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妻 作者:香芋奶茶(一)【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02 作者:香芋奶茶        重生       

文案

裴丞直到死也没有听到他拿命生下来的小崽子喊他一声爹,更没有亲眼看到他名义上的丈夫一眼。

生于乱世,死于陷害,他裴丞的一生何其?c-h-a??。

重来一世,他还是江家二爷的男妻,裴家的棋子,小崽子的爹。

关键字:重生,复仇

第001章 男妻不得宠

  裴丞在死前的最后一秒还在绝望的期待着他那位所谓的丈夫出现,可是他只等到了他的小崽子。

  他拿命生下来的小崽子从没叫过他一声爹,也没正眼看过他一眼。

  可却在裴丞的生命受到威胁的那一刻,小崽子却冲出来挡在了裴丞的面前。

  裴丞发誓,他从没这么后悔过。

  他曾经后悔生在裴家,后悔嫁到江家,后悔生下小崽子,可这些悔都没有此刻这么强烈。他的小崽子,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从瘦到皮包骨到变成个性格阴沉的小少年,自己都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变化。

  他错过的太多了。

  昊伍年一月,江家二爷的男妻裴丞,江二爷长子江言知,均卒于天灾,尸身无处可寻。昊叁年十月,大病几月的裴丞,身子终于逐渐好转。

  寒风中,倚靠在门边的裴丞看着不远处被丫环抱在怀中的小男娃,心情复杂。

  站在一边的小厮眼珠子一转,谄媚道:“小少爷这个年纪还要抱,是不是有点太失江家的面子了。”

  裴丞淡淡的扫了一眼小厮一眼,“多嘴。”

  小厮半弓着的身子一僵。

  这裴丞,怎么大病一场后,怎么性子就变了这么多。

  丫环远远的就看到了裴丞,她撇了撇嘴,抱着瘦成皮包骨的小男孩走到裴丞面前,艰难的弓了弓身子,说:“少爷好。”

  小男孩原先还一眨不眨的看着裴丞,然而等到裴丞看他了,小男孩却迅速的转开头,态度冷冷的,跟刚刚那副期待被爹爹接近的小模样完全不像。

  裴丞却一点不在意,他凑上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小男孩,蹙眉,“他是……”

  面前的这位小男孩怎么跟他记忆中的白乎乎的小婴儿,亦或者是冷冰冰的小少年……完全不一样?面前这位面黄肌瘦,瘦到快要看到骨头的小家伙真是他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小男孩本来只是冷冰冰的面部表情,在听到裴丞这句话之后,瞬间黑脸。

  丫环急了,赶忙解释道:“这是言知少爷,裴少爷您该不会是忘了?”

  丫环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但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这裴丞大病一场,居然连自己的小孩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了,该不会是病傻了吧?

  真是一对傻父子。

  小男孩的身子一僵,眼神略带委屈跟怨气。

  裴丞并没有察觉异样,自顾自的吩咐:“把他放下,去准备……”

  丫环却抢先一步道:“少爷,言知少爷刚刚已经吃过饭了,现在该休息了,我先带他回去吧。”

  裴丞蹙眉,但还是摆摆手,让丫环带着小男孩走了。

  丫环迅速离开,走了几步之后,丫环扫了一眼怀里的小男孩,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不受宠的男妻带着不被重视的长子,还想翻出什么花浪?

  小男孩不安的动了动,结果却被丫环用指甲狠狠地掐了掐手臂,顿时疼得脸色发白。

  丫环语气不善道:“大少爷,奴婢抱着你很累的,能不能安静点。”

  小男孩忍着疼,不敢反抗,也不敢求助。因为他试过了,这根本就没用。

  裴丞裹紧了肩上的披风,看着小男孩越走越远的背影,莫名的觉得心里不舒服。

  犹豫再三,裴丞深深地叹出一口气,认命的抬起脚,朝着刚刚丫环离开的方向走去,“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可,他还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他。

  小廝在寒风中搓搓手,不情不愿的跟上裴丞的步伐。

  裴丞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还没走进偏院,就听到屋内传出来的对话。

  年轻的丫环语气不屑:“裴丞居然连自己生的娃也认不出,看来下次我换个孩子带到他面前,他估计也认不出被掉包了。”

  乳娘咂舌道,“要我说,这男人生孩子还是比不上女人。你看裴丞,给江家生了个男娃还是连主宅也进不去。”

  年轻的丫环嗤笑一声,兴致昂昂的询问,“冯姐,你说都被赶到偏院这么多年了,裴少爷还记得他男人的模样吗?”

  乳娘刚打算回应,却听到身后碰的一声响。

  裴丞站在门口,身后是呼啸而过的寒风,气氛有一瞬间是僵硬的。

  乳娘吓得浑身直冒冷汗,“裴少,我们……”

  丫环尴尬的将手上的绣活放下,“裴少,我们刚刚不是在说您,您听我们解释……”

  裴丞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这两人,心底徒然升起一股怨气。

  这些人居然敢在小家伙的耳边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真是该死!

  说到小包子,裴丞这才如梦初醒,眼神开始寻找某人。

  很快,裴丞就看到了蹲在角落中卷缩成一团的小崽子,心一阵刺疼。

  他下定决心要捧在手心养大的小崽子,在这大冷天的没穿鞋就蹲在地上,身上也没穿什么御寒的衣服……这两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这么对他的儿子!

第002章 他是你的爹

  当记忆中冷漠的小少年突然跟面前这位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的小娃娃重合时,裴丞恍惚中突然醒悟过来。

  如果他当初能早点发现,或许他上一世就不会跟对方形同陌路,甚至误以为自己生了一个小白眼狼。

  乳娘颤抖着身子,“裴少爷,是我没管住大少爷身边的丫环,实在对不住,您,您,您消消气。”

  丫环吓得瑟瑟发抖。

  裴丞走过去,将缩成一团的小娃娃抱起来,他这才发现,小娃娃不止是看着瘦,连身体也瘦弱的不像是四岁的小孩。

  太轻了。

  实在太轻了。

  小家伙乖乖的趴在裴丞的身上。如果不是因为两人贴的近,裴丞根本就无法发现小家伙异常冰冷的体温。

  裴丞脸一拉,用披风盖住小家伙的身体,转身离开,“我这偏宅小,容不下二位,你们还是滚回主宅吧。”

  乳娘跟丫环的神色刹那一变,腿一软,脸色惨白,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要是被主宅知道她们背地里虐待小少爷,估计她们就死定了。毕竟江家再看不起裴丞,也不可能会让两个下人爬到主人家头上。

  乳娘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晈了晈下唇,下定决心的揪起丫环,低声道:“我们去主宅找大少夫人。”

  丫环眼睛一亮,瞬间找到了主心骨,忙跟着乳娘悄无声息的离开偏宅。

  另外一边。

  裴丞接过热毛巾,刚碰到小家伙的脸,后者却飞快的躲开。

  裴丞一怔。

  小家伙双手牢牢的抱住自己的膝盖,将脑袋埋在膝盖上,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小廝站在一边看热闹。

  裴丞看了一眼小厮,眼神满是冰冷。

  小厮从裴丞病好后就特别怕他,见裴丞要生气了,赶忙放下水盆,迅速的离开屋内。

  听到门口传来轻微的关门声时,小家伙条件单射的一抖,随即才像是被惊到的小兽一般,更加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膝盖。

  裴丞沉着脸,坐在床边,伸出手,粗鲁的抬起小家伙的下巴,直接用热毛巾给他擦脸。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脸上就被人用热毛巾擦来擦去,刚想缩回身子,却听到裴丞粗声粗气的怒道:“江言知,你敢动一个试试。”

  江言知默默的承受。

  裴丞给他简单的擦了身子之后,语气也温和不少,“把衣服脱掉,我给你换一身。”

  “不。”江言知拒绝,语气委屈又不情愿。

  裴丞心一软,将毛巾丢到一边后,凑上去,伸出手,将江言知牢牢地抱在怀里。

  “我是你爹,你乖一点,好不好?”

  从来没感受过的温暖的怀抱让江言知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没多久,他的眼眶也红了,浑身发着抖,但却硬撑着不肯掉眼泪。

  他知道自己有个爹,长的很好看。

  现在他的爹爹抱他了,很暖和的怀抱。

  江言知僵着身子,沉默了许久,才颤抖着手伸出来,轻轻的抱着裴丞的腰,然后蹭了蹭。好舒服。

  裴丞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快接受自己,一怔,默默的抬手,悄无声息的擦了擦眼角,他的眼尾有一些水光。

  没抱多久,裴丞就松开手,想着帮江言知换一身暖和点的衣服。

  江言知抬头,不知所措的看着裴丞,心情忐忑。

  裴丞注意到江言知的眼神,却不知该怎么安抚他,只能拿起摆在桌子上的新衣服,动作生疏的帮后者换衣服。

  衣服换到一半,外面传来有规律的敲门声。

  小厮不安的说:“裴少,主宅派人来了,大少夫人让您……让您带着言知少爷去主宅一趟。”

  裴丞帮小孩换衣服,动作有些生疏,但却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