明的液体从花心处缓缓地流了出来。程悦的手伸在下面轻轻地抚弄著,不忘舔舐上边的乳房。

  用两根手指撑开花瓣,程悦抬头望向白晓晓说道:“晓晓,我进去了。”

  白晓晓只来得及“恩”了一声,便感到程悦的手指贯穿了自己。

  “啊~啊!啊!恩……呜呜呜……”伴随著微微的痛感,一种未体验过的异物侵入的快感瞬间涌上了她的大脑。她的眼睛失神地望著天花板,嘴巴无意识地张呻吟。

  程悦的手指被她的滚烫又紧致的甬道紧紧地夹著,但好在里面够湿,她轻轻地转动了几下,便模拟男人的性器开始来回抽插。起初她只是缓慢地进出,完全无法缓解白晓晓体内的瘙痒。她用双手捂住眼睛,哭道:“再快点,阿悦,求你再快点。”程悦领会,开始加快速度。手指时深时浅,时重时轻,积累起的快感一阵强过一阵,白晓晓的脚趾都舒服得抓紧了。

  突然,程悦摸到了一处突起,她愣了愣,用手指轻轻地抠了一下,没想到白晓晓直接哭喊了出来,她便明白了那是白晓晓的G点。

  “啊~~~我快要不行了~就是那里,用力啊……”她哭喊著,双手乱舞,蓦地勾住了程悦的脖子,将她的头拉低,两个人的唇就这样触到了一起──

  白晓晓疯狂地啃咬程悦的唇瓣,疼痛让她不禁张开嘴巴,便被对方的舌头侵入了口腔。白晓晓如同缺水的鱼一般,疯狂地汲取程悦口中的空气,小巧幼滑的舌头卷起对方的,如同跳舞一般地纠缠在了一起。程悦也被撩拨地心跳加速,她不禁深深地回应著白晓晓,同事手指也没忘记在她的G点上加快摩擦。

  上下两处都被玩弄著,很快白晓晓就高潮了。

  “唔──啊!~~”一波巨大的快感袭来,白晓晓脑中一道白光闪过,仿佛不能呼吸了,如同上了天堂,她甬道中喷薄而出一股股爱液,便晕了过去。

  最後那一下,白晓晓的牙齿磕到了程悦的舌头,让她的神智清醒了一些,但由於实在是太累了,精神又高度紧张,她软倒在白晓晓旁边,也昏睡了过去。

作家的话:

呜呜呜作者也不知道一上来就炖肉……而且还是女女的肉肉……捂脸遁……

  ☆、第二章

  程悦和白晓晓第一次相遇时,她们才刚刚跨入大学的校门。

  那年夏天,程悦刚刚经历过一场不痛不痒的高考。不好不坏的成绩,勉强符合了老妈心中的最底线,她没有多考虑便报了本市的A大。对於这样的结果,她早就知晓,甚至心中还有点庆幸。

  程悦一向对学习不是特别上心,除了高一那一年。一直在年级中上水平的她,升入高中竟然糊里糊涂就拿到了年级第一名,程悦尴尬了。其实她也没有特别努力,在她看来这不过是因为文理分科的缘故,她从初中开始就理科不错的。但每回得到她这个笼统的回答,别人总是不相信,於是後来,她也只能稍微努力一点,否则仿佛她真是在欺骗大家的感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