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升前重生了 作者:梅花六【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梅花六        爽文        重生        打脸        仙侠修真       

文案:

江思淳身为qd男主,本应该左拥右抱,成为人生赢家。

可是他却心若止水,只想成仙。

——走开,你打扰到我修仙了。

可是在飞升前的最后关头,天道啪的一声把他打回了少年时。

江思淳:放我回去,我要飞升!我不要重生!

天道:不合格,请重新开始,带上你的老婆来飞升。

江思淳:……带老公行吗?

*外冷内软的纯情小处-男受×爱好女装美人攻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重生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思淳,沈踏岚 ┃ 配角:炮灰,女主,反派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江思淳原本是修真界的一名天才少年,修炼一途平坦顺遂,就在即将飞升入仙界、经历天劫的时候,突然被天道打回了少年时……原因竟然是他命中应有道侣,需要找到道侣以后才能飞升成功,于是重生回原点的江思淳,升级打怪恋爱都不误,重新走上人生巅峰。本文书写了一位满级主角重生再来只为谈恋爱,却不料身边出现的少女们全都是同一个女装大佬的故事。作者文笔流畅,风格幽默,情节一环扣一环,塑造的人物鲜明突出,随着情节的进一步发展,关于修真界的故事也徐徐展露在面前,值得一阅。

第1章 重生了

  电尾烧黑云,雨脚飞银线。

  雷霆如蛇、如龙,于厚重的劫云中翻滚。

  江思淳手持回雪剑,将所有雷霆斩于剑下,劫云渐渐消散,眼看着就要度过雷劫白r.ì飞升,耳边突地响起了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

  ——不对,不对!重新再来!

  接着,毫无预兆地,于晴空白r.ì中,降下了一道黑中透着红意的雷霆。雷霆在半途之中化作了张牙舞爪的龙形,直直地击中了他。

  江思淳顿时失去了意识,闭眼陷入一片黑暗中。

  ……

  江思淳再次睁眼,还未看清眼前景象,就见一道火光迎面而来。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闪躲不及,火蛇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腹部。他被巨大的冲力压得仰面倒下,后脑勺磕到了地面上,直让他一个激灵。

  接着就是一股被火炙烧的疼痛感从腹部传来,疼得他冷汗淋漓。

  江思淳还未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一旁劈头盖脸的来了一通话:“你这个废物,若是有自知之明,就离南宫师姐远一些!别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r_ou_了!”

  江思淳双耳嗡嗡作响,一句话没听清几个字,他费力地看了过去,半响才看清出手的人是什么模样。

  那个口出狂言之人身穿一袭白衣,外罩一件宝蓝色纱袍,领口袖口皆绣着莹白鹿纹,在r.ì光下熠熠发光。

  人靠衣装,衣靠人衬。这衣是好衣,可是这人一双眼睛下垂无力,就连这清秀淡雅的衣裳都弥补不了,显现出了一股下流之意。

  这人,江思淳不认识;但这衣服,他还些印象,是白鹿学院的统一制服。

  修真界有一院两宗四洲八境十二门派,一院指的就是白鹿学院,修真界中大半修士都与白鹿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连江思淳都曾经是白鹿学院的学生。

  可早在五十年前,白鹿学院因神器引发的一场动乱,整个学院都覆灭了,存活下来的学生寥寥无几,支撑不起白鹿学院的名头,也不敢再以白鹿学生自称,自此白鹿学院彻底地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江思淳纳闷。

  他不是在渡飞升天劫吗?

  江思淳抬眸看了眼上方,青天白r.ì,晴空万里,正是好天气,好似刚才他经历的漫天雷霆,不过是一场大梦。

  那人见江思淳不仅没有跪地求饶,还像是走神了,不禁心中恼怒,口中灵诀一出,火灵气在指尖凝聚成了一道威力更为巨大的火龙,朝着江思淳咆哮而去。

  江思淳这才回过神来。

  火龙炽热,速度又极快,将沿途的C_ào木烧了个j.īng_光,片刻功夫就抵达了江思淳的面前,眼看着要将他吞噬而下。

  旁人都不忍心观看,闭上了眼睛,江思淳却不慌不忙——这火龙看起来威猛,实则外强中干,不过是花架子而已。

  更何况他是什么境界?

  区区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都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了?

  江思淳冷哼了一声,正要给这个无知小辈一个教训,这才发现体内空空如也,庞大的神识也消失不见,就连一个最简单的凝冰决都使用不出来。

  他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现在容不得他多想,火龙近在咫尺,热浪扑面,发丝都因温度太高而卷成了一团,隐隐传来一股焦味。

  江思淳无法正面抵挡,只能侧身在地上滚了一圈,勉强躲开了火龙这一击。还好那人学艺不j.īng_,火龙一击不中,就化作了点点火灵气,消散在了空中。

  “算你好运。”那人冷哼了一声,“下次识相一点,不然……”他威胁地看了江思淳一眼。

  眼看着四周的学生多了起来,那人不欲惹来学院的执法队,又警告了江思淳几句,抬脚就离开了这里,只余江思淳狼狈地躺在了地上。

  江思淳在地上趴了一会儿,翻过身来,面对着刺眼的yá-ng光,微微眯起了双眼。

  零星的记忆碎片浮现了上来。

  ……他渡劫失败了。

  江思淳抬起手臂,将手掌伸到眼前,只见手掌白皙娇嫩,一眼就能看出是属于十指不沾yá-ngch.un水的世家公子的。而江思淳的手,持剑百年,早已伤痕累累,遍布老茧。

  他是渡劫失败夺舍了?

  江思淳将手掌翻了个面,在虎口处找到了一处熟悉的胎记——这是他的手,只不过不是修炼数百年、即将飞升的他,而是……少年时期的他。

  不,他不是渡劫失败了,而是重生了。

  他回到了十六岁这年,那时还是白鹿学院外院的一名青葱学生。

  渡劫失败不仅没有魂飞魄散,还有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无论是谁都应该欣喜若狂了,可江思淳的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无他,用一句话就可以形容。

  ——少年江思淳的修真成绩并不理想。

  白鹿学院的学生皆是惊才绝艳之辈,就算是资质较差的外院,说声“筑基满地走”也不为过,可在这一群天才中,已经十六岁还未摸到筑基门槛的江思淳,算得上是一个珍惜存在了。

  至于为什么白鹿学院会招收这么个废材的学生?

  因为……江思淳他爹给白鹿学院捐了一座上古仙宫。

  本来江思淳也可以在他爹的庇护下,当一个无忧无虑的仙二代,可天有不测风云,他的靠山选了个良成吉r.ì,和其道侣一同飞升仙界了,只留下一个无依无靠的江思淳。

  刚开始几年,白鹿学院的院长还看在以前和他爹的情分上,让江思淳待在内院里面混吃混喝。可时间一长,就算是上古仙宫的面子也不管用了,江思淳身份一降再降,从内院j.īng_英学生沦落成了外院学生,就差被退学了。

  但他身为落魄仙二代,又与白鹿学院院长之女南宫音有婚约——这也是他爹给他订下的——自然被外院弟子排挤。

  不仅如此,还有南宫音的追求者,隔三差五地来教训他这个配不上南宫音的未婚夫——刚刚那个人就是。

  综上所述,少年江思淳在白鹿学院的r.ì子并不好过。

  还好后来江思淳另有奇遇,不然只能在外院浑浑噩噩的度过一辈子,最终耗尽寿命轮回转世去了。

  没想到一朝重生回了最黑暗的年少时期,所有努力付之东流,可谓是一个噩耗了。

  他想到这一点,幽怨地叹了一口气:“还真的不想重生……”

  江思淳躺在了C_ào地上,闻着身旁夹杂着泥土味道的青C_ào气息。

  不过既然重生了,那就只能重头再来了。

  江思淳又躺了一会儿,等到缓过来后,才爬了起来,动作间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气。

  他低头看了一眼,看见腹部处一片焦黑,看来是被刚才那人的火系灵诀所伤,暴虐的火灵气不断地侵蚀着伤口,若是再不处理,怕是要伤及肺腑。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并不着急,整理好了衣服,直到将那处焦黑遮掩住,这才迈步走向宿舍的方向。

  这一片区域居住的大多都是外院学生,消息灵通,早就知道了江思淳挨揍的消息,一旁的学生纷纷停下了脚步,用眼神注视着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仙二代。

  还好江思淳的脸皮够厚,无视了这些或探究或幸灾乐祸或嘲笑的目光,忍着疼痛,微微加快脚步,走入了宿舍之中。

  等到疗伤丹药服下,江思淳这才放松下了身体,直直地躺到了床上。

  药物在腹部起了作用,一股清凉之意徘徊在伤口处,将暴躁的火灵气安抚驱逐,伤口渐渐愈合。

  江思淳如今不过只是一个还未筑基的少年,刚经历了一场单方面的殴打,身体疲惫得来不及去想其他,就昏昏沉沉地进入了睡梦之中。