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 下——裹【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15 作者:       

35.

所谓无巧不成书,明月踩着神行符奔回来的时候,刚巧看到他家老哥露出让他心肝儿一颤双腿一软,差点儿鼻血飞洒华丽扑街的笑容。

要命!要命!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根本妈的妈的差得远,这是让星星陨落地球毁灭的效果!

“靠!”

从陶醉中清醒了,明月又醋了——他不身边,老哥笑这么好看对谁放电呢!

再于是,明月发现了程小雨。

哎哟呵~~

明月西子捧心表示自己很震惊!!

——这小娘们厉害啊~~

明月了解清风。他哥天生讨厌女人,尤其反感软绵绵的小女生。可是现在,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女生面前……清风竟然——

笑了!!

明月多细腻多敏锐一娃啊~~他一眼就看出来那女孩看他哥的目光有·问·题!盈满了空气的雌性费洛蒙啊~~也就迟钝如清风才完全一无所感。

明月很得意。

想想这是多么滴理所当然——他哥嘛,当然魅力无敌~~

哼,这小娘们,眼光倒是一级赞!

话说,明月后来蛮欣赏吕道纯,就是因为那小道士的品位也是这么好~~

不过,蠢驴师兄毕竟是蠢驴师·兄!从身体构成上和小娘们有决定性的差异!至少,吕道纯就不敢对着清风明目张胆地卖萌啊!!

要说,兄弟俩以前也不是没和女狩魔人打过交道。可那些娘们基本上除了多两乳房少个把儿,活脱脱是披着女人皮的雄性生物。再加上清风的冷漠和迟钝,对他撒娇怎一个空虚了得!!所以明月还真没遇上过跟他争宠的!

于是,此时此刻……

——明月突然感到很有压力!

……

明月蹑手蹑脚潜行,到了两人附近,纵身飞扑,目标——挂在清风身上!向眼镜娘展示一下他和他哥对彼此的所有权。

可惜,以清风的警觉性,他刚一起跳就被发现了。

清风脚下一错,闪开了。

讨厌!老哥还是这么矜持,吝啬在外人面前表现对他的爱~~

明月扑了个空,不死心,脚刚一落地站稳,换个方向继续扑。

清风再闪——

明月再扑。

清风继续闪——

明月继续扑。

清风一拳打飞明月——

明月弹回来执着地扑。

清风看他那百折不挠的劲头,心知明月不扑到是不会甘心了。他没心情陪他闹,就站定了,让他扑了一下,随即推开埋到自己胸口蹭的大头。

“哥~~我回来鸟~~想我不~~”

“不想。”

“55555~~你都不关心伦家~~”

“关心。干坏事了没?”

“当然没有!我是全人类最优质的新好少年,怎可能干坏事~~我还做好事了呢!哥~~夸我吧夸我吧~~”

——当然,那个好事是什么?怎么做的?老哥没问,明月就没有必要详细说明~~

清风冷笑着盯着明月看,严厉的目光验证小混蛋的话——因为师父交待过要看紧他,所以他一直管他管得很严。

而明月回望他哥的目光坦坦荡荡,邪气的眼睛里亮晶晶地闪烁着纯洁的星星,期待他哥的表扬。

清风欣慰并无奈着。他知道,明月是挺“喜欢”做好事的,虽然……出发点总是不太纯正,但总归结果是好的,在师父那边就能交待。

清风了解明月,如同明月了解他。

只是,他的思考模式一向简单,清风没有想到的是——明月的的确确是问心无愧的,可明月“好事坏事”的定义,从很早以前就是扭曲的……

“……”

程小雨傻乎乎地张着嘴吧,看着两个小道士的表演。尤其是明月,那叫一个出神入化,能把根本不存在的尾巴摇出外人都能看到的幻影!

程小雨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被笑了,于是,明月终于肯从他哥身上脱落了。这小道士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好像刚刚发现程小雨这个——多·余·存在。

“哎哟呵,你谁啊?”

“你好!明月道兄!我叫程小雨,是蒿明书院的技……”

“哦~~知道知道~~”明月笑嘻嘻地打断程小雨的自我介绍。“程小雨嘛,蒿明书院出名的傻妞儿~~我还知道你是那·个·阳明先生的学生呢,连白痴的境界也青出于蓝~~”

程小雨傻乎乎一笑,有点儿不好意识地推推眼镜。

“呃……是啊,大家都说我有点儿迟钝。所以,这次也许要给两位道兄添麻烦了,还请多多关照!”

程小雨说完,认认真真地鞠了个躬。

她优秀的抗打击能力让明月挫败了。

“哼,既然知道会给我们添麻烦~~蒿明书院干嘛还派你来?”

程小雨推了推眼镜,像是完全没察觉到明月露骨的嘲讽,很正经地回答。

“哦,那个啊~~是因为这次的任务有点复杂,需要我操作空间传送设备,带你们进入目的地。”

“哎哟呵~~你的意思是,离了你我们还‘不行’了?”

“嗯,是啊。”程小雨点点头,颇有点儿自豪,“因为之前很多人都失败了,所以前辈才让安排我来找两位道兄合作。”

“哼,道爷还真不信这个邪!”

明月拍着胸脯跳着脚嗷嗷,清风奇怪地瞄了他一眼。

这小子平时最爱装了,对谁都一副嘻皮笑脸的贱样,倒是很少见他这样明目张胆、堂堂正正地欺负人。

他看明月逼上前,用邪气的眼神虐程小雨,很是心烦,揪住他的衣领扯回来,“到底是什么任务,明月来了,你可以讲了。”

“呜……哥!”

——明月压力更大了,他哥这是在袒护小娘们呢!

清风当然不可能体会到他那声委屈的哀号中蕴涵并露骨表现的复杂感情,冷眼都没赏他一个。

明月心酸了。

“哦,事情是这样的……”

程小雨正要开始说明,明月像只大蛤蟆似的跳到她面前,用一点儿也不小的个头隔断了她和清风的视线交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