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造+番外 作者:风流书呆(下)【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风流书呆        爽文        异世大陆        幻想空间       

第57章
  李煜不卑不亢地接待着两位大人物, 面上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心里却直犯嘀咕:没听说李少主跟严少主有仇啊?怎么两人说起话来有种针锋相对的感觉。他迎合这个不好, 附和那个也不好,只能尽量笑得自然一点。
  恰在此时,一个电话打进来,屏幕显示着“孟家主”三个字。
  “孟家主找我有事?”李煜略一欠身, 走到窗边接电话。露台下是设立在一楼的普通席位, 十个人围着一个圆桌,看上去非常拥挤。而孟家主此时正坐在最靠边的角落里打电话, 表情显得很焦急。他的女儿孟瑶拘谨地站在他身后,脸上满是敬畏和仓惶。
  来到帝都星之后, 她才知道什么叫做顶级世家,什么叫做人外人有人天外有天。在海皇星,孟家或许有点地位, 但来了帝都星却什么都不是。单今天这两张门票, 他们就足足找了一个月的关系才终于摸进来, 入席后却发现其中一张还是赠票, 不能坐, 只能站。然而即便如此, 也多的是人想来,于是楼下大厅里,像孟瑶这般站着的宾客不在少数,而他们大多是金主豢养的宠物或仆从, 穿着打扮皆十分暴露。
  孟瑶感到满心屈辱,却不得不顶着别人打量货物的目光站着。她必须买到一架古琴,否则帝都星的繁荣与奢华将永远与她绝缘。
  “李家主最近可好?”孟家主迂回开口。
  “你在联合拍卖场?正好我也在。”李煜走到露台外,冲角落里的父女俩招手。
  孟家主并不感到意外,他早就在画册上看见了李氏拍卖行的两件拍品,其中一件正好是一架古琴,品相非常好,但起拍价高得离谱,他肯定是吃不下的。心里暗暗琢磨了一番,他这才给李煜打电话,“李家主真是神通广大,在帝都也能畅行无阻。你看,我们两家也是老交情了,你把那架古琴撤回来,私底下卖给我怎么样?你大概不知道吧,欧阳静海准备替大少和我们小瑶订婚,这事儿正在办呢。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彼此应该互相关照嘛。”
  李煜气笑了,正准备拒绝,欧阳晔却快步走过来,对着话筒说道,“让我和孟瑶那只破鞋订婚?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吧!全星系的男人女人死光了,只剩下孟瑶一个,老子也不会将就!想做欧阳家的少夫人?可以,让她一口气考个九级机甲制造师资格证试试,考上了老子就考虑,考不上赶紧滚。你问问孟瑶,看她值几个钱,有没有那架古琴贵。你当老子是做慈善的,几亿星币白送这么个破烂玩意儿?”
  话落催促自家舅舅,“别理他们,赶紧给欧阳静海打电话,他要是敢干涉我的私人生活,我立刻与欧阳家脱离关系!”
  “好好好,你别急,我马上问他。”李煜挂断电话,却并未联系欧阳静海,因为他知道订婚这事是孟家单方面提出来的,欧阳静海老早就拒绝了,只是孟家不死心,近来一直小动作不断。
  “孟家主大概脑子坏了,当他女儿是天仙下凡,人人都抢着要。”李煜摇摇头,满脸无奈。
  另一边,孟家主和孟瑶的脸色却变得极其难看。祁泽一口气考上九级机甲制造师资格证的事早就在帝校传开了,连赫连校长也公然表示——如不是受限于脆弱的身体,祁泽将来能取得的成就不会比穆燃差。
  当初祁泽准备转系时,他的同学们还讽刺他异想天开,现在却都哑口无言。九级机甲制造师,全海皇星也找不出几个,认真算起来,祁泽已经跨入了顶级权贵的行列,将来也会获得一定的话语权,而这条从底层通往顶端的道路,他只走了短短两个月。
  难怪李煜并未阻止外甥和祁泽的感情,原来是看准了对方的潜力。孟家主估量了一下九级机甲制造师的价值,不得不承认有祁泽在,欧阳晔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上自家女儿的。
  “算了,这场拍卖会你看看就好,就当来帝都星旅游了。”他无奈道。
  孟瑶气哭了,却也明白自己已无路可走。她当初明明可以跟欧阳大少爷订婚,却在欧阳夫人的撺掇下选择了欧阳端华,真是一步错步步错。若是不那么贪心,不那么虚荣就好了。
  欧阳晔挂断电话后还觉得不够解气,把孟家里里外外骂了几百遍,又急着向祁少表忠心,“宝贝儿,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对孟瑶一点意思都没有,是她厚着脸皮缠上来的。她那种人你也知道,谁能给她荣华富贵,她就跟谁,没点真心。”
  “嗯,知道。”祁泽低头玩着游戏,根本没在听欧阳大少爷的话。
  李子谦正想询问两人的关系,拍卖会开始了,身段婀娜的女主持人拿着一把小锤走上来,笑盈盈地说着开幕词。头几件拍品没什么出奇,成交价也中规中矩,倒是一片封存在真空器皿里的竹简很受青睐,竞拍声此起彼伏。
  “一片竹简而已,为什么这么值钱?”主持人敲了三锤之后,竹简以一个惊人的价格卖了出去,令祁泽大感意外。
  “带有文字的古董都好卖,字体越古老价格就越高。”李煜耐心解释,“由于末世的爆发,我们华夏民族出现了巨大的文化断层,很多璀璨的文明都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这是帝国最大的缺憾。为了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也为了寻根溯源,带有文字的古董就成了考古学家们重点寻找的对象。但纸张是很难保存的东西,几万年下来早就化成灰了,所以传世古籍非常少,于是也就越显珍贵。据我所知,穆家那本古字典和你手里的《尔雅》是现今仅存的两本古书,而且还是专门解析文字的,考古价值非常高,如果放到这里来拍卖,几十亿都打不住。你看这片竹简,拍卖场正是以它上面刻的字数来定价,一个字一千万。”
  祁泽听得目瞪口呆,少顷,脸渐渐绿起来,“也就是说,我之前捐出去几十个亿?”他摸摸胸口,感觉心痛得无法呼吸。
  欧阳晔咳了咳,没敢接话,严君禹和李子谦却都扶着额头低笑起来。祁泽有多么在乎钱,没人比他们更清楚。
  “您难道不知道那本《尔雅》的价值?”李煜愕然反问。
  “我要是知道还能捐给皇室?”祁泽瞪眼。
  李煜表情悻然,“我还以为你知道,当时还夸了你一句大气呢。”
  “在钱财方面我大气不了。”祁泽暗暗运转灵力,这才觉得好过一些,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下,只盼望自己的拍品赶紧卖出去,好歹弥补一下损失。那可是几十亿星币,现在想起来,他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剁了。
  既然古书如此罕见,他也就不打算再伪造一本,免得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也就是说,卖书只能是一锤子买卖,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
  “侍者,拿瓶烈酒过来。”李子谦倒了一杯酒,一边忍笑一边塞进少年手里,安慰道,“喝点东西舒缓一下心情。钱没了可以再赚,不用拘泥于眼前这点得失。”
  祁泽接过酒一饮而尽,然后木着脸看向台下,不玩游戏也不说话,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严君禹想了想,悄悄编辑一条短讯发给拍卖行负责人,让他把那几块十级能量石撤下来,改为私人交易。多交点ch-ou成没关系,只怕能量石没能拍下来,让少年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等了大约一小时,李氏拍卖行送来的古琴终于被搬到台上。主持人也不介绍,指着大屏幕说道,“承拍方专门为这件拍品制作了宣传片,看过之后我觉得任何语言对它来说都是贫瘠的,干脆什么都不说,请你们自己感受吧。”
  巨大的屏幕上出现一架古琴,一名少年穿着样式古怪的白色长袍,赤着脚,从铺满竹编地毯的门口走过来。镜头只拍到他脖子以下,然而哪怕没露出半点容颜,也能让旁观者清晰地意识到他的俊美与优雅。
  广袖如水,衣摆飘飞,他不疾不徐地走到古琴边坐下,将它放在膝头。这一系列动作明明是按照正常速度播放,却令观众忽然产生了时光为他停滞的错觉。窃窃私语的人安静下来,左顾右盼的人猛然看向屏幕,原本喧闹的拍卖场瞬间安静得落针可闻。
  少年抬起手臂,广袖慢慢滑落,露出一截纤细的腕子,修剪整齐的粉色指甲勾住一根琴弦,轻轻拨了一下。
  “铮……”一声金鸣响彻大厅,震动耳膜。不少人露出呲牙的表情,感觉裸露在外的皮肤慢慢泛上一层j-i皮疙瘩。这音色未免太动听了些!
  然而这还没完,少年随意挑弄几下,试了试古琴的音色,然后便开始弹奏起来。那是一首从未发表在媒体上的曲子,时而悠扬婉转,时而高亢激昂,时而快如骤雨,时而慢如轻风,当最后一缕余音消散,观众还久久无法回神。
  曲子并不长,短短五分钟而已,却融汇了所有高超的指法,感情更是极其真挚动人。那位少年竟仿佛很不满意的样子,将白皙的双手按压在微微颤动的琴弦上,低声一叹。
  这是他首次发出声音,却立刻把优美的琴音比了下去。不用看他的脸便能猜到,这是何等出众的一位美人。大厅里稀稀拉拉响起掌声,不一会儿便交汇如雷,竞拍者们纷纷举牌,眼里满是狂热。这种水准的演奏,足以搬到帝都星最高雅的殿堂上,而古琴的音色与品相更是在这双手的衬托下显得完美无缺。
  琴美,人美,音色美,无可挑剔!
  李子谦和严君禹齐齐朝少年摆放在膝头的双手看去,然后立刻叫价。经过十几分钟激烈地争夺,严君禹最终以一个难以想象的高价拍下古琴。
  “严先生,请您在文件上签个字。”侍者小心翼翼地送来古琴。
  “那份视频我也要。”严君禹不着痕迹地瞥了祁泽一眼,果然看见对方正眉飞色舞地点击着智脑。不难想象这架古琴原先究竟属于谁,也不难想象少年是如何怀着隐秘而又雀跃的心情在数账号里的一连串零。
  他现在一定很高兴,这样想着,严君禹也忍不住笑起来。
  李子谦棋差一招,不免有些遗憾,“很久没在外面走动,没想到帝都的物价竟然这么高了。阿魁,以后出席这种场合记得多带点资金。”那可是大师曾经演奏过的古琴,意义不同凡响。
  又是制造师,又是艺术家,而且水准远远在常人之上,这绝不是一个孤儿能具备的素质。大师的教育背景极其雄厚,百分百来自于穆家那样的顶级世家。但问题是,数遍黑眼星系,竟没有一个巨族姓祁,这就很值得推敲了。李子谦心里百般思量,面上却分毫不显,耐心等了半小时,终于把李氏拍卖行的第二件古董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