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调教+番外——万家灯火【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6 作者:万家灯火       

文案:

赵宣从后面抱住荣佩,这下让荣佩有力也没地方使。

他扭动着腰胯,鼓起的下身轻轻撩过荣佩火热的下体,

慢慢荣佩因这柔情攻势软化下来。

赵宣一只手上上下下跟个鸡毛掸子

一样扫遍了荣佩的身体,

一边单手把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了下来。

两人终于坦诚相对。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强攻强受/轻松

关键字:荣佩 赵宣  庄雅言  黄达

第一章

有钱人的圈子最喜欢攀比,总是有些排行榜,荣佩每次都榜上有名。作为有名的富二代,作为富二代中有名的gay,作为gay中有名的M,好像也解释得通赵宣第一次见到荣佩时不算诧异的心情。

赵宣长得好,身材也好,除此之外也没啥一技之长,勉强拿得出手的大概是唱歌好听。赵宣的优点就是比别人更有自知之明,于是在半年前就在本市最大的娱乐会所找了个差事,半年下来省吃俭用也存下了不少钱,正盘算着金盆洗手就被经理单独叫到办公室开小灶。

经理说,小赵呢,我知道你不想接这个客,不过你想想,人家指明了你,钱不会少给,而且荣先生又非常喜新厌旧,你就当最后狠狠宰只羊,怎么说都是不亏本的生意。

赵宣等经理把话说完就点头,跟在经理后面去了二楼的包厢。

赵宣在门外头深呼吸,经理推开门。包厢的隔音效果非常之好,多次受到褒奖,里面小姐少爷俱全,一张茶几上酒水饮料零食点心各色小药丸俱全,还隔着一双金贵的脚。赵宣心里有些打鼓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沾这些东西的。

荣佩赏光似的把赵宣打量了个透,身边的一个小姐识趣地坐开了些,荣佩就把赵宣招到身边,接着头顶上闪烁的灯光把又给赵宣做了个CT。

经理果然久经沙场,慧眼识珠,他荣佩就喜欢赵宣这样的。高大,英气,笔挺,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经理向赵宣使了使眼色,赵宣没有马上小鸟依人到荣佩身边的空位去,试想一个快一米九的男人不甚娇羞地依偎到一个小白脸怀里,怎么想怎么膈应。

巧了,荣佩就喜欢这样若即若离的,不然怎么是个出了名的M呢。

当晚荣佩就把赵宣带出了场,光喝酒纯聊天,荣佩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合心意的,倒不急着享用了,他一向喜欢把最好吃的留在后面。赵宣脸皮上冷冷淡淡,心里直打鼓,万一把金主得罪了可不好,哪里想到金主越来越高兴,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晚上金主突发奇想要去赵宣家过夜,赵宣没办法只好架着东倒西歪的金主开往贫民窟,路口上看见交警叔叔直冒冷汗。赵宣的家原先是和另外一个少爷合租的二手公寓,但室友早被包养,就没回来住。赵宣把金主放在沙发上,然后收拾了一下,给放了盆洗澡水,小卫浴没有浴缸只有那种老的红色的洗澡盆,一般拿来洗衣服用的。

荣佩被赵宣扒了个精光,有钱人就是保养得好,赵宣啧啧,浑身透着一股香。荣佩扭着白嫩的身体净往赵宣身上凑,搞得赵宣有种嫖妓错位的错觉。不过赵宣在心底提醒自己要小心,要谨慎。

金主的酒品还不错,没发疯没呕吐,配合着赵宣蹲在洗澡盆里,抱怨了一句好小。

赵宣横了金主一眼,金主委屈的命令,帮我洗澡。

不是赵宣不纯洁,一般说来洗澡都会发生点什么,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不想发生点擦枪走火的事件,幸而金主只是试试枪,没真枪实弹的意思。赵宣的长裤早湿了,就脱了下来,里面穿的是非常骚包的T-back,金主一双色目上下左右地巡梭,只能羞涩地用视线把那点布料扒下来。

赵宣被火热的目光烧了脑袋,鬼使神差地问,要吃吗?

金主一听,顿时打了鸡血,把那点M的矜持丢到九霄云外,两手其上拉下了赵宣浑身上下唯一的遮羞布。

赵宣虽然从事性工作这个行业,但平常基本上没过过私人的性生活,他大鸟的伴侣是左手──他是个左撇子。

鸟头被一张湿热的嘴眷顾着,浑身是一种说不出地愉悦感受,难怪那么多人喜欢玩冰火。赵宣也给人做过冰火,但只有想吐的感觉。金主一吞一吐,把他的大鸟含在嘴里又吸又舔,简直比大鸟的主人还快活。

赵宣按着金主的脑袋,听见一声疼。忙抽出直指蓝天的大鸟,金主脸上身上都是水,眼眶脸蛋红红的,膝盖烙者疼。赵宣赶忙把金主抱起来揉了揉金主娇贵的膝盖,给两人冲了水把金主抱到床上去。

荣佩只是抱怨了一下,哪想到到嘴的大鸟就飞了,而且看着赵宣一点那个那个的意思都没有。

赵宣的床很小,荣佩没法想像他怎么挤下去的。两人相对无言,蓄势待发,不过赵宣拿不准金主是个什么注意,他才混迹风月场半年,实在经验不足。

而且,他的大鸟还翘着,这该怎么是好。

荣佩一双贼目滴溜溜的围着赵宣结实的上身和修长的下身打转,目光重点聚焦在那塞克西的腰身三角区上。赵宣身上没啥体味香味异味,这是荣佩自动请缨的前提条件之一。

赵宣再一次被火热的目光包围了,他的大鸟仿佛感受到荣佩热切的呼唤,在浴巾里顶起一支大帐篷。

在赵宣的默许下,荣佩扯下了他腰身的浴巾,两人再一次坦诚相对。尽管赵宣也是性奋的,不过他还没从错位的错觉中恢复过来。荣佩很会做口活,虽然这是赵宣在无从比较的情况下的感受,不过确实被荣佩伺候得很舒爽,浑身的毛孔的张开透气似的舒爽。

赵宣一只膝盖搭在床边,半跪在床沿,荣佩因为是躺着的,嘴里分泌的口水都溢了出来,但他完全没管这些。嘴里的东西还在继续胀大,而且赵宣轻微地用两只睾丸在压他的嘴唇,似乎还想要他吞深一点。可怜金主那点伺候人的经验完全胜任不了深喉的任务,就咳了出来。

赵宣想起身下的金主是一个M,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花。

他克制强烈的情欲,沙哑地让荣佩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用大大的鸟头在上面划圈圈。

我的老二好吃吧?

荣佩震了一下,那热热还流着腥涩液体的鸟头把他弄得好痒。好吃。

什么味的?

好大……好粗……

我问你什么味的!赵宣狠狠用凶器戳了戳金主。

荣佩要哭出声来似的说不知道。他的确不知道,他现在被搞得昏头昏脑的只知道想吃那个又大又粗的东西、

荣佩是个M,赵宣还不是S,看他可怜,弯下腰擦了擦金主嘴角的口水。就这么一个纯洁无暇充满爱心的动作,荣佩都毫不放过,红艳艳的舌头一下一下舔着赵宣的指腹,把轻轻咬着他的指尖,

今晚,赵宣有种被馅饼砸到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