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某人的“逃”花运(总攻 生子 第二部)——御水【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6 作者:御水       

第二部

第52章:梦里梦外(一)

天空橙黄,空气沁心。

踢着脚下的石子,无聊的看着两旁插满水秧的稻田,十二岁的琼谋仁顶着一头夸张的鸡窝头,一边走在回家的村边小道上,一边一手拎着破旧的书包来回晃荡。

他穿着一件灰褐色的格子毛衣,一条黑不溜秋、褶皱层层的裤子,还有一双脏秃秃看不清颜色的球鞋。

“姓穷的,今天被我截住看你往哪逃!快过来给我道歉,要不然我叫他们把你丢进水沟里。”

这时,一道尖锐的难听声音从前面吼来,让琼谋仁停在了原地,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用手捂住了耳朵。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昨天那个被我打趴下起不来的毛蛋啊,怎么?今天有力气了,还知道找几个土蛋子来帮你,恩,不错嘛!脑子有长进了。”

琼谋仁放下手,挖着鼻孔一脸鄙夷的看着对面的几个土蛋子。为什么要叫他们几个为土蛋子呢,原因有三。一是因为他们几个天天被他欺负的灰头土脸的,二是因为他们几个天天穿着一身土色难堪的衣服,三是因为……嘿嘿,他就喜欢给人起外号嘛……

中间那个略高的胖脸男孩一听,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带着灰垢的脸上呈现出一副凶样,大叫起来:“姓穷的,别以为你爸妈是老师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今天我就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同学,大家快上。”

“毛蛋,你真卑鄙!知道我爸妈去省城了不在家,你就趁机来报复我对不对?”人多势众,寡不敌众,以多欺少。突然,这三句成语在他脑袋里出现,情急之下他脱口就大声指责起来。

“嘿嘿……知道怕了?那就赶紧道歉,要不然我们几个非把你丢下去不可。”毛蛋一听,顿时大爽,得意一笑,露出了一口黄牙。

他是很怕,怕等会这几个土蛋子的爸妈提着铁铲子来他家找他。在心里暗骂几句脏话,琼谋仁把书包往田埂上一撂,卷起毛衣袖子,露出被太阳晒得铜黄的结实胳膊,开始打架。

“来啊,你们几个土蛋子,等会要是谁敢哭出来,以后看见我就叫我仁大侠。”伸出一只手掌,对他们勾了勾食指,琼谋仁挑眉挑衅。

那几个男孩以前都被他欺负过,心里都憋着气,乍一听下,都纷纷喊着报仇俩字,冲了上去。

不到半分钟,这几个每次见面都眼红的人滚打在地上,满身的泥土粘的到处都是,琼谋仁恼了,一脚踢开一个,“扑通扑通”几声,掉进稻田里几个,身上还有一个,一看,竟然是毛蛋。

“姓穷的,你要是不给我道歉,我就把你踢下去。”毛蛋瘪红了脸,用他肥胖的身体狠狠地压在琼谋仁的身上,还不忘厉声警告。

“靠你妈的!老子就是不道歉怎么了?快滚下去,要不然我把你也踢下去。”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压在身下,天生力大的他每次打架都是先把别人压下去,没想到这次会被这胖子给趁虚而入。唔,现在怎么脑子里尽蹦出些成语,难道他老子天天抽他让他背的东西都给自动消化了?

正在琼谋仁暗想的当口,不远处的一声声叫喊让他停下了所有的思想和动作。

“啊仁,啊仁,快回家去,你爸妈出事了……”

“啊……”

毛蛋被琼谋仁突然大力推开,顺便掉进了泥水里,惊叫出声,正准备开骂,留给他的只有奋力奔远的身影和丢在一边的破旧书包……

“爸,妈……”

刚跑到家门口,就见许多人围住了他家大门,琼谋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脚浑身一抖。

“啊仁,快进来……”堂叔从人群中走出来,对着呆愣在大门口的琼谋仁招招手,眼中含着泪光。

僵硬着身体,琼谋仁慢慢走进屋内。

堂屋里站满了舅家的、姑家的、姨家的表亲,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怜悯的表情看着他,让他有种想要大叫出声的冲动。

再往里看,那张用木头支架成的床上平躺着他现在应该还呆在省城的爸妈,他们脸色青白,换上了一种古代的衣服,好像他在村里老张家的棺材铺里见过的那种。

血液猛地冻凝在一起,琼谋仁死狠的攥着双手,瞪大着眼睛盯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爸妈。

“我爸妈怎么了?”颤抖的声音碎碎的从口中溢出,心脏不断收缩着,他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哪怕是爸爸再一次拿着铁锤打他的时候,他都没这么害怕过。

“啊仁,你爸妈在省城出了车祸……”堂叔一边抹着泪,一边对着他说道,“听说是个喝醉酒高中生开车撞的,当时你爸妈正在路边买东西,谁知就被……当场就死了……还算有良心,那高中生的爸爸把你爸妈给送了回来,还跟着人说是要赔钱……”

“那撞人的人被抓了没有?”他记得爸爸教过他,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爸妈都被撞死了,那凶手一定会被抓起来的。

堂叔显然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看了看周围的人,他回答:“没有,不过人家派人来拿着钱说是要……”

“为什么不抓起来?他杀了我爸妈?”琼谋仁怒瞪着双眼,握紧了拳头,忍着不让泪落下来。他不要钱,他只要爸妈活过来,重新对他笑,哪怕是打他也行……

周围没有人吭气,都不知道在想什么,琼谋仁暗自冷笑,这些亲戚平常都看不起他家,逢年过节来都不来,现在爸妈不在了就都跑来,是看笑话的吧,呸!他才不稀罕……

“琼老师只有这一个孩子吗?”忽然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打量了琼谋仁一眼,然后问向堂叔。

“是是,只有他一个孩子,还在上学。”堂叔神情恭敬的对着那个中年男人点头解释。他的样子让琼谋仁心生厌恶,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快点说赔偿的事情,天黑之前我还要赶着回去。”中年男人皱着眉,不着痕迹的闪离浑身散发着禽骚臭的堂叔。

“好好好,您先坐。”堂叔赶紧搬来一个凳子,用袖子擦擦放在哪中年男人的面前。

“不用了,我们老板说撞死了人造成悲剧很抱歉,按照他的意思我们赔偿五十万,还有所有的后事我们全安排,一定让琼老师走的风风光光,然后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中年男人慢慢陈述完,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条递到了堂叔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