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某人的“逃”花运(总攻 生子 第四部)——御水【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3 作者:御水       

第四部

第152章:爱你心甘情愿!

“阿仁,阿仁,你在不在家?我们要打球,一起去玩啊……”

一声声粗犷的喊声回荡在空旷的院落内。院子不大,周围是用土砌成的院墙,大概有一米多高,里面是一栋建筑普通却看似老旧的平房,院内左边是一间土砖盖成的茅厕,右边推放着一大堆的杂物,旁边用个半人不高的枯树枝上用链子绑着一条脏兮兮的大黄狗,此刻正呲着一口特大号黄牙对着院门大叫的人汪汪狂吠着。

院落的大门是一扇破旧的木门,里面拴着横条,外面的门框上有两个铁环,一个身高不怎么样却体积庞大的年轻男人,正手拿着铁环使劲地怕打着木门,好像里面的人不出来就誓不罢休似的。

“谁啊?!”

不耐烦的声音从一间屋子里传出,带着沙哑的嗓音听得出是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的,还有极度的怒气。

“是我!毛成飞……”

“靠!毛蛋,你到底有完没完啊!老子要睡觉,不去!”

“不去就不去呗,拽什么拽!切……”

胖男人撇撇嘴,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然后闪着一身的肥肉准备离开,谁知刚转身,他一个不小心碰到了人,而对方手中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一个微型的行李包和一袋新鲜的水果散落了一地。

“啊!对不起,对不起!”

慌忙着道歉,毛成飞赶紧弯下腰去捡,首先看到的却是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好奇的抬眼看过去,紧接着,他狠狠地倒吸了一口气,满眼惊艳的呆在了原地。

“你好。我想请问下,这里面住的是不是姓琼的先生?”

凉风吹拂,柔和的风将他额前的刘海吹开,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上挂着礼貌的微笑,淡蓝色的外衣,深色的牛仔裤,身高不算很矮,但削瘦的身形看似却像是个美少年,特别是那双晶亮亮的美目波澜涟漪,仿佛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

“先生?”

见对面的胖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看,蓝天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随即又扯了个假笑,微微提高了音量,侧身避开了对面令他讨厌的目光。

“啊?哦,不好意思,呵呵……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呵呵……”

真是个傻帽!蓝天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皮笑肉不笑的再次问道,“请问这里是琼谋仁琼先生的家吗?”

“是、是、是,这里就是阿仁的家,他现在正在里面睡觉,要不要我帮你喊喊?”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谢谢你。”

客气的回了一句,蓝天拒接毛成飞的好意。除了琼谋仁,其他任何男人只要用这种眼神盯着他,都会令他厌恶异常,若不是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早就把面前这个一直盯着发呆的胖男人给一脚踹飞了。

快速收拾完手里的东西后,绕过仍然盯着他看的胖男人,蓝天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到这扇破旧的大门前,伸手拍了几下。

“我操你妈的毛蛋!老子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烦不烦啊!你要是再敲,我就让我家毛毛去要你的屁股!”

一声怒骂从院落里飘了出来,站在门口的俩人都为之一愣,可在下一刻,他们却是不同的表情。

毛成飞一脸的铁青,怒火渐渐从眼睛里冒了出来。

蓝天开心的笑着,漂亮的脸上尽是喜悦之情,浓浓中带着大松口气的轻松感。

“你气什么?”

毛成飞一愣,没想到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年会主动跟自己说话,又惊又喜的他没有丝毫的保留,就把心里的愤愤憋屈给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他家里的那条狗叫毛毛,跟我的姓一个样,我让他改他不听,还整天拉着他在村子里转悠着叫狗名,害我到现在都被村里的人笑话!还有,自从他回来以后,我们村的还有别村的姑娘们都喜欢他,我的女朋友小丽也看上他了。我知道他从小就长得好看,我也不跟他计较这些,谁叫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呢!刚才我只是叫他去打球,整天窝在家里睡觉闷都闷坏了,他不但不领情,还骂我……”

听着胖男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种种牢骚,蓝天含着笑意望着面前的这扇木门,美目幽幽,倾心地寻找着这段时间以来他所不知道的点点滴滴。

目送了毛蛋离去,蓝天对这个胖胖的年轻男人有了些好感,在想起他的外号时扑哧一笑,刚刚还很嫌恶这个胖男人的烦躁心情一下子一扫而光,他只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小伙子,也是琼谋仁从小一起玩耍的伙伴。

再次转身,蓝天对着木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伸出手拍了起来。

很意外,里面没有再传来怒吼的叫骂声。

正当他准备再一次去拍的时候,破旧的木门突然从两边打开了。

颜色浅灰的厚重外套随意地披在肩上,身上套着的是一件黑色的毛衣,下身也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劣质棉拖鞋。再往上看,一头鸡窝似的发型,眼神涣散无关,下巴上面全是胡渣,这样衣着低俗、邋遢不堪的琼谋仁,让蓝天一下子心疼得红了眼眶,长时间担忧焦急的泪水终于抑不住的落了下来。

“蓝天?!!”

惊讶的叫了一声,琼谋仁第一时间反应就是连忙惊慌着关上了大门。

“琼谋仁!你敢关试试!!”

手上一抖,琼谋仁停了一下。

这就在这个空挡,蓝天趁他不备,立即用力推开了木门,不嫌弃他身上一股难闻的气味,不嫌弃他这一身让他看了就讨厌的衣服,也不嫌弃他扎人的胡子,丢了手里的东西,就这样激动着瞬间扑进了他的怀里,楼上他的脖颈狠狠的吻了上去。

防备不及,被吻了个正着,琼谋仁下意识的想去推,无奈身体被蓝天紧紧的抓抱着,不敢弄疼了他,索性就放弃了,可就在霎那间,他突然一个用力把怀里的人甩了出去,面色逐渐发白起来。

“啊……”

一个跄踉,蓝天跌坐在地上,煞白的脸色有一瞬的失神,无声的泪被这狠狠的一推,显得更为悲伤痛苦。

“你推我?!琼谋仁,你敢把我推开……”

“不是,我……”刚想解释,却在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时顿住了,琼谋仁强压着苦涩,绝情的转过身,“你走吧,别来找我了。”

“我不走!我不走!不走!就是不走!”哭叫着跳起来飞扑了上去,蓝天从背后紧抱着琼谋仁的腰身,嘶声的大吼,“你休想再丢开我!休想再不要我!我不允许!不允许!我告诉你,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你不准再这么把我推开!不准!不准!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