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某人的“逃”花运(总攻 生子 第一部)——御水【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御水       

文案:

男人好不好,要看“手表、皮鞋、腰带”三大宝;

男人酷不酷,要讲“学位、气质、风度”三要素。

琼谋仁这个男人,一没钱,二没权,三没男人必备六大点,

除了长的高点,样子帅些,会点三脚猫功夫,他就是一纯粹的社会腐败分子,活的是有滋有味。

一次偶然的经历,让穷某人好运接二连三、桃花滋滋不断、腰包迅速大涨,泡遍各类有钱美男。

就在他屁颠屁颠其乐无穷时,夺夫大战噩梦般开始……

作品关键字:穷大瘪三PK各类富家被压君,穷追被猛打,逃之还要要,穷某人的“逃”花运,御水

第一部

第1章:应聘

……

(箴言: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人生尽得意半斤六两,一穷二白不是我本意,好色风流不是我过错;只在床上说我爱死你,不在人前道我认识你,没有奢华外裹的面包,就给谎话连篇的糖衣。)

……

凌晨一点时分,市区郊外某处。有一辆黑色破旧的老版电动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马路上,颇有在耍杂技的意味。

突然,有一辆红色轿车冲驰而来,在经过那辆电动车时车头灯大亮,瞬间来了个高难度的大转弯。伴着刺耳的刹车声以及驾驶座上司机的叫骂声,电动车却还在继续表演着,司机恨恨的诅咒了一句,立刻又来个360度式急转,迅速消失而去……

“我日,哪来的手电筒,还带双管的……嗝……”琼谋仁放下捂住眼睛的左手,自言自语般打着酒嗝,然后右手加着油门继续前进。

“死了都做爱,不做到腿软不下来,进入越深证明越爽,才足够逞强,死了都嗝……都做爱,不哭到嘶声不痛快,尽情毁灭还再来嗝……”琼谋仁突然很有兴致的大声高唱起来,一边点着头打着节奏,一边加快速度飞驰起来……

在一处老旧的居民区小巷内,琼谋仁借着微弱的灯光,把电动车停到了一处车棚外,很无耻的把别人的地方占为己有,又推倒了几辆碍眼的新款电动,这才满意的吹着口哨点着头,浮着步子向一处老楼走去。

打开门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琼谋仁立刻捂住鼻子关上门,在看到客厅内乱七八糟的散落着不少衣物,甚至还有女人的内衣时,这下他的酒劲就全醒了。

“日——”气恼的低咒一句,琼谋仁立刻迈开大步,一脚踢开了一间房门破口就叫骂起来:“我操你妈、的许志雄!老子不是跟你说过不许带女人回来吗?你他妈的还想不想住了,三分钟之内不赶紧把人给老子弄走,你他妈的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啊——”一道刺耳的女人尖叫声破空而起,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低咒声,床上正在做剧烈运动的一对裸体男女被迫终止节奏……

“我说你能不能事先敲个门啊,你这样我会被你吓成阳痿的。”许志雄迅速安抚好女伴,然后满脸痛苦的看向门口的琼谋仁,手指着自己下身的某处哀叫出声,还用眼神示意某人赶快离开不要碍事。

“呸!你他妈就是一种马,还阳痿?……老子说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你自己看着办。”琼谋仁啐了口吐沫,满是鄙夷又带威胁的说完后转身离去,还警告性的大声带上门。

当琼谋仁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收拾干净,也没有了刚才的臭味,黑沉的脸色才缓缓恢复过来。

“洗好了?”

许志雄只穿了个四角短裤,大咧咧的双腿翘在茶几上,仰靠在沙发上抽着烟,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琼谋仁没有理会他,立即一道冷光射去,然后坐到沙发上为自己点上一支烟。

许志雄撇着嘴收回双腿,又问道:“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店里生意不忙吗?”

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琼谋仁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有人今晚把场子包了,德哥说不用我们再看场,所以就回来了。”

“包场?那你今天不就是白干了吗?”许志雄有些同情的看着琼谋仁。

“那有什么办法,那些小姐少爷们全都被调去伺候那些大佬们,那里还会有我们的小费可拿,日。”琼谋仁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唉,我看你还是再换个工作吧,干保安虽然有时候小费拿的高,但是风险也大。”许志雄一边建议着,一边打量着对面的琼谋仁赞叹道:“你说你长的高大帅气的,干脆去当牛郎好了,不但爽死还挣钱,就你这样貌还不把那些富婆们给迷死?干嘛非要当个吃力不讨好的保安呢?屈才啊……”

琼谋仁立刻又一记冷光刺去,沉声警告道:“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这个,小心我不顾朋友情谊打爆你的牙。”

许志雄耸耸肩,看了看琼谋仁,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喂,你真的是个GAY?”

琼谋仁挑眉:“怎么?不行啊?”

“没有,只是很奇怪。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还不知道你是……现在知道了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许志雄回忆起以前在学校时两人还经常在一起洗澡,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见对面的老同学有些后怕的模样,琼谋仁忽然兴起作弄他的念头,迅速站起身绕过茶几来到许志雄的身边坐下,然后楼上他的腰头抵着他的肩膀邪笑着问道:“要不要试试,男人之间做爱很爽的。”说完还很色情的舔弄着他的耳垂戏弄着。

“恶……我可不好这一口,离我远点。”许志雄立即就弹跳而起,一副快要呕吐的模样,很嫌恶的看着还在舔嘴角的琼谋仁,眼神带着防备。

琼谋仁突然间哈哈哈大笑起来,手指着一脸戒备的许志雄嘲笑道:“就你这副模样,不被女人抛弃就不错了,你还真以为我会对你起性趣啊,哈哈哈……笑死我了……”

“琼谋仁,你给我说话注意点,不要以为你现在收留我对我有恩情,我就会任你欺凌。”许志雄立刻就恼羞成怒,手指着还在不断大笑的琼谋仁维护尊严。

“切,开个玩笑而已就气成这样,要是来真的,你不得拿刀指着我啊,真是个无趣的家伙,睡觉了。”笑够了的琼谋仁,有些失望的摇着头跳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呸……这个无赖还是一样的令人讨厌,要不是我现在无处可去,才不会呆在这里整天对着这个变态,恶心死了……”许志雄一边骂着,一边用手搓擦着刚刚被某人舔过的耳垂,脸色更加难看,然后踩着拖鞋迅速朝浴室奔去,准备好好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