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长安——闵生【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2-11 作者:闵生       

文案:

醉击玉壶缺,恨写绿琴哀。悠然往事谁问,离思渺难裁。绿野堂前桃李,燕子楼中歌吹,那忍首重回。唯有旧时月,远远逐人来。

主角:梅清影青冥

配角:李亨李隆基等路人

第1章:初见

时入深冬。

凤鸣山上已是千里冰封,惨白的苍穹下只有不畏寒的雪鸟在寒风中盘旋。

山间的小筑里,一株古老的红梅树凌霜傲雪,鲜艳的红色有如火焰般灼人,孤寂而清冷。它的寂寥,只有我才知道,因为我是这株梅树的化形。

温了壶自酿的梅子酒,坐在梅树下独酌,却觉得这酒也是越发的淡而无味了。

“梅清影。”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破这片冷人窒息的沉寂。

我略一抬眼,一名俏美的漂亮少女坐在不高的院墙上,柔软洁白的长袄衬着她被冷风吹得有些红的脸,分外的美丽动人。

我坐起身,宽大的衣襟间的红梅花簌簌的往下掉:“狐女,这冷的天,你过来作甚么?”

狐女笑盈盈的从墙头跃下:“你看我捡着个什么东西?”

我放下酒盏,朝她臂弯看去,一名三岁左右摸样可爱的小男孩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

“这是你在哪儿捡的?”我有些讶然,这分明是人类的小孩子,但是一般的人类是不可能爬上凤鸣山的。

狐女得意的一笑:“就在山前呢。昨天雪崩了,压死了一支商队,这小东西的父母都死了,我想养着他来玩儿。”

“你知道怎么养活这小男孩儿吗?”我反问她。狐女一怔,有些苦恼的摇头:“你会吗?”

我苦笑:“你明知我从来未下过山,连人间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怎么会养这人类的小孩?”

似是听懂了我们的对话,小孩瘪瘪嘴,大大的眼睛里渐渐的溢出了一层水雾。

“那就只有把他交给人类来抚养了。”狐女有些不舍的亲亲小东西的额头,“梅清影,你把他送下山吧。”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我问。狐女把小孩交到我手里:“上次遇到一个秃驴,可恶的很,差点我就被他打杀了。要是让他瞧见我了,我肯定会被他打的魂飞魄散的。”

我感到手里一沉,有些忙乱的抱着小孩:“你可是又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才惹得人家?”狐女一滞,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才没有。那些家伙一见了妖族就要喊打喊杀的,哪里容得我们辩解。”

“你从来没有下过山不知道,这人类都是可恶的很,特别是那些道士和和尚。”狐女咬牙切齿的说。我低头逗着小孩,小家伙颈间有一枚银锁,上刻着“清岚”两字。

狐女又喋喋不休的讲了会子,才停下问我:“那你什么时候把他送下山去?”我想了想:“现在就走吧。我怕他受不住这山上的寒气。”

狐女扑哧一声笑出来:“这附近的妖族,都以为你是梅花所化,没有感情。今天倒是见着你还会为别人担心的。”我淡淡一笑:“他们是这样看我的?”

“你还在意别人的看法吗?”狐女意有所指。我摇摇头,自然是不在意的了。

狐女把我送到了凤鸣山下,转身又停下,欲言又止的叫住我:“那个,梅清影……”

“嗯。”我停下来回头看他。“你自己多多保重,遇到人类自己多些警惕,不要轻易相信人类。”狐女小声说。

我微笑点头:“只是送到附近的人类村庄,不会太远。”狐女咬咬唇,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清岚,我们也走哦。”我对着怀里的小家伙轻声说,小家伙咯咯地笑着抓住我垂在胸前的头发:“娘娘……娘娘……”

我:“……”“你认错人了,叫我哥哥……好像也不对,我都一千多岁了,算了,你随意吧。”

清岚笑声很清脆,软乎乎的小手不时地扯扯我的头发:“娘娘,娘娘。”

我想把清岚送到长安。

长安,只是听说过。听说过那里的啼金井阑,白日春空,绿杨袅风,紫阁丹楼,还有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只想着能去瞧一瞧这堪比九天宫阙的城市,心里的欢喜便又多了几分,连带着行路的速度亦快上几许。

“娘娘,饿。”清岚的声音小小的,软软的。

我有些愣,才想起来人类是要吃东西才能活得下去的。“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给你找些吃食。额,你要吃些什么?”

“你这妖精也是颇有趣,竟也有这份善心来对待人类的小孩。”一抹蓝色的身影接近,清雅温润的声音淡淡的如同冰雪。

借着渐渐暗下来的暮光,我看见来人俊美的五官,修长的双眉间一粒鲜艳的朱砂痣。上挑的凤眸幽暗深邃,让人不由自主的就陷入了那一片无底的幽潭。

一袭洗的有些发白的蓝道袍。及腰的长发随意绑在脑后,腰间配着一柄朴素的有些破旧的长剑,身上所穿戴配饰的无一不显得简单甚至寒酸,但是却掩不住他一举一动之间的优雅从容,仿佛生来就是该教人仰望着的。

“人类的道士?”我想起狐女的叮嘱,本想着避开这人,但却又只在原地站着,有些好奇又有些警惕地看着他不语。

“呵呵,真是有趣的小妖精。”那道士笑了一声,向我走过来。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手里的小清岚嘟着小嘴咬着指头,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可爱的看着对面的人,然后试图伸手去够那道士腰间系着的青玉腰牌。

那俊美的道士在我身边坐下,伸手要接过青岚。我犹豫了一下,把清岚递给他:“你要做什么?”

他抱起清岚放在腿上,从包袱里取了些干粮和着谁喂给清岚:“这小孩眼见是饿了,自然要喂些食物。”

果然,吃饱喝足的小家伙打了个嗝后安静下来,许是太过乏了,竟在那人的怀里睡了。

旁边的我看着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夺了。这孩子开始明明只肯要我抱的。

“我叫青冥,你呢?”那人竟自顾自的取了我腰间的白玉葫芦,惬意地饮着我酿的梅子酒。末了,才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道:“确是好酒,可惜太少了。”

我沉默片刻,在他身边坐下:“梅清影。”青冥把酒壶还给我,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你倒不像其他的妖精,个个是不待见我们道士的,还肯给口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