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某人的“逃”花运(总攻 生子 第三部)——御水【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6 作者:御水       

第三部

第101章:陌生的碰面

从一个社会底层的流氓‘孤儿’,变成如今有身份、有地位、有家人、有老婆的肖家四少。

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变成如今有钱、有房、有车、月薪几十万的拽男人。

从一个只会说脏话的瘪三地痞,变成如今有风度、有文明、有礼貌、有绅士的上流人物。

对于这些,琼谋仁无疑是幸运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是半个月。

琼谋仁在经过了很艰难的一些过程后,终于可以得心应手地应付每天的日常工作,总经理这个职位,他没白当!

肖萌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很忙,不是每天有好几个通告要赶,就是被邀请去外地做节目,要么干脆直接就断了联系,害得他一直守着手机过日子。每次俩人见面了,也只是匆匆一个吻、一句话就再次分离,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把小老婆真正破身……

蓝天虽说是他暗自包养的‘小三’,但在很多时候,他从来就没有把他当成自己的地下情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婆。

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都是本质上的同等人,没有了那些有钱人虚荣的伪装,只有真实生活中的随性惬意。所以,跟蓝天在一起的日子,琼谋仁过的很自在,也很轻松,俩人之间的共同话题也很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琼谋仁了解到,蓝天是个性格开朗、活泼好动的人,虽然有时候很野蛮、很强悍,但都被他的无敌强势给化成了柔顺、羞涩。他脾气也不好,俩人因为一点点的小事斗下嘴,他赢了就算了,输了就不行,动不动就甩门,或者直接拿东西砸人,要么就是跳上来揪人耳朵,再不行,他就使出最厉害的一招——色诱,迷得他晕头转向,只剩下老婆最大、其他算屁的份……

不过,蓝天还有一点很让琼谋仁很庆幸。

他从不过问他有时候不回来是去哪了,从不打听他是不是还有其他情人,从不向他提出任何无理的要求,也不向他主动要钱,只要给就要,不给也不提。很好!是个不错的老婆,知道心疼自己老公赚钱不容易……

还有一点琼谋仁很讶异,那就是蓝天的学问好像还不低。他的房间里有很多种书本,大部分都是侦破案件和枪械组装什么的,还有好几本是国外文字,吓得他以为蓝天是不是想犯案,得来的当然是耳朵被扯。不过事后妖精老婆告诉他,这都是他的专业爱好,他想再问些问题时,却被那双美目给瞪回去了……

不管怎样,蓝天这朵小百合被他给好命的摘下了,而且还安安稳稳的揣在怀里供着,偶尔调皮,偶尔任性,偶尔专横,偶尔跋扈,偶尔嚣张,偶尔骄傲,偶尔安静,偶尔聪慧,偶尔狡黠,偶尔刁蛮……

很多缺点和优点的共同体,揉合在一起,就是一个让琼谋仁很头痛的难搞老婆。

比如:

某天下班,小老婆有事不回家,他就买了蓝天最喜欢吃的菜回到包养窝。裹着围裙在厨房内忙了半天后,他才一脸讨好地端了出来,本想着等会得到的会是蓝妖精的热情一吻,却没想到,只品尝了一小口,那桌他辛辛苦苦操弄了半天的饭食,就被一脸不爽的妖精老婆给丢进垃圾桶里了……

某天小老婆回家陪老爸,他带着妖精老婆去看电影,准备浪漫浪漫。买了蓝妖精最喜欢的爆米花和饮料,又买了两支时下最流行的情侣墨镜,俩人穿着情侣装一起偷偷摸摸地进入了放映厅。作为老公,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很绅士的先让自己的老婆入座,所以他很温柔地对着身边的蓝妖精开口邀请,可谁知旁边传来的不是妖精老婆应该有的撩人嗓音,而是一个一脸泛着花痴的女人对着他狂流口水的淫荡声响……虽然事后很诚恳的跟妖精老婆道歉说自己认错人了,可不但不听他解释,直接就把那包爆米花撒他头上,还把饮料打开给他来了个当场淋浴……

某天晚上正跟小老婆在床上恩爱,当他剥光了全身衣服的时候,电话就响了,竟是妖精老婆说饿了要吃某某地方的夜宵,要是不在半小时之内送到,就没好果子给他吃。无奈之下,只能哄着脸红气喘的小老婆睡觉,骗造了理由穿了衣服去帮妖精老婆买东西吃。可谁想,当他满头大汗拎着冒着热气的爱心午夜餐回去包养窝的时候,迎来的却是蓝色大床上,一个正在美梦当前、抱着仔仔熊一脸幸福的露肩睡美人……

某天休假在家,准备陪着难得有时间的小老婆去外面用餐,然后再去海边吹风浪漫。不料,在餐厅洗手间接到妖精老婆电话说是要他赶快去某某地方,有急事找他。安抚了小老婆赶了过去,看到的不是别的,而是蓝妖精一身可爱背带裤装扮,双手插兜一脸神秘笑容地问他,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某天在办公室里正在和乔川商讨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桌上电话响起,一听是前台接待小姐说有个叫蓝天的人找他,连忙下去一看,妖精老婆说想在这里玩几天。老婆说啥就是啥,把自己的总经理专用套房让给妖精老婆住几天,顺便自己也在这里陪他,没想到,蓝妖精不愿意了,说什么总经理陪着玩还可以考虑考虑,陪睡没门……

某天,他买了辆宝马送给妖精老婆,本来俩人准备出去兜兜风浪漫一番,意外地,蓝妖精问他车库里的那辆漂亮跑车是谁的。想了半天,他决定从谎招来,解释说是别人寄放在这里的。但蓝妖精不相信,说什么一定是他以前泡过的富婆送的,还拿出一串不知从哪找出来的跑车钥匙,掐腰瞪眼的指责他小家子气。好吧,想开就开吧……而这辆崭新的宝马,就开始无限期的等待宠幸……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更何况,他还两个家呢……

唉……

长叹一声,琼谋仁从回忆里清醒过来,心里哀怨不已。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叹的气是他这辈子最多的。心里有股很郁闷、很憋屈的怨气撑得他喘不过气来,想发泄却没地方,想排解却没时间,只能痛苦的压抑着,纠结着……

窗外正刮着很大的秋风,街道上的穿行的人们都低着脑袋避风,有的还搂裹着外衣,看不清前方路的还会偶尔跟迎面来的人撞两下,开车的还好,骑自行车和电动的就不好了,头发被吹得凌乱不说,还得喝冷风,真是越看越搞笑……

抽着香烟,敲着二郎腿,面前桌面上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琼谋仁勾着唇颇有兴趣的看着外面狂风无阻的人们。

还是有钱好啊,掏着大红钞票就可以避免那些尴尬事,以前当保安的时候,他琼谋仁不比这些人好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