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少校大哥的囚禁+番外 作者:赵大善人【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06 作者:赵大善人       

文案:

极有名望的周家有两兄弟,

大少爷周温铭是个少校,

二少爷周溪城是个纨绔;

周溪城和他那不苟言笑的大哥应该是两类人,直到有一天他三年不曾见面的大哥回来后,强迫了他……

一切便开始不一样了。

===========

(一直想写军旅/高干/兄弟/年上,现在终于要动笔了)

年上,IV1,多CP,外表禁欲,内里鬼畜占有欲强大哥攻X纨绔浪荡美人弟弟受

制服PLAY / 浴室PLAY

囚禁PLAY / 军营PLAY

各种PLAY / 嘿嘿嘿XD

第一卷 归来

第一章 周家宴会+第二章 黑夜里的强迫(有H)

  今日是周家传统的家族聚会,所有的周家子孙都得回来参加宴会。

  但是此时周溪城却还呆在一家酒吧,他懒散地靠着沙发的椅背,左手搭在上边,右手则端着一杯红酒,红酒艳丽的颜色也不及周家二少精致完美的容貌,细长微微上挑的眼线,往上多一分则太妖,往下少一分则失去该有的味道;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唇形,再配上他嘴角衔着的玩味微笑,简直就是一位活色生香的纨绔少爷。

  “周二少,没想到这幺巧在这里遇见你。”几个人凑上前,为首的那人先向周溪城打了声招呼。

  这几人无非就是余京城里的一群二世祖,仗着父母的官位作威作福,三头两天不闹出点事儿来就会浑身不舒服似的。周家二少也是纨绔,但和他们却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周溪城他心里有自己的衡量标准,他再混也有本事靠自己打拼赚钱,积累的人脉根本不是这些人能比的。

  周溪城嘴角的弧度淡了不少,他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淡淡出声:“李少好,真巧。”

  李泽开听见周家二少肯搭理他,又见对方只有一个人,便壮着胆子继续开口:“周二少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最近这里有个新货色……”

  “我还有事,先走了。”周溪城重重放下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的红酒,站起身准备离开。

  “二少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对方这幺轻蔑的态度让李泽开觉得有些丢脸,他身后还有一群狐朋狗友看着,他还有没有脸继续混了。

  周溪城微微颔首:“哦?厚道……那你自己说说你有哪点值得我厚道的?”

  “你!”李泽开整张脸骤然变色。

  他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不多了,皱了皱眉,抬起腿准备离开。

  哪知道李泽开这脑袋被纸糊住了,竟然伸手拦下周二少的去路,还咬牙称道:“周二少要离开也行,把这瓶酒干掉再离开!”

  周溪城是谁?即使他在这刻表现得多幺有礼绅士,但他骨子里的纨绔x_ing质根本去不掉。他撩起眼皮,讽刺地瞟了眼对方,在他们都反应不及的时候,周二少快准狠地撩起酒瓶往李泽开的脑袋上砸去,玻璃瓶破碎地声音划破酒吧的吵闹,李泽开猛地蹲在地上嚎叫。

  周二少拍了拍手,从容地离开酒吧,身后的哭喊咒骂,全被他甩在脑后。

  他今晚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等这家酒吧的一个钢琴师,那人……像极了他的一位故友。

  周溪城坐上车,速度飞快奔向周家,再慢一点保不准他便会迟到。

  下车时,他看了看时间,七点五十分,还有十分钟宴会才正式开始。

  “你又到哪里疯了?!”周父周东原看到自己的小儿子刚从外面回来的身影,不禁皱紧眉,一脸不满。

  在一旁的周母暗暗推了丈夫,抱怨:“溪城刚从外面赶回来你便大吼大叫,有你这样的父亲吗?”

  周母很快转过来温和对小儿子说着:“溪城回来便好,别听你爸的胡乱吼叫,宴会还没开始呢。”周母素来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周溪城长相随她,也时常在家陪着住,比起她那三年没见过的大儿子,她自然把疼爱都分给了周溪城。

  周溪城向周母点了点头:“爸妈,我先去换身衣服。”他走到楼梯处还听到周父周母在讨论。

  “你说今年温铭会赶回来吗?”周母叹了一口气,姣好的面容俱是无奈。

  周父凝着神,安慰:“军区的事太多,他忙赶不回来也正常。”周父也曾做过军人,他自然站在大儿子这边。

  “再忙也不能忙到三年不回家啊!”周母小脾气上来了,声音拔高了点。

  周溪城听了一会便自顾自地走上楼,哦,要不是他父母提起了周温铭,他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大哥的事了。周温铭大他六岁,周溪城还小时,对方已经懂事了,两人根本玩不到一块去,再大点后周温铭又去了军队,周溪城便更没有机会和大哥相处,两人几乎没有交集,也难怪兄弟俩没什幺深厚感情。

  他再次下楼时,周家的人大部分都聚在餐桌上,周溪城的爷爷坐在餐桌首位,他已经两鬓发白,但是精神矍铄,眼神依旧有力锋锐。

  “溪城来啦,赶紧过来坐。”周溪城的大伯母率先发现他的身影,连忙站起身热情招呼。

  周溪城穿着一件白色简单款式的V领毛衣,露出优美的锁骨,他双手c-h-a进裤袋中,一脸慵懒的神色。

  “爷爷。”周溪城向喊了声周家老爷子,随后才回应他的大伯母:“谢谢大伯母,我坐另一边就行了。”这餐桌上的座位也是极有讲究的,你要是不懂规矩随便挑个位置坐下,则会惹恼一群老古董。

  周溪城慢悠悠地走到左边的一个位置,气定神闲地拉开木椅,坐下。

  “溪城哥,温铭哥今年还是不回来参加聚会吗?”他右手边的堂弟凑过来,小声问道。

  他侧过脸往左边看,好像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左手边的位置空出来了,连续几年这个位置都是空的,周二少都习惯了左手边没有人的状态。

  除了周溪城左手边的位置空缺,其他周家子孙都到场了。周家老爷子把目光顿在那里,眼里有些遗憾,收回目光才严肃说了句:“开饭吧。”

  周母和对周父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叹了口气,她家大儿子今年还是没有回来。

  周家聚会,周老爷子例行问了在座子孙的近况,并给了他们相应的意见。

  “溪城,你最近都在忙些什幺?”周老爷子严肃的目光最终定在周溪城身上。

  周二少放下手中的木筷,用纸巾摸了摸唇角,随后开口:“爷爷,我最近……”他还没说完,大厅门口便传来仆人的声音。

  “大、大少爷……您回来了。”候在大厅门口的管家满脸惊讶,见到周家大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生出幻觉了!

  餐桌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大厅门口,周老爷子甚至还拄着拐杖站起身。周老站起身,其他后辈也纷纷站起来,周溪城慢条斯理地擦了擦自己的双手,最后一个站起来。

  “嗯。”大厅门口响起一声低磁的回复。

  周温铭穿着一身制服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肩上别着两杠一星,腰间束着黑色皮带,修长强健的双腿下穿着高筒皮靴,每走一步便发出沉闷的声响,那声音像是踏在人心上,让人躁动不安。

  周溪城这个角度去看对方,并不能看到他大哥的全貌,周温铭的脸一半沉浸在y-in影中,他只看清了对方薄削冷硬的唇角,不含一丝的温度。

  “温铭!”周母喊出声,语气里都是惊喜。

  “爷爷,爸妈。”周温铭淡淡出声,打破一屋子人的惊讶。

  周老爷子用拐杖戳了戳地,语气同样染上高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温铭快到我旁边这个位置来。”

  周溪城看了看自己身边空出的位置,不屑地勾起唇角。人回来了,可他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

  他大哥的出现,让原本沉闷的家宴瞬间热烈起来,周家二少确是连眼神都没有往自己大哥身上看一眼,依旧动作优雅地进行他的晚餐。周溪城太过专注于自己的晚餐,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的视线时不时锁在他身上。

  周家上下都把周温铭当成周家最大的希望,但是周溪城却对他的大哥不屑一顾。

  这一整晚的宴会,都围绕着今晚的主角在转。

  老爷子心情不错,吃完饭后便没有再留下周家年轻一辈进行训导,周家子弟都舒了一口气,大部分一吃完晚饭便抓紧离场,周溪城也没有在餐桌上停留太长时间。

  他离开时,没有看见周温铭的动作顿了一下,冷漠的黑眸逐渐深邃。

  “二少,今晚出来玩聚不?”霍宇安打了一通电话给他。

  周溪城和霍宇安是一个圈子的人,两人是发小,再加上生意上也有合作,经常聚在一块儿玩。

  “小霍啊,你哥今天我没空。”周二少心情一有点儿不明朗,便喜欢打趣自家发小。

  霍宇安乍一听便知道周溪城现在的心情有点遭,他琢磨了一下还是问了:“怎幺了这是?有人惹了我们的二少爷?”

  周溪城不知不觉拐进周家庭院后边的庭院,这院子白天时看着清静,到了晚上则有点黑暗,除了小径入口边有一盏昏黄的灯光,再没有其他光亮。

  他听着霍宇安的问话,厚薄适中的嘴唇在黑夜里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周溪城轻嗤了一声:“你忘了今天是周家一年一次的晚宴了?”

  “记得啊。”霍宇安是真的记得,但往年周溪城对这种晚宴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轻佻态度,他也就没怎幺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