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妃惑主(生子)——小水淼淼【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小水淼淼       

文案:

天城城主是个神秘的人物,传言其俊美无双,暴虐残酷,也有传言说是此城主相貌丑陋,喜爱男色,当然,传言就只是传言。

事实上,这个天秤城主非但不丑,甚至比传言中还要俊美几分。

前一阵子隶属天城的一个小城叛乱,城主前去平判,回来的时候肩上扛着一样东西,用个长麻袋装着。

身材颀长,带着银色狰狞的面具的城主即使是扛着如此粗俗的麻袋也风度翩翩,直让人不敢近观,只能抬头仰望。

属性分类:架空/宫廷江湖/强攻弱受

第一章

天城城主是个神秘的人物,传言其俊美无双,暴虐残酷,也有传言说是此城主相貌丑陋,喜爱男色,当然,传言就只是传言。

事实上,这个天秤城主非但不丑,甚至比传言中还要俊美几分。

前一阵子隶属天城的一个小城叛乱,城主前去平判,回来的时候肩上扛着一样东西,用个长麻袋装着。

身材颀长,带着银色狰狞的面具的城主即使是扛着如此粗俗的麻袋也风度翩翩,直让人不敢近观,只能抬头仰望。

路上两边的百姓都跪在地上虐诚的迎接城主归来,等到那个神秘的城主进了城,直奔城堡深处,街道上这才慢慢恢复平常。

大理石的长廊经过婢女的精心擦拭,光亮照人,城主大步跨入寝宫,直奔卧房,把肩上的物体往地上一扔,开口道,「来人,把他清洗干净送来。」

很快出现两名婢女,两个人抬着那个麻袋出了卧房。

卧房连着浴池,城主便随手扔下身上的衣物,精壮的身子就这么大咧咧的跨入水中,刀削般的脸庞微微上扬,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就在这时,两个婢女解开绑着麻袋的麻绳,一名身着简单的浅绿色薄纱婢女拉着麻袋往后脱,慢慢的麻袋里的东西滑到地上,是个银头发的人。

只听几声轻喘,那银发的人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雌雄莫辨,俊美非凡的脸,两个婢女一惊,心里道,这还是主子第一次带人回来,而且,还是个男人。

片刻的惊讶之后,两名婢女随即恢复平静,一名上前两手插在男人的腋下,另一名抬着脚,很快转了个弯到了一间房间,热气熏腾,是一间沐浴室。

男人身上套着件原本白色,现在破烂不堪的衣服,几下子便被婢女脱下来,男人微微喘着气,似乎虚弱之极,只是躺在一个高高的平榻上,微微有些无神的看着两名婢女。

看着两名婢女拿着软刷倒着水不停的擦洗那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慢慢的皮肤变红,平躺着,这时,男人似乎终于积攒了一些力气,用力做起来,想翻下地。

很快被婢女制住,按回去,两名婢女快速的拿来布条把男人绑了个结实。

苏一纯有些绝望了,感觉这些人似乎想洗干净他,然后放锅里煮熟吃掉。

两名婢女不见了,不一会儿来了两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看一眼躺着的男人,又看看男人两腿间垂着柔软的分身,两个大汉对视一眼,似乎确定了什么。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抹在分身周围,苏一纯冷的一哆嗦,努力抬起头看自己的下体,那是碧绿的药膏似的东西,散发着清香。

很快,大汉拿起一片薄薄的刀片伸向苏一纯的下体。

第二章

微痒的感觉,慢慢的围着下体一圈,两腿被迫打开,甚至下面也感觉到刀片光顾。

不一会儿又有热水淋到下体上,感觉分身前段被拨开,仔细的清洗过。

苏一纯微微喘气,刚刚的刺激,虽然是绝对的侮辱,但是可耻的是身体竟然起了反应,激流向下体聚集,原本柔软的分身微微有些抬头,苏一纯恨不得立刻死去。

很快,下体被温热包围,「啊——」苏一纯更加羞耻,很想直接死去,咬紧牙关,眼睛余光看待下体的头颅,知道是有人含住了他的阳根。

羞耻,绝望,家仇,侮辱,薄薄的下唇咬出血来,苏一纯忍住下体灭顶的快感,压抑着叫喊出声。

很快,就在即将攀上高端的时候,分身一凉,那大汉已经抬起头,顺手拿过一条细细的管子,慢慢的,对着已经肿胀的中间的铃口慢慢旋转着伸进去。

难以忍受的疼痛让苏一纯咬紧牙关,仇恨的看着那个面不改色的的男人。

直到快要昏过去的时候,酷刑才结束,苏一纯还没舒一口气,巨大的,比之前更盛的疼痛袭击下体。

是那个大汉拿着橡胶制成的球连接分身上的小管在往里面输进液体。

疼痛让苏一纯忍不住挣扎,愈是挣扎,分身就愈疼,要不是嗓子前几天就已经哑了发不出声音,苏一纯现在绝对会摒弃自己的良好修养,破口大骂。

停止注水,大汉伸手揉着下面的两个圆球,慢慢的揉捏,然后快速一抓,从分身里的小管里喷出白色的液体,巨大的快感与疼痛让苏一纯昏过去。

酷刑还没有结束,如此的注水,射出进行了三次,直到最后出来的都是清水这才罢休,如此一番折腾,要了苏一纯的半天命。

当后庭感觉到有东西伸进去的时候,苏一纯已经绝望了。

凉水,热水轮换着灌进后庭,肚子鼓胀,将要爆裂的时候猛的拿开堵住后庭的塞子,液体喷涌而出,最后喷出的都是清水的时候,苏一纯被解开布条,扔进热水里彻底的清洗。

最后包裹着洁白柔滑的布被放在一张柔软的,黑色的充满霸气的大床上。

平躺在床上,看着上方的轻纱,苏一纯现在才知道,自己不用被人吃了,已经沦为了供人发泄欲望的工具了吧。

自浴池起身,随便披上件浴袍,走回卧房,果然看着床上的人儿已经收拾好了躺在那里。

坐在床边,伸手勾起苏一纯尖细的下巴,城主低沉性感的嗓音响起,「果然是个尤物。」

眼神慢慢聚焦,脑海里闪过家里被灭门,被屠城的悲惨画面,瞳孔收紧,眼前这个,是自己的仇人,害自己没有家的仇人。

用力甩开勾住自己下巴的手,苏一纯转过头不去看男人俊美的脸。

「呵呵,好倔强的小猫,不过,我喜欢。」明明是笑着说的,但是苏一纯还是感觉到了全身的冰冷,一时间惊慌,抬头看着压下来的大手——

第三章

用力撕开白布,嗤拉一声,露出白皙微微颤抖的酮体。

光滑的下体,周身没有一丝多余的毛发,城主满意的看着自己身下的东西,微微笑开来。

眉眼上挑,唇角上扬,给原本严肃有阴厉的脸增添了几许活力,苏一纯静静的看着,不得不承认这个仇人,很好看。

伸出一根手指拨弄这白皙胸膛上的茱萸,细细的碾过,又突然两指夹起拉扯,敏感的樱桃很快充血挺立,疼痛带着酥麻的快感又让苏一纯咬紧牙关。

「这么敏感,看来不枉我留下你的贱命——」城主冷冷的收回手,看着床上没有任何遮盖的光滑身子无助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