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出书版)+番外+特典 BY 冰龙【完结】

分类:HP文 时间:2019-03-15 作者:

文案:

「我想要拉着景升陪我下地狱。」

对宗明而言,这是最为极致的甜言蜜语了。

我不懂什么叫做爱情

——我只知道我想要你,想要得到你。

所以为了得到你,

我可以践踏你的尊严,毁灭你的自信……

我想要你陪我一起下地狱。

呐,景升,我很残酷吧?

望着闭合起来的门扉,如果不是被青年狠狠贯穿过的部位不时传来叫嚣的痛楚,吴景升怎么也无法想像宗明是个喜欢男人神经又有病的变态。

他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变态?

他不认识这个变态……应该吧?

至少他想破了脑袋,也没这个印象……这种外貌出色气质出众内心变态的人物,他真的从来不认识的才对啊……

吴景升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序幕

他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

这没什么,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

他带的那群工人说:头儿,男人还是单身来得舒服,没黄脸婆在那里给你唧唧歪歪的,多好?

他想也是,现在不像以前了,想以前他爸妈那时代,阿爸不爽了就打阿母,阿母不爽了就跟阿爸对掐,然后一堆干你老母的飞来丢去,日子多热闹啊?哪像现在有那个啥家暴防制中心,打老婆一个巴掌都可能被闹上新闻,从此变成知名人物。

……总之这世道啊,男人真命苦。

命苦到不只会被女人压榨,更会莫名其妙地被另一个男人插。

「景升,嘴巴张开嘛。」

吴景升看着眼前那血脉贲张的性器,又抬眼看了看上方那个年纪似乎才二十多岁的青年,露出一脸「你有病」的表情。

可以的话,吴景升其实是更想一拳狠狠的揍过去……如果不是他的两手都被铐在床头,他肯定自己的拳头至少能把这个人的肋骨打断。

「张开嘛。」青年撒娇似地说,但一把锐利的小刀抵在了吴景升的喉咙,在灯光的反射下,那把小刀映照出冷冷的寒光……

「……」识时务者为俊杰,吴景升想起电视剧上说过的这句台词,他虽然只念到国中,基础的国文能力还是有的,立刻顺从无比地张开了嘴。

青年那张俊美但透着苍白的脸笑了起来,很好看……只是某人现在只觉得很欠揍。青年将性器深深地插进吴景升的喉头,让吴景升感到想吐,而且还有一股雄性浓厚的味道充满他的鼻间。

「不可以咬喔,要乖乖的。」说着,青年的两手抓着床头,腰部开始激烈地上下摇摆了起来。

「唔……唔唔!」

吴景升感觉进出口腔的性器似乎要捅破他的喉咙,给他带来了强烈的不适和痛苦,可是青年却无视这些,一直不断地将性器深深插入,稍稍抽离,然后又是用力插入。

「景升,你好棒,你好棒……」

「景升,稍微吸它一下,对,就是这样……」

青年低沉温润的声音不断地重复安慰小孩子似的言语,吴景升却只想自内心而发地诚恳说一句——干你老母的……

又是几个激烈的抽插进出,同为男性,从青年的身体反应中吴景升知道对方的高潮即将来到,果然很快地青年抽出了他的性器,用手掌撸动摩擦几下,白色液体完全喷发在吴景升的脸上。

感觉到脸上的黏液居然是对方的精液,吴景升有一瞬间的错愕。

颜射……他只在A片中看过的颜射……青年微喘着气,笑得就像一只餍足的猫,也不在乎吴景升的脸上都是精液,在他的眉眼嘴角落下了细碎的吻。

「景升,景升,景升……」

青年不断重复呼唤着吴景升的名字,就像他和他之间已经认识了许久许久。

——事实上,在今天之前,吴景升从未见过眼前这个强迫他口交的青年。

如果是恶梦,那就快点醒吧。在青年温柔的亲吻当中,吴景升疲惫地闭上了眼。

第一章

吴景升清楚地记得今天早上的事情。

因为要上工,他起了个大早,出门的时候才刚过五点,恰巧遇见从陪酒KTV回来的邻居。

那陪酒小姐年纪比他大了两三岁,还生过两个孩子,不过风韵犹存,胸是胸腰是腰屁股是屁股,比起那个和他离婚的黄脸婆好上不知多少倍。

和陪酒小姐说了几句黄腔,又约好等这次工期结束,会带着他那一班工人去她的KTV捧捧场,之后便走出他那栋老旧公寓,打算去街口转角那间早餐店吃个馒头豆浆就直接往工地过去。

深秋快要入冬的早晨已经带上微微透骨的凉意,街道上除了吴景升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一阵冷风迎面吹来,冻得吴景升瑟瑟发抖,他连忙拉高外套的领子,虽然这件外套是用劣质棉,多少还有点御寒的作用。

「吴先生?吴景升先生?」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吴景升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到一名戴着眼镜穿西装的男人。

偶尔工地会有一些大老板来视察,那些大老板旁边通常都会有一两个秘书陪着,吴景升学历低,看人的眼光自认还是有的,眼前男人的气质让他感觉很像那些秘书助理。

「我就是,你是哪——」

话没有来得及说完,背后忽然有人用帕子捂住他的口鼻,他只来得及挣扎几下,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等他一醒过来,就发现他被铐在一张大床上,浑身光溜溜的,连内裤也没剩下。

当下吴景升是很惊慌的,他不停挣扎想要弄断手铐,显然徒劳无功,除了让链子和床头的艺术铁杆发出铿啷铿啷的声响以外,什么用也没有。

「有人在吗?」

「喂,有人在吗?!」

「你们绑错人了,我穷到已经两年没换过内裤了!」

「有没有人啊!没人也该有鬼回个一声吧!」

叫了十分钟、骂了十分钟、哼哼了十分钟还是没有人理,吴景升这才无奈地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六个字——他妈的见鬼了。

这房间的装潢是吴景升只见过没住过的华丽,跟欧洲宫廷似的,连天花板上的灯都是造价不斐的水晶吊灯。

……吴景升开始怀疑这应该不是绑票吧?

还是他已经老到跟不上时代,这年头肉票的居住环境已经上升到令人发指的美好了?

说他老,他今年也才三十五岁啊……三十五岁就做到工头,连陪酒小姐都夸他算得上是事业有成了。

蓦地,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一名穿着一身休闲服的青年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