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之囚年一梦(生子)——卡苏菲【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卡苏菲       

文案:

一个生在豪门却被视为孽子的双性人。

“祁家的大少爷?听说从小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外人都没见过。”

对,外人都没见过,也没见过外人。

被囚禁在别墅中,十多年不曾迈出庄园一步,单纯善良的近乎纯白。

然后命运安排一个人,以可悲的交易将他拉出牢笼。

外面的世界是天堂还是地狱?

外面的人是天使还是魔鬼?

到最后,他也没能得出答案……

我说我想等一个人出现,

然后刻骨铭心爱一场,

不计得失,不计结果。

内容标签:生子 豪门世家 NUE情深 黑帮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希,顾希,顾之昂,苏宇哲 ┃ 配角:林海,祁仲非,江浩礼, ┃ 其它:双性人,生子

01.祁家的那个人

1995年1月31日,春节。

祁家位于青北山上的祁北庄园。

“宁婶,今天请了法国大厨,你就不要下厨了,打电话到快递公司帮我问问给仲非定的礼物什么时候送到,别误了天数。”祁太太显然是特意打扮过的,本来就是妖娆美丽的人,一袭高级定制的旗袍更是衬出了中国女人特有的韵味。

今天是春节,也刚好是祁家少爷仲非的生日,因而宅子里有些忙碌,几位仆人把各家送来的名贵贺礼小心的送到室内。祁家在念城的生意场上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说祁老爷一个喷嚏都能让念城的经济抖三抖可能有些夸张,但实际也差不多是这样。

“是,太太。”宁婶答应一声,去一楼走廊后面打电话,那里有一个壁挂式电话,通常都是别墅里的下人们在用。

“宁婶,这是苏家送来的礼物,说是给那位爷的,您看……”一个负责安放贺礼的下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来祁家刚有一个月,对别墅里那位特殊的人显然不知该如何对待,烦恼间看到了宁婶,就上前求教。

宁婶在祁家呆了也有二十年,是极有分寸的老人,这礼物让太太知道了恐怕只会平白一阵气闷。看看签单,署名是苏家大少苏宇哲,她心下知晓这礼物对那个人的意义,放下电话说:“知道了,这礼物别登记到账上给太太添堵了,我给他直接送去吧,下午我挑一件贺礼,你当回礼给苏家寄去。”

“是,宁婶。”那人把礼物交给宁婶,转身长吁一口气,果然还是宁婶有办法。这样既不会怠慢了礼数,又不会惹太太发脾气,自己也免得报上去被太太当替罪羊数落,真是一石三鸟。

宁婶把包装精美的礼盒小心地收起来,回客厅继续忙碌了。

祁先生刚从外面回来,掸了掸肩上的雪,把外套脱下来交给了身后的管家。

这是个英俊的中年男人,因为长时间身居高位,有一股自然而然的贵气和威严。

“回来了,到里面坐一会,马上就能开饭了,今儿个请了法国大厨做你最爱吃的法国菜。”祁太太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客厅。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男人在沙发上还没坐稳,一个小身影就冲了过来。

“爸爸,你可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一天!”八岁的仲非听到动静从二楼奔了下来,听李管家说爸爸今日出去是要亲自签收给他置办的礼物,他心里不禁期待万分。

“呵呵,你是等我还是等礼物啊!”对于自己唯一的儿子,祁征俨然一副疼宠的表情,语气都变得柔和起来。

“嘿嘿,都有都有!爸爸到底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啊??快拿出来快拿出来!”仲非俨然一副迫不及待的孩子气,逗得祁征爽朗一笑。

“这个是秘密,等吃完饭再告诉你。”

小仲非不愿意了,正要抱怨,门铃响了起来,是瑞士来的快递――祁太太给儿子定做的礼物也送到了。

那是瑞士糖果大师亲手制作的糖果蛋糕,为了保持刚出炉的香甜气味,祁太太特意让人空运过来。仲非立刻被香味吸引,丢下父亲抱住了蛋糕盒子。

“真香!”他伸出手指沾了一点放进口中,满口奇特的香甜让他兴奋地眯起眼睛。

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门开了一条缝,祁希凑在门缝边试图把更多的香味吸进鼻子里。他出来没闻过这样奇异香甜的气味,只是不小心闻到一点就禁不住口水直流,让祁希不舍得把门再关上。只是开一条缝,应该不会被发现的。这样想着,祁希把门缝开得更大了,窗外传来烟花炸响的声音,一家人往餐厅方向移动,年夜饭开始了。

祁希揉揉饥饿的肚子,还是把门关上了。太香甜的气味总是轻易勾起人的食欲,可是他还没到开饭时间。转身趴到窗台前的书桌上,这里的角度刚好把最美的烟花收入眼底,祁希默默笑了笑,一年只能看一次的烟花,可不能错过啊。

“大少爷。”门外两声轻轻的敲门,祁希马上反应了过来。对于房门他总是倾注更多的注意力,偶尔经过的脚步,或者送饭的敲门声,这是他唯一与外界的交流。

门开了,是宁婶。

“大少爷,快过来吃饭吧。”宁婶端着餐盘,里面是简单的两菜一汤,一碗米饭。

“宁婶,您怎么又来了,让太太知道了会生气的!”祁希想起了上次宁婶送饭过来的时候被一个下人看见了,告到了太太那里,扣了宁婶一个月的薪水,不禁有些担心。

“放心吧,老爷说今天过节,让下人们去后院开烧烤会了,我年纪大了,不跟他们凑热闹,就来看看你。快把这饭吃了,凉了就不好了。”宁婶眼里满是心疼。同样是祁家的人,这个善良单纯的孩子却受了太多的委屈。祁希的生母顾莲是死在产床上的,宁婶受过顾莲的恩,答应顾莲要照顾她唯一的孩子。

“谢谢宁婶。”祁希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显然抵不过美食的诱惑,木须肉,香菇青菜和蛋汤,这在祁希眼里的确是难得的美食。

“我也不敢让人发现,就做了这两个菜,你可别嫌这春节过的简单啊。”宁婶抚着祁希的脸,这孩子还算健康,很少生病,就是太瘦了。

“我哪会嫌弃,有宁婶在我就满足了。”这个记忆里唯一对他慈善的人,祁希视她如母,关于母亲的一切都是从宁婶那里得到的。祁希想自己以后如果能出去,能自己赚钱,一定会好好孝敬她。

“对了,苏家的少爷给你送礼物来了。”宁婶拿出藏在口袋里的小礼盒。

“是宇哲哥?!”祁希显然有些意外。

苏家在这青北山上也有一座庄园,和祁家的庄园不过百米的距离,只是祁希所在的房间窗户是面向后山的,很少能见到苏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