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殇弦【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殇弦       

文案:

【死者】

地上躺着一个人,还有一滩血。

——我死了。

我发现我忘了些什么。

我没有傻,我知道很多,但我不记得人,任何人,和人有关的任何事,包括我自己。

【关于此文】

目的:给老姐的生日贺,12月23日,姐,生日快乐(我说这么糟糕的东西当“生日”礼物真的没关系吗……

灵感来源:《我忘了自己自杀的理由》

↑这文甚美!但仅是灵感来源,此文的内容绝对不一样啊我说=A=!而且跟尸姐打过招呼了,证据见第一章作者有话说!

【备注】

编辑说性向如果不明确标注一个,首页更新不显示别人搜索搜不到,于是纠结了会从未知弄成了耽美。

但这文的性向真不好说!就是个故事,里面BGBL都有,只冲着这文是耽美才进来的,我文案这儿提前说一声了。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怅然若失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重(chong)康 ┃ 配角:顾遥,潘琅,黑远 ┃ 其它:没有配角,都是主角

1.第1日

【死亡者】

我其实并不是非常明白此刻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耳边如同废旧音响加卡机电脑重合的嗡嗡声,直让我大脑发胀,甚至让我产生了我漂浮在半空中的错觉。

……唉?

世界都是……倒着的?……不,不是世界倒立了,是我倒立了。

——我的确是……飘在空中。

地上有一辆侧门凹进去倒在路边冒烟的汽车;有无数的喇叭和窃窃私语交杂在一起的呼喊;有路边小店铺里放出的张玮版高昂的HIGH歌……还有一个人,和地上的一滩血。

我从天空翻了个跟斗站在地上,两眼发直的看着一辆不断吱悠吱悠叫着的急救车拉走了我的……身体,看着无数人一边喊着一边穿过我的灵魂。

我死了,一场车祸。

就这么死了。

如此的简单。

急救车还他妈的有个P用!老子的灵魂都出来了?难道还能回去了不成?!

世界上叫嚣着要自杀的人成千上万,自杀的理由千奇百怪,可老子这又不是自杀,又不是没看红灯就跑着过马路,又不是已经看破红尘万物大彻大悟渴望皈依佛门,又不是……

我不知道灵魂会不会流泪,我感觉我脸上湿湿的,可用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摸到,只是一片清凉和透骨……哦不,已经没有骨头了,是透过灵魂的恶寒,因为不仅“生”的东西能穿过我的灵魂,我自己的手也能穿过我的头,就像我这灵魂也只是个空气。

真好笑,怎么连人都死了,连头都能穿过去了,可我却还能思考?

以前一直在和顾遥那白痴讨论灵魂存不存在的问题,还笑骂她你真想知道,死一次看看不就知道了?

那时候咋说着来的,对死本身有好奇心,压根就他妈是病态!

……不对啊,顾遥是谁啊。

我一低头,地上的那摊血还是温热温热的……这温度只是我想象的,但那红色却很是新鲜,这就是从我身体里流出的让我送命的东西,我着魔似的伸出手去摸那一摊猩红,仿佛我能摸到似的,但最终也只是穿过去罢了。

又响起一阵警鸣,我偏头,被人流阻碍而行驶的不算多快的警车,正驶向那凹下去的汽车,我顿时想着我还没去见见那让老子死了的狗杂种是个什么货色!我向那辆车飘去,那车边上正盘腿坐着一人,一身深蓝色西装,已经变得皱巴巴的,算不上多干净。我仔细在他周围飘了几圈,不禁暗骂一句这厮倒是一点伤也没有,比他那侧门完全凹下去的车可结实多了。

他这车的牌子我瞧瞧还真认识,他妈的真有钱,凯迪拉克的,现在有钱人挺多都开这个,这男的大腿根有点哆嗦,倒也没急着逃,还点起一根烟坐在地上抽着,见警察来了,就乖乖的站起身跟着警察走了,一看这样子要不是个后台硬的能逆天的,要不就是个酒驾醉的一塌糊涂了的,要不就是个完全没喝酒的……

“是我撞了人。”

警察看了看那车又看了看这人,倒也没用动粗或言出不逊:“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跟着他们上了警车,飘进车子里,试着不断地穿过撞我的这人,试着在他耳边说话,可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我本来以为这个事件直接导致者或许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是没有,我又想去找我的身体,可急救车都走了10分钟了,也不知道他们把我送去了哪儿。

一个警察挂了手机:“从医院那儿来的消息,不算很好。”这话倒是有意思的很,难道我还没死不成?

撞人的那杂种有点抖的回了句:“能先带我去医院看看吗?你可以把我铐起来,也不怕我逃了。”

这话倒是中了我的心意,我跟着车一路到了医院,又跟着他们一路飘到手术室。

【亲属】

“唉呀顾遥,你今儿个……哎?这是要打烊了?怎么这么早的?”

“明天是我弟的生日,今儿这不稍微早上三个小时,看能不能去逛逛给他挑点他喜欢的,高三生嘛,想让他能轻松高兴点。”

发起会话的那四十上下的大妈笑道:“你对你这弟弟还真好,你们家也算是有福气的,一个单身爸爸带着个女儿,一个单身母亲家带着个儿子,这不再结婚后一家人相处的还如此和气,几次见你弟弟来店里看你也挺喜欢你这姐的,真是福气呐。”

我一边收拾着设计图一边笑着反调侃回去:“瞧你说的,跟你家不幸福似的,你上次不还说你那出息的儿子已经被保送了北外,老公又升了一职,乐呵呵的好几天合不拢嘴?我可也是觉得是福气的不行呢。”

“唉唉瞧瞧你这丫头的嘴甜的……我这老婆子也不多说,你也早点关门去给你弟弟选礼物去吧,但是这年头的孩子也别老宠着啊,太好了也是害……”

——Baby,tell me how can I tell you,that I love you more than life.Show me……

“抱歉,我接个电话。”我拿出手机一瞧,是个陌生的号码,等了几秒才迟疑的按下接听键。我在初三那年就配了手机,但一直都是只接认识的电话,不认识的一律等它响完也不搭理,直到现在自己开了店,才逐渐改掉这毛病。

“你好。”是一个陌生的成年男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