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梦无音(穿越)——拜将封侯【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拜将封侯       

文案:

梦凉需忆暖,凉梦终无音。

貌似一场无厘头的穿越。够狗血的情节,本侯爷只想说,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得到也罢,得不到也罢。你能确定你所拥有的就是真正得到的吗?还是说得不到的永远得不到?反正够逻辑够智慧够能耐看下去的就看吧~~~

对于写耽美,完全是一时的脑热,谁叫一入腐门深似海呢。留下点什么才行,它是我参与耽美人生道路的见证,也是我将来美好的回忆。。所以说,此文是必定会完结的,管它什么结局什么文笔什么狗血的情节呢!!

主角:凉梦,左杳音,牧弋火 ┃ 配角:南宫离北,夏无炎,第五阅 ┃ 其它:兮木,苏芷乔,南宫八音

第一章

舒缓的音乐已经响起,耳旁的呢喃却是越来越模糊,意识在逐步涣散,伸出苍白的手指,急切想抓住那一抹白色,却是如烟如雾般散了,眼角滑下一滴液体,暗哑的嗓音发不出一丝哀鸣,哽咽,“……等我……”

我没想过,真的,没想过,我一社会主义大好青年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在这不知名的朝代搞断袖,断不是我带坏社会风气,实在是古代衣袖太长,断袖不是潮流,是方便。

我看我八成是脑子撞坏了吧,回想起自己不过是踩着旱冰鞋,有辆车子过来我急忙转身让了一下,撞在了旁边的树上,怎会灵魂出鞘,飞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昨天的一幕瞧瞧浮上心头,现在想起来小心肝还是一抽一抽的。

“反正今天已经摔了不止三回了,顶多擦破点皮罢了”这是我踩着滑板跟大树接吻前最后的想法,可是这个吻接的貌似有点长了,怎么好像大树也有口水,树皮如此滋润,不对不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伸进了嘴里,在里面上串下跳,搅得自己的舌头都麻木了。

“这肯定是我自己又在意淫了,树怎么可能会接吻,而且吻技还如此娴熟”我使劲想晃晃脑袋,可是有一双手有力的扣着自己的脑袋瓜,无奈,口腔得不到新鲜空气,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一边挣扎一边无力的睁开双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可就彻底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形,一张放大的脸距离自己不到两厘米,陶瓷白的肌肤没有任何瑕疵,玄黑色的眉毛密而简洁,睫毛不停扇着自己的眼睑,高挺的鼻子又和自己的在摩擦,这嘴巴……居然合在一起。

这两个人在做什么,我停顿三秒,立马又石化了……

“接吻,这是在接吻,而且是两个男人在接吻,绝对劲爆的场面”,被这个场景吓蒙了,然后嘴巴一疼,“接吻还开小差,要罚” 大树突然开口,这个声音就像黑洞一般富有魔力,竟然让我又情不自禁闭起眼睛接受惩罚。

“啊……”终于一声巨响打破了这幅画面,显然是我终于反应过来了,也就是说,我蓦然发现自己正在被非礼,而且是一个男人。手脚并用,连推带踢,很狼狈地离开那个男人,迅速双手环胸,做出一副誓死不从的表情,“你个变态,光天化日下竟敢调戏良家少年”张口就冲对方嚷嚷。

显然,那个男子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又恢复悠闲的神态,顺势靠坐在树下,“小左,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什么叫我非礼你啊,分明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本少爷只是不想打击你,所以安慰了一下你而已。”说完,拿起折扇风度翩翩的摇了起来,几缕青丝随着飘动在耳旁。

我暗叫不妙,自己今天肯定是撞到邪了,分明是学滑板时不小心撞在了树上,一睁眼竟然和个男人在接吻,而且,不对,那个人的穿着怎么这么奇怪,难道是在cosplay,一身白衣把自己搞的跟个天使一样,裙袂飘飘的耍帅气。肯定自己是被耍了,记得前些天还在嘲笑寝室的小天玩cosplay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八成这里他们在外景拍摄,然后看到我摔了就来蒙我。

“哈哈,我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了,马上道歉本少爷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情”我头一瞥佯装生气。

“哦,你说我在玩把戏,呵呵,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在玩什么把戏啊”,白衣公子显然对我的表现感到意外和好奇,一双招子紧盯着我。

被盯得不好意思,我只好假咳嗽了几声,立马严肃说“是不是小天的朋友啊,前天嘲笑了他,你今天替他来报仇了,好吧,为我前天的行为道谦,可是哥们儿你也玩的太过了啊,两个大爷们的,又是大白天的玩什么亲嘴啊,哥哥我虽说还没有女朋友,可是我对男人没兴趣呀”我自顾自的说了一大串,抬头看了眼那个公子哥,只见对方眯起双眼在沉思,八成在反思自己所犯的罪行了吧,我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知道错了就好了,下次不要再胡来了啊”。

说完便起身离开,刚走了两步,我发现这个事态的严重性了,这里根本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校园了,看地势,“妈呀,这里是山顶,还有悬崖,我怎么会在这里”,突然转身,“嘭”谁知白衣公子就在身后,这不又撞了个满怀,揉揉自己的额头,抬头,对上一双幽深的眼眸,不禁一阵鸡皮疙瘩,“此人怎么这么寒”我暗自叫到,不过没办法自己一撞醒来只有看见他,或许只有他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忽略掉帅哥的眼神,“喂,这里到底是哪里,你又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

“嗯?怎么又犯病了,昨儿个不是还清楚的么,难道是忆离发作了”,说完白衣公子就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低下头来,强迫我直视他的眼睛,好像要把我看穿似得。

被人盯着的感觉终归不好,何况自己又是个堂堂男儿,又被另一个男人如此盯着,实在很不是滋味。我率先举白旗讪讪地打掉对方的手,不自觉退后了一步,仿佛眼前这个男人十分危险,这是直觉告诉我的。

“哼,不说就算了,反正我迟早会知道的,本少爷要走了,公子你就一个人慢慢欣赏这里的美丽风景吧”,三十六记走为上,眼前的这个人有如此危险,我立马想到开溜,总之先离开这里再说。说完便转身离开。

“去哪里,想离开有那么容易吗?”声音还在脑后,我眼前立马现出一身影,吓得我坐在了地上,妈呀,我今天真是见鬼了,他难道会瞬间移动。“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瞬间移动”原谅我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怎么,这次连我都不记得了吗,真是不乖,该罚”说罢,一把拉起地上瘫软的我,拽到怀里,我还没反应过来,两片柔软的嘴唇已经覆上来了,对方一手圈雇住我的脑袋,一手抓住我的手腕,这次的吻带有极大的侵占性和攻击性,不仅把我的嘴唇咬出血来,舌头更是惨遭迫害啊,就在我快要见如来还是阎王的时候对方松开了,带着一丝玩味的眼神审视着满脸通红、不停喘息的我,又看到我紧紧拽着他的袖子不禁露出笑意。低下头,凑到我耳边低语“左儿,现在可想起我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