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家大少+番外 作者:疏朗【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2-19 作者:疏朗        重生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商战       


文案

项大少死得很憋屈。
这辈子,他决定自强自立,早日摆脱被圈养的命运。
可惜无论他怎么蹦跶,都没能从那个人的碗里蹦出去……

项少怒发冲冠:强抢民男啊这是,就没人管管?
某人摸头顺毛:乖,家庭矛盾咱们内部解决就行啦^^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远


作品简评

项大少死得很憋屈。这辈子,他决定自强自立,早日摆脱被圈养的命运。可惜无论他怎么蹦跶,都没能从那个人的碗里蹦出去,于是乎,项少怒发冲冠:强抢民男啊这是,就没人管管?某人摸头顺毛:乖,家庭矛盾咱们还是内部解决吧。作者文笔娴熟,情节流畅自然。在人物刻画方面,通过人物心理和语言等方式,把握住角色x_ing格的转变。主角重生前后的反差给故事增加不少戏剧x_ing和逆袭感。此外,在选材时巧妙的将豪门和商战元素融入背景,使剧情更加丰满真实。

第1章 归来

晚上八点,京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项远坐在酒吧的吧台前,愣愣地看着手中的酒杯。
酒杯里的液体呈现淡淡的金黄色,随着温度的升高,还有细小的气泡缓缓地升腾上来,他看着气泡升起,爆开,又升起,又爆开,直到一杯酒恢复到正常温度,他都没有喝上一口。
“项哥,你干嘛呢?过来这边喝酒吧!”一个娃娃脸男孩在卡座那边大声喊道。
项远转过头,对着那边摆了摆手,一点都没有过去的意思,他现在整个人还乱着,哪里有心思去应酬那些“新认识”的朋友。
这是项远回国的第三天,也是重生的第三天,从下飞机开始,整个人就进入了一种梦游的状态,不知道是真的重生了,还是自己在做梦。
“项哥,你怎么啦?”娃娃脸见他一个人坐在吧台边喝闷酒,担心的过来问道。
“没事,我有点累,想先静静。”
“是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吧?”娃娃脸看他脸色疲倦,拉开一张椅子坐到他身边,“早知道就晚两天再约你出来了。”
“我在家也是闲着,幸好有你叫我出来解闷儿。”
“瞧你这话说的,怎么说咱俩也是校友啊,以前你在M国那么照顾我,现在你回来了,我总得给你接风洗尘不是?”娃娃脸与项远碰了碰杯,一口气灌下半杯酒,挤眉弄眼道:“其实我一开始以为你出不来呢,没想到你这么给我面子,是不是三爷没在家呀?”
听到“三爷”这两个字,项远的脸色沉了沉,好在酒吧的灯光很昏暗,他又低着头,所以娃娃脸也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胡说什么,他还能管我的事?”项远不自在道。
“哎哟,项哥,你这话亏心不亏心?”娃娃脸见他否认,忍不住哇哇大叫道,“在M国,谁不知道三爷把你当眼珠子疼,他要是在家,你怎么可能出得来?”
“那我现在不就出来了吗?”项远斜睨他一眼,呷了口酒。
“所以我才猜三爷不在家嘛。”娃娃脸撇了撇嘴,凑近项远八卦道,“项哥,听说你一回来就住进了叶宅,是不是你家老头子又给你脸色看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项远强自按捺下一巴掌拍死娃娃脸的冲动,他一口气干掉了杯中酒,将酒杯啪一下子摔在了吧台上,抬腿就走。
“项哥,项哥!”娃娃脸见闯了祸,急忙跳下椅子拦住他,哀求道,“别走啊,都怪我嘴贱不会说话,你别生气啊!”
见娃娃脸脸色焦急,隐隐还流露出一丝惧意,项远叹了口气,心说自己这臭脾气可真该改改了,他抹了把脸,尽量声色平和道:“你别多想,我这两天确实心里烦,却是不怪你的。”
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娃娃脸悄悄吁了口气,安慰道:“项哥你也别烦了,谁家里不是一堆烂事,相比之下,你的日子已经算很好的了。”有三爷罩着你,这四九城里哪个敢惹?不过这话娃娃脸却是不敢说出来的。
“嗯,你和朋友们好好玩,我先走一步。”项远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今天扫了大家的兴,改天我一定补请。”
“哎,咱们兄弟还说什么客气话,要不要我叫车送你回去?”娃娃脸殷勤地送他出门。
“不用了,有车接我。”
项远倒没有说大话,两个人刚刚在路边站定,一辆乌黑锃亮的豪车就开了过来,车子刚刚停稳,娃娃脸就蹦着上前拉开了车门,他一手拉着车门,一手遮挡在车顶上方,以防项远不小心碰了头。
项远矮身坐了进去,无奈地对娃娃脸道:“小方,没必要这样的。”
“哈哈,项哥你好像突然变客气了呢。”娃娃脸见项远有些不好意思,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笑呵呵道:“就为你服务这一次,以后可不会了。”
“谢谢你,快进去玩吧。”项远冲他挥了挥手,关上了车窗。
车子开远了,但是娃娃脸却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
怪了,怎么项大少的脾气突然间变好了呢?他不会是时差没倒过来所以整个人神经错乱了吧?想到项远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说谢谢,娃娃脸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方少,你站在路边干什么呢?新节目快开始了!”酒吧门口,有人大声喊道。
“哎,来了!”娃娃脸回过神,不疾不徐地走了回去。
“方少,刚刚那个人是谁啊?咋那么牛B?”娃娃脸叫来的几个人都是圈子里的朋友,家世比方家差点,但是也不是很离谱,所以看到项远给娃娃脸甩脸子,娃娃脸却尴尬赔笑的样子,不由得就有些打抱不平。
“他是资源部项副部长家的公子。”
“不会吧?项家公子我见过,不长这样啊!”
“你见过的是项二,这是项大,他十几岁就出国了,所以京城里没几个人认得他。”
“难怪,我一直以为项副部家就项逍一根独苗呢,没想到还冒出一个大少爷来!”娃娃脸的朋友啧啧两声,嗤笑道:“不就是一个副部家的公子,拽什么拽!”
“别乱说话!”娃娃脸刚才还笑着,听了他的话,马上就沉下脸来,警告道:“这位的身份可不一般,你以后见了他,可别太轻浮了。”
“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住在引凤巷。”
卧槽,不会吧,娃娃脸的朋友嘴巴大张,结结巴巴道:“那、那不是叶家的祖宅吗?”虽然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但是听说那整条巷子都是叶家的,而且里面住的全是叶家嫡系。
娃娃脸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同情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娃娃脸的朋友迈着虚浮的脚步回了酒吧,而他们口中的谈论对象却一手支腮,靠坐在窗边想着心事。
车外是华灯璀璨的京城,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项远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又回到了七年前,回到了这个他曾经恣意横行,却又狼狈离开的城市。
“张叔,再绕一圈。”车子滑过京城最具标志x_ing的建筑,项远淡声吩咐道。
以为项远没有看清楚想要再看一遍,司机只能在前面的路口转向,然后又绕了回来,就这样一圈一圈的绕,绕到好脾气的司机都有些心浮气躁时,项远的手机突然响了。
滴铃铃的铃声响了很久,项远瞥见屏幕上跳动着的“君”字时,眼眸暗了暗,他还没想好怎么和那个人说话,只能瞪着那个闪烁不停的名字发呆。
“项少?”司机见他不接电话,抬头看了看后视镜。
项远沉默不语,低着头,仿佛睡着了。
手机响了很长时间才偃旗息鼓,但是很快,司机的电话就响了,司机张叔又看了眼后视镜,才接起了电话。
“对,我载着项少正往回走呢,他好像睡着了。”
“是,是,我一定慢点开。”
“好,我把空调调高,不会让项少感冒的,请您放心。”
只听司机的回话,就能听出电话那头的人对自己是多么关心,项远闭着眼,眼眶有些潮s-hi,可是想到几年后那人弃若敝履的态度,这一眯眯的感动立马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不能再被那人蛊惑了,不然他一定还会落得和前世一样的下场。
车子平稳前行,出商业区不远,就行到了一处保存完好的古街区里。
娃娃脸和朋友议论的引凤巷就在这个古街区的东北角,一端连着静谧的古街区,另一端却连着城内有名的莲花海,为了保有隐私,主人在与莲花海相接的最窄处砌上了围墙,里面引了莲花海的活水,借景修了个趣意盎然的花园。
时值六月,园内花香四溢,娇艳的蔷薇不满园林深深,纷纷伸展枝头,在长长的巷子尾端,开出了一道粉红色的花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