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校 上——朽木布可凋夜【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朽木布可凋夜       

文案:

大学拟人BL文~~

华电发现自己的邻居从北影变成北农了,这个长得有点像龙马的男孩子有点吸引自己了呢……

文中出现诸多大学拟人,贪财的北农,腹黑的华电,花痴的北影,邪恶的央美,灰主流的北服,单纯的北大,俊美的清华,八卦的中女,消极的联大,面瘫的中政,害羞的国戏,恋童的首医,爱忘的北航,三无的贸大,暴力的矿大,心重的北科,洁癖的人大,伪娘的北舞,冷漠的黄埔,淡定的中大,神秘的上交……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北京农学院,华北电力大学 ┃ 配角:北京电影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 ┃ 其它:大学,拟人,BL,恶搞

01.华北电力大学的新邻居

咣当咣当。轰隆。

华北电力大学被这巨大的响声吵醒了,睁开深蓝色的眼睛,左手摸来摸去,抓起了桌子上的闹钟。

“才7点啊,真是,北影那家伙又在拍什么战争电影吗?”华电揉揉蓝紫色的短发,不情愿地起床了。

“啊!!往右一点!!啊!!正好!!大小也合适那!!”在华电走出家门,看到的并不是拍戏的现场,而是一个起重的大家伙吊着一颗银杏树,正慢慢地把树放下,树坑的旁边,有一个穿着红色教练装,戴着红色帽子的男生,比自己矮一点,正在指挥ING。

在银杏树放下后,红帽子男生转身发现了正在观看的男子,他擦擦被晒出的汗,笑着和他打招呼“你好,华电,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我是北京农学院。你可以叫我北农”

“北农?你搬到我对面了?这么说,北影搬走了?”华电一脸惊愕,因为他不知道北影已经搬走的事情(喜讯?噩耗?)

“啊?啊。这件事。好像很早了呢。那时你还不在这里,我和北影在争这块地方。”

话说在N年前。

北农“喂。北京电影学院。这里我早就买下来啦!你还搬进来,你是什么意思?”

北影“啊?我不知道你个农民把这里买了,我看这里空着我就搬进来啦。”

北农“###= =我限你三天赶紧找地!不然我把你‘潜规则’的姑娘们的名单发到各大高校”

北影“拜托了我可不是龌龊人!东西都放了建筑都盖了,你让我搬走我可没有钱”

北农“那好,我们来比赛,你赢了就把地租给我,我去找别的地方,地租可以慢慢给,要是我赢了,你就搬走,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搬,建筑也别拆了,我给你钱,造价什么的叫建筑工程学院帮忙好了,你看如何?”

北影“好,那么,比什么?”

北农“猜拳!”

于是

石头,剪子,布!

北农“啊!灰机!!”

北影“哪里哪里?”

北农赢

石头,剪子,布!

北农“啊!UFO!!”

北影“哪里哪里?”

北农赢

******

北影“呼呼!可恶!我不会再输了!这次我哪里也不看!”

石头,剪子,布!

北农“啊!是中国戏曲学院小姐!!”

北影“小戏!!”

于是北影咬着下唇抖着双肩地拉着大量行李走了。

******

“这。这未免有些卑鄙吧”华电擦汗地看着眼前皮肤微黑的北农

“啊。有么。啊对了,你那里我也买了,所以你也要每年给我地租。”

华电“啥??”

******

北影“喂,农民。”

北农“哈?你怎么回来了?”

北影“啊,有些东西没拿完,啊,有点事和你商量一下”

北农“说”

北影“我们要拍《十面埋伏》,室内戏要借你的篮球场,如何?”

北农(摊手)

北影“啥?”

北农“钱啊!钱!”

(国庆阅兵时很多学校给2000北农就给了500,啊,我可不是一个正面报复的人啊哈哈)

作为那家伙的邻居,自然也要看看他每天在忙什么吧。

华电来到对面,看见北农总是埋身于温室大棚,忙着为植物浇水

“喂,北农。”笑着对皮肤微黑的男生打招呼,“我可以看看这里吗?”

“没问题。随便看吧。”北农收拾着余下的花盆

“北农,这是什么?”华电指着叶子椭圆的植物问

“这是紫背竹芋”

“那这个呢?”

“富贵竹。”

“这个是。”

“银叶菊”

“啥?淫。淫。”(以上YY请无视)

北农收拾完了“你倒是对植物很有兴趣?”

“不,只是天天研究非生物的东西,看见这些自然的东西很高兴罢了”

看着华电对植物一脸兴奋又有些白痴相的北农,心里小小地冒着贼火

“那。华电。我给你一盆植物,你要好好地养着!”北农从一堆黑色郁金香中拿出一盆“就当是新邻居的见礼”

“啊,真的啊,谢谢。”华电接过那一盆郁金香,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是黑色的花呀,真少见呢。”

“不是黑色,是紫色。”北农双手叉腰,一副女王小受的样子“这是从荷兰进口来的珍!贵!郁金香,自然中深色的花朵可是灰常少见的,要是你给它养死了,可要赔我钱的”

“啊。这样啊”听到不活还要赔他钱,华电小小地问了一下“赔多少?”

“和一个月的地租一样”

听到这话,华电手中的花盆险些掉下去,但是又立即抱起来

“拿去吧,看你养得活不?”北农嘴角邪恶地翘了起来

******

经过华电细心的照顾,那盆紫色郁金香。还是死了。

在北农双肩发抖一副要吃了华电的表情下,华电胡乱挥着手说下个月我给你两倍地租!

虽然不小心第一次养花就死了。但是华电还是心理很不解,自己很细心了啊。果然还是养花不够纯熟么。这么想着,华电跑到温室去和北农请教

******

在华电悄无声息地进入温室,却看见那边的畦地里北农正蹲在那里,用笔涂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