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降临——芥来【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11 作者:芥来       

文案:

莫诚一直暗恋着自己的大学同学杨嘉时,但毕业后就各奔东西。

情场惨淡的莫诚在二十八岁那年决定重新追回自己的真爱。

不料却被心爱人的弟弟穷追不舍。

如果爱情降临了?

怎样才能幸福呢?

01.巧遇是不幸的开端?

“您看,要不先交点定金,收到定金后我们会在24小时内把板材送到贵厂,”小心地看了眼客户,熟练地上扬嘴角,杨嘉时还是无法笑得自然,“对了,请在这里留下您的电话。”

才说完,便把合约书展开推到米黄色茶几的对面。

与杨嘉时相对而坐的客户从柔软的真皮沙发里移出身体,一只手托起合同,仔细检查起来。

这短暂的沉默让杨嘉时有点心跳加快。他身体僵硬地扭头看向窗外,双手随意交叉起来,明明是在自己的店里,为什么紧张的是自己?

铮亮的窗玻璃清楚地映出杨嘉时此时的窘态。

深蓝色的休闲外套里面套着一件纯白的羊毛衫,褪色的牛仔裤上依稀可见工业胶水的影子,不知多久才理一次的头发,前额少许的刘海耷拉下来。

只不过开个小店做个小本生意而已,杨嘉时从没刻意将自己打扮地光鲜照人,随着性子的穿着经常让人认不出他就是这里的老板。可是他现在很懊恼为何今天出门前没换一条干净的裤子。

柔软的丝质窗帘随微风轻轻撩起。

大学时期,杨嘉时在宿舍里的床位是靠窗的,每天开窗通风拉窗帘不免成了必修课,迎面而来的凉意总会让自己眯起眼睛。

有一次,睡对面床位的莫诚托起下巴,拿异样的眼光笑他,“如果你把头发留长,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了。”

而自己不知如何作答,只能不屑地回望一眼。

莫诚有一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睛,被那种眼神望着的时候,总感觉他是喜欢你的,虽然他们都是男人。可事实上,也许莫诚看任何都一样的暧昧。

事到如今,八年过去了,回想起莫诚的眼神,杨嘉时依然记忆犹新,没有谁再拥有跟他一样的感觉。

“在这里写电话和姓名就可以了吗?”

听到询问的声音,杨嘉时的心漏跳了一拍,双手接过合同,迅速看一眼,本想说这样就可以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杨嘉时手心都冒汗了,抬头再仔细看了看对面那人的脸,还是说不出话来。

熟悉的声音,似曾相识的神态,一如既往的眼神,这都暗示着他的身份。

对方刚填写好的合约书上,白纸黑字地写着莫诚两个大字,也印证了杨嘉时的猜测。

“是的,这样就可以了,请问定金是付现金还是刷卡呢?”

“刷卡吧,没有带这么多的现金出门。”莫诚从风衣内侧取出皮夹,拿出一张银联卡。

默默地刷卡,安静地输入密码,沉寂的屋内只能听见打印联单的声音。

“这一联是您的,请收好。”不像对其他客户那样热情的双手递上,只是看着对方的领口,将副联轻轻递过去。

接过联单后,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鼓起勇气抬头的瞬间迎上的却是一张诡异的笑脸。

莫诚正用双手轻捂着肚子,强忍住笑声,看杨嘉时一脸惊异,就大笑出声。

“你至于吗?见到老朋友,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他笑得前仰后合,“你是真得认不出我了?一进门我可是就认出你了,只是看你一副对待陌生客户的样子,才配合你的。”

被人一语道破,杨嘉时尴尬地拿起杯子佯装喝水。

既然早就认出来了,干嘛还要装神弄鬼害得我猜疑半天?

刚想抱怨,又不知如何开口。

“看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莫诚在沙发上坐直了,愣愣地望着老同学的脸。

顿了一会,杨嘉时先开口了。

“你毕业后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会在这儿?”

“你终于是想起我来了。”莫诚嗤笑两声,端起茶几上的咖啡,说,“爸妈说让我不要太依赖家里,把我从老家赶出来创业。”

“那也不能把你从你的老家赶到我的老家来吧。”放松下来的杨嘉时开起玩笑。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巧合,我自己都没想到。”莫诚笑着说。

抽出合同,杨嘉时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诚信亿家装饰公司?”

“我现在在那家公司工作,专管施工方面,所以才要来找你买材料。”莫诚着玩笑似得笑容。

“你能想到我们店,这朋友真没白交。”

“别客气了,我们同一个学校同一年毕业,我还是可怜的工薪阶层,你已经当老板了。”

每次有人赞扬自己年纪轻轻就有所作为的时候,杨嘉时心里便不是滋味。依靠父母的资金帮助开了店,以后就天天守着店面过着百无聊赖的日子。这样的日子该说安稳还是无趣?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走着,杨嘉时的神经跟着指针的律动紧绷着。

没过一会,莫诚起身抚平了衣服。

“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不经意恢复的正经感让杨嘉时有点不习惯,愣了半晌才放下手中的杯子,起来送客。

已经是深秋的天气,店门外的风呼呼地刮着。莫诚紧紧衣领,从风衣口袋里掏出电动车的报警锁,朝树边的一辆红色电动车走去。

杨嘉时紧跟在他身后,瞅紧时机跟他告别。

即使秋凉,莫诚也依然走得潇洒挺立,棕色的厚重大衣随意中又带着正式,从背后看去,比杨嘉时略高的身高优势更加明显。

“送材料来时,别忘了给我打电话。”一脚踏上电动车踏板,留下一个淡淡的微笑,莫诚离开了。

目送着他的背影,杨嘉时居然感到说不出的紧张。

下午5点的阴天。

林子里久未修缮的泥路上全是疙疙瘩瘩的石块,两旁密集粗壮的梧桐树遮蔽了大部分不充足的阳光,唰唰的树叶声中还不时伴随着阵阵的狗吠。

小型货车发出的轰轰声因为颠簸格外有节奏。

货箱里满载着各类工装板材,这都是上午莫诚定下的。

本来就不喜欢开货车的杨嘉时眉头紧锁,看着挡风玻璃上啪嗒落下几滴雨水,利索地打开雨刷器。

难走的泥路让杨嘉时后悔亲自送货,早知道就让送货师傅过来就好了。

但真正让他焦躁的并不是路太难走,而是他已经迷路半个小时了。

阴着脸,斜着看了一眼莫诚的手机号码。

……8、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