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离归(穿越)——尔玉【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尔玉       

文案:

额……要不要这么倒霉??考试睡着就算了,外带心脏病复发,然后就是狗血的穿越??!!

穿越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还遇到了美人

其他的不会,轻功算是学到了……

这些都不算,最重要的是,我想要的是不是能得到……

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想知道咩??

看吧看吧,你就会知道……

(这文案真坑爹……)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江湖恩怨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兮 君不归 ┃ 配角:琥珀 忘忧 轩以宸 跃琪 跃觞 许问天 ┃ 其它:幽默江湖+宫廷

第一章:安乐死

见过心脏病死的,见过心脏病睡死的,尼玛就没见过考试睡着了然后心脏病发作死的!!

很不幸,老子就是这么死的。

“噗……咳、咳……救、救命~~~~~~~!!咳咳……!!”

我这是得罪了玉皇老子还是前世挖了谁谁祖坟了,怎么死了还不安生!我是不是掉进忘川河了啊?我不会游泳啊~~~~孟婆你发发善心快救救我吧~~~~~

双手不停地扑腾,溅起的水花砸在自己的脸上。整个身体浮浮沉沉也不知灌了多少升的冷水。四肢早已冻得冰冷,但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咦?!我不是死了吗??

我一惊,乱蹬的腿停了下来,扑腾的手也停了下来,然后身体迅速下沉……不能呼吸了!继续扑腾!

“砰”!

“嗷!!……噗噗噗……”

前一声是状似浮木的东西砸我脑袋的声音,后一声是我被砸中之后以及被撞下水的声音。

出于本能,我急忙伸手抱住了那木板。

“呼呼呼呼~~~~”我瘫在浮木上大口大口喘气,浑身已经使不上力,但是双臂还是死死地抓住了那木头,“呼呼呼~~孟婆啊孟婆,咳咳、亏你还有点良心。”

那木头很神奇的慢慢漂向了岸边。我爬上岸,仰躺在地上,连把粘在脸上的头发拨到旁边的力气都没有。

咦?我明明是短头发,怎么……头发还能够到鼻子??

然后很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莹莹发光的身影在我上方晃晃悠悠地出现。先是微弱的,然后便是有点刺眼的白,嗯……还是透明的。

当那个美丽的脸很清晰之后。我脑袋里轰隆隆的炸开了锅:“哇啊啊啊~~~鬼啊~~~”

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我浑身来劲连滚带爬的向后退,那人,不不不,是那鬼跟着靠近我。我张牙舞爪的想拍开他,可是我根本触摸不到他。

一直退着撞上了树,我无路可退了。于是我别开脸紧闭着眼一脸英勇就义:“别过来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咒你全家不得好死!!!”我扯着嗓子吼着。

那鬼皱着眉着急了:“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鬼才信你!”

等等。我不是死了吗?按理我也是鬼了啊。我睁开一只眼小心的歪过脑袋打量那个鬼。

那鬼飘着站到了地上,然后蹲下身子,伸出手抚上我的脸颊,帮我把头发理好。嘶……他的手好冰!凭我完美敏锐的观察力,我发现了他的眼睛里有着挥之不去的留恋与哀伤。

“你、你你到底要干吗?”

“答应我,好好待这副身子。”那鬼对我说。

“哈??”

那鬼垂下眼眸。虽说他浑身半透明,可我还是看到了他眼中莹莹泪光:“我今生无法在随这副身子生活了,但愿你能好好待它。”

“等等!”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扑了一个空。我忘了它是透明的。我站起身问:“什么身子不身子?你给我说清楚!”

那鬼也站起了身子:“这身子是我的肉体。”

我一愣,敢情我现在是占着他的身体了??我忙不迭的跑向那河,借着月光照着自己的脸,我滴亲娘诶!还真跟他一般模样!

“嗷嗷嗷嗷!”我忍不住嚎了出来。然后这林子里“扑棱棱”飞起了一片鸟,“我穿越了!!!!!!”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诡异。有惊讶有欢喜还有……狰狞。

那鬼飘到我身边,他的声音很干净很清澈:“今日我被忘忧谷的人追杀,失足掉进了这河,我被急流冲到这里,然后便死了。”

我对着那河水左照右照挤眉弄眼摆pose,心不在焉的应着:“嗯嗯,然后呢?”

“也许是上苍怜悯我,愿意让我还阳,可是我一心求死。”

“所以你就把还阳的机会让给我了?还把你的身子让给我?”我转过头问。

他点点头。我现在有一点愧疚了。我站起来很诚恳的看着他:“我会好好待你的身体的。你现在还有什么,嗯……遗愿吗?”

他看着我,摸着我的眼皮:“唯一的遗愿,便是他能够好好的。”

我歪着脑袋:“他?他是谁?”

他笑着摇头:“没什么。公子,我不知道你是从哪个世界来的,但我知道你并不是我朝的子民。”

我从身上这行头知道我回到了古代。

“这是常景三年,当朝皇帝叫、叫轩以宸,”他的神色在说出“轩以宸”这个名字时暗了暗。接下来便是沉默。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我问。

他轻笑:“还有一个月在下便十五了。至于名字,在下已死,那名字便是天上浮云不再重要。既然公子得到重生,那名字便由您自取吧。”

我点点头。

“我死前清贫没有什么财产,唯一值钱的便是一块麟玉,可是在落水之后便掉了……对不住您了。”

看得出他的歉疚,原本想豪气地拍拍他的肩,可想到他是透明的也只好作罢:“没关系,那是你的东西,我也不能拿。既然我死了一遍,这回重生,一切都该自己挣取不是么?”

他笑了笑,左脸颊有一个深深的酒窝,可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公子,我生前因为害了眼疾,所以眼睛的颜色不同于常人。若是别人问起一定要这么说,不然会招来无妄之灾。”

我郑重的点点头。

“待天亮之后您可以往西走,不过一刻便可见到一座城叫兰斯城。本朝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您在这城里可以很容易找到份差事。切记不要出头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