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暴君(生子)下+番外——时不待我【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04 作者:时不待我       

40.一场风暴(1)

给言一安排了职责之后,我三言两语就把他和三哥打发走了,三哥听了我的话咳嗽了两声,看到卓文静有些担心的望向他,我忙还小心翼翼吩咐他注意身体等等之类的。

三哥看着我,又看了看卓文静,对着我似笑非笑的那么笑了下,然后垂下眼帘才起身告退,言一则是有很大明显的不甘不愿的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我看着薛寻道:“云儿性自由些软,他那里日后你多多教导着点。”

薛寻听了忙应了声,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也挥手让他退下了。

闲杂人等都离开后,卓文静坐在那里静静的喝茶,我看着他,沉默了许久后抿了抿嘴道:“三哥和你很熟?你们以前认识?”

卓文静看着我略略扬了扬眉,眸中闪过一抹说不出的复杂,而后他淡淡的垂下眼轻声道:“其实也不熟。”

“什么叫其实也不熟?那到底是熟还是不熟?”我皱眉道,声音里包含着自己都听得出的不悦。

卓文静沉默了下道:“微臣未入宫前,和瑜王爷见过几次,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人,不过并未深入了解,后来……后来瑜王爷入南郡,微臣入宫,这关系就断了下来,所以才有这其实也不熟之说。”

“那你的意思是,你们其实还是认识的而且关系不错?”我听了忙道。

卓文静眸子里有些疑惑,却老实的点了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微臣既然和瑜王爷见过面,说过话,那彼此自然是认识的,而且瑜王爷为人大度豪爽,微臣当时乃是一介武夫,瑜王爷丝毫弃,愿意结交,微臣自然不敢不从。”

这些话其实在一般情况下听着也没什么的,可是我听着却是说不出的别扭,暗道,卓文静把三哥夸的跟天上的一朵花似的,什么大度豪爽,难不成在暗示朕小气?还有什么身为武夫,敬仰之类的,难道武夫就要仰慕他瑜王爷吗?

不过看着卓文静坦坦荡荡的神色,我把这份别扭压了下去,和他说了些别的,把三哥的事岔开了。

直到三哥搬出宫那天我防备他的心思才略略放下。

三哥搬出宫后,皇宫内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安详,不过我也知道,这份宁静和安详下面隐藏着怎样的风暴,薛如玉的事,母后的事,朝堂的事,明里暗里都是风雨。

只是风暴未来临之前,这份安详还是这样持续着就好,至少此刻,我和卓文静一起是很欢喜的。

我每晚仍旧在卓文静那里就寝,彼此自然会温柔缠绵一番,然后相拥抱着入睡,这么安宁美好的日子过了一个月。

一月后,便到了父皇的忌日。

父皇忌日那天,天气猛然冷了下来,寒风阵阵的,我站在皇陵看着父皇的墓,四周龙旗翻飞,哗哗作响,像是诉说着别人无法探知的秘密,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远处,一句话没有多说。

对于父皇,我记忆力只是他的威严,若说深刻的父子之情,倒是说不上来,所以,这辈子我才想,若是自己有孩子,即便并非嫡子,也会好好对待他们,所以薛如玉失去的那个孩子才让我如此挂心。

祭拜之后,我颁布诏令,天下禁酒三日,而我则是要前去庙堂,焚香沐浴三日,自然也会跟着三日食素。

下令回宫时,三哥说想在这里停留一会,我看着他,三哥的目光略带哀伤的看着父皇的墓,眸子里带着眷念和黯然。

其实我很想说,再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墓地的出口是用千金石当住的,再看,看到的不过是黝黑的石头,里面的人再也见不到了。不过这话在此刻我是不能说出来,也了解三哥的心情,于是便点了点头同意了。

同意让三哥独自呆在这里之后,我便和卓文静离开。

这两天天气骤然愣了起来,卓文静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大好,整个人便有些不舒服,脸色难看的紧,今日若不是非有他出席这种场合的理由,我还真不想他出现在这里,寒风中,只见他脸色更加难看,我心里微微一疼,忙命元宝送他回宫。

卓文静看着我,开始是有些不大情愿的,还想着和我同去庙堂守三日,我听了暗恨道:“你若是身体好,朕自然准许你前去,你身体不好,在庙堂里吹了冷风,若是一不小心倒在里面,那朕岂不是还要在里面照顾你?你送我进庙堂便是了,这里不用你的。”我想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以前卓文静不受宠的时候,我便没有带着皇后入过庙堂,此刻不让他去,也没什么的。

卓文静听了神色一顿,然后看着我没说话,我朝他微微一笑道:“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一会回宫找个御医把把脉,熬点药喝,别是病了的好。”

卓文静这才点了点头道:“微臣遵旨。”我这次当真是心满意足的笑了。

而后,卓文静送我前去庙堂,一路之上我们沉默。直到庙堂的大门关上之时,门合上,把他的容颜关在了外面,不知道为何,他的容颜消失在眼前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很慌,说不出的心慌。伸手想推开庙门,但是思绪百转又没有去做。

进入了这庙堂,哪能又出去的道理。又想,我虽然不在,但是元宝在,卓文静也不是那种由着别人拿捏的人,在外面也出不了什么事的。这么想着,心里便放下心来,然后静坐在庙堂内,看着里面的几幅画像和牌位静默。

往年也是这么三日,可是总觉得今年的这三天过的尤为慢,在庙堂里唉声叹气熬了三天,三天之后,我立刻出门,直接吩咐摆驾交泰殿。

临上辇,我问元宝,这三日宫内没出什么事吧,元宝看着我迟疑的摇了摇头道:“回万岁爷,没……没出什么事。”

我听了这才点了点头,满心欢喜,然后朝交泰殿走去,去到交泰殿,卓文静正在和卓然说话,两兄弟看到我忙跪下行礼。

我上前把卓文静扶起身后,看着卓然道:“回来了?”

卓然垂下眼道:“多谢皇上挂念,只是微臣有辱使命,请皇上恕罪。”

“不能怪你,让你这么大海捞针,本就是难为人的事。”我和卓文静坐下之后,我又看着卓然开口道:“这次回京有什么打算?还准备四处历练?”

卓然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卓文静,双手紧握了握,然后垂下眼,神色绷紧道:“回皇上,微臣还没有想好做什么,四处历练之事倒是不急。”

我觉得他神色有些奇怪,于是笑道:“既然这样,九门提督张宇那里还缺个帮手,你就去那里做事吧,一方面可以守护着京城的安全,另一方面也好把持着看看来往有没有可以的人物。”

卓然听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卓文静,然后低声道:“皇上,微臣想入禁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