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番外 作者:明也(中)【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明也        重生        前世今生        豪门世家       

第94章

  萧九成看着千雅,她不知道千雅何曾有过这样深刻的体会,她不懂千雅从小娇生惯养,从未听说千雅受过苦,那千雅心里上的苦又是从何而来。千雅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萧九成隐隐的知道,这一切时间点都是在在千雅生的那一场病,那一场病之后,千雅似乎就有些不同,也是那时候开始,千雅才开始会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也没有像过去那般情绪明媚无暇。想起千雅仍会时不时做噩梦,再应和今天这一番话,证实了千雅内心受过什么创伤。可是萧九成从来不知道到底千雅身上发生过怎样的事情,会给千雅带来这样严重的心里创伤。

  独孤晋一时间沉默不语,他心里还是有微许的挣扎。

  “父亲……”千雅对独孤晋恳求的叫道。

  “好,父亲带你出征。”独孤晋终还是答应了千雅的请求。

  “如果千雅可以去的话,九成请求前往,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但是兴许能提几条建议……”萧九成并不想一个人留在独孤家,更不想和千雅分离。

  “不行!”独孤晋和千雅几乎同时拒绝了萧九成的要求。

  千雅毕竟还习武过好几年,身体极好,但是萧九成不一样,再武人心中,萧九成这样的世家女子文弱至极,哪里守得住西北的苦寒,中午烈r.ì灼夫,晚上又冰冷刺骨,这么一朵娇花去了西北,只会让他们Cào心吧了。萧九成就是再聪明,在战场,都不如一个经验丰富的将军管用,而且独孤晋对自己的才略还是自信的。

  萧九成自然知道,自己被允许同去西北战场的可能x_ing极小,她也不敢狂妄的认为独孤晋就必须需要她来当军师,可是她舍不得千雅,希望再小,她也要试试。

  “只因我文弱吗?一个如果心智坚韧,必不会被环境所困。”萧九成坚持的说道。

  “上战场,你一个文弱女子能做什么?到时候大家还要分心保护你,岂不是给大家拖后腿了吗?”千雅是肯定不会同意萧九成上战场,她觉得萧九成就该像上一世一般,顺风顺水,最后

  “九成之用,绝对不是在战场上,父亲在战场上还是能顶些用途,九成留在独孤家,大有用途,独孤家的九城到时候就托付给九成打理了,这也是独孤家r.ì后的依持所在,这是独孤家地盘,不可一r.ì无主。”独孤晋对萧九成语重心长的说道,他独孤家在九城经营了多年,需要持续经营下去,九成的聪慧应该能够独当一面。

  萧九成一听独孤晋这么说,便知道,自己随军出征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便断了想去念头,本来去希望也不大,只是一想到要和千雅分离,千雅归期不定,心中就如同在火炭上烧一般。

  “九成定不负父亲所托。”萧九成也不推迟属于自己的责任,她既然只能留下的话,就要为独孤家经营好这九城之地,这也是现在她唯一能为千雅做的。

  千雅看着萧九成,她能感觉到此刻萧九成心情的低落,她知道萧九成定然在意自己的离开,但是千雅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无从安慰,只是内心也被萧九成感染了一些的愁绪。

  “甚好,我就知道九成和寻常女子不同,分得清轻重,这等聪慧和格局都极为罕见,若是雅儿和诚儿也有九成的一半,为父也就可以少Cào心一些。”独孤晋对萧九成赞誉的说道,萧传确实养了一个好女儿,才十六岁的萧九成,再过些r.ì,绝对不可小觑。

  “既然九成已经嫁入独孤家,就已经是独孤家的人了,千雅若是有缺的地方,我能为千雅补上,自然是最好不过了。”萧九成只说千雅,不说独孤诚,在萧九成心中,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这是独孤家的福分,我和雅儿明r.ì就要出征,你俩感情深厚,定然有不少话要说,你们说说,我去找宋道长说j_iao代一下。”他自然不能以女儿的名义带千雅出征,对外,千雅还是必须留在道观,只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千雅不在道观了,所以现在要和宋清波特别j_iao代一番。

  独孤晋先行离开,房间内就只剩下千雅和萧九成,气氛好似在煎药一般,满满煎熬,最后煎熬出越来越苦的药汁,就如同此刻两人的心境。

  突如其来的分离,让千雅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萧九成,却不懂如何宽慰,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口拙之人。

  萧九成也看着千雅,眼睛一点都舍不得从千雅脸上转移开,因为她知道今r.ì过后,她不知要等多久才能再看到千雅,她想看得更真切一些,要把千雅牢牢的印在心中,即便她心中的千雅早已经深刻得不可磨灭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的记忆凿得更深一些。

  千雅看着萧九成看着自己的视线,犹若注铅了一般,那么沉重,她第一次感觉到萧九成对自己的情意原来如此之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曾对她好过,何曾做了什么让她如此心动过,甚至不觉得萧九成对自己的情意来得莫名奇妙。可是被萧九成如此喜爱的自己,千雅内心还是受到了某种的触动,那颗原本开始缓慢为萧九成涌动的心,就像被搅动了一般,流淌的速度开始不由自主的加快。

  萧九成看着千雅许久,看得越久,心里越觉得忧伤难过,终还是看着千雅的脸,红了眼眶。

  “怎么哭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千雅故作轻松笑着说道,好似装得云淡风轻一般,可是说完她才发现,自己心里也是愁绪浓浓,哪里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

  “舍不得,一想到你去苦寒之地受苦,一想到你作为女子也同男子一般去战场厮杀,就更舍不得。”萧九成那微红的眼睛,眼泪就滑落了下来,战场毕竟战场,白骨成堆,比起不舍,萧九成其实更多的是担心,但是她不愿意说担心的话,就怕不吉利一般。

  此刻眼中含泪的萧九成,让未来的千雅时常忍不住记起,然后心就软成了一片。

  “我是独孤晋的女儿,我是独孤千雅,我不会有事的。”千雅伸手去接萧九成的眼泪,对萧九成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语气说道,这泪珠是烫的。

  萧九成听着千雅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语气,终于忍不住的扑入千雅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千雅,然后把脸贴在千雅胸前,默默流泪。

  千雅任凭萧九成抱着自己,最后还是忍不住伸手抚弄着萧九成的发梢,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非常不一样了。

  这天晚上,萧九成让千雅抱着自己睡,千雅没有拒绝,从萧九成的背后把萧九成搂入自己怀中。

  这样的时候,本该刚萧九成感到幸福的,但是萧九成一想到即将的分离,又忍不住默默流泪,又不想让千雅发现,只能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

  早上起来,千雅发现萧九成眼睛红肿的厉害,大概昨夜睡下去,又偷偷哭过了,千雅从来没发现,萧九成这么爱哭。她记忆中,上一世的萧九成很少哭过,只有醉酒自渎那次默默留过眼泪,却从未见她再哭过了,或许是因为这一世的萧九成大概还年幼,比较脆弱的缘故。

  “你怎么能哭成这般,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千雅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她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好,哪里值得萧九成这般上心。大概是因为分离在即,千雅此刻倒能坦率的面对萧九成对自己情意。

  “若我能知道就好了。”萧九成也十分无奈的说道,大概是因为关注千雅太长时间了,默默的一点一滴的喜欢着,沉淀太久了。

  “我觉得我除了长得好看,什么都不值得喜欢。”千雅内心极度骄傲,又极度的自卑,这个自卑上一世她没有过,而这一世是因为上一世的凄惨而产生的。

  “那,我大概就喜欢千雅的美色。”萧九成也故作轻松的说道,她眼睛已经很疼了,已经哭不出来了,既然不能哭,就只能笑了,她甚至后悔昨晚哭得太多了,她知自己此刻的眼睛,一定丑极了,她应该在离别之时留给千雅以最美的形象,可是昨晚她真的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千雅听着,也不知萧九成说得是真是假,不过这样的对话,倒是减轻了双方离别前的离殇,虽然只是表面上减轻,即便内心依旧难过。

  “我此去之后回来,就不美了。”西北苦寒之地,风吹r.ì晒,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那我就不要再喜欢你了。”萧九成也笑着说道,只是一笑,干涩酸疼的眼睛依旧会疼,就像她的心一般

  “这样很好。”千雅笑着说道,心里却百味参杂。

  独孤府的马车早早就来了,千雅和萧九成一起上了马车,驶入独孤府内。

  独孤晋早已经一身铠甲,威风凌凌的站在独孤晋府的堂前,旁边站着一排都是独孤晋的亲信将领。虽然对将军这一决定,很多人都颇有微词,但是独孤晋向来在军中极有威严,所以就算很多人不满独孤晋的决定,但是还是遵从。

  管家独孤河手中端着连夜新特意为千雅定制的铠甲,用了最好的材料。

  “入了军营,你就不再是独孤千雅,而是我新认的义子,独孤迁。入了军队,就要遵守军规,和其他将士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女儿而优待与你。”独孤晋对千雅认真的说道。

  “谨遵父命!”千雅跪地,慎重的说道,并从独孤河手中接过铠甲。

  不到一刻钟,千雅就束发,换好了铠甲从屋内出来,因为千雅的身高比一般女子高,完全不比男子矮,一身的戎装,配上白皙俊俏的脸,有种玉面将军感觉,虽然玉树临风,却少了些刚猛和杀伤力。

  这时候,独孤家的大管家独孤河,又递上了铜制的面具。

  “这是给公子在军营中和上战场佩戴的。”独孤河对千雅说道,这是将军特意的j_iao代定制面具,大小姐过分貌美,怕引起军中S_āo乱。

  萧九成看着千雅带上铜制的面具,千雅那高挑的身材看起来似乎一下子就威武了起来,只是她却不能再看到她心爱之人的面容,只觉得好似自己的夫君出征一般,心中惆怅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