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花店[重生]+番外 作者:闻香识美人(上)【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闻香识美人        甜文        重生        天作之合       


  文案

  苏镜重活一世,决心远离上一世的那些极品亲戚,好好把父母留下来的濒临倒闭的花店支撑起来,谁知他突然发现自家祖上传下来的玉牌里竟然有个灵植师的传承法门。
  鲜花净空气,果蔬带灵气,药材强药x_ing。
  苏镜突然意识到,自家这间已经快要倒闭的花店,似乎有了起死回生的办法。
  其实这就是个受靠着金手指,种种花养养草,结果一不小心成了达官贵人眼中神秘高人的故事。
  晋江经常ch-ou,看不到更新可以换个浏览器或者过会儿再试试,本文日更,每天下午六点更新准时掉落,有事的话会请假。
  基友新文,可好看,快戳快戳,不要错过未来之制药师

  内容标签:重生种田文天作之合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镜┃其它:重生,花店,灵植师,苏镜


编辑评价:

苏镜重生回来,只为守护父母留下的心血,把小花店保住。意外从祖传玉牌里获得的灵植师传承,让他得以得偿所愿。在姜绍辉的帮助下,更是把小花店经营得红红火火。这是一个主角种种花,养养草,成为众人眼中的神秘高人的故事。 本文讲述了小花店老板和大企业老板因为植物结缘,最后携手一生的美满故事。文章构思新颖,人物形象饱满生动,感情细腻,细水流长,通篇都是娓娓道来的田园日常温馨故事,让人会心莞尔。形象地表达出了那些中的那些小事,同时情节又环环相扣,文笔流畅自然。


  第1章 一家花店
  
  “小镜老板,这个点你怎么来了?”这才六点,就算夏天日长,也不过刚刚天亮。李遇踩在人字梯上,挂好吊兰后,一边往下爬一边问:“才考完不多睡会儿?”
  这店整体面积不算小,却也耐不住植株多。留出供人通行的地方后,要想多摆些花草,有些小型的盆栽,就只能挂到头顶天花板上。这也是许多花店普遍的做法,能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李遇这会儿正做着的,就是把新分盆出来的吊兰挂上去。
  “睡不着,一到这个点就醒,平常学校都这个点响铃,习惯了。”苏镜目光一扫,就看到梯子下边还有几盆吊兰放着待挂,连忙帮忙:“李哥你别下来了,我给你提。”
  “不用,也没几盆,都挂得差不多了。你才考完,正该好好歇歇,高三多累人。”瘦成这样,要是苏叔苏婶还在不知道得多心疼:“吃早饭了没?我带了包子和粥,就放柜台上,快去吃。这么几盆我一会就能挂完。”
  苏镜没听,李遇也只好随他。苏镜还没来前,他就已经挂了不少,这会儿地上也没剩几盆,两人分工合作,很快就完事了。
  活做得快,包子拿起来都还有些烫手。李遇被烫得直吸气,一边吃,一边还递给苏镜两个:“我妈说放假了你肯定会过来,特地做了包子。平常我想吃求半天都不带搭理我,今天还是托了你的福。你快吃,万一她以为我独吞那就惨了。”
  包子皮薄馅大,表皮十分暄软,馅是香菇笋丝的,香得不可思议。从小到大他就好这口,爸妈疼他,隔三差五就给他做,偶尔太忙没空,李遇妈妈也会帮忙包些。
  说起来,爸妈的手艺也都是从英婶那学来的。上辈子自从去了厦市上大学,这味道,直到死,都没能再尝一次,没想到才回来就能吃到。
  可惜回来得太晚,没能在出事那天阻止父母出门。好在晚得也不算离谱,爸妈去世大半年,自己才高考完,花店还没倒闭,花圃也还没转租出去。凭着上辈子的所学,他就不信还保不住父母的心血。
  两个包子解决起来很快,饶是苏镜心里怀念,一口一口吃得格外珍惜也一样。李遇看得好笑:“想吃家里还有,我妈做了许多冻在冰箱里,说都要给你送去呢。喝粥么?”边问边倒了碗出来。
  苏镜刚重生,什么都没顾上就过来,站对街看了老半天,一直不敢置信,直到勉强平复了心情后才进来,自然是没顾得上吃早饭的。
  之前什么都没吃倒还好,这会两个包子下肚,胃里有了实物,饥饿感都被唤醒了,半大的少年,正是吃穷老子的时候,两个包子也就刚够尝个滋味,当下也不客气。
  保温壶只有一个碗,出门的时候嫌麻烦,李遇就没多带,想着轮流吃就好,洗干净了照样用。这会儿看苏镜吃得香,自己却也馋了起来,等不及,干脆就直接抱住壶体,沿着边往嘴里倒。
  他家离花店近,一路过来,包子只用保鲜袋装都还热着,粥放在保温壶里,那温度和刚出锅的没两样。苏镜端着碗还有些怕烫,吃一小口得吹小半天,眼见李遇这么豪放,当下就傻了眼忘记阻止。
  “嘶!”一声惨叫。李遇被烫得龇牙咧嘴,手里却还紧紧地抱着保温壶不放。简直了,苏镜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放下粥碗给他倒水。
  店里就有饮水机,就放在柜台旁边,倒水倒也方便。李遇接过水杯,含了一大口凉水在嘴里,在凉水的作用下,嘴里刺痛的灼烧感终于稍退,这才感觉又活了过来。
  “弟弟啊,如此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人只得以身相许。”
  “我要你有什么用,又不会洗衣又不会做饭。”
  还能贫嘴,看来没事。苏镜端起碗继续吃,这么一会儿,粥碗边缘的那一圈,已经不怎么烫了。
  “不会洗衣也不会做饭,可我能看店啊!”李遇舌头被烫伤还不甘寂寞:“你李哥我身强体壮还听话,让干啥就干啥,小镜弟弟,小镜老板,真的不需要吗?”
  “不需要!”苏镜知道他什么意思,却不能答应。李遇比他稍大一点,学习不好,出社会早,闯荡了几年攒了点钱后,和他妈一起开了家小餐馆,如今生意红火,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哪能扔下自己的店不管,跑来帮他看店。
  兄弟感情再好,邻里间再帮扶,也没帮扶到这地份的。爸妈走后这半年,英婶他们已经帮自己很多了,吃穿小事不说,店里时常也是李遇过来照看的。就连大伯那对夫妻找上门,怕影响自己复习,都是英婶和李遇出面帮着打发的。
  现在试考完了,本来担子就该自己挑起来,何况重生回来,该学的上辈子大学四年都学了,没必要为个文凭重新读一遍。既然不打算继续念书,接下来也就有足够的时间打理花店。这样一来,就更不能拖累英婶母子。
  苏镜心里打定了主意,李遇还想再歪缠,门被推开,有客人进来。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看清来人后,苏镜放下碗,嘴里还没说完的话也自动消了音李遇见状觉得不对劲,转头看到那一男一女,心里的火气登时就上来了,保温壶重重地往柜台上一放:“你们还敢来?!”
  不锈钢的保温壶砸到柜面上发出一声巨响,来人被吓了一跳却没走,那女的更是往前了几步,气焰嚣张:“这店以前是我小叔子的,现在是我侄子的,你个外人都能来,怎么,我们这做大伯伯母的还不能来?”
  “你还有脸提苏叔,原来你也知道这店不是你们的。我还以为你们都把这店当自家的呢!”李遇冷哼,真打量他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当初苏叔苏婶尸骨未寒这对夫妻就找上门,不说帮扶着打理后事,做亲戚的起码也该不添乱,他们倒好,一上门话里话外全都是房子、店面、花圃,恨不得连苏镜也一块死了,好名正言顺地把东西全搂回家。
  “李哥从小和我一块长大,可不是外人。”论外人,你们这种一年到头见不到一次的亲戚才是。
  这话苏镜没直说,但那神情意味,在场有眼睛的人看了都懂。大伯母连忙一拍大腿,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哭号了起来:“实在不是我们做大伯伯母的不关心你,之前来了好几趟,都叫人挡在外头,连门都不让进。”大伯母话是对着苏镜说的,眼睛却往李遇身上瞟,暗示得和明示一般,就差直说阻挡他们亲情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苏镜没搭理她,大伯母见状,脸上的表情就更是伤心,继续哭诉道:“后来工作实在是忙,ch-ou不出空来。但这不代表我们不关心你啊,这不,一得闲我们就过来了,生怕你吃苦受累。你还是个学生,就该好好学习,大伯母都听说了,你成绩好,这回分数肯定够上好的大学。本市的学校可没隔壁厦市的好,你留在本地那不是耽搁了么!去厦市,这店里也就照顾不到,平常总要有个人看着,与其让外人来打理,还不如就交给我们。”
  眼见苏镜还是没反应,李淑媛暗地里掐了自家男人一把,苏国泰吃痛,也反应了过来,一脸的正直可靠:“对,交给我们,我是你亲大伯,还能害你不成?”
  男人点了支烟,正想ch-ou,被苏镜伸手拿走压灭:“这里禁烟。”
  “禁烟啊,应该的应该的,熏到花草不好。”收起烟盒,苏国泰犹豫了下,侄子是亲侄子,但总没有自家重要,大不了把条件弄优渥点,也算是对得起他了。想到这,苏国泰心里的那点犹豫劲没了,继续说道:“大伯也不白拿你的,你念大学的花费,不管多少,哪怕是想接着往下读考研呢,我和你伯母也供着。去了厦市,家里的房子你也别担心,总归是一家人,我和你伯母都会照看的。”
  多了,事先说好只供大学的!李淑媛手上带劲狠掐了苏国泰一把。万一这小崽子真想去考研怎么办,又得白供好几年!
  李淑媛在心里飞快地计算了下,确定苏镜家房子出租出去的房租够他自己开销,自家还能白得个店面和花圃后,脸上这才重新带出笑:“你大伯说得对,你爸妈就留下你这么个独苗,不管你念到哪,只要你想读,我们做长辈的,就是砸锅卖铁那也要供着。”
  李淑媛笑容和蔼,看着苏镜的目光格外慈爱,如果不是早知道他们是为了店面和花圃而来,光听这些话,光看他们表面的样子,这还真是一对再好不过的长辈,大方慈和。
  夫妇俩这么一番唱念做打,废了好半天口舌也不见苏镜表态,心里生气,面上却没表露出来,李淑媛甚至还笑吟吟地问:“侄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店放在你手里,日日都亏本赔钱,你爸妈留给你的那点家底,早晚会赔没。与其这样,还不如交给我们,你大伯和伯母别的本事没有,这侍弄花草的技术却还有点,赚得钱不说多,起码也能保证你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